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养女成患(GL) 作者:荣青

字体:[ ]

 
文案:
小寡妇赵书瑜自打守寡后就一直窝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过着悠哉游哉的惬意小日子。
直到有一天,她的丫鬟突然给她捡了个小丫头回来,打破了这份平静。
捡个丫头也就算了。
居然还是个傻子!
傻子也就算了。
居然还赖着她喊娘!
算了!大不了就真当闺女养起来得了。
就是,她为什么总觉得她的痴傻小闺女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了呢。
其实就是两个漂亮的颜控你看我好看我看你更好看的故事。
第一次写文真是烂得无法直视,我会努力修得正常点的。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书瑜,瑾瑾 ┃ 配角:丫鬟们,亲戚们,乱七八糟的人们 ┃ 其它:
 
 
  ☆、第一章
 
  清晨,刚睡醒的赵书瑜揉了揉眼睛,懒懒地用手撑起身,拉开了幔帐,眯着眼看着窗外那早已高高挂起了的太阳,这都什么时辰了?
  她居然睡到了日上三竿么?丫头们呢?都死哪去了?居然都这个点了还不来叫她起身,这也就算了,此时她都醒了,这么大动静都不进来服侍,养她们有何用啊。
  待会儿她非得好好…好好…唉,罢了,这些丫头们就是认准了她就是只纸老虎。
  想到这她只能无奈地朝外喊:“花落!燕归!”
  只能希望她们能快点过来吧,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当主子的啊,简直是在被丫头们欺负。
  她靠在床上等了约莫一盏茶功夫,她的两个贴身丫头才终于讪笑着小心翼翼地端着水毛巾等物进来服侍她洗漱了。
  赵书瑜本想发火,但一看见这两人一副我错了我不对我十恶不赦的样子,心里头那点子火瞬间就熄了,还是不计较那么多了,想必她们也是有事耽搁了吧,虽然她实在是有些想不出能怎么个耽搁法。
  她们最好给她个好一点解释。
  在被她们服侍着洗漱完换了衣服后,赵书瑜才扭头问她们:“今儿个是什么情况啊?”
  花落燕归闻言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花落朝燕归点了点头,走了上前,还偷偷地瞧了一眼赵书瑜的脸色,在发现她的脸色还好后才道:“回夫人的话,今儿个一大早的,桃红那小妮子打开后门却发现一个脏兮兮的小丫头晕倒在门口,她上前一看,发现脸居然通红的,一摸额头,可正发着烧呢,您也知道,那个丫头一向是个容易心软的,这情况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这不,就把人小丫头给带回来了,因着那小丫头发着高烧,奴婢们请的请大夫,烧的烧水,找的找衣服,照顾的照顾她去了,就……”
  赵书瑜:……
  居然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家里带,谁知道那小乞丐丫头身上有没有什么病啊,谁知道她是不是心怀鬼胎啊,另外,居然还要请大夫?!一乞丐丫头发个烧而已,哪就那么矜贵了,算了,反正花的也是她们自个的钱,但是她们的钱也是从她手里头发出去的啊。
  当然,这些都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区区一个乞丐丫头居然还全家出动,把她这个主子都给扔到后头去了,要是来两个翻墙而入的小贼,她该怎么办?虽然他们这里治安好得很碰不上,虽然就算真的碰上了,这些丫鬟们也没有什么用,但这还是让她非常的不悦。
  这几个丫头片子简直都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再怎么样她也是一个想卖了她们就卖了她们的存在啊。
  但在心里头气了一会儿后,她又没出息地想到这几个丫头片子也是一片好心,难道还真让一可怜的小丫头发烧烧死在外头不成?算了算了,她还是别计较了,反正事情都发生了,小丫头都捡回来了。
  但她还是吓唬她们道:“没有下次了啊,再有下次,就联络牙婆把你们几个发卖了再换几个听话懂事的丫头。”
  她这小宅子才点多大,这种事情再多发生几次是不是她的房间都得放乞丐了,放过乞丐的房间她可绝对不愿意再住了,心里头膈应。
  花落燕归在听到后句时一瞬间也确实有一点点被吓到了,连忙表示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然后,转头就忘了。
  赵书瑜见她们认罪态度不错,满意地点点头,心情也好了一点,便让她们俩起来带她去看看那乞丐丫头了。
  她其实还挺好奇那乞丐丫头长什么样的,毕竟她还从未好好看过乞丐呢,大街上的乞丐都臭烘烘的,脏得很,黑不溜秋的,她躲还来不及呢,更何况她这么多年来出去走走的次数两只手就数完了。
  不过这条路为何怎么看都是通向西厢的呢?
  在她跟着花落燕归俩走进了西厢房后,她突然间就又有了种想发卖她们几个的冲动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谁家捡回来的乞丐丫头会放这儿的?房间多也不是这个用法呀。
  在她身旁的花落一看到她那有些发青的脸色就立马明白了她在想什么,忙上前解释道:“我们知道,夫人您向来仁善,一定会来看看这可怜的小丫头,而下人房那种地方又怎能让夫人您踏足呢,所以我们就如此安排了。”
  她们看着赵书瑜还一脸的,夸我吧!夸我吧!
  赵书瑜闻言,用她那颗不甚聪明的脑袋想了想,又觉得貌似是这个理啊,气便又没骨气地消了一半,看来丫头们还挺周到的,不错不错。
  花落燕归见此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唬过去了就好,她们当时哪想过那么多,只不过是不想弄脏自己的床和被褥罢了,睡过脏乞丐的话,就算洗得再干净心里也总会有点膈应,反正这么大个院子就正房让夫人占着了,东西厢这么多间房常年空着,不用也是浪费了,不得不说,这小丫头还真是个有福气的,这么好的房间她们可睡不到呢。
  赵书瑜也不知道她们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直接走到那个小丫头的床前,花落见此立马搬了个凳子来让她坐下。
  她坐好后朝床上一看,不禁瞪大了眼,竟是有一些不敢相信,她都做好了看到一个可以用面黄肌瘦,黑不溜秋,瘦骨嶙峋等一系列不好的词来形容的小丫头的准备了。然而,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哪来的?这小丫头生得眉清目秀的,小脸圆圆的,皮肤水嫩得她都想捏一捏了。
  正想着,她的右手已经有伸出去的趋势了,她忙用左手按住了自己那蠢蠢欲动的右手,突然便又想到了一个十分不合常理的地方。
  “对了,这丫头看上去一点不像是会脏兮兮地晕倒在别人家的人啊,这模样,看上去之前的小日子过得肯定比我好得多了呢。”说着说着,她就看向了捡了这丫头还一直在照顾着的桃红。
  桃红闻言还以为自己闯了大祸膝盖一软居然直接跪了下来。“夫人啊,我只是看她可怜就把她捡进来了,想着她不过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不会怎么样的。”
  “你也真是的,我都还没说你什么呢,起来吧,地上凉。”说完赵书瑜就给花落使了个眼色,示意去把人家扶起来。
  “也许啊,这还可能真是哪个大户家里的落难千金呢,总之,你等她醒了后就问出她家在何处,我给你们些钱,去租个车让桃红陪同把她送回去便是了,若是个乞丐丫头,我们这也没收留乞丐丫头的传统,让她回那天桥底下蹲着吧。”
  至于为什么是桃红,她捡回来的自然由她负责了。
  说完她便站起身准备回房,刚抬脚却发现她的衣服居然被人给拉住了。
  她顺着方向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乞丐丫头醒了,这会子正拽着她的衣角不放呢。
  只见那乞丐丫头刚洗过的长发虽然擦过但还没全干,正湿答答地披在肩上,退了烧后小圆脸显得有些苍白,一双湿漉漉的杏眼正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看得她简直心都要化了。
  赵书瑜让自己回了回神,又坐回原位朝乞丐丫头抿嘴一笑:“小妹妹,你醒了啊,你叫什么名字呀?家住……”
  赵书瑜话都还没问完那小丫头却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直接扑进了赵书瑜的怀里,赵书瑜愣了愣,伸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这小丫头可能受了苦,被吓坏了,突然看到她这么温柔可亲的大姐姐一时间情绪有些激动吧。
  赵书瑜正想着,突然听到自己怀里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好像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赵书瑜低头想听清楚点,没准重要信息呢。
  “娘。”
  什么?!
  她,没有听错吧,娘?!这个人,居然是在叫她娘么……她居然看上去有那么老么?
  她居然被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叫娘了,她一瞬间只觉得有些天崩地裂。她撑死了也就比这乞丐丫头大一轮啊,绝对不可能当她的娘,她十六岁嫁的人,这才过了六年呢!!就算她真有孩子,最多最多也只会是五岁啊,不对不对,年纪才不是重点。
  因为这句把她喊老了的娘,赵书瑜对这乞丐丫头的那点子刚升起的怜惜之情瞬间就去了不少,她伸手拉开了这小丫头,从花落那拿了块手帕轻轻擦干了小丫头的泪,她看着小丫头的一对杏核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温柔些。
  “小妹妹,你这是想你娘了么,你告诉姐姐你家在哪,你叫什么名字,姐姐带你去找你娘好不好?”
  结果这小丫头在听到她的话后,刚被擦干的眼泪顿时又汹涌而出了。
  她又重新扑回了赵书瑜的怀里,哭喊着“娘”,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多像失散多年的母女相认现场。
  赵书瑜和丫鬟们顿时都懵了。
  这算什么情况?烧傻了?
  桃红见此突然有点后悔把这丫头捡回来了,要不是这丫头长得实在有些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她是真不想带一个脏兮兮的丫头回来的,如今还傻了,捡回这么一个傻丫头,找不到家在哪,傻子也没法干活,这就是多一个人吃白饭?夫人非得把她给发卖了不可。
  她可一点也不想被卖去别家,夫人脾气好,容易糊弄,不挑剔,换了别家可未必就能碰上这么好的主子了,而且,谁知道她会被牙婆卖去哪,万一把她卖到勾栏瓦舍怎么办。
  就是这个小丫头也确实挺可怜的,居然一烧就傻,也许之前就是个傻的,所以被家人赶出来了,唉,真是造孽啊。
  赵书瑜看着这个莫名多出来的赖在她怀里的“女儿”,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她只好先拍着这小丫头的背,轻声哄着,让她先安静下来。
  过了约莫半刻钟,怀里传来的抽泣声居然渐渐变成了均匀的呼吸声。
  赵书瑜低头一看,有些哭笑不得,这丫头居然又睡着了。
  她小心地把她放回床上躺好,替她盖上被子。
  天哪,她来这一趟,居然啥都没问出来,倒是得了一身的眼泪鼻涕口水。
  她站起身吩咐桃红好好照顾着这大丫后就回房换衣服了。
  至于大丫嘛,这是她给这小丫头临时取的名儿,她觉着就算没问出叫啥,也总不能一直小丫头这丫头那丫头地叫,就干脆先叫大丫了。
  她当年还待字闺中时,爹娘兄长便是如此唤她的,当然,这里除了她的两个陪嫁丫鬟花落燕归外谁也不知道,她也绝对不可能说出来。
  花落和燕归在听到这个称呼后也是捂着嘴偷偷笑了,不敢笑出声,大丫二代什么的,也算是一种传承嘛。
  不过笑归笑,她们还是赶紧去给夫人换衣服吧,不然她们家夫人就算脾气再好也该暴走了。
  赵书瑜一大早醒来的就经历了这么多破事,还真让她真有些头疼了,看着一桌子的菜都没了胃口。
  她守寡这么些年,日子过得其实还挺不错的,毕竟她嫁妆蛮丰厚,两个贴身丫鬟虽然有些没大没小,但伺候她也还算用心,毕竟一起长大的,自然跟旁人不同些。
  每天吃吃饭,睡睡觉,散散步,让丫鬟给她说说各种趣事,日子就这么过了。
  诶,怎么好像有点儿不对,算一算,她今年貌似也就二十二岁吧,这日子,怎的就过得跟她祖母当年一样了呢,不对不对,她祖母还能多一样逗逗他们这些孙子孙女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