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隔壁那个“坏”女人 作者:逆签

字体:[ ]

 
 
文案
袁悦家来了新邻居名叫余希,长相身材俱佳,眼光狠毒。
余希说:“你是不是长圆了?”
袁悦有些尴尬了,她决定要减肥。
余希主动请缨帮忙做运动。俩人做着做着,袁悦瘦了……
 
余希功不可没,除了继续以身相许,袁悦想不出更好的方式来报答她。
袁悦万万没有想到,她千辛万苦戒掉酒水戒掉零食甩掉了肥肉,最后却对余希这个“坏”女人上了瘾。
 
PS.麻辣火锅店老板和高冷健身女教练不得不说的故事,除了摸就是亲,腻死人不偿命的轻松向甜文。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甜文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悦,余希 ┃ 配角: ┃ 其它:逆签,gl
 
  ☆、第 1 章
 
  袁悦从店里走出来时外面的太阳正毒,在太阳底下站了一会儿就有些受不了了。她又退回到阴影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正好是中午十二点。
  这么热的天还要出门,简直是要人命。
  袁悦呼出一口热气,快步走向了停车位,那里有一辆崭新的黑到发亮的国产大众。
  开门上车,正准备系安全带,一抬头就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突兀的黑眼圈,她皱了皱眉,从包里翻出化妆工具。
  原本想好好补个妆,但低头看了看身上休闲的装扮,只好作罢。她用遮瑕膏在眼下随便点了点,将东西一鼓脑地塞回包里,深呼吸一口气,发动车子。
  这个点路况还算好,袁悦却刻意开得很慢,冷气渐渐占满了车里的空间,她那颗浮躁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半个小时后,袁悦将车子停在路边。她的视线透过前窗玻璃,看的是不远处的酒店大楼,眼神犹疑不决。
  吹了会冷气,袁悦扭头又去翻了翻副驾驶座上的手提包,从里面摸出一张烫金的喜帖。她将喜帖打开,再一次默读上面的文字。
  这是一张结婚邀请函,新郎新娘分别叫孙文雅和徐凯,前者是她的前女友,后者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据说这张喜帖是孙文雅亲自送到店里给她的,可惜当时袁悦不在,对方也不愿意等,所以她们最终错过了见面的机会。
  不见面也好,省了不少尴尬。
  这么多年过去了,难得孙文雅还记得她。
  当拿到这张喜帖时,袁悦心底有个声音在说:“她要跟别人结婚了。”
  至于那一天的心境,袁悦记不大清了,大概是麻木吧。
  现在看着这一张喜帖,袁悦突然觉得有些讽刺。
  孙文雅要结婚了,结婚对象当然不可能是她,国内目前的法律是不允许的。可是她要嫁给一个男人,这个多少让袁悦觉得有些震撼。
  孙文雅为什么要跟一个男人结婚?是因为转了性喜欢上了男人,还是她有不得已的苦衷?不管是何种原因,都跟她没有一点关系了。袁悦安慰自己:她现在只是以一个老同学、老朋友的身份来参加婚礼。
  袁悦将喜帖合上,重新发动车子,她将车子开到了酒店门前。通过侍者的指引,她找了个停车位将车停好。下了车,她穿过一派喜气的酒店大门,直接上到二楼喜宴大厅,这里是更热闹的一番场景。
  在大厅入口登记处,袁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她深呼吸一口气,自然而然地走过去同其中一人打招呼说:“嗨文静,好久不见。”
  被叫做文静的女孩看上去二十出头,身形娇小,长相甜美,穿着一袭抹胸白纱裙,看着很亮眼。她看了看来人,愣怔了几秒后惊叫道:“悦悦姐!你终于来啦!”
  这人叫孙文静,是孙文雅的堂妹。看到如今亭亭玉立的孙文静,袁悦不得不感慨真是女大十八变。她从将红包递上,微笑着说:“接到了喜帖我哪好意思不过来。”她注意到孙文静的胸花,故作寒暄,“你是伴娘?”
  孙文静掩饰不住的兴奋,连连点头称是。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袁悦今天的打扮跟别人不大一样,雪纺配短裤这是不是太随意了些?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来参加婚礼该有的样子。
  只是狐疑了一秒,孙文静又高兴地说:“你肯来真是太好了!悦悦姐,你先里边请,我现在马上去通知我姐你到了!”
  袁悦神色微变,她眼疾手快将孙文静拉住,“不用了文静,我过来送个红包就走。”
  “你现在要走?为什么?”宋静诧异。
  袁悦却并不打算解释,她将孙文静放开,回了她一个淡淡的笑容,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悦悦姐,你等等!”
  不理会身后孙文静的呼唤,袁悦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蹬蹬蹬下楼。来去匆匆,稍显狼狈。
  好在冷气还没有完全消退,袁悦坐进车里长舒了一口气。想想刚才自己的行为是有点小气,可是让她眼睁睁看着孙文雅嫁给别人,这似乎很难办到。
  她请她,她就来,礼金送上,烫金的封面上已经写清楚了她对她的祝福。不是放不下,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再相见了。
  袁悦系上安全带,将钥匙插.入,正准备发动车子,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她:“袁悦!”
  袁悦的心咯噔一下,循声望去,她看到穿着一身绝美婚纱的孙文雅正朝她的车子跑过来,白色的身影宛如天使般纯洁,让人只可远观。
  袁悦再也不敢逗留片刻,快速启动车子。
  由于太过着急,笨司机袁悦不小心将车子磕到了酒店门前的花坛上,她却管不了许多,等车子摆正,她猛地一踩油门,车子飞了出去。
  孙文雅的声音渐渐消失,袁悦不敢透过后视镜看后面的情景,只想着快速逃离。
  一口气将车子开出老远才敢停下,缓了口气,她开车下门,检查车子的状况。看到车子前端一道碍眼的划痕时,袁悦在心底将自己狠狠骂了一顿,只是出来送个人情她怎么这么倒霉?
  这可是她用血汗钱买来的新车,没想到第一天开就出了问题。划痕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看着心里总是不舒服,她不得已将车子开到4s店去维修。
  袁悦购车的那家4s店距离市中心较远,一路欣赏风景,一路安抚自己那颗躁动的心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购车时袁悦买了全险,她到了柜台询问维修的费用保险公司能否报销。柜台的业务员却劝她最好不要上报,理由是这是新买的车,报车险的话可能会影响她以后的信用。
  袁悦心里憋了一股无名的火,那条划痕越看越不舒服,她决定自掏腰包也要把车修好,就当花钱买个教训。
  业务员通知她明天过来拿车,袁悦提了个包就走了出去。
  地上全是黄泥,袁悦一路小心翼翼走了出来,好几次快要崴到脚。本以为这已经够糟糕的了,结果她在路边等了十几分钟硬是看不到一辆出租车,她才想起之前新文上说这段路目前正在维修,前面封了路,难怪她开车过来时就觉得有些荒凉。
  最近的地铁站距离这里有几百米的距离,穿这么高的高跟鞋走过去,她这条腿明天估计要废了。
  头顶的太阳让人受不了,袁悦在路边走走停停,最后决定先返回4s店找杯水喝。
  往回走的时候,一辆银色宝马从她边经过,车窗降下,里面坐着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冲她笑眯眯地说:“小姐,要搭便车吗?”
  大概是这人看出了她的窘迫所以才停下车来主动帮忙,袁悦心下一喜。正准备答应,可是当她看到男人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将她上下打量,最后他将他猥琐的目光定格在她那两条大白腿上时,袁悦心里生出一种厌恶,她冷着脸拒绝说:“不用了。”
  将恶心男打发走后,袁悦继续往4s店方向走,又有一辆银色宝马开了出来。
  袁悦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那车子。
  宝马的这款新车最近卖的很火,价值几十万,当时袁悦也看中了这款,没舍得买。她是没买,可她老哥袁喜买了一辆一模一样的。
  车是好车,可再这么卖下去这款新车都快要烂大街了。
  将视线从车子转移到车的主人,这一次她没有看到肥头大耳的恶心男,她看到了一个美女。
  香车美女怎么看怎么顺眼,袁悦单手扇着热风,眯着眼看着那辆车子靠近。
  由于道路不平,美女开的极慢。快要到达眼前时,袁悦不慌不忙走了过去,俯身敲了敲车窗。
  车窗缓缓降下,现出一张轮廓分明的美女的脸。饶是见惯了众多美女,车里的人还是让袁悦眼前一亮。
  美女的眼睛深邃,没化妆,气势却很逼人。她面无表情地看着车窗外面的袁悦,问她:“有事吗?”
  美女一开腔袁悦就觉得她口音有些独特,但现在没心思细究这些,袁悦换了副笑脸,开门见山地说:“前面在修路我打不到车,能不能麻烦你把我送到这最近的地铁站?”
  美女有些犹豫,不动声色打量着袁悦,但眼神并不猥琐,袁悦坦然接受她的审视。
  美女的视线回到了袁悦脸上,不答反问道:“刚刚那个人的车你怎么没坐?”
  这个问题有些突兀,袁悦想了想,冲她眨眨眼说:“因为我喜欢美女啊!”
  “喜欢美女?”余希重复她的话。
  谁都喜欢听好听的话,袁悦这次为了搭个便车不惜谄媚了一把。不过她说那句话的时候万分真诚,她是真的觉得车主很美,而且她喜欢美女,这也是大实话。
  她弯腰与坐在车里的余希对视,穿着高跟鞋站在高低不平的泥地里还要保持这样的姿势,这对于袁悦来说简直是一项挑战,小腿肚绷得死紧,但她脸上却始终微笑。
  余希玩味地将袁悦看了又看,嘴角微微上扬,最后她说:“上车吧。”
  “谢谢!”袁悦迫不及待绕到另一边,开车,上车,她自觉地系上安全带。
  车子再次启动。
  车里有一股浓烈的皮革味,夹杂着似有若无的香味。袁悦很少喷香水,她猜想那香味应该是从余希身上散发出来的。她偏头看了看余希,有些没话找话说:“你这车子是刚买的吧?”
  因为路面状况不好,余希将大部分精力全放在了开车上,她目不斜视看着前方,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这气氛就有些尴尬了。本来蹭车这事袁悦就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她见余希冷冷淡淡,只好噤声低头去摆弄手机。
  车上上了主干道后车速快了起来,余希默不作声将她送到地铁口。下车前袁悦又道了声谢,余希一脸无所谓地说:“不客气。”
  坐地铁回去倒也方便,只是因为晒不了太阳,袁悦出了地铁就有些头晕恶心。她在路边小报亭处买了瓶冰水,拿在手里边走边喝。突然想起一件事,她拿出手机打给袁喜。
  “哥,我有点头晕,今天下午就不去店里了。”
  袁喜忙道:“是不是喝酒喝多了?”
  “什么喝酒?”袁悦不明所以。
  “你今天不是去参加朋友婚礼了吗?我以为你是喝酒喝多了才头晕。”
  袁悦从店里出去时的确有说过是去参加朋友婚礼,当时只是随便编了个理由,袁喜并不知道她其实只是过去送个红包就走人。
  久久等不到回答,袁喜自顾自又说:“是不是真喝多了?要不要我过去接你?”
  这跟婚礼喝酒有什么关系?袁悦有些急躁地说:“没有喝酒,我现在已经到家了,就是想告诉你一声下午我不过去了。好了就这样,拜拜。”
  袁悦知道袁喜是在关心她,但是一听到婚礼两个字她就有些不耐烦,加上现在有些头晕,脾气免不了有些暴躁。
  太阳太猛,袁悦不由加快脚步往电梯方向走。走着走着突然听到身后有别的动静,她下意识顿住脚步,转身就看到一辆熟悉的银色宝马。
  当然还有车里抢人眼球的余希。
  袁悦心想:这不就是刚刚送她到地铁口的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