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公主为妃+番外 作者:随云流水(下)

字体:[ ]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后手
    
    离年清落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后宫可谓是千姿百态,高、潮迭起,先是云贵妃的侍女牵扯其中,又是年溪自缢,皇后成了凶手,至今还没有洗脱罪名,被囚禁在凤眠殿。
    宫里宫外众说纷纭,更多流言是夜帝即将废后,太后召了朝廷贵妇诰命进宫,之后,选秀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朝阳城。
    这无疑是证实了年皇后即将被废,前朝依附年丞相的的势力见此有些蠢蠢欲动。
    一股山雨欲来的气息弥漫开来。
    然而,紧接着,夜帝接连五天宿在凤眠殿的消息就传了出来,明晃晃的打破了要废后的流言。
    朝堂又平静了些许。
    可众人都知道,年清的案子一日不水落石出,一日就不得安宁。
    夜色深深,无月无星,寂静得有些阴森。
    侍卫们穿着银色的甲胄,手持□□,十位一组,交叉着巡逻,神情非常警惕。
    自荷花池一案后,不管年清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些侍卫无疑都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以这样的能力怎么有资格保护皇宫,保护夜帝,所以夜慕微就趁着这次机会,把侍卫统领给撤了下来,换上了早已安排进去的御龙军,也算是阴差阳错,帮了夜慕微一个大忙。
    经过荷花池时,侍卫们都打了一个寒颤,有值班的同事说过,在荷花池附近听到女子的哭声,恐怕是年清姑娘被人害死,冤魂不散。
    “据说,今儿个是年清姑娘五七。”有个年纪不大的侍卫小声的说道。
    “说什么呢!”在他身前的侍卫低声呵斥道,“这话也是能说的么?”
    小侍卫立马禁声了,依旧害怕的不敢乱看。
    很快就要穿过荷花池,一阵夜风吹过。
    有什么东西扑打在了脸侧,带着点温热。
    小侍卫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碎,拿到眼前一看,黑乎乎的一团,看得不是很真切。
    四处看了一眼,小侍卫眼尖的发现荷花池附近竟然有点点火光。
    “队,队长。”小侍卫吓得结巴了,拉住前面的侍卫直叫队长。
    “队长在前面呢!”那个侍卫不耐烦的回头说道。
    “那,那边。”小侍卫上下牙齿都打颤,指着不远处,害怕的说道。
    侍卫随着视线看过去,也发现了火光。他比小侍卫见识多,微微皱眉,几步上前,和最前面的侍卫队长禀报。
    侍卫队长立刻带着侍卫往火光的方向走去,要是宫里在无声无息的出个事,他还有什么脸面做侍卫队长!
    快速的赶过去,发现原地有一堆厚厚的灰烬,还有没烧干净的纸钱,空无一人。
    侍卫队长遵身,捻了捻,发现温度还挺高,人应该还没走远。
    “分头追。”侍卫队长当机立断的下了命令。
    于是,这个夜晚,后宫又无法平静,波澜再起。
    苏云染抱着夜慕微的腰睡得迷迷糊糊,就听到外面有说话声传来,听声音是夕颜和全德福的。
    眼睛都没睁开,苏云染搂紧了夜慕微,脑袋也埋了埋。
    夜慕微很快就清醒了,拍了拍苏云染的背,一边道,“怎么回事?”
    站在床幔外的全德福掀开了一点床幔,借着微亮的烛光可以清楚的看清楚面容,夕颜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说道,“陛下,侍卫抓到了一个可疑人物,疑似杀害年清姑娘的凶手。”
    “抓到了?”夜慕微有些惊讶,“怎么抓到的?”
    “侍卫们巡逻的时候发现荷花池边有人烧纸钱,便沿路搜寻,在一个假山里发现躲着的侍女。”短短的时间里,夕颜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
    夜慕微小心翼翼的抽出胳膊,坐起身,“谁?”
    “是德妃娘娘的贴身侍女,连碧。”夕颜回答道。
    又是德妃?
    夜慕微若有所思,上次调查流言,最后查到的也是德妃,究竟是德妃做得,还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
    “德妃和年清年溪有什么仇怨么?”苏云染打着哈欠,坐了起来,懒洋洋的说道。
    夕颜摇摇头,“现在还不知晓,连碧也没交代什么。”
    “现在人呢?”夜慕微掀开被子,准备起来去看看。
    “被关在慈宁宫呢!”夕颜走上前,服侍。
    “我也要去。”苏云染拉住夜慕微的衣角,就要下床。
    “你去做什么,回来我和你说。”夜慕微无奈,“这么晚了,你好好休息。”
    “我不要。”苏云染利落的爬下了床,“我就要去,我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好,一起去。”夜慕微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苏云染笑眯眯的扑回去,胡乱的亲了亲夜慕微的脸。
    幸好夕颜已经料到这个状况,来得时候就拿了苏云染的衣服,现在也方便换上,没耽误时间。
    没多久,夜慕微和苏云染便离开了栖凤宫。
    等两人到达慈宁宫的时候,慈宁宫已经是灯火通明了。
    一前一后的踏进正殿,后宫有品级的妃子都来了,按着品级依次落座,神色肃然。
    太后高居在主位,曲肘撑着太阳穴,双目微阖,靠着椅背,显得很疲倦的样子。
    苏云染跟在夜慕微身后,打量着其他妃子,最后视线落在最前面的德妃身上。
    德妃的脸色很苍白,浓浓的脂粉也没有掩盖得住,她不断的揉着手帕,嘴唇微颤,很是惊慌。
    正殿中央,跪着穿着粉色衣裳的侍女,身侧站着两个穿着甲胄的侍卫,应该就是连碧和巡逻的侍卫。
    “见过母后/太后。”苏云染站得靠后一点,和夜慕微一起行礼。
    太后睁开眼睛,坐直身体,缓缓地说道,“陛下你来了啊!”
    “深夜还打扰母后,是儿臣不孝。”夜慕微上前,关心的说道。
    太后摆摆手,“无事。倒是陛下劳累了,要多多休息。”她又看向苏云染,“云贵妃,陛下宠爱你是你的福气,你千万不可借宠生娇,知道么?”
    要不是早知道太后和夜慕微之间水火不容,苏云染恐怕就真的会被这母慈子孝的场景感动,可惜,她现在只是恶心的想吐,却只能说道,“谨遵太后懿旨。”
    “哀家年纪大了,这事,就交给陛下处理吧!”太后淡淡的说道。
    “母后,您要是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儿臣好了。”夜慕微已经习惯了和太后假装,语调关切。
    “不,哀家要知道,到底是谁敢在后宫杀人!如此胆大妄为!”太后怒声道,挥手将小木桌上的茶杯扫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太后息怒。”
    正殿里哗啦啦的跪倒了一大片。
    “母后不要动怒。”夜慕微轻声道,“注意您的身子。”
    太后深吸了一口气,“陛下,就交给你了。”
    夜慕微点头,“既然此事和皇后也有关联,全德福,你亲自去凤眠殿,请皇后过来。”
    “是,陛下。”全德福领命,退出了正殿。
    “说说吧,怎么回事?”夜慕微看着中央,淡淡的说道,“侍卫先说。”
    “臣遵旨。”来到这里的是侍卫队长和副队长,侍卫队长说道,“回陛下,今晚由臣带领队伍巡逻……”他三言两语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和夕颜说得并无出入。
    夜慕微点点头,“连碧,你有何话说?”
    “奴婢冤枉,冤枉……”连碧跪在地上,哭泣着说道,“年清姑娘真的不是奴婢杀得,和奴婢无关啊。”
    “既然和你无关,大半夜的,你去荷花池烧什么纸钱?”良妃突然插嘴说道,“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真的和奴婢无关!”连碧伏在地上,声音颤抖着,“今儿个是年清姑娘的五七,奴婢给年清姑娘烧点纸钱,答谢年清姑娘曾经帮奴婢的忙。”
    “年清姑娘帮过你什么?”这次张嘴的是德妃,她的脸色依旧惨白,但神情已经镇定了下来,她知道,这次的事情,和她脱不了干系。就如千雪之于云贵妃,连碧所做的一切,只会算在她的头上。
    “之前在御花园,奴婢打碎了一个羊脂玉,是年清姑娘帮忙隐瞒了过去,奴婢一直记在心里。”连碧解释道,“所以奴婢才想给年清姑娘烧点纸。”
    “呵,烧纸需要半夜么?白天不能么?”良妃冷笑一声,“况且,年清姑娘什么身份,还需要你给她烧纸么?”
    “奴婢说得千真万确,求陛下明察!”连碧急忙说道。
    夜慕微并没有说话,心里思忖着,这是不是皇后先前布下的后手?所以才这般有恃无恐?看来,德妃要惨了。
    就在这时,皇后穿着凤袍走了进来。
    这段时间皇后也消瘦了不少,但精神挺好,是确定夜帝一定会保下她,还是知道自己一定没事呢?
    “见过母后,陛下。”皇后行礼,轻声说道。
    “起来吧。”太后看了皇后一眼,夜慕微抬抬手,“皇后坐下听听吧。”
    “多谢陛下。”皇后坐在夜慕微左侧,看了连碧一眼,眼里飞快的划过一抹暗色,幸好提前做了准备,否则真的要栽在年溪那个贱人手里了!这两个贱人,真会惹麻烦,幸好死得早,否则非弄死她们不可!呵呵,以为自己死了就一了百了么,活着的人可还有呢!
    夜慕微冲着夕颜点点头,夕颜便走到皇后身边,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小声的说了一遍。
    这个时候,整个正殿的鸦雀无声。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后手(二)
    
    苏云染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安分分的看着眼前的热闹。
    大半夜上演这么精彩的一出戏,可不就是看个热闹么!多好!
    余光扫了一眼德妃,又看了看皇后,最后落在侍女连碧身上,苏云染在心里摇头,就是不知道,这出戏,到底是谁在幕后指使呢?
    既然人都来齐了,夜慕微便又继续审问了,声音淡淡的,“连碧,你所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奴婢万万不敢撒谎。”连碧急切的说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