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狐狸精护妻记 作者:微阑止水

字体:[ ]

 
 
简单粗暴的来说,这就是一只长的像仙子一样的狐狸精在现代守护她那本体是上古神器的媳妇不被一群妖妖鬼鬼吃掉的故事。
 
小受乖巧柔软易推到,攻君忠犬霸气擅调戏,软妹和御姐的故事。甜文,宠文,1v1,HE,虽有妖鬼但不恐怖。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青青、唐笑 ┃ 配角: ┃ 其它:甜文、宠文
 
 
 
 第1章 【01】
 
    2013年,8月21日,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
 
    周青青觉得自己这一年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在这个日子里带着她的小侄子来博物馆看什么夏商周三代的玉器展。说出来也没有什么丢脸的,身为二十一世纪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好女青年,她居然还对这种神神鬼鬼的东西怕的要死。
 
    博物馆里灯光昏暗,冷气又开的好像呆在冰柜里那样足,这种环境让人稍稍一联想就觉得像昨夜看过的世界奇妙物语,还是恐怖的那款,实在是不好,太不好了。
 
    稍稍一走万一青铜器活过来把她吸入原始社会了好不好?
 
    但很显然,她身旁的小男孩儿可不这样想。七八岁的小侄子正值好奇心爆棚、行动力爆棚、克制力却为负数的阶段,这个阶段整个世界都是等待他们去征服的星辰大海,他才不管自己亲姑姑已经快被空调冻死或者被自己的脑冻吓死了,依旧拉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
 
    “姨姨,这个小鹿真好看,出去你给我买一个。”第十编号展览物那里,小娃娃说。
 
    周青青点头,她的记忆力很好,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小卖部那里似乎有卖,一只仿制的玉器小挂件50块钱。
 
    “姨姨,这个也要,我长大了也要开船!”第三十七编号展览物这里,小娃娃继续说着,只是这回还用手开始比划起来了。
 
    “买买买,你要什么姨姨肯定给你买啊!”这口气完全就像是哄女朋友。好吧,其实有时候帮着哥哥哄嫂嫂不就是在哄女朋友么?年上的那种?
 
    小娃娃亲了周青青脸颊一口,大声欢呼了一下,然后奔到了一个展柜前,停住了。“咦?”他看着那个展物,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像是丢了魂一样。
 
    周青青吓得连忙跟了上去。“怎么了怎么了?”她一边替小娃娃擦汗,一边问他。
 
    小娃娃指着展柜里一枚玉雕,然后好奇的看着周青青,回她:“姨姨你看,这个人雕的和你好像啊!”
 
    周青青随着他指着看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住了。
 
    三千多年的玉雕,居然和她有一样的容颜?!就算我们不去探讨这个时候应该叫做“猿”的古人类怎么长出和现代人一样的面部骨骼的,也该讨论下为何这件玉器和周围那些看上去破破旧旧的那么不同吧!这件如此润泽、还带着隐隐白光的玉雕,真的是和那批青铜器一起出土的吗?
 
    这不科学。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青青……青青……是你吗?”不知为何,周青青在和玉器对视的一瞬间,四周的一切都好像静止了下来。
 
    随后,视线模糊在模糊。一片黑暗之后,是一个新的世界。
 
    她耳边能听到的就算这一首诗,不,或者说一首歌,还有轻轻的风声。渭水为界,她看见自己置身在一个宽广而宁静的空间里,飘渺的雾气,俊秀的高山还有宽广的湖面都让她有人间仙境的感觉。而一河之遥,有身着白衣的女子抚弄的古琴,弹着这首《诗经.风雨》。
 
    “青青……青青……”那女子的声音清冷如冰,却又饱含深情。周青青不知道她嘴里的青青是不是自己,却隐隐觉得这声音熟悉的很。
 
    更让她奇怪的是,为何心口,会有一些轻轻的疼?就好像,前世今生早已遇见?
 
    这更不科学,周青青的行为模式向来简单而直接,藕断丝连的事她根本做不出来好不好?就算欠钱不还的那种她也干脆绝交了不放在心上的好吗?
 
    “你是谁?”她看见自己往前走,她也听见了自己迟疑的声音。更让她诧异的是,她看见自己脸上的表情,那样的隐忍却痛心,活生生刚被大家长拆散的朱丽叶。
 
    却见那上仙一样的女子对她嫣然一笑,琴音再起。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青青……我……好想你……”和方才带着许些凄凉的琴声不一样,这一次,那琴声里带着不可掩饰的雀跃。连没学过音律的人都会知道,这雀跃代表着什么。
 
    “青青……青青……”那女子终于停止了弹琴,起身,往她这里走了过来。眼里,是比眼前一汪池水更深的柔情。
 
    她的样子如此清冷,可她的双眸如此深情。清冷的脸和热情的眼,极端的对比,却又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楚楚可怜到让人心碎。
 
    在这一刻,周青青觉得自己根本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人在心里不断的吐槽你是谁这里是哪里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另外一个人却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奇怪的女子,只想给她一个拥抱。
 
    千山万水,似乎只为将那人拥入怀中。
 
    嘶——
 
    头痛,剧烈的头痛,一下子就让她浑身冷汗,差点吐了出来。
 
    眼前的一切也在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那些人间仙境、碧绿的湖面,还有上仙一样的女子都好像从未发生过。她依旧在博物馆里,只是已经跌坐在地上,在十足的冷气里硬生生出了一身的冷汗。
 
    身旁,小侄子这次是真快被她吓哭了。唔,他应该相信自己妈妈说的话——你姨姨怕鬼的,今天别带她去黑的地方。
 
    “姨姨、姨姨你怎么了?是不是小宝吵着你了?那小宝不要姨姨买船船了,小宝带姨姨回去好不好?”小娃娃一脸的哭腔,不停的甩着周青青的手。
 
    周青青在深呼吸了好几次之后终于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她摸了摸小娃娃的头,疲惫的回他:“没事小宝别担心,姨姨就是太冷了不太舒服,我们出去吧!姨姨给你买冰激凌好吗?”
 
    小娃娃像大人一样摸了摸周青青的额头,虽然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只是简单的重复着自己爹娘的举动。
 
    周青青“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弹了下这人小鬼大的小侄子的脑袋,随后带着她就往外走。但不知为何,哪怕在已经走到阳光大盛的室外,她都能感觉到那玉雕依然在看她。
 
    编号七十七,名《仕女》。
 
    “青青……青青……”她还能听到那仙子在唤她的声音。
 
    你是谁?你为什么叫我?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也能听到自己内心的疑问声,让她更郁闷的是,明明这时候应该去找丁艳聊一下精神压力之类的问题,为什么现在看上去她反而更想知道刚才的故事到底是怎样的发展?
 
    不科学,这种日子,果然发生的任何什么都不科学。
 
    ***
 
    两小时后,市区,kfc。
 
    丁艳在听完所有事情所有经过后,一脸鄙视的看着周青青,随后不慌不忙的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个计时器:“姐姐,给你打个对折吧!”她一还算有名的心理医生,到底是怎么沦落到了要变相安慰好朋友世上没有鬼的地步?
 
    周青青没好气地软软在丁艳手上拍了一下,回她:“下次不许来我家吃蛋糕!”哼,就不信她拿手的红丝绒这人真能舍得。
 
    丁艳“咯咯”一笑,慢悠悠的把计时器拿了回去,但眼神多少还有些小鄙视:“不吃就不吃,那我现在就走,哼!”
 
    “别别别……”周青青很没骨气的拉住闺蜜的手,眼神那叫一个哀怨。
 
    丁艳无奈看她:“姐姐,我早就告诉过你了,自己胆子小嘛就不要接那种写神神鬼鬼的剧本。虽然你的行为模式简单直接,但你本身就是一个软妹子啊!软妹子知道吗?就是那种想象力丰富的,感情细腻的,胆小怕鬼的,偶尔还要撒娇的,这种性格哦,加上交稿期就在眼前导致压力过大,全部放一块你产生幻觉也很正常啊!”说到这里,丁艳顿了一下,开始了吐槽模式:“其实我真不知道你这种狐狸精转世的脸,怎么会怕鬼?自己就是个妖精脸,多照照镜子不是什么都不怕了好吗……”
 
    听多了这种吐槽,周青青连说句“你才狐狸精”的念头都没有,只是无力的趴在桌上,懒洋洋的来了一句“还是kfc这种地方好啊,人多热闹光线亮,怎么写都不怕。艳艳你不懂的,穷起来的时候能有本子写就不错了还让你挑呢想都别想”,然后哼哼完了,才抬头对丁艳说:“可是这幻觉好真啊,太真了,比我以前做的所有的梦都真……”
 
    丁艳从包里掏出一本本子,翻到了其中一页,丢给她:“自己读,我嘴巴干。”
 
    周青青再软绵绵的接过再软绵绵的读起来:“神经衰弱(ia),在中国属于神经症的诊断之一。由于长期处于紧张和压力下,出现精神易兴奋和脑力易疲乏现象,常伴有情绪烦恼、易激惹、睡眠障碍、肌肉紧张性疼痛、出现错觉等,但无器质性病变存在,属于可以长期赚钱的项目。”
 
    丁艳一边听一边点头,那眼神就在说“没错,你交了稿子就好了,和以前一样。”
 
    “去!”周青青没好气地将本子丢还给她,然后,继续趴在桌上装死。
 
    室外,正是仲夏夜色最美的时候。
 
    商场霓虹闪烁,星空一片银河。接到之上,人们要么逛街、要么在一天的上班之后出来走走散散心。但是,基本上已经没人再接上烧纸钱了。
 
    千年之后,似乎人们已经忘却了这古老的节日。似乎很少有人再于此时祭祀一下先人,烧一些纸钱给无主孤魂。就如学心理学出身的丁艳一直相信的,一切的神神鬼鬼几乎都可以归结为压力太大这四个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