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亡的距离+番外 作者:九华清歌

字体:[ ]

 
文案:
苏茶与苏沫是一对双生姐妹,性格迥异却有着相似的饲养癖好,姐姐性格腹黑安静,妹妹性格张扬洒脱;
姐姐一直在压抑着内心的悸动,表面冷淡不近人情,妹妹万人迷,身边追求者无数,对姐姐却有着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疼惜与耐心,面对奇怪与平常相交错的生活模式,她们又会如何面对自己的内心,该何去何从……走进她们的世界,感受她们的喜怒哀乐,comeon。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茶,苏沫 ┃ 配角:苏灿,陶淳 ┃ 其它:
 
 
  ☆、失恋&情敌
 
  
  一、失恋
  “苏沫,有时间过来一趟,把你的蝎子取走,最好今晚就过来。”
  三年来,苏茶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若不是因为我把它留在她那,怕是也没有这第一次。
  “我看它蛮喜欢你家的雨花石,比我的沙石滩有意思多了,让它多玩两天又如何;”我语气懒散。没有课的时候,我都懒得出门,甚至可以一天不起床。
  “我看它眼烦,别指望我会照顾它。”它语气虽淡,依然透露出一点点的不耐烦。
  “好吧,我知道了...”话未说完,她已然挂断电话。
  我愣愣地看着手机,叹了口气;
  她失恋了。
  因为我的介入;
  虽然看清那负心人的嘴脸,她的心情没好到哪去。
  今天是第三天;
  难过不会超过三天...明天就会好了吧?
  还是,这次她认真了……
  晚上准备去她家,经过一家商场,决定买些东西一并拿去,即便没有这层关系,去人家做客,也没有空手的道理。
  挑三捡四的买了一堆,去结帐,蓦地听到一声突兀:“苏茶!”
  心里一愣,难道她也出来买东西了?
  循声看去,却见一年纪相仿的陌生女子;衣着光鲜,长发曳曳,却是一脸怒容,气势汹汹,几步近前,不容开口,抬手就是一巴掌!
  所有人为之一愣,感觉周围的空气就要凝固了。
  然后便是女子不甘的咆哮:“我问你,你把志文藏哪去了?已经好几天了,我总是联系不上他,他一定在你那,我告诉你,最好把他还给我,要不然,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第三者,勾引别人的男朋友!”
  脸上依旧火辣辣的,脑子却很清醒;
  原是她把我当成苏茶了;志文...或许就是三天前那个被我蝎子蛰死的负心汉,现在那女人找不到那男人,就来找苏茶示威了。
  苏茶,没想到你的感情生活还挺不简单。
  “别以为你不说话就能了事,今天若不给个说法就别想走!”
  我揉着无故受罪的脸,睨了她一眼,道:“自己看不住男朋友,还好意思找人撒泼,也不觉得臊得慌。”
  苏茶的事情,我无心过问。
  “你勾引别人男朋友,你还有理了是吧,”女人怒气冲冲,“要不是你这个狐狸精,志文能想离开我么,你说你做什么不行,非要做小三呢,拆散别人你很痛快么。”
  “请你自重,说话注意分寸,不然我会以为你缺乏素质,就不能怪他会离开你。”
  “我没有素质,你有素质,那你还去给人家当小三,我告诉你,你不用在那里装清高,装得再像,也盖不住你的狐狸尾巴。”
  我忍住怒意,冷哼道:“即便我是狐狸精,你能把我怎么样,男人属猫,哪有不偷腥的,你拴得住他的人,拴不住他的心,又有何用,我劝你倒不如再换个男朋友,何必在一颗树上吊死。”
  “果然是狐狸精,水性杨花,朝三暮四,还头头是道讲什么道理,我也不和你废话,告诉我,志文在哪?”
  没心情与她闲扯,“不知道。”拿上东西,就欲离开。
  “你不能走,”她拦住我,“不给说法别想走!”
  伸手将她挡到一边,刚走没两步,就被她死死拽住,“你别想走!”
  “他没和我在一起,我不知道他在哪。”当然是谎话,我总不能告诉她,那人已经被我杀了。
  “我才不信,之前但凡是我的电话他都会接,怎么现在却打不通了,定是你不让他接我电话!”
  “谁知道,没准他已经死了。”我随口道,拼命甩开她的纠缠。
  “你胡说,你这个坏女人,”女子不依不饶,“我要你现在就带我去见他!”
  我不耐烦,大力推开她,她一个趄趔,摔倒在地。
  女人急了,快速从地上爬起来,两步追上来,伸手拽住我的头发,“你还敢推我!”
  “啊!”头发顿时被控制,头皮被扯得生疼,“快放手,你这个泼妇!”尽管众目睽睽,我也顾不得形象了。
  “我就是泼妇,也是你逼的,就算志文和我分手了,我也不会让你这个狐狸精好过!”女人狠狠说道。
  “我叫你松手,你个没素质的女人,不嫌丢人!”我阴着脸,冷冷道。
  “今天我豁出去了,你做小三都不嫌丢人,我还怕什么!”说话间,她始终都拽着我的头发没有松手。
  我看到收银台处放着一把剪刀;好吧,再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到底放不放手?”
  “不放,你能怎样...”话未落地,就听她尖叫一声,“啊!”
  只见捂着手指的女人表情痛苦,丝丝鲜红顺着指缝蜿蜒而下,与此同时,一绺黑丝散落于地;
  “你这个疯女人,你想杀死我么!”她大声痛斥。
  看着地上的断发,感到一丝可惜。
  “这是你自找的。”不理会女人的痛哭流涕,转身离开。
  
 
  ☆、苏茶的世界
 
  日志
  返回日志列表
  【死亡的距离】后续连载短篇 2013-11-3 17:46 阅读(2)
  赞评论转载分享复制地址编辑
  上一篇  | 下一篇:【死亡的距离】后...
  二,苏茶的世界
  到了她家门外,没等敲门,里面就传出她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
  一进门就看见蝎子在门口来回徘徊,捡起它,走进厅,苏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又没敲门,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它去迎接你了么。”
  “你倒是心细,”抬手将购物袋放在她面前,“孝敬你的。”
  她睨了一眼:“这么好心,又有事求我?”
  “小人之心,”我鄙视道,“做客也不能空手,何况我们是什么关系。”
  “不用你提醒我,每次看你就像照镜子,不知道有多烦。”说话间,她毫不客气地将物品收入囊中,立时就撕开一袋薯片享用。
  “你对自己的长相不满意?”我挨着她身边坐下来,她就往旁边挪了挪,“是对镜子不满意。”
  “我怎么了?”
  “虽然长得一样,性子却大相径庭,总不能称心如意。”语气依旧很淡。
  “这是当然,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何况是人,再说我又不是真的镜子。”
  油嘴滑舌。”
  “呃...我还没有吃晚饭,不介意我吃点?”我看着她怀里的那包东西,有意试探。
  她白了我一眼,“拿去。”
  “哈,开玩笑的,晚六点过后我便不吃东西了,”我起身告别,“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去了。”
  “不送。”她眼皮也不抬。
  我摸着它高处的螯刺,宠溺道,“我们回家了。”
  抬起眼,蓦然发现茶几上多了一个鱼缸,里面游着几条不知名的小鱼,貌不惊人的样子。
  “这是什么啊,这么丑?”一时玩儿心起,伸出手指想碰碰它。
  “别碰它,”她起身挡开我的手,“它很危险。”
  “有多危险,难道比黑食虫厉害?”我随口问道。
  “差不多。”她语气严肃。
  我低下身,仔细观察这几条小鱼,除了没有金鱼漂亮外,没发现有什么特别。
  “你的头发怎么了?”她发现我少了一撮头发,忍不住问道。
  “剪了。”
  她诧异:“你真奇怪。”
  我站起身:“拜你所赐。”
  她定定地看了我一会:“你的脸,怎么肿了?”
  “别提了,”我郁闷道,“遇到一泼妇,被她闹的。”
  “泼妇?”
  “恩,她把我当成你了,来管我要人,我懒得理她,这货二话不说就打了我一巴掌,还扯我头发不松手,我一生气就用剪刀给剪了,还失手把她的手划伤了,算是给她一个教训。”
  苏茶的神情就黯淡下去,看似有些难过。
  我见状,轻声道:“你没事吧?”
  她依旧定定的看着我,直到最后眼神放空。
  “那人,那个女人我已经打发了,你不用放在心上。”我有些底气不足。
  “你不想问我都发生过什么事情么?”她语气入定般说道。
  “你的事情,我不会过问。”我说。
  她就回到沙发上继续盯着电视屏幕,一言不发。
  “我走了,你早点休息。”说完,我走出房间,关上门。
  这是她的世界,我不多问;
  除非她愿意自己说出来;
  但是,我看得出来,
  这一次,她是认真了。
  
 
  ☆、帅气的男孩
 
  
  三、帅气的男孩
  脑子被午后的阳光晒得晕眩,我独自坐在教室里,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学校组织友校联谊会,除了我,同学们都跑到操场上凑热闹去了,一个人在偌大的教室,显得有点孤独吧,但现在的气氛很适合做一件事...
  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一秒,两秒,感觉自己像个怪胎;再怎么恐怖的画面,骇人的音效,也没有激起我的情绪波动;看一部鬼片甚至比看一部文艺片还要平静,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无动于衷。
  渐渐的,瞌睡虫出来捣乱,一只,两只,三只...脑子越来越沉,或者,我应该回家补个美容觉。
  “一个人很无聊的,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玩啊?”
  我抬起头,一个高瘦的男生站在门口,嘴角带笑,“我可以进来么?”
  我揉了揉太阳穴,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这才说道:“随便。”
  他走进来,在我不远处坐下。
  “那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玩,来这无人的教室?”我重新看向电脑屏幕,没有看他。
  “在看什么?”他探过头看了一眼,“鬼片?一个人看不害怕?”
  “都是假的,有什么好怕的。”
  “虽说如此,但看鬼片能看到睡着的,我第一次见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