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极度沦陷+番外 作者:琉璃秀

字体:[ ]

 
    
我害怕爱上你,而我们最终没一起。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章清玄,王楠 
 
 
 
    第一章
    
    其实对于要不要开新文,我内心是很犹豫的。不知道怎么说,大概是开新文了,就要不停地更新让懒惰的我感觉很痛苦吧~可是我最近实在太懒了,所以狠下心咬咬牙决定开个新文~就权当是刺激、激励一下我自己吧~(o(╯□╰)o,囧,这个听起来好虚幻啊~)
    至于专栏上出现的《镇魂曲》,囧~我最近有些迷恋奇怪的事情,然后某一天我心血来潮写了一章放后台,大概我不小心点了什么,所以“暴露”在了专栏~每次点进去都是“作者未上传任何文字或审核没通过”~所以我一直很好奇后台的42个收藏到底怎么来的~到底同志们从哪里点的“收藏”~这实在是个不解之谜啊~知道的同志告诉好奇的我一声。
    这篇文的开头,是前段时间我忽然想到的,然后顺手就写了下来。然后修改了一下,就变成了你们看到的那样。
    这是送给美丽可爱的卿舟mm的文。希望她喜欢~
    感谢rr同志给做的封面,我很喜欢。谢谢。
    莫名其妙发文的21号的8点多~
    
    第二章
    
    章清玄没想到她出来会有人接,尤其那个人是王楠。
    王楠长着一张白脸皮,特别白的那种;细长眼,平时看人尤其吊着眼梢的样子,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意味;下巴尖尖,嘴唇秀气,模样儿倒是出挑,只是气质总给人一种不说话的时候显得阴沉,说话又显得刻薄的感觉——她也的确是那种人。
    清玄跟她关系实在算不上好,确切地来说,不怎样。
    王楠出身好,人就有些爱端架子,对谁都一副爱理不理的高冷姿态,可对上清玄就像炮仗,不响也要炸几下。清玄这个人呢性子跳脱,心情好就逗她几句,看她小母鸡似的全身炸毛,心情不好就当她放屁。久了王楠也知道人家那才是真正的“爱理不理”,恨她简直入骨。可偏偏论文:嘴巴斗不过,论武:拳头抡不过,除了钱多,还真没什么比人强的,王楠也没幼稚到拿钱甩人脸的程度——搞不好人会说:“来吧,(拿钱)砸死我吧,最喜欢(这种死法)了”,那她是跳脚呢还是跳脚?——顶多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基于此,所以清玄第一直觉是:来接别人的吧!?
    可也真巧了。王楠来接谁?她认识的谁进去了?她身份尴尬,又不是多好的朋友,顶多比认识程度深一点。因此也没自作多情的上前打招呼了。她只是一副很深沉地在思考什么,无暇他顾“目中无人”地缓慢向前走着,心里想的不过是能不能搭个顺风车回城而已。
    江城是座二流城市,但地皮也矜贵,意外的不输深圳上海北京这些一线大城市,据调查,甚至可能比这些大城市还稍微贵一点,所以,江城监狱是在很偏远很偏远很偏远的郊外,四周没有公车。单凭“11路汽车”的话——现在是上午十点左右,晚上都进不了城。
    那边王楠靠着她酷炫的新跑车冷冷地看着她,脚边堆了一堆烟头,看章清玄的目光像看仇人多过熟人。她冷笑了一声,口气很呛:“你这白痴装屁装没见啊!”
    章清玄于是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嗨,真巧。等人?”
    “……”王楠嘴角抽了又抽,最终忍住了到嘴边的粗口。她抿着嘴,一副“我很冷静”的表情,怕自己一开口不知道会说出什么。
    章清玄弓起食指敲了敲王楠的新车,笑道:“王小姐,又发财了啊!”
    王楠用两声“呵呵”冷笑回应,转身上车,章清玄也绕到了另一边上车。她慢条斯理地系着安全带,忽然漫不经心来了一句教王楠石破天惊的说话:“你喜欢我啊?”
    王楠瞬间整个人都僵住了。可表面上,她很冷静,冷静得近乎冷酷。她不屑一顾、毫不客气地瞥了对方一眼,用鼻孔哼了一声表示冷笑作答。
    若是以往,清玄是绝不会多想的——反正她从来没想过这方面。可,监狱是个大杂烩,什么人、什么事没有啊?她们号里那一对,每隔两三天就在她床下嗯嗯呀呀、嗯嗯呀呀……
    她跟王小姐关系实在……不说也罢。这大老远的跑来……
    而且,王小姐为什么知道她提早放了出来啊?
    所以,章清玄实在不得不多想啊!听闻王楠鄙夷至极的“回答”,她反而笑了起来,嘻嘻说,“还好还好,我真担心啊,你对我这么好,我实在不忍心伤害你啊。可是我这个人,天性凉薄,喜欢我那是没好下场的,不喜欢我好。”点点头,似对自己好意提醒的良心很满意。
    王楠恶心得受不了,认真地问她:“请问我可以叫你去死吗?谢谢。”
    “不能。不好意思。”章清玄马上真挚地回答了她。
    “看来那地方没把你折腾死,反而更彻底地磨练了你的脸皮。”王楠总结。
    “哎,咱那是小白菜,泪汪汪。”章清玄敲着车门打着拍子,竟然哼起了天涯歌女,王楠听着,眼皮直翻,忍无可忍再看向章清玄的眼神都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你是神(神经病)!!”的味道,章清玄看着她,忽然嫣然一笑……
    笑得王楠心里打了个哆嗦,很不自然地撇开了眼。
    好吧好吧好吧好吧,她承认,对章清玄她是抱了一点莫名其妙的感觉,要不然也不会从昨晚起就睡不着然后大清早抽风的跑来……
    也许是因为她救过她吧。她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做点好事是应该的——自己也不相信的借口。
    有一回她们自己组织出去野营,她被蛇咬了,是章清玄救了她。当章清玄抱着她奔跑去医院的时候,她心里忽然就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延续至今。
    可是,她真的……
    真的没那个意思。她又不能肯定的说出口。
    王楠觉得自己也弄不明白。要说自己喜欢这么个没脸没皮就一张脸能看点的人,王楠心里实在不情愿。
    王楠是个自认有着浪漫情怀的人,便是个变态,也不可能喜欢这样的。
    不承认,不承认,坚决不承认。
    所以,她到底在做什么啊?
    王楠心里有些暴躁,可她脸上还是那副冷冷淡淡的表情,这副表情自己不经意从车镜里看到自己都觉得有点装。
    “你有什么打算?”她状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把心里乱七八糟的都镇压下去了。
    “饿了。”章清玄简单的说了句,从天涯歌女哼到了我们走在田野上。
    车进了江城。两人先去吃饭。去的自然是王小姐惯常去的膳食馆,做的菜精致漂亮,色香味俱全。价钱自然也不错的。四菜一汤,快上千了。
    章清玄吃得很慢,慢吞细嚼,很是有点苦修士的味道,看得王楠又是直翻白眼。她想说不够再点,吃多点,可她说不来这么肉麻温情的说话,随便的吃了几口便是看着章清玄吃。
    在吃相方面,章清玄其实很有大家淑女的范儿,就是慢得让人发指。可是王楠忍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开始有些心不在焉心神不宁。她只是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着。
    这烟瘾读书时候就有了,一直没戒掉,也没想过戒就是了。
    她手指稔熟地夹着烟,烟雾缭绕在她脸上,显得有几分高深莫测和阴冷。
    章清玄忽然说了句:“我发现你挺好看的。”
    王楠像头被侵犯的小母狮似的竖起了全身的毛恶狠狠的瞪她,可章清玄早低下头吃菜了,她白抛给了空气。
    又许久。
    章清玄忽然抬头,“能不能帮忙找个人处理掉我家的房子。我想卖了。”
    王楠略吃惊的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章家在旧城区有一套小二房,按现在的房价,也能卖到百多万。她觉得章清玄现在这种情况,不回去那里也好。只是……
    那章清玄以后住哪里?她打算离开江城?
    王楠问了出来。
    “租个简单的房子,日后再想。”
    王楠犹豫的问:“要不要到我这里来?”王家是做房地产的,又有背景,安插个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章清玄摇了摇头。王楠没再说话。一个继续抽烟,一个继续吃饭。
    章清玄终于吃完。
    “去哪里?”王楠问了句。
    “旅馆。”
    王楠愣了一下,随即又想到章家空落了几年断电断水灰尘密布估计住不了人,去旅馆的确比较方便。她看了眼章清玄表情淡淡的脸,有心问要不要住在她家,到底没好意思开口——她本来就不是什么热情的人,真说了估计章清玄又的以为她喜欢她,这个人自作多情的本事一流;二来,章清玄大概不会答应,她这个人似乎跟谁都很好——她除外——其实跟谁都不亲近。哪里会可能去她家。
    王楠兜着她就近在江淮二路寻了间干净的旅馆。章清玄在柜台登记了资料拿了钥匙,问王楠:“上去坐坐?”
    这种地方有什么好坐的。王楠心说,脚下却跟了过去。
    章清玄开了间单间,开门进去是一间玻璃隔开的浴间,对着一面全身镜,然后是一张铺了白软被单的中等大的床,床边摆着一套沙发和茶几。章清玄烧了一壶水,用旅馆免费提供的绿茶包给王楠泡了一杯茶。然后说,“你坐。我去洗澡。”
    这只是一句很平常的话,从那种地方出来,当然要好好清洗去去晦气啊。可王楠脸上却莫名其妙地热了起来。她心里狠狠的骂了几句见鬼,可还是抑制不住的胡思乱想——那接近绮思了。
    玻璃的隔间并非那种变态的可在外面一览无余的透明玻璃,磨了砂,看不清,但能隐约瞧个影儿,加上哇啦哇啦的水声……想让人不绮思都难。尤其是王楠揣着糊涂其实心里多少明白自己对章清玄恐怕是真有什么的。
    王楠拿着房间钥匙出了门,去附近的银行取了十万出来。不是她要用,只是章清玄从那种地方出来,估计身上没几个钱的。她回来时,章清玄已经洗完澡了,正在吹头发。柔韧雪白的脖子低垂着,显出一丝纤弱……王楠心一颤。
    章清玄回过头来对她笑了笑。王楠有些尴尬地别开头,拿出包里的钱,“给。”
    章清玄挑了挑眉,“多少?”
    “十万。”
    章清玄也不客气,道了句多谢,熄了吹风机去床头柜拿了纸笔写了欠条给她。
    王大小姐自然不在乎那几个钱,可章清玄的不客气让她心情很好。漫不经心的接过借条塞入了包里。装作淡然的说:“我回去了。有事……打我电话。”她不大自然的说出后面一句。其实没事也可以打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