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在古代就是吃软饭的(gl)+番外 作者:夜夜夜静

字体:[ ]

 
文案:
此文GL(不懂请百度),不喜请点击右上角叉叉,年满十八岁或以上请进。谢谢。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故事中人物名字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宋婉怡:花痴是什么?
文逸轩:就是花儿痴了。
宋婉怡:滚牛BB呢?
文逸轩:滚犊子的意思。
宋婉怡:那,啪啪啪又是什么意思?
文逸轩睨了宋婉怡一眼,想着要不要告诉她,脑海中灵机一动,随即吻了宋婉怡,上下其手起来,在她耳边说道:我们来啪啪啪吧......
宋婉怡才知道上了当......以下画面请自行脑补。
 
第二部作品,已完结。希望大家喜欢。谢谢支持。另,希望盗文的朋友盗文之余帮我修改一下错别字,大家都不容易,谢谢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婉怡,文逸轩 ┃ 配角:程尚儒,程紫芊,庄自强,陆秀 ┃ 其它:古代日常
 
 
  ☆、穿了
 
  “醒了?”
  ?一把清脆的女声试图唤醒从迷迷糊糊中,想醒又不想醒的我。直到我慢慢睁开眼看清楚那把声音的主人时,毫不犹疑的闭起眼,口中还念念有词:在做梦。在做梦。在做梦……自我催眠,一定是在做梦!如果不是在做梦,难道我走错地方了?明明家里附近也没有剧组拍戏的!经过激烈的内心挣扎,试图再睁开眼,天啊!刚才唤醒我的那位女子高兴中又略带失望地注视着我。我无奈地看着白色轻纱罩着的床顶,苦瓜干地叹了口气:唉~(不会真的穿了吧?!虽然做梦做过很多次要穿了,可是当真的穿了,心里很没底,而且古人的智慧都很高……)就在我独自天人交战的时候,不知是谁,忽然拧了一下我小腿上的肉,我当即就:哇~痛痛痛~同时看去那个罪魁祸首!!!!是不是古代的人都长得,那个,那个特别美啊!我有点羡慕妒忌恨了!
  “让你无视本姑娘!活该!”我马上阻止她要再拧的冲动,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要再拧了~谁知我一说完,唤醒我的那位姑娘“噗哧”笑了。我马上缩向墙的一角,拿被子严严实实的包裹自己,以防被拧。试探性地问:你们是谁?
  那位拧我的姑娘首先发话:你不会是被我拧傻了吧?你不记得我们是谁了吗?还有你自己,你知道自己是谁吗?还是,还是你想……后面的话她没说出口,因为什么呢?我朝她们摇摇头,表明真的不认识她们的样子。两位姑娘有点怀疑我的举动,但又怕刺激我,都不敢轻举妄动。一时间气氛十分凝重。
  我看着这古式古乡的摆设,不禁一身冷汗。唤醒我的那位女子忽然打破沉默,或许她一直都在注意我的举动:你还好吗?哪里不舒服?说完拿出手帕想为我抹掉额头上的汗珠,我伸出手抵挡,她却像四两拨千斤似的挪开我的手,还温柔地一边给我抹汗一边说:不用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看着她又看去那个拧我的女子,沉默不语,只是摇头。
  那位拧我的女子好像想再次向我施暴,但被温柔女子的眼神拦下来了。这时,肚子“咕噜~”一声抗议着,温柔女子再次莞尔一笑。吩咐下人端来吃的。还打算喂?我来着?我不好意思地接过她手中的粥:自己来就行了。温柔女子也不勉强,就在我准备吃粥的时候,一大群人叽里呱啦地走进来了。通常这些人肯定是本来这个身体主人的家人了。果不其然。
  一位贵妇打扮的大娘一见我就嚎啕大哭,还把我搂在怀里:儿啊!你怎么那么傻?!有什么事好好商量商量的,非得干什么傻事呢?要是你真有个三长两短的,叫娘如何活呀?……看得她哭得那么撕心裂肺,想起自家那位,是不是也一样那么难过呢?苦了一大辈子,都还没好好享受,还要为我担忧,此时此刻,我也忍不住要哭了。
  只见温柔女子在一旁皱了皱眉头。我又好奇地问:你们是谁呀?那妇人听我这一问,瞬间就崩溃了:什么!?这,儿啊,你不要吓坏娘亲啊!转头又望看温柔女子:婉怡,逸轩怎么了?
  我已经很疑惑了,一堆人的,还要逐个相认吗?不对,她刚才说我是儿,我摸摸身体,和她说的儿搭不上边啊。但这么多人,又不好乱说话啦。
  温柔女子还是有些不确定:逸轩,他,他好像不记得我们了。应该是失忆了。可能这次的事对他的冲击很大。“这,还有得治吗?”妇人忧心忡忡地问。婉怡恭敬答道:有是有,但怕起反作用。现在还是先观察一下吧,免得他病情加重。这么多人,有点吵,他需要安静的环境休养。“好,婉怡,你也累了,去休息一下吧。逸轩醒了叫下人照顾就好,免得你也累坏了身体不好。”婉怡:伯母放心,待会等逸轩吃了药我就去休息。
  这时那位妇人对拧腿姑娘说:原来紫芊姑娘也来了,刚才失态了。有什么需要吩咐下人就好了,不要跟伯母客气。紫芊一点也不客气:放心吧,伯母,逸轩哥哥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怎么觉得背后凉飕飕的。特别听她说逸轩哥哥那个咬牙切齿啊。大家都陆续离开。剩下婉怡和我。我想还是等贴身丫鬟来了再打听一下这个主人生平的事迹才行。我一边吃粥一边打着如意小算盘。婉怡看着我欲言又止,这时我才能认真看看她,古人的皮肤就是好,白白嫩嫩的,鼻梁又高又挺,眼睛水灵灵的,樱桃小嘴貌似打了点口红……
  看着她略带疲倦的面容,脸上微微泛起一阵红丝,糟了,忘记在古代不能长时间直视姑娘面容,不然会被当成登徒子的。我还是默默吃粥好了。原来已经没有了。我说:已经吃完了。你赶紧去休息吧。只见婉怡笑了笑,说:我不累。我在这陪着你。一时间想不到什么来反驳她去休息。她好像有点不甘: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看着她好像很委屈的样子。难道她和这身体的主人有故事?她知道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女儿身吗?但我还是诚实地回答她:对不起,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又陷入了一片沉默。药来了。“表小姐,夫人吩咐叫我来照顾少爷。少爷,吃药了。”我朝那个丫鬟一问:你叫什么名字?丫鬟很爽快地回答:回少爷,我叫小梅。真的不记得了……我对婉怡说:婉、婉怡,你去好好休息吧,别累坏身体了。这里有小梅照顾我就行了。“嗯。那我先去休息一下,明天再来看你。”婉怡终于离开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料小梅靠过来,八卦起来:少爷少爷,表小姐好像好不开心耶。我说:你知道些什么,都给我说说看,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还有,表小姐开不开心关我什么事啊?小梅把药汤递过来:你把它喝了,我就告诉你。我看着那碗黑漆漆的药汁,不用喝也知道很苦。唉~捏着鼻子,一口喝下去。差点吐出来。咳咳咳~
  我是小梅,是你的贴身丫鬟,刚才那位婉怡小姐是你的表妹,也是你未过门的妻子。
  我打断一下,那个叫紫芊的呢?
  紫芊小姐跟表小姐是好朋友,你们三个还有紫芊小姐的哥哥从小就一起玩。感情也挺好的。
  我娘说我做傻事了,傻事是?
  好像是为了娶婉怡小姐这事吧?少爷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嗯。
  你跟我说过,你不想毁了婉怡小姐的一生,所以冒死要挟老爷退婚,但老爷已经答应了宋家,哦,忘记跟你说了,表小姐全名宋婉怡。本来以为你说说而已,没想到你那天真的跳江。幸亏表小姐刚好经过,救了你一命。其实呐,想娶表小姐的人很多,听说连紫芊小姐的哥哥程尚儒程公子也曾经向表小姐提过亲。当时宋大人也想答应了这头婚事,毕竟程公子也长得一表人材,高大威猛,而且文武双全,真的是……后来宋大人问了一下表小姐的意愿,表小姐却说非你不嫁。个中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少爷呀,你这次捅了个大篓子咯,听说老爷因为你跳江一事暴跳如雷,你本来身体就不好,好不容易给你找了门亲事,而人家又不嫌弃你,你还跳江,老爷这面子往哪儿搁呀?虽然你的本意是好的,但外人看来不是看咱家笑话吗?
  嗯,听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但是我还有很多疑问嗳。时候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小梅退下了。我在床上翻来翻去,怎么也睡不着,终于在古代的第一个失眠夜开始了……
 
  ☆、见家长
 
  日上三竿了,小梅不禁吐槽,自家少爷属猪吗?而表小姐一早便在此等候,还吩咐我们不要吵醒少爷。一直等着也不是办法啊。小梅想着要不要拿个锣鼓来叫醒少爷呢?
  当我醒来的时候,还是好不习惯醒来看着这白纱蚊帐,不禁放空。右手对着床上:嘭啾~还沉浸在刚才那美梦之中啊,玩着CS,脑海中的AK47就那样“突突突”地一阵扫,射,那个爽!可是,怎么发现气氛不对呢?才看到那个宋婉怡,还有小梅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一阵傻笑。估计十足一个白痴。
  小梅惊呼,走到我身边,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少爷!你不要吓我啊!以为我神志不清了。我解释:做梦!做梦而已。我饿了。小梅听后赶紧给我扭毛巾,在我脸上搓啊搓,这享受我真是受不惯了。我握住小梅的手,夺去她手中的毛巾,自己起床洗脸簌口了。小梅看着我这一系列的流利动作,还没说话便被我抢先说了:以后不用侍候了。
  小梅听后却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哭了:少爷!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呀?我改!别赶我走啊!我不明所以,连忙扶起小梅:好端端的为什么赶你走?小梅仍然哭着:可是你说不要我伺候,我,我……
  我摸了摸小梅的头:傻丫头。我是想告诉你,这些事我可以自己做,不需要劳烦你。需要劳烦你的我会告诉你。小梅才止住哭声:真的?我点头。
  才发现一直冷落了宋婉怡,随即和她打招呼:Hi~你怎么那么早啊?宋婉怡看着文逸轩对她打了个奇怪的招呼,不禁皱眉:不是饿了么?我好奇:今天吃什么?宋婉怡反问:你想吃什么?我想了想:我想吃章鱼小丸子、铁板烧、咖喱鱼蛋、还有披萨、牛扒……
  宋婉怡好奇地看着我,我眨着眼睛问:我脸上有花吗?她说没有,还说我刚才说的东西,她从未听过。我才想起,这里是古代。又一次傻笑:呵呵,呵呵,其实我也就随便说说。吃着清淡的白粥和馒头,叹了一口气,刚才那些确实是我最想吃的。
  宋婉怡在房间静静看着我,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婉,婉怡啊,你看我也好得七七,八八了,你也该好好休息了吧。宋婉怡还是不肯走:我不累。我把最后一口馒头啃了,喝了水。想着怎么和她谈谈。
  那个自称是我娘的贵妇来看我了,还有那个黑着脸的老爷子,应该就是我爹了,身后跟着一堆奴仆。这阵势真像唱大戏的!两老见宋婉怡也在,喜逐颜开,只是我爹一见我,便拿起一个小厮一直捧着的藤条,向我袭来,狠狠道:你这个不肖子!
  我生生挨了一下,痛得我呲牙咧嘴的,躲在宋婉怡身后。我娘见我爹这样打我,早就扯着我爹:你是要把她打死么?她才刚醒来!我爹才怒不可歇地狠狠瞪着我,我真是怕极了。宋婉怡见我如惊弓之鸟,眼中有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爹随即又骂我娘:都是你!慈母多败儿!你看看他现在什么样子!整日不用功读书考取功名就算了!还和那群狐朋狗友厮混,难得给他定了门亲事,他给我跳江!我不打死他,生块叉烧也好过生他出来!这台词好熟哦。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我娘护着我了:孩子还小,慢慢教。你别动气,伤了身体。随即给我爹顺顺气。我爹又对宋婉怡说:婉怡啊,真是委屈了你,畜生!给我过来!我听着那句畜生,瞬间就不好了!我怎么畜生了我!但还是乖乖过去了,以为我爹又要打我了,可不是,我爹对我说:婉怡为了你吃了不少苦,等会你姑父姑母来了,你小心说话!不然我剥了你!听到没有!我除了点头也想不到什么反驳他了,看他火气那么大,是不是心火太盛?
  传说中的姑父和姑母来了,姑父一脸严肃地看着我:我听说你想悔婚?咋他一问就问这个问题呢?忽然想起跳江的事。随即解释:姑父,其实我和婉怡只是因为一些小误会闹别扭而已,没有悔婚那么严重。婉怡,对吧?望着宋婉怡打着眼色,未等宋婉怡开口,姑母像是向着我这边:小情侣吵架很正常,只是,逸轩啊,以后别再那么冲动。我唯有恭敬地接了:姑母说的是,小侄也知道此次鲁莽了。也委屈了婉怡,小侄也好好反省过。有多低就把头一低再低。姑母人好:好了,既然如今误会解除了,那么婚事还是如期举行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