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回到过去来恋爱[系统](gl) 作者:晓梦致幻生(下)

字体:[ ]

 
  第七十一章
 
  像是温柔的水波推按在身上,从某种中心蔓延而去,荡开粼粼的水波。
  裘郁柔跨坐在许梓然的背上,以便更好的着力。
  当手肘按压到脊背的时候,许梓然想:裘郁柔应该还是有些喝醉了,要不然,她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那么自己呢?又是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呢?
  许梓然回忆着自己是不是也喝酒了,不然为什么此刻她也头脑空白,并一阵一阵的眩晕。
  恋爱的感受原来是这样无法控制的洪水猛兽,令人的自控力下降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这似乎和酒精也并没有什么区别,总归是让人沉迷,不知不觉地就忘记了心中原本所有的底线和打算。
  许梓然觉得自己被什么淹没了。
  或许是荷尔蒙。
  荷尔蒙是夜晚的猛兽,可以吞噬人的一切意志力。
  某一个时刻,许梓然几乎忘记了一切,也无法思考,以至于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浴袍被拉到了腰际,手掌从光裸的脊背上按压而过,像是滑过肌肤的丝缎。
  许梓然头脑发懵,觉得自己应该制止这件事,身体却没有动作。
  如果裘郁柔会这么做的话,是不是代表着对方也没有多想,要是自己做出太激烈的反应,是不是才比较奇怪?
  然而身体开始发烫,肌肉开始发软,连每一寸骨骼似乎都已经不属于自己,在随着裘郁柔的动作轻轻的颤动。
  手指从腰际蔓延而下,最后裘郁柔弯下身来,将身体和脸颊靠在了许梓然的背上。
  许梓然嗓音颤抖,几乎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困了么?”
  “没有。”裘郁柔轻轻地摇头。
  许梓然故作镇定:“我好像有点困了。”
  她好像终于找回了自己,身体稍稍动了一下,裘郁柔便从她背上翻到了一边,侧着身躺了下来。
  她躺在许梓然的身边,小半张脸陷在柔软的枕头上,明亮的湿润的眼睛,像是小鹿一般地看着许梓然。
  许梓然觉得自己迷失在了这样的眼神之中,于是时间静止,空间虚无,她望着裘郁柔,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些什么。
  下一秒,裘郁柔开口说话:“你不知道接吻是什么样的感觉吧。”
  许梓然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她想要开口说话,却无法回答。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以摧毁人的意志力为基础,一步步让人完全丢盔卸甲。
  裘郁柔缓慢地靠近,喃喃地发声:“我们来试一试,好不好。”
  ——不好。
  许梓然想这么回答。
  ——不行。
  许梓然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回答。
  但是当对方越靠越近的时候,她只看见了那双黑色的仿佛闪烁着星星一般的眼睛,和缓慢的温柔的吐息。
  她在心中微微瑟缩,觉得自己应该后退,然而现实之中,她却闭上了眼睛。
  好像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
  连带着的感觉是——柔软的、香甜的、带着温度的……
  ——!
  她一定是疯了。
  她在和裘郁柔接吻。
  许梓然猛地睁开眼睛,翻身后退,整个人便从床上翻了下来,脑袋磕在了床头柜上。
  这一下疼得她倒抽一口冷气,也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她跌跌撞撞地从地板上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冲进了浴室。
  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令人忘记了一切的是非对错。
  冷水迎面而下,许梓然长长吐出一口气来。
  她想:自己或许应该离裘郁柔远点。
  ……
  田佳琪在吃早饭的时候就发现,许梓然和裘郁柔之间的氛围有点怪怪的。
  这种怪怪的感觉,有点像她以前在背后说别人坏话被别人听到,别人开始和她冷战的感觉。
  嗯,这样说可能不准确,但是像是在冷战是肯定的。
  因为这天许梓然居然整个白天一句话都没有和裘郁柔说,一直跟在她和夏倩的边上,或者就是和罗霏霏说些莫名其妙的废话。
  甚至于,她宁愿和樊一嘉说话,都不和裘郁柔说话。
  要不是田佳琪知道许梓然一直都没表白过,她会觉得许梓然和裘郁柔是刚刚分手的情侣的。
  “她们怎么了呢?”田佳琪问夏倩。
  夏倩则回答:“看上去没怎么样啊。”
  田佳琪在心里叹息。
  夏倩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就是在观察人和坏境上,有点不太敏感,这令两人交流的时候,总有些难以圆融的障碍。
  她果然还是更喜欢许梓然,因为她不管说什么,说的有多不明确,许梓然都能一下子明白,而且给出适合的答复来。
  有的时候田佳琪会情不自禁地想,这样子说来,如果她和许梓然成为恋人的话,应该也很不错吧。
  不过这念头都是一闪而过,因为要是想的太多了,就容易头疼。
  田佳琪不喜欢想任何令她觉得累和头疼的东西。
  但是这一回,虽然有些头疼,她还是开始想:许梓然和裘郁柔到底怎么了呢?难道说,闹掰了么?
  因为怀疑裘郁柔和许梓然闹掰了,田佳琪试着探许梓然的口风:“明天就要回去了,今天你们是回去跟着老师还是和我们一起玩啊。”
  许梓然说:“一起玩玩吧,反正老师也同意了。”
  田佳琪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心中却已经有了猜测。
  根据许梓然往常的性格,对方一定会说要回去跟着老师的,但是如果回去,到时候肯定是和裘郁柔一起回去,那么以来,两人就势必要单独相处了。
  许梓然说的是要和她们一起玩,实际上表明的,是不想和裘郁柔单独相处。
  那么说来,真的闹掰了啊。
  田佳琪想要问问许梓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在话堪堪要出口的时候,却咽了下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竟觉得自己最好不要问这个问题。
  何况也没什么好问的,她一点都不想替许梓然解决这个问题呀。
  这么想着,她哼着歌继续喝起了果汁。
  夏倩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心情很好么?”
  田佳琪笑道:“我心情不是一直很好么。”
  夏倩便没有继续问下去。
  她虽然并不擅长观察别人的情绪,却也发现田佳琪确实和往常不太一样。
  但是要说哪里不一样,似乎又说不上来,因此也只好耸耸肩,什么都不说了。
  众人这天在前辈师兄地带领之下逛了些著名的景点,到晚上回酒店的时候,因此按照道理来讲许梓然和裘郁柔明天应该和大部队一起回去,所以便先把她们送回酒店。
  许梓然坐立难安。
  今天回去的话,还是和裘郁柔一个房间,简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昨天她在浴室里呆到了天亮,一整天下来却连困意都没有,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她都做了些什么啊。
  裘郁柔就算过了生日,也才是个十六岁的女孩子,她能知道什么,这些事完全是自己的错。
  因为自己被系统带沟里了,结果居然把裘郁柔也拉下去了。
  仔细想想的话,系统最开始就已经表示的很明确了,它是个恋爱系统,攻略对象是裘郁柔,所有的任务,也就理所当然的是为了刷好感度而存在的。
  那么说来说去,还是居然在这件事上那么神经大条的自己的错。
  许梓然自我唾弃了很久,觉得实在难以释怀,到夜晚降临的时候,更情不自禁想到昨天的事,于是恨不得现在就去跟带队老师说,自己想要换一个房间。
  但是虽然神经系统已经紊乱到基本接近瘫痪,但是许梓然还是有着基本的理智,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说换房间什么的,会给裘郁柔带来多么大的尴尬,因此并不提这事,只是在再一次和裘郁柔独处一室的时候,尽量避免在说出任何暧昧的语言和暧昧的举动。
  而裘郁柔也不敢和许梓然说话。
  她觉得自己昨天趁着微醉做出这样的事来,许梓然现在的反应,已经算好了。
  可是虽然能够想象许梓然的反应,裘郁柔还是觉得难过。
  难过的同时,又感到害怕。
  她害怕的是,就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她和许梓然之间就只能这样下去,永远回不到过去那样亲密无间的时候了。
  这样一来的话,不就是自己毁了一切么?
  自己又搞砸了……
  于是许梓然从浴室出来,看见裘郁柔正坐在床头,默默垂泪。
 
  第七十二章
 
  许梓然最开始并没有发现裘郁柔在哭。
  因为对方哭的时候既没有声音也没有动作,只是靠在床头,用披散的头发遮住了脸。
  而许梓然又不敢抬头仔细看裘郁柔,因此匆匆而过了几遍,到快要睡觉的时候,才猛地意识到了不对劲。
  裘郁柔既没有看书也没有睡觉,坐在床头,是在干什么?
  许梓然的目光一扫而过,看见了滴落在对方手背上的泪痕。
  于是心跳再一次紊乱,许梓然惊慌失措,觉得自己简直犯了天大的错误。
  她僵在原地,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她应该说些什么?是不是应该认错?
  这念头一出现,许梓然下意识脱口而出:“对不起。”
  裘郁柔肩膀一颤,连忙抬手开始擦眼泪,然而眼泪却越掉越多,于是她满心慌乱地抬起头来,说:“你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
  许梓然想要靠近,又不敢,于是还是站在原地,说:“我今天不是没怎么理你么。”
  裘郁柔低下头,脸色苍白:“那是因为我做了错事。”
  许梓然这才知道,原来她自己一心自责的时候,裘郁柔比她还要自责,她便连忙道:“要说做错事的人也应该是我,怎么会是你呢?”
  裘郁柔看着许梓然,神情里有点困惑:“昨天的事,是我主动做的啊。”
  许梓然便不知道怎么回复。
  她自责是,她自认自己是个成年人的心理,所以理所应当的应该比裘郁柔更有自控力一些,结果她居然也在那样的氛围下丢盔卸甲,情不自禁了。
  成年人和未成年人之中,成年人当然更应该为这件事负责。
  更别提,许梓然想来想去,觉得事情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主要原因是因为她“蓄意勾引”。
  ……她现在简直没脸想她以前都做了些什么!
  许梓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最后便只说:“那我们都不要自责了,就……就忘记那件事吧。”
  裘郁柔没有说话。
  许梓然上了自己的床,然后关了房间的灯。
  她虽然躺在了床上,身体却一点都没有放松,凝神听着房间里的动静,来判断裘郁柔是不是还在哭。
  于是她听见抽鼻子的声音,和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的声音。
  她只觉得这声音令她由内而外的不舒服起来,她不知道怎么样缓解这不对劲,于是终于在黑暗中忍不住开口道:“你要纸巾么?鱼肉。”
  裘郁柔的声音带着鼻音:“我有拿,放在枕头边。”
  这么说完,黑夜中便又多了抽纸巾的声音,和擤鼻涕的声音。
  许梓然辗转反侧,一点困意都没有。
  明明都已经一天一夜没睡了,居然还不想睡觉,许梓然想着再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猝死。
  她又翻了个身,转向了裘郁柔的床所在的方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