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意难宠gl+番外 作者:佑耳果

字体:[ ]

 
 
众人脑补版:
以一介商女的身份嫁给金贵无比的河内王武裎冉,万意做到了其他女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盛传王爷对她极为宠爱,府中只有她一人,不纳妾,不立侧妃,于是万意便得了妒妇之名。
盛传王爷对她极为爱护,她六年无所出,也未加指责,于是万意便得了不孝之名。
 
万意吐槽版:
 
她武裎冉倒是想娶,她有那家伙吗?
我倒是想生,我生的出来吗?
万意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直到死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她梦寐以求的完美夫君竟然是个女人。
 
如果人生是一句话,那么万意的人生就是一句笑话!
如果人生是一本书,那么万意的人生就是一本笑话书!
本文又名:万意,你不爱我了!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重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万意,武裎冉 ┃ 配角:阮青榕,万慕言,江倾,叶荇之 ┃ 其它:佑耳果,百合,重生
 
  ☆、一别生死两茫茫
 
  “父亲,如今武原陛下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大皇子又孱弱多病,二皇子沉迷佛教,三皇子生性鲁莽嗜杀,四皇子右腿有疾……我曳国可如何是好啊?”
  “有一人可解曳国之难,其身有中兴之象。”
  “父亲,说的可是五皇子河内王武裎冉。”一穿着青衣的白发老头问向对面一个同样满头白发的老人,还叫他父亲,两个同样满头白发的老头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河内王谈吐不凡,学识渊博,又有一颗仁爱之心,倒真是一块良质美玉。可他妻室万氏实在不登大雅之堂……”青衣老头欲言又止。
  “那万氏不过河内一小小商户之女,目不识丁不说,六艺不通,满身铜臭,爱财如命,自嫁入王府六年无所出,还不曾为河内王纳妾立侧,整的王府乌烟瘴气,如此不孝妒妇怎可服众。”这老头说起万意来,满脸通红,不是激动的,是气的。周身怒火,只把万意说成了那坏了一锅美味的老鼠屎,河内王那块美玉上扒着的臭苍蝇。
  门外,阮青榕听后,惊讶不已。说话这两人,是当世名流,人称二王。在曳国,名流贵族就是流行风向,为人所争相效仿,他们说的话有时候比国法更为世人推崇。
  轻松翠竹掩映之间,有一座八角小茅屋。万意正跪坐在一团铺之上,手上捏了三支香,拜了拜一座写着“齐仲”的小牌位,她每日都要给老祖宗请安,她父亲死后,这活儿就落到了她身上。
  尽管万意对此十分不以为然,她是穿越来的,对这种陈规烂俗并不十分在意,可在这地方呆的久了,也难免开始转变心态。
  起初在万意心中邪魅冷酷王爷无可救药的爱上穿越女,这根本就是标配,没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所以对于武裎冉会选择娶她,她一点都不惊讶。
  以一介商女的身份嫁给金贵无比的河内王武裎冉,这是其他女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万意本应该是风光无限的,可现实却是:
  她嫁来王府六年,武裎冉根本就从来没有碰过她,她甚至见不到她几面。
  她被圈禁在这座深宅大院里,被一群礼仪嬷嬷们逼着学礼仪,四书五经,琴棋书画,一年到头,过得是比高三生还苦。她觉得她都快与世隔绝了。
  她大概也知道一些外面人是怎么看她的了:
  盛传王爷对她极为宠爱,府中只有她一人,不纳妾,不立侧妃,她万意是天下间人人咬牙切齿愤恨不已的妒妇。如果不是她,该有多少女子有希望成为王爷的妃子,女子啊。那可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可万意生生阻挡了她们全部的希望。
  万意大概也知道这名声是从王府里传出去的。毕竟这恶名都是武裎冉给了,她从没有逼迫过武裎冉,武裎冉之所以不立侧不纳妾,听说是因为与她父亲万炜达成的君子之约。她之所以六年无所出,那是因为武裎冉从没有碰过她。只是万意始终想不明白,为何武裎冉任由这些传言四散。
  这个世界并不是万意知道的历史中的任何一个朝代,这个朝代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出现偏差了。秦朝并没有完成统一大业,秦国公子秦异人也并没有遇到吕不韦“奇货可居”,秦异人早在出质的时候就被活生生的饿死了,就更别提后来的嬴政了,他老爹都饿死了,他去哪里出现。
  在这个世界上,就从来没有过统一,那几个国家谁也战胜不了对方,后来又出现几次窃国宫廷之乱,一直到现在,变成了武姓曳国,元姓朝国,杨姓盍国三大国鼎力,以及周围的几十个大大小小的藩属国。
  她所在的曳国社会风气很开放,女子并没有受到太多束缚,她刚穿越来的时候,就曾抛头露面在外与男子做生意,可也出现了一批清流名士,他们诋毁商户,看不起她这样的“贱民。”
  没想到几年过去了,那些清流名士们也越来越多,越来越被人们崇敬。
  不过,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现在万意心中有着更大的恐惧,这让她拿香的手都开始不自觉的颤抖。如果那天晚上,她看到的是真的,那就证明,她心中一直以来的完美夫君曳国的五皇子,武裎冉说不定是个女人。
  她,那个女人骗了她,骗了天下间所有的人。
  万意越想越觉得可疑,据说武裎冉从小是在冷宫长大的,他不好女色,多年来只娶了万意一人。万意想到从前她听到的那个传言,武裎冉不喜人近身伺候,据说有一次他进了一个官员家里休息,那个官员趁他洗澡的时候给他屋中塞了一对姐妹花,结果就被武裎冉双双斩杀了。
  以前只觉得他心冷,周身寒气摄人。
  现在想想,莫不是“他”真的是个女……
  万意想到此,右手不自觉稍稍用力,那香竟被她折断一支,掉在地上半截,万意弯腰去捡,低头却见身后突然出现一人的影子来。
  万意扭头却见青榕站在她身后,“青榕,你可是来接我回王府的?”自从武裎冉领兵出府之后,她就被安排在了这里,说是怕有人对她不利。并且武裎冉承诺,她一回来就立刻接她回去。
  青榕是万意花重金买来的丫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据说以前是个大官之女。因为父亲犯了错,她成为了犯官之女,被发配到教坊司,因为恶了上官被充作女支女。万意正好遇见,便买下她,一来同情她的身世,二来希望有她在身边,可以少惹些宫中禁忌,以免惹他人不快。
  “万意,如今曳国危在旦夕,百姓流离失所,你不思报国,偏在此地享受,是为不忠不义;开设歌舞营房,牟利万千,入王府多年无所出,是为不仁不孝。如此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之人活在世上,只会给王爷徒增烦恼。”万意看不清青榕脸上的表情,只看到那张血红的樱桃小嘴不间断的吐出恶言来。
  万意想到从前,青榕曾告诉过她何为忠孝仁义,“没有博爱之心为不仁,没有民族大义为不义,犯上作乱为不忠,没有孝顺父母为不孝。不忠不孝为畜生,不仁不义为野人。”
  她说这是这世上最恶毒的咒语。
  “是武裎冉,武裎冉要杀我……”万意睁着大大的眼睛,眨也不眨,却无法控制自己流下眼泪来,一直以来的求而不得,却原来是求而不能。
  她就知道,她一定会杀了她,因为她发现了她的真实性别,这可是欺君大罪,欺国大罪。
  青榕袖口中露出一把匕首,出其不意的刺进万意胸腔,瞬间鲜血染红了白纱,“你若死去,河内王必为大统,天下名士归心。”
  这一生,活的好窝囊,她虽不识繁体字,可创造出的拼音却是武裎冉军中传递消息的最高机密。虽不识六艺,可设计出的回旋镖,却是武裎冉杀人必备绝技。万意是否如外人所传的那般不堪,恐怕也只有那几人知道了。自从发现万意的“特别”来,她就被人圈禁在此地,日□□迫她写出些什么“特别想法”来,否则就灭了万氏一族。
  在没有强大到一定境界的时候,穿越所带来的知识并不是财富而是□□,万意逐渐暴露出自己的不一般来,并没有像其他穿越者那样,被人所尊崇,敬畏,而立马俯首称臣。而是,被人所觊觎,事出反常必有妖,于是万意被圈禁了起来,利用自己知道的知识来换整个万氏家族的性命。
  在万意绞尽脑汁的压榨自己脑海中超越时代的知识的时候,万氏家族则拼尽全力的为河内王创造财富,强兵养军。
  可如今,她终于等不及了,要杀了她……
  万意面色苍白,拼命的伸手在空中乱抓,却什么也抓不到,“青芽,我想知道,青芽是否……”
  大业,一切都是为了大业。青榕用长袖紧紧勒住万意的脖子,“你就放心吧,青芽她在红风歌生活的好好的,真是可笑,这么多年了才想起她来。”既然如此,我就再告诉你一件事,青榕在万意耳边低声说着什么,直到万意咽下最后一口气。
  “青榕姑娘,王妃死了,我们可怎么向王爷交代。他走前,可曾交代过要看顾好王妃的啊。”
  “王爷会感激我们替她扫除了最后的障碍。”
  “可……我听说这不明不白死去之人,怨气极重……”
  “用头发盖着她的脸,口中塞满米糠。即便下了阴曹,她也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说不出来。”
  万意的尸体被抬了下去,众人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原先落在血泊中已经熄灭的半截香却突然燃了起来……发出耀眼的青紫色光芒。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欢迎收藏,么么哒
 
  ☆、恍然一梦已隔世
 
  清风翠竹,假山玉石,亭台楼阁,十字长廊。
  这座园林,可真是巧夺天工啊,此处来安置王爷,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一干官员看后连连点头,却从来没有想过这座园林不是他们的。
  万家修了十年才刚刚建成的“意园”被强行征收送给了即将出任河内郡太守的河内王武裎冉。听说河内王有意在河内郡寻找绝色佳人与其共度余生,那接风宴就在此园中举办,前来参宴的都是贵族官小姐,姿色绝佳。
  谁都知道以后这河内郡就是武裎冉的天下了,说是他的私家领地也不为过。若是能抱上了这条大粗腿,那就能一飞冲天,在河内郡横着走也没人敢吭声。
  一群莺莺燕燕,花红柳绿之间,众女满面红光,姿态摇曳。一个个仿佛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被选为河内王妃,享受众人跪拜谄媚的风光场面,眉眼间得意非凡。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使劲儿往前挺胸,好显示自己的“不凡”来,以便那河内王能够一眼看到……
  只是这么多贵女之中,却坐着一个商女,她坐在一个小小的角落,被人所孤立。她就是万家的二女儿万意,也就是这园林原来的主人。万家是河内郡第一富户,即便如此也为人所不齿,倒不是瞧不起商户,本郡也多儒商,为人所敬仰,只是这万家却是开妓|院起家的,风尘之地多龌龊。一向为人所瞧不起,这就让人所不齿了。
  更何况,如今清流当道,人人皆爱惜名声,那烟花之地是进得去,说不得的。就算夜夜流连,可到了白天还是要百般厌恶。
  对此,万家也很委屈,他们开的明明是高级娱乐场所,平常也就是唱个曲,排个戏。里面的姑娘都是地地道道的清倌人,从不曾逼良为娼,却不知为何就成了那众矢之的。
  这“意园”本是万家主为其爱女万意建造的十六岁生辰礼物,谁知道正赶上河内王来河内郡上任,就被强行征收了。这“意园”倾尽万家无数奇珍异宝,全郡也就这一座,官员们可能也觉得有些对不起万家,于是大发恩德,这次的接风宴便给了万家一个名额。
  万意破天荒的被准许参加了这次宴会,可众人都知道她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用来衬托那些“天之骄女”的狗尾巴草。
  这才有了,万意被人孤立的局面。
  此时万意双眼无神,恍恍惚惚,就跟傻了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