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虎将军的童养媳(gl)+番外 作者:七色犬

字体:[ ]

 
文案:
虎将军:“你就是杨小兔?”(大嗓门)
杨小兔:“……/(ㄒoㄒ)/~~”(好可怕~)
虎将军:“哎哎哎,你别哭啊……”
杨小兔:“……/(ㄒoㄒ)/~~”(耳朵都要聋了~)
这就是一个小哭包和大嗓门的小甜蛋,希望大家喜欢(づ ̄3 ̄)づ╭~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虎半白,杨小兔 ┃ 配角: ┃ 其它:兽人,甜甜甜
 
 
  ☆、初见
 
  虎将军重新看了一遍手上的信,再看向小兔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丝毫不顾及杨小兔被她凶神恶煞的眼神吓得腿直抖。
  “你就是杨小兔?”
  杨小兔局促地拉着自己的裙摆,只顾着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半天才憋出小小的一声,“……嗯。”
  “那对傻|瓜夫妻已经跟你说了吧,”虎将军皱着眉头,这么小,感觉一个指头就可以把她捏死的孩子,怎么养得好呢,“以后你就在家里住下吧,衣食住行不必知会我,直接问猫叔就好了。”
  “……嗯,”虎将军嗓门大,说什么都像吼,震得小兔耳朵疼,偏生她还不自知,以为自己声音已经足够温柔,杨小兔强忍着眼泪,轻轻哼了一声。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大点声。”
  虎将军无奈地掏了掏耳朵,就因为这样,她才不喜欢京城里那些说话细声细气的小姐,也就不会到现在还是单身虎,就先前安排相亲的鸟婶最近都不敢上门了。
  然而就她这一声,直接把小兔吓得掉了满地的金豆豆。
  这下她可急了,“哎哎哎,你别哭啊,你哭了我和他们怎么交代啊……”
  她越急,声音就越大,杨小兔眼泪也流得更多,简直就成了恶性循环。
  还是管家猫叔有本事,拉着小兔到了餐厅好生安慰。杨小兔抓着胡萝卜味的小饼干,脸上还挂着泪水,眼睛红红的低垂着不说话,但好歹还是劝住了。
  猫叔在一边直叹气,这以后可怎么办呢?
  而客厅里的虎将军没心没肺地出了门,她见猫叔上了场,自己也就放宽心不管,上大街去军营里操练她的一干士兵去了。
  而客厅的垃圾桶里那坨揉成一团的字条上写着:“半白,我和你|妈可怜你单身没人爱,特意给你送来一个童养媳,记得好些待她,我们去度蜜月了,不用想念我们,么么哒~”
  辣鸡父母,就会秀恩爱!
  虎将军想到这里,还是忍不住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对一边偷懒的那个小子吼道:“那边的小子,来和老娘练练!”
  “虎半白,今年十八,京城一枝花,可惜是朵大喇叭花,至今没人敢摘下。”
  这首打油诗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竟然在京城里传了个遍,就连虎将军去逛街上那家打铁铺的时候,都可以听到他家孩子口里念叨。虎将军当场黑了脸,虽然事后老板就牵着小孩向她道了歉,但是回家之后她还是愤愤不平。
  单身怎么的?单身就可以随意被欺负喂狗狼了吗?单身是吃你家米还是睡你家床了?
  再加上她失败的N次的相亲经历,虎将军暗暗下定决心,做一个单身主义者终生!
  她要向世人证明单身也是很幸福的!
  她愤怒地给了面前的人狠狠一拳,成功地在她脸上留下一个紫青的眼圈后,拂袖而去。
  众人纷纷惊叹,“将军武力又有进步了。”
  其实虎将军心里想的是,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泡上妹子了,就是号称军营一枝花的军医小妹妹,上次还看见你们俩在军营后面的小树林里私会,等你们恋情暴露的话,不知多少迷恋军医小妹妹的闷骚少女会打上门来。
  她就怀着对情侣如此恶劣的心情回到了家里,去见那个一见面就让她头疼的小兔子了。
  “猫叔,猫叔,”当虎将军独具个性的大嗓门开始在房间内回荡,猫叔一听就知道不好了,果然杨小兔手上一抖,胡萝卜小饼干就掉到盘子里,她眨巴着眼睛,嘴巴一撇,眼看又是要哭的样子。
  猫叔叹了口气,摸了摸杨小兔的脑袋,就起身去大厅看看虎将军又作什么邪了。
  “猫叔!”虎将军打了声招呼,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稍稍降低自己说话的音量,问道,“那个……兔子姑娘怎么样了?”
  猫叔没好气地说道,“还不就那样,但是不再哭了,”他叮嘱道,“将军可别再用这么大的嗓门了,像小兔小姐这样柔弱的草食性兽人是很脆弱的,您要小心爱护她。”
  “您再这样,是会单身一辈子的!”他想起之前被虎将军吓走的那几家小姐,脸色又黑了三分,再次叮嘱道:“可别吓得小兔小姐又哭了。”
  见虎将军被他讲得开始不耐烦起来,他又好生鼓励她道,“没事,将军你长相还是小姐们喜欢的那种类型,只要装得温柔一点还是可以把她拿下的,骗着她结了婚以后将军就可以尽情地放纵自我了,记住胜利的关键:情商不够,颜值来凑。”
  听到猫叔这样淘汰自己,虎将军也不服气了,她辩解道,“父亲和母亲送兔子姑娘来家里,只是看她可怜,要我好好养育她,待她就像妹妹一样而已,哪有你说的那样?”
  “放屁,我还不清楚那对傻……咳咳……”猫叔被虎将军急得差点失言了,轻咳数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继续说。
  “老爷和夫人的想法,他们送小兔小姐来,除了这个原因也没其他的了,毕竟将军你的德行……我们都懂的。”
  到最后他看虎将军的眼神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写着“怜悯”两字,猫叔也是有娇妻在身边的人。
  虎将军被他看得浑身不舒服,只好就移步去找杨小兔。
  没想到她才走到拐角处,便看见一双红彤彤的大眼睛,半耷|拉的耳朵灵敏的随着来人的脚步声一抖一抖,小手紧抓着门边,显然从虎将军和猫叔开始谈话时就在这里偷听。
  “你……”虎将军停下脚步,她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就随口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刚说出口,她就懵逼了:我去,这叫人怎么回答啊,这不是逼人家哭吗。
  果然,她话音刚落,对面的小兔子眼睛马上就垂了下来,眼看就要哭了,想到猫叔说的:将军可别再用这么大的嗓门了,像小兔小姐这样柔弱的草食性兽人是很脆弱的,她赶忙补救般地放柔声音,安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没有把你当做偷听我们说话的人……唉唉,你别哭啊……别哭啊。”
  杨小兔果然又被虎将军弄哭了。
  “……猫叔!”
作者有话要说:  杨小兔:……/(ㄒoㄒ)/~~
虎将军:兔子怎么这样喜欢哭,(挠头ing)
杨小兔:(瞥了一眼虎将军,哭得更大声了。)
虎将军:ORZ……就算我求你了,别哭了,行不……
小短萌文,大家放心收藏,么么哒(づ ̄3 ̄)づ╭?~
 
  ☆、胆怯
 
  最近的虎将军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军营里的人在虎将军面前还是安安分分,但是背地里都开始小声地议论起来将军最近的反常举动。
  一个表现是虎将军开始过上朝九晚五的按时打卡生活,推掉了副将一干人凑伙的酒宴只为了按时回家,要知道平日里对于结伴喝酒这件事最积极的就是虎将军了。
  另一个表现就是这段时间虎将军的脾气越来越差了,连累一干士兵都不敢偷懒,以免触及虎将军的霉头,实际上也无济于事因为虎将军时不时就挑出一个人来,美名其曰训练,实则是吊打,也因为这件事搞得军营唉声载道,但是始作俑者虎将军还是每天板着那张臭脸来,又板着那张臭脸回去。
  “我去,将军这是下了狠手啊,”专门为军医开辟的帐子里,小个子的军医妹妹往自己手上到了点药酒,开始给躺在病床上坦露腹部的大兵揉散淤青,她动作麻利显然不知做过相同的事情多少次了。
  “哎……哎呦,我的大小姐,你轻点好吗?”躺床上的苟士兵痛得龇牙咧嘴,见她疼成这样,军医反倒笑出了酒窝,好在还是将手上的力度放柔了,嘴上却不客气地说着,“嘿,你也知道疼啊,怎么当初不小心一点,现在倒知道说了。”
  “哎……你是不知道,将军最近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对我们越发凶残了,打我的时候真的是拳拳到肉,我也不知道是哪里不招她待见了,这星期都被她揍了三次,”一想到这里,她就心痛,搞得现在队友们一见到将军巡视,就纷纷侧身把自己凸显出来,她们倒是松了口气,但是替她们背锅的自己就惨了,“这样的日子什么才是个头啊!”
  “哎,我听说虎将军这是在家里有了情妹妹了,你知道不?”军医妹妹想起别人所的话,也难得八卦了起来。
  “怎么可能?就虎将军这副臭脾气,还有人看得上她?你是没看见,她这几天真的就像抽风似的教训了好几个人,又把我们平时的训练强度翻了一倍,还时时在场监督,一看见有人偷懒,就拎出来单独加练,就我们营里的那几个滑不溜秋的老油条,都被找了空子狠狠地操练了一顿,”苟裳说到这里,反而有些高兴起来,“这么说来,我也不是最惨的一个了,嘿嘿……哎呦,你轻点!”
  “这次只是给你长长记性,省得你又出什么乱子,再惹了将军,弄得自己一身伤我可不管你了,”军医妹妹用多余的纱布擦了擦手,话语里气愤与担忧掺半,她想着也弄完了,就向外走,准备叫排队的其他人进来,没想到腰上一紧,被后面那人一把抱住,又羞又恼地说,“干嘛啊,你,真是的,外边还有人等着呢。”
  “没事,就让他们等着,老婆,给我香一口,安慰安慰我,”苟裳没皮没脸地撒着娇,要知道她就是靠着这一招才成功地泡上军营一枝花的,见这招不成又使出一招苦肉计,“……哎呦,怎么办,又疼起来了,”为了看起来更真实,她还憋出了一点泪花,埋在军医妹妹的肩上假哭,终于成功骗到美人香吻一枚加上摸头杀。
  而她们口中提及的虎将军,正在赶回自己家的路上,这几天猫叔叮嘱她,要她和杨小兔好好相处,她也有心想和小兔搞好关系,但是无奈另一个主角不配合,之前还能和虎将军说上几句话,到了现在简直到了一见到虎将军就开始掉眼泪的情况。
  虎将军越安慰她,她越哭;她哭得越厉害,虎将军性子就越急,声音也就越大,整个成了恶性循环。到现在杨小兔简直是担惊受怕,吃个饭都把耳朵竖得老高,就堤防着虎将军回来,自己好及时躲开。
  而猫叔也知道自己主子的性格,小兔一哭,他就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虎将军,直盯得她浑身不自在才作罢。
  这下弄得虎将军也快急上火了,每天出门是一肚子火气,回家也是一肚子火气,也难怪她的下属抱怨。
  “猫……叔……”虎将军已经尽量放低声音了,可是屋里的小兔本还在和猫婶学着画画,听到这个声音,身子就是一抖,手下没掌握好力度,在画纸上划下重重一笔,一张快要完成的画就这样毁掉了。
  她顾不上这些,身体下意识地往屋后蹦去,在猫婶的惊呼下,衣服塌落,小兔的身体缩小,化作她的原型——一只飞毛腿,萌兔兔。
  这只兔子两只耳朵都警觉地竖起,拼命地向自己居住的后院逃窜,腿虽然很短,但是身姿非常灵敏地避开路上的障碍物,猫婶一时不查,没把她抱住,真被她甩开了,只能在她身后喊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