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一只鬼的日常gl 作者:江南魂姑娘

字体:[ ]

 
文案:
一个没有三观的软萌少女鬼被都市神棍的攻拐走重新树立三观的故事
在这座城市里,有很多很多阿飘,他们的日常就是...
白天睡觉晚上玩,有空顺便吓吓人。
当然,吓人只是他们的日常娱乐活动罢了╮(╯▽╰)╭
迷糊好吃软萌受X霸气侧漏神棍攻
作者排雷:
1.主受,1v1,he,丝丝x洛颖
2.第一次写百合,请多担待哟
感谢基友水煮白菜的封面~
 
内容标签:甜文 异能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丝丝,洛颖 ┃ 配角:方岚,洛南等 ┃ 其它:百合,主受,伪灵异,1v1,he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是一只没有三观的阿飘,然后她的西皮是一个人类,西皮君会教她重♀新♀做♀人(鬼)的,嗯,三观和良知迟早都会有的~
  丝丝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无聊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敲了敲左边的“墙壁”。
  “你醒了吗?”
  “我没有...”嘶哑的声音飘飘忽忽的,听不太真切。
  “骗鬼。”丝丝嘟了嘟嘴,“陪我聊天啦!”
  左边那位应了一声:“聊什么?”
  “比如我们晚上去哪儿玩啊。”丝丝翻了个身,改成趴卧的姿态,盯着一片漆黑的前方,神情很是期待,每天当中只有晚上才是他们能随意玩耍的时候,白天太阳出来之后最好就要回来了,正午那段时间必须睡觉,不然会很难受,到傍晚才会醒。
  “随便。”住在丝丝左边的是一个割喉死的女学生,叫方岚,性格比较冷淡,据说她是某次坐公交车结果出了车祸,被飞溅的玻璃碎片割破了喉咙,所以她的声音就不像正常鬼一样“好听”了。
  不过其实她这样的声音在鬼界已经算很正常的了,还有被割了舌头说不出话来的老婆婆之类的呢。
  丝丝比他们好很多,她是十五岁的时候心脏病发病死的,也不算特别痛苦,跟那些被绞碎的鬼比起来,好歹还有全尸,只是在这个大城市里土地紧张,当然不可能全尸下葬,所以不管你成了几段,直接火化了事。
  丝丝趴在狭小的空间里,幸好她身体可以穿过泥土,不然这么小个放骨灰盒的地方还真不够她躺的。
  “那么今天晚上去你的学校吧!”丝丝说道,。她以前身体很差,所以爸爸妈妈都不让她去上学,直接请的家教,她其实一直很向往学校的生活。
  方岚无奈:“你天天去不腻吗?”
  丝丝不服:“我已经隔了两天没去了!”
  最后方岚只好认命地接受了这个行程。
  其实丝丝有想过回家看看爸爸妈妈,但是她又怕自己吓到他们,所以一直没敢去。变成鬼了之后,似乎人类的良知什么的都已经完全被她忽略忘却了,大家都想不到吓人是不对、捉弄人是不对的,但是在面对自己的亲人的时候,又本能地记起这些是非观念。
  丝丝很苦恼。
  住在隔了好几个坟的赵大叔就没那么多烦恼了,他高兴了就吓人,不高兴就自己玩自己的,从没想过回去看看家人,偶尔碰到了还活着的家人也没有什么不能对家人不利的意识。赵大叔已经彻底习惯了“鬼”的身份,丝丝觉得自己应该向他学习。
  方岚的学校飘过去并不需要多久,丝丝更喜欢跳着飘,方岚慢吞吞地走着,她喜欢走路不喜欢飘。
  路过公墓的大门口的时候,丝丝照例跟守墓的叔叔挥挥手说再见,把人家墓园看守人吓了一跳,他怎么好像看到一只女鬼和他招手?
  “丝丝,他能看到你了。”方岚说。
  “真的嘛?”丝丝很开心,以前叔叔看不见她的,“看来叔叔对我们这些存在越来越敏感了呢。”
  方岚点点头,脖子上的伤口开始渗血,她毫不在意地抹了一把,结果不出意外满手是血。
  “涂到路边上,我们来画画!”丝丝凑过来沾了一些,在一块地砖上画了个可爱的笑脸,虽然人们估计会觉得很诡异。
  不过也没关系,一般人看不见的。
  方岚才没她那么无聊,把血蹭到矮树丛的叶子上头,擦干净之后拉着丝丝走了。那个树叶慢慢往下滴血,不过鬼血和人血不一样,血滴了半天还没滴干,流下来积成了一滩,流到笑脸旁边就停下了。
  路上有八字轻的路人骑着电动车路过,被那摊血吓得一个哆嗦,没敢仔细看地上画了什么图案,匆匆离开了。
  从公墓到学校的路上要经过一片商业区,虽然在郊区,但是平日里人气很旺,晚上人也不少。人多地方死人也多,到处是各种意外,好多人没有家人和亲友收敛入葬或者怨气太大就会成为孤魂野鬼在死亡地点飘荡,也有意外被拘魂在死亡地走不掉的,很可怜。
  今天商业区不怎么太平,冬天天黑的比较早,所以丝丝她们出来的也早,可是现在这个点对人来说也很早,今天又是周末,很多人来逛商场之类的。丝丝她们并不怕人多,她嘻嘻哈哈地穿梭在人群里,也不怕灯光,没灯的时候只是更方便人看见她们,但是有灯对她们也没影响。
  丝丝拉着方岚进了一家甜品店,对着柜台上的蛋糕嗅了嗅,然后一口咬下去。
  她当然没办法把蛋糕真的吃下去,但是她能吃掉里面的“美味”,而倒霉点到被她吃掉蛋糕的人,就会发现这个蛋糕味道打了折扣,没有往日那么好吃了。丝丝舔舔嘴巴,开心地穿墙窜到另一家店里去吃巧克力,方岚无聊地跟着她,也没去吃东西。
  她走的慢,等她到地方的时候发现丝丝被抓住了。
  “你干嘛?”丝丝泪眼汪汪,她的手腕被紧紧抓着,都没办法变成虚无挣脱开来,对面这个女生肯定不是一般人!
  抓住了丝丝的是个年轻高挑的女生,看着估计刚也就十八、九岁,一身利落的休闲装很是帅气,一米七五的身高虽然不算特别高,但是和一米六的丝丝比起来就很高了。
  方岚看见丝丝被一个陌生女人逼到墙角,两个人紧贴在一起,丝丝似乎还哭了,顾不得害怕,连忙冲上去救鬼。
  女生抬手丢过来什么东西定住了方岚,然后皱眉对丝丝说:“你怎么能偷吃东西。”
  丝丝瞪大眼睛,她一只鬼不偷吃难道还能给钱吗?不对,她分明是光明正大吃的!
  女生问完也想起来对面是只鬼,没法给人钱,于是她退了一步:“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下次不准偷吃了。”
  丝丝哼了一声算作答应,不吃白不吃,反正等这个女生离开了,她以后还能接着偷吃,怕什么。
 
  ☆、第 2 章
 
  丝丝坐在椅子上吃着女生点给她的美食,高兴得不得了,别人请客和自己找食吃起来感觉总是不一样的。
  对面坐着那个高挑的女生,据她介绍,她叫洛颖。
  洛颖的家族是类似神婆道士什么的,虽然不捉鬼,但是接一些看风水、驱鬼的活。
  现代社会一直提倡科学,但总有些事情是科学解决不了的,很多人八字轻,经常能看见灵异的东西,而且还容易招来鬼魂,因此生了怪病又总治不好,家里若有信鬼神之说的老人,总免不了请洛颖这样的“高人”来帮忙。
  除此之外还有鬼怪导致家宅不宁,风水格局导致意外频出,都得找他们。
  总之,虽然现在他们这样的高人似乎没了市场,实际上却不尽然,反而因为高人数量减少,有真才实学的人难找,反而导致他们成了“没事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行业。
  洛颖的家族在本省很有名,丝丝生前就听说过。
  不过丝丝自认为和洛颖有代沟,因为她自己已经死了七八年了,算起来比洛颖大三岁多,俗话说三年一代沟,更何况人鬼殊途。
  “你们这些给人看宅驱鬼的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丝丝撑着下巴,表情不解,洛颖管她的事情完全是吃力不讨好,像她这样没害过人身上没有命案的鬼,那些高人是不能动他们的,不然会遭报应。这些高人一般都很讲究,等闲不用过激的手段伤害鬼怪,大多都是把鬼请走,除非那个鬼真的不除不行。
  洛颖把被她吃过已经味道打折扣的糕点拿到面前,慢吞吞地吃着,并不回话。
  这里人多,她要是跟丝丝说话会被当成自言自语的神经病的。
  丝丝也不执着于答案,人类总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坚持,可能她犯了对方的忌讳,人家就是看不惯吧。
  吃完糕点之后,丝丝跟她告了个别,跑到远远待在角落的方岚身边,拉着她走了。
  “我们去学校吧,这里不好玩。”
  现在学生们还没下晚自习,他们赶过去还能多吓几个人。
  洛颖微微皱眉,想拦下她,又好像想到别的什么,就没动,任由两只鬼离开了。
  她们离开不久,商业街这边发生了不小的骚动,不过两鬼并不知晓。
  学校里静悄悄的,学生们都在安静的自习,方岚和丝丝告别,打算去自己的班里看看生前的好友。
  丝丝一个人也能玩的很开心,她把某个就教室的灯关了。
  啪地几声之后,教室陷入了黑暗。
  “谁关灯了?”学生们抬起埋在作业本里的脑袋,面面相觑,透过外头传来的光线,教室里的情形看得并不真切。
  丝丝笑嘻嘻跑到一个男生身边,拿起他的本子,放到了另一个男生脑袋上。
  “什么东西?”男生抬手拿下来,“作业本?谁的作业本?”
  班长走过去开了灯,皱着眉很不高兴:“刚刚是谁恶作剧?不好好上自习干什么把灯关了?”
  “不知道啊...”大家都一脸茫然。
  “李自峰,高阳,你俩坐在开关边上的,看到是谁干的了吗?”
  被点名的两个男生连连摇头:“我们一直在写作业,没看到是谁关的。”
  他们后排的女生推了推眼镜:“李自峰,你刚刚余光有看到谁的腿走过来吗?”
  “没有...”李自峰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
  高阳也脸色惨白:“刚刚没人过来...”
  “那就奇怪了,难道灯会自己关?”班长明显不信,但李自峰和高阳表情很惊悚,又不像是假的。
  见这边没什么实质性进展,大部分人都继续低头做作业了,这时有男生开口道:“张湾,你刚刚干嘛趁着关灯把本子放我脑袋上?”
  “我没有。”张湾冤枉。
  “那这是什么?”男生举着手里的本子。
  张湾这才发现自己少了一本作业本,他奇怪地挠了挠头:“真的不是我。”
  “好了。”班长拍了拍桌子,“安静写作业。”
  眼镜女生也低下头去,声音淡淡的:“高阳,你俩别多想了,可能是你们做作业太投入了才没看见吧。”
  高阳和李自峰对视一眼,压下心里的恐惧,继续做作业。
  丝丝趴在讲台上看戏,撇了撇嘴,天天千篇一律的写作业写作业,他们不觉得无聊吗?还是自己体贴,特意帮他们制造点娱乐,嘻嘻。
  在这里玩够了,丝丝跑到隔壁班继续玩。
  这次她飘到天花板上,然后轻飘飘地落到正在大肆批评学生的严厉女班主任身上。
  这个班导在学校里赫赫有名,经常流恋此地的丝丝对她很熟悉。挺学生八卦说因为她脾气不好,她老公受不了跟她离婚了,她就越发严厉了,动不动就批人,气急了还会随手抓一本厚厚的指导书往学生脸上砸。
  这次因为她们班平均分比二班低了零点五,她又在发火了。
  班导被丝丝压得一个趔趄,一起屁股坐在了讲台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