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逆袭的一百种路线 作者:孟极寒生(上)

字体:[ ]

 
    文案
    本文又名《[快穿]撩汉的100种方法》
    别人的人生努力一把后能写成一部逆袭史;
    韩貅的人生不断努力后能写成n部逆袭史。
    “旁友,你听说过专业打脸?废柴逆袭?专治不服伐?”
    为改写自己大写的苦逼生涯,韩貅头顶系统,肩挑【走上人生巅峰】重大任务,投身异世。
    不过……
    说好的专业打脸、炮灰逆袭、专治不服呢?怎么所有的系统奖励……都tm是以撩汉为前提的耍流氓?
    内容标签: 强强 无限流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貅 ┃ 配角:敖吉 ┃ 其它:略
 
    第1章 太监逆袭1.1
    
    大历十九年春天的贡院刚刚关上闸门,朝中便接连闹出来几件大事。先是朔北考生被鞑子掳去,接着江南一地爆出科举舞弊大案,没过一旬,太子被废,遣往看守皇陵,大皇子在率军赶赴朔北途中竟被鞑子偷袭丧命。搁往常,其中任一件都能震动朝野,如今这一套组合拳下来,打得满朝文武眼花缭乱。
    却说那九重宫门之内,如今的气氛也是极为肃穆可怖。后世称为周武帝的唐乾近来脾气日益暴躁,慢说是伺候的宫人如履薄冰,便是他人满为患的后宫最近都消停不少。前几日曾被夸“活泼烂漫”的秦贵嫔仗着圣宠优渥在御花园中“扑蝶”“偶遇”圣上,却反被武帝嫌弃粗鲁聒噪、演技浮夸,结果被送入永巷学规矩的惨剧犹在眼前,又有诸多送汤慰问反被贬、床榻见被嫌弃等等后来之鉴,一时间宫中各位娘娘可谓噤若寒蝉,别说邀宠,大多对圣驾能避则避。
    至于那原本英明神武的唐乾为何变得如此暴躁,便牵扯到一个只有贴身伺候皇帝的几人能知道的秘密了。原来自打唐乾去年冬至一场风寒痊愈之后,便不知为何,患上一个失眠头疼的毛病。夜夜难眠辗转,白日里又要强打精神处理军国大事,想也知道精神压力极大。偏偏御医也好太医院院判也罢,竟无一人知晓是何导致的失眠;偏偏周武帝独揽大权十余载,此时无一日能从案牍中脱身;便是华佗在世,恐怕也是神医难断,只能治标,难以治本。最后,也只能用每日焚安眠香和服用安眠类药物来勉强应对,便是如此,周武帝的失眠症也是越来越重,药力日益增加,药效却反而减小,他白天头昏脑涨,心烦意乱,少有不如意便严刑苛责。
    也不知是谁传出去唐乾这日益暴躁的现象是从冬至那天开始的,再加上太子被废、大皇子身死的消息,传来传去,竟不知怎么流传起一种说法:那周武帝,在冬至那日秽风入体,兴许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刚刚下朝的唐乾仰靠在软榻上,眉头紧锁。先前在朝廷上看着底下那些大臣们撕扯半天,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纷纷扰扰,他险些想把那些只顾眼前利益的小人都赶去撞宫柱!天天说要以死谏言,怎么到现在还没死成呢?最后还是唐乾一人乾纲独断,处理了边关问题。之后下朝,折子打开了一盏茶时间,他却心烦意乱,什么都看不进去。
    唐乾当然知道自己如今这样的状态十分危险。身为一国之君,本就必须要具备耐心,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岂能容他如此暴躁轻忽?然而长久的失眠和服药导致的头脑昏沉,却让他有心无力。
    一边被选来读奏折的秉笔太监读得断断续续,声音也是聒噪万分,也不知是怎么选出来的!
    唐乾心中一躁,抄起手边小几上的茶杯就往那太监方向砸过去。虽说他头脑昏沉,身体武艺却着实不错,这随手一丢,只听清脆的一声,便不正不巧地砸中了战战兢兢的小太监,碎片化了一脑门的血。
    读折子的年轻太监本就怕得声音发抖,他不知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却深知自己惹怒了陛下。忍着疼跪下迭声求饶:“奴婢罪该万死!陛下饶命!陛下饶命!”本朝不兴跪礼,但宫中太监地位比随时有可能爬上龙床的婢女都低,膝盖骨自然是软得好像没有。他心中哀叹,奴婢的命何其不值钱,想来今日自己小命便要折在这里了!
    一旁侍立的太监总管王公公心中一叹,往前一步行礼:“新来的没见过世面,陛下息怒,万莫气急伤了龙体呐!”他声音中虽带着阉人的尖细,却因为年长,说话轻缓柔和。
    唐乾振袖起身,怒道:“王伴伴,这满宫廷的人,难不成还找不出一个会念书的太监?!”
    王公公忙着劝慰陛下,一使眼色,原本扮木像的两个小太监上前轻手轻脚地收拾地上的碎瓷片,免得到时候不小心伤到陛下。忽然听见一声轻轻的“诶呀”,王公公眉头一跳,一瞥,一个小太监不慎割伤了手。这时另一人低声道:“我来吧。”
    唐乾动作一顿,猛然回头,指着地上跪着收拾瓷片的两人道:“刚刚说话的那个,你留下来给朕念。”
    被指的太监愣住了:“奴婢来念?可是奴婢……”
    唐乾不耐烦道:“可是什么,难不成还不认得字么?”原来能进上书房伺候的太监莫不是千挑万选的好苗子,不说熟读四书五经,至少也不会不识字。
    这不幸被指使的太监话说得一长,王公公等才发现此人言语温柔,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令人觉得尤为舒服,忍不住地想要多听几句。
    唐乾没得这失眠症之前可称的上耳聪目明,刚刚不过听他说了轻轻的三个字,感受却比王公公等人更深。只觉得这小太监的声音像是掺了把小勾子,又像是羊毛刷子,挠的他从耳朵一直痒到心间,这泛起的痒意却奇异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让他多日来的烦躁似乎也有所消减,让他不住地想再听听这把声音。果然,他刚刚打断了小太监的话语,下一刻又道:“磨蹭什么,还不赶紧去念!”
    小太监询问地看向王公公,对方却没有看他,垂首静立,用行动表明对身上的顺从。只听这时又传来唐乾不耐烦的声音:“你们都退下去吧,看着就烦。王保保也是。”
    然后上书房内只剩下了唐乾和小太监两个人。小太监的念诵初时有些拘束和羞涩,很快渐入佳境,变得游刃有余起来。唐乾闭着眼,原本紧锁的眉头慢慢散开了。他听了一篇,便发现小太监的特别之处。他的嗓音略透娇软,咬字时节奏特殊,不紧不慢,糅合在一起,便成了一把令人觉得身酥骨软的嗓音。
    唐乾不禁听得有些入迷,等小太监念完一份请示时,他才惊觉自己刚刚什么都没听进去。
    他掩饰性地轻咳了一声,拿过奏折扫了一眼,原本焦躁的心情如今却平静下来,只觉得已经许久没有如此轻松。
    这日就寝时,唐乾忽然想到这个小太监,下意识地问王公公:“今天伺候读折子的那个小太监,他叫什么?”
    “回陛下,那孩子名叫师宁。”
    唐乾点点头,不甚在意道:“以后让他做朕随身伺候的内侍吧。”
    
    第2章 太监逆袭1.2
    
    韩貅实际上并非此世之人,他原本是四百年后大晋一个倒霉催的世家嫡子,生得色若春花秋月,被宠得不谙世事。不料好景不长,父亲被卷入谋反案,他嫡系一家家破人亡,自己被判宫刑,之后又稀里糊涂,入了下九流的贱籍,浑浑噩噩二十多年,最后也没逃过一朝惨死,成为曾经他最是瞧不上的庶族弟、后来名扬天下的韩亦秋与他恋人感情的牺牲品。
    许是死得不明不白,他的魂魄竟是连阎王殿也不收。等他再有意识,却发现自己的魂魄被一个来自后世的系统所保存下来,这系统许诺他,只要完成一定数量的特定任务,他便可以回到自己少时,重新来过。
    而他的任务,便是要完成他所替代之人的一个愿望。
    这次他所取代的小太监师宁虽然生得与他有些相像,性格却截然不同。他打小在宫里长大,磨炼出了一颗左右逢源的七窍玲珑心,辛苦奋斗成了如日中天的贵妃娘娘身边的二等太监。然而因为这张脸,他被贵妃亲生的五皇子拉上了床,之后时常被五皇子折腾得遍体鳞伤,他不敢与人说,身体疲惫疼痛,原本亲近的同伴因为五皇子对他有一搭没一搭的“青眼相看”而嫉妒排挤他。想不到又一次被一等太监掌嘴后,养在贵妃膝下的三皇子却给予了他一份关心。
    虽然三皇子可能根本不记得自己帮过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太监,但他却将三皇子温和如旭日的声音、轻抚自己发丝的举止视作信仰,不由自主地倾慕于他。
    之后太子被废,大皇子身死,皇帝日益疯魔暴虐,逐渐失去了对朝政的控制力,民心浮动,诸皇子为了夺取皇位斗得不可开交。五皇子母族势大,人也颇受皇帝宠爱,可谓争夺皇位的有力竞争者。然而痴心一片的小太监向三皇子投诚,利用五皇子对自己的迷恋窃得机要。终于他所做的事情被五皇子得知,被背叛的男人愤怒地质询,而朝堂之上有人攻讦五皇子,当先一条却是蓄养娈童。得知此事的贵妃在五皇子未下朝是便当即抓了小太监,廷杖至身体断裂而死。
    小太监死时倒是颇为豁达,然而万万没想到,死后他却没有魂归地府,反而化作地缚灵被困在皇宫这块地里。也正是因此,一切宫墙对他都失去了意义,他也得知了许多事情的真相。
    比如三皇子并没有想象中的温文尔雅,他将自己的存在变成点燃五皇子和贵妃之间矛盾的导火索。
    比如最终三皇子也不过是一个炮灰,顶多算是四皇子登顶之路上的小boss,比如四皇子继位后将他父亲后宫中一个颇受宠的美人改头换面又纳为自己的贵妃。
    比如四皇子身体不好,不到中年便去世,他死后原来的贵妃后来的太后扶小儿子上位摄政,大举改革。然而大周的衰弱也是自此始,不到五十年,西北草原上的外族大举入侵,中原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文弱奢靡的世家仓惶南渡,而北地的汉人作为四等公民苟延残喘。
    小太监一开始是震惊,然后自愧,最后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更痛恨三皇子、五皇子还是懦弱无力的自己更多一些。他有一些小聪明,但是面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悲哀,他的小聪明不值一提,他只希望有人能够代替自己,改变这一切。
    而韩貅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来出现的。这是他第一次去代替另一个人完成另一个人的执念,他怜悯师宁却并不同情。作为四百年后的世家子弟,他虽然被养得太过天真烂漫,却并不代表他愚蠢无知。对于四百年前盛极一时又迅速衰弱的大周一代,韩貅并不认为所有的锅都由周神宗(武帝之孙)和他的摄政母太后来背,太宗(武帝四子)即位后,制衡南北、离间世家、重文轻武;后世不少大家都揣测,武帝末期的癫症和他脱不开干系。
    对于这么一个阴谋阳谋玩得一手溜、最后的赢家,原本与之没有多少纠葛的韩貅大可以在一切未发生之前与之打好关系,捞一个从龙之功尝尝,想要打脸三、五皇子亦有诸多机会,然后日后慢慢铺垫,以期改变几十年后国事倾颓的惨状。
    但韩貅偏偏不想这么干。
    性格决定命运,周太宗以柔克刚的秉性作为一位国君不能说不好,但要达成师宁的梦想却显然差了咫尺天涯。比起花大力气改变四皇子的执政方式,他宁肯尝试治好周武帝的疯症。大周通行早婚,历史上最终周武帝病世时年仅四十五岁,对于一国之君来说,不过是正当壮龄,大有可为。若是周武帝的疯症治好了,不管是他再调教一个合格的储君,还是将自己花大精力培养的太子重新立起来,都远比让半路出家的四皇子继位要靠谱许多。
    当然,获得乾纲独断的周武帝信任,这样面对五皇子等人时,他才硬气呀。
    至于韩貅之所以有治好周武帝那怪病的信心,底气来源有二。其一,后世不少人推测四百年前大周流行服用寒食散来抵御伤寒,世家贵族中以服散傅粉、清谈捉虱为雅事,所谓“服五石散,非为治病,更觉神明开朗”,其中含有兴奋作用,周武帝的头疼失眠却不见消瘦,极有可能是由寒食散引起的,他虽不知如何根治寒食散的热毒,但如果猜测成真,却能够有针对性地阻止周武帝继续服散;其二,他的系统声称由于是第一次任务,给予他新手奖励,由他自己挑选一次礼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