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党变成的恋人+番外 作者:圣绯衣

字体:[ ]

 
 
文案 
高三学生慕韵音做了一场梦,梦见了关系最好的死党庄清婵在未来走上了一段坎坷艰辛、结局凄惨的情路。
 
梦醒之后,慕韵音费尽心机,极力阻止温婉聪慧的好友再次走上相同的结局,却在过程中莫名其妙地把好友变成了自己的恋人。
 
从此人生赢家(误!)慕韵音过上了一段美人在怀、春宵帐暖(大误!)的美好生活~
 
于是,这是一只直率真性情的犬科妹子 与 温婉沉静又聪明有手段的猫系少女 之间的恋爱物语。PS:番外是慕韵音梦中的故事,CP大概是精神不稳定的虚弱病娇 X 温柔成熟的总裁(?)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清婵、慕韵音 ┃ 配角:项志华,黎芊芊,白城泽 ┃ 其它:gl,1v1,HE
 
 
  ☆、梦之前因
 
  慕韵音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境并不完整。
  断断续续的片段犹如一个个闪着光的玻璃碎片,围绕着她的周身盘旋飞舞,将她的意识卷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零散旋转着的光芒星星点点,化作一条条带着尾巴的光流夹杂在漩涡中,捉摸不到轨迹。
  在梦里,慕韵音的好友庄清婵结婚了。
  庄清婵和慕韵音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交情。很多人都对此感到奇怪,因为她们两个的性格可说是天差地别。
  庄清婵文静温和,待人处事沉稳有礼,而慕韵音却是个直率跳脱的性子,从小到大连和男孩子打架的事情都做过,不知道多让父母头疼。
  慕韵音的父母是同一家公司的合伙人,当年大学毕业后就和几个同学一起创业,携手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后,却偏偏在事业已经步入正轨、蒸蒸日上的时候,因为一场空难双双离世。
  自那以后,慕韵音和庄清婵的关系就更加亲近,几乎将自己的死党当作了最重要的牵挂。
  而事实上,本来庄清婵和慕韵音的关系从小就极好。
  好到什么程度呢?如果庄清婵是个男人,那慕韵音的父母在世时大概就不会总忧心自家不着调的女儿以后会嫁不出去了。
  如果庄清婵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作为关系最铁的死党,哪怕有些不舍,慕韵音也一定会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但事情不是这样的。
  在梦里,慕韵音高中毕业以后死活都不肯再读书,走上了像父母一样创业发家致富的路子。而庄清婵考上了一所著名的音乐学院,然后认识了一个大她两岁的男人。
  那个男人对庄清婵一见钟情,且家世极好,展开了热烈却又不招人讨厌的追求攻势。而庄清婵虽然初时很是犹豫,在一年之后却终于被对方的真诚打动,与对方步入爱河。
  故事发展到这里之后,就开始模糊不清了。
  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慕韵音在梦中本能地去探寻。但她的脑海却仿佛突然变作了一台信号接收不良的破烂收音机,只能被动地接收到断断续续的模糊音节,怎么也无法连点成线,将散乱的拼图拼成一幅完整的图画。
  庄清婵上了大学后,开始创业的慕韵音与她的联系不可避免地减少许多,至少不能像从前上学时一般朝夕相处。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庄清婵的情绪开始明显地染上了灰暗的色彩。
  梦境中间歇性闪烁的画面接连切换,每一张持续的时间时短时长,毫无规律。但渐渐的,那些画面都不约而同地展现出了负面的东西。
  出现在画面中的庄清婵神情并不舒展,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甚至连眼神也是空茫的无一物。
  但慕韵音却莫名能感受到她的痛苦。
  那样的神情和痛苦甚至让庄清婵温婉端雅的容貌都失了几分光采,像是一幅明度黯淡的肖像画。
  那些画面里还有不少的人。追求庄清婵成功了的男人,那个男人的朋友、父母……庄清婵和旁人同时出现在一幅画面中的时候,神情就不是那种空白一片的茫然无措了。
  但也不是什么积极的状态。那些情绪仿佛只是被强硬地压进了深不可见的湖底,被人用牢不可破的囚笼死死困住,压制得连一丝气息都无法抬头。
  沉浸在梦中意识不清的慕韵音只能从这些混乱无序的画面中简单地推断出:庄清婵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后,过得并不幸福。
  但这时,一直模模糊糊、欲言又止的梦境突然转变了画风。那些断续的画面和片段都消融于黑暗。仿佛凭空出现的一段信息注入了慕韵音的脑海。
  这段信息,就像是特意为之前意义不明的画面剪辑增添了清晰简短的旁白和注解:
  庄清婵和那个男人结婚了。
  庄清婵婚后过得郁郁寡欢,几乎从没有开怀的时候。
  那个男人有个关系极好、自幼相识的青梅竹马。
  而成婚不到两三年,那个男人在青梅的劝说下和庄清婵离婚了。
 
  ☆、梦的实虚
 
  简直莫名其妙!
  醒过来的慕韵音用手掌撑着有些胀痛的额头,心情坏极了。
  那奇奇怪怪的梦是怎么回事,诅咒她的好朋友吗?!
  慕韵音不自觉地就在脑海里勾勒出了庄清婵的形象,想起了性情温和的好友,再回想了下方才糟糕的梦境,不由狠狠地皱了皱眉。
  简直是无稽之谈。
  “叮铃铃~”
  闹钟一连串催命般的响声像是一盆冷水冲着慕韵音兜头浇下,霎时打断了她的思绪。
  又要迟到了!
  都怪这见鬼的噩梦。不仅大清早的就一肚子郁闷,还害得她都要迟到了。叼着块面包冲出了家门的慕韵音心里想。
  “又起晚了?”等慕韵音踏着铃声跑进教室的时候,迎接她的就是庄清婵有些无奈的话。
  “今天是有特殊情况。”虽然这真的是事实,但这个理由显然在以往被多次使用后已经失去了说服力。
  庄清婵并不和她争辩,只轻声提醒道:“早上第一节英语课有默写,昨天有复习吗?”
  “呃……”慕韵音哑口无言。
  庄清婵轻叹口气,又无奈地瞥她一眼,便合上了英语书翻出默写本做好准备。
  面容严肃的英语老师也同一时间步履严整地踏进教室,第一句话便是:“拿出默写本,准备默写!”
  慕韵音赶紧在庄清婵身边坐好,拿出本子,英语老师每报一个单词,她便装模作样地思考一下,再偷瞧一眼庄清婵清秀干净的字迹,在本子上一阵抄写。
  这时候,慕韵音就特别庆幸自己有个如此靠谱的死党。学霸模式一开,简直横扫各科。
  慕韵音她们这个学校到了高三就是按选考科目分班的,也没什么重点班、平行班的区分,因此慕韵音才得以和同选了一个科目的庄清婵继续同班,而且由于自由选座还坐成了同桌。
  自此以后,原本高一高二的默写小测就常常过不了关的慕韵音到了高三.反而脱离了苦海。而且经验老道的她将分寸掌握得极妙,无论什么测验默写都总是将将达标或者得个中庸的分数,配上她略显糟心的大考成绩也不算特别突兀。
  今天慕韵音也如往常一般顺利混过了两堂英语课,期间得到庄清婵的贴心小提示若干以应对老师的提问。
  课间休息的时候,慕韵音鬼使神差地又想起了早上那个讨厌的梦,一边觉得这简直是荒诞可笑,一边却不由自主地朝庄清婵道:“小清,你想过以后考哪个大学吗?”
  说完,慕韵音的手心都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她这才发现自己其实远比想象中更介意那个毫无根据的梦。
  不过也是当然,慕韵音想,那毕竟事关好友的未来啊。
  慕韵音看着庄清婵从正在认真整理的课上笔记中抬头,思考了一下。漆黑柔顺的长发拂过她白皙的脸颊,落在纤瘦的肩膀上,泛着淡淡的光泽。
  庄清婵不仅聪明温柔,为人认真踏实,做什么都游刃有余的样子;她的样貌也非常娴雅漂亮,从小到大都非常地受欢迎。
  但在早恋频繁的初高中,慕韵音却从不见庄清婵对任何异性有过特别的关注,甚至,庄清婵会下意识地减少和任何异性的接触机会,而更愿意和女孩子搭档工作。
  慕韵音知道这和庄清婵的家庭背景有关。庄清婵的父母感情很糟,在庄清婵还小的时候就常在家里吵架,后来父亲出.轨被母亲发现,两人的关系更是急速恶化,在庄清婵上初中的时候就离了婚。现在,庄清婵是和母亲一起生活。
  或许是这个原因,庄清婵对异性隐隐地有些排斥,而且心防极重,虽然脾气温和,从不介意在学习或工作上帮助别人,但实质上却总是有意无意地与旁人保持着距离,不与人亲近。
  慕韵音算是庄清婵为数极少的几个朋友之一,大约也是唯一的死党。这样的庄清婵总让慕韵音很难想象她会因为感情问题陷入痛苦的漩涡。
  常言说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以庄清婵对恋爱的冷淡消极态度来说,实在不像是会为情所困的人。
  但犹豫了一会儿,慕韵音还是决定印证一下,姑且当作让自己不要再庸人自扰的安抚好了。
  而要印证那个梦究竟是否真实,其实并不困难。
  慕韵音眼下就能想到一个最简单的办法——询问庄清婵的高考志愿。
 
  ☆、音乐学院
 
  慕韵音知道庄清婵从小就一直练习小提琴,但从没听说庄清婵还有考音乐学院的想法。
  一般而言,在人们的惯常思路里,成绩好到能轻易考上名牌大学的学生往往不会考虑去走艺术的路子。更不要说在他们这所升学率相当不错的高中了。就是一整个年级几百号人也未必挑得出一两个想学音乐的。
  其实,慕韵音既然被取名叫“韵音”,那一看就知道是寄托了父母在音乐方面的期望。而说起来,慕韵音和庄清婵的最初相遇也是音乐赐予的缘分:她们幼时在一个音乐机构学琴,莫名地就熟悉了起来。进了小学后发现又恰巧成为了同班同学,顿时关系更加亲近。
  虽然后来,慕韵音没过两年就放弃了音乐之路,而庄清婵也被她母亲另请了名师指导。但她们的良好感情却一直维持了下去。
  慕韵音的父母其实在音乐上很有几分造诣,甚至当年能走到一起也有这方面的因素推波助澜。但偏偏唯一的女儿慕韵音不仅在音乐一道上毫无天赋、五音不全,还对它深恶痛绝,恨不得打进冷宫、此生再不相见。
  慕韵音的父母简直不能更心塞……
  这边,庄清婵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给出了一个让慕韵音万万没想到的答案。
  “盛华音乐学院?”
  慕韵音之前想过,即使庄清婵最后真的会进入音乐学院就读,那也有很大可能是后来有了什么变故或波折,却没料到这才高三一开始,庄清婵居然就有了这个想法。
  “其实也不一定。我还没有完全考虑好。”庄清婵补充了一句。
  但这个打击对慕韵音而言着实不小,根本不是一两句话能安慰得了的。那个原本在慕韵音心里荒诞无比却又莫名让人介意的梦境一下子就被拔高了可信度,甚至连庄清婵未来痛苦空茫的样子都和眼前尚有几分青涩的人重合在了一起。
  慕韵音斩钉截铁地道:“绝对不行!”
  这不太轻的一嗓子马上引来了周围同学的侧目。前排的女生甚至转过身来担忧地看了她们一眼道:“怎么了?……你们吵架了?”
  庄清婵从不是会和别人大小声的性子,何况慕韵音和庄清婵的关系是众人皆知的好,那女生显然自己也不相信问出口的问题。
  庄清婵摇摇头,温和地朝女生笑了笑道:“没事的。说了些事,韵音有点大惊小怪了。”
  “哦。”那女生点了点头,显然对庄清婵很是信服,又转头对慕韵音恨铁不成钢地道:“这都高三了,慕韵音你也好歹把注意力多放一些在学习上,少瞎操心些有的没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