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线冤家(GL) 作者:执笔记情成卷

字体:[ ]

 
文案
颜言人美腿长,工作做稳定,家境良好,除去性格恶劣这一点外,活脱脱就是一朵清新淡雅的白兰花。在她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从来都是一帆风顺,爱□□业两得意。直到某一天,她遇到了一名自称要为她牵红线的丘比特和一名空降过来直接抢了她司花之位的可恶Boss,原本美好的人生瞬间崩塌了,一连串的麻烦事接踵而来。
“什么!你说我红线断了,一辈子也嫁不出去?你当初下凡的时候是脑袋先着地的吧,下次睁眼说瞎话之前能不能请你先看看我的脸!”
一天之后……
“等等、等等,你是说,为了弥补之前断了的红线你跑黑市买了个补丁,导致现在我莫名其妙要对着可恶女BOSS的男朋友发花痴?……你给我等着,你别跑!”
“为了能找到男朋友我还得协助你找到自己的红线?嗯哼,丘比特,你最近累坏了发烧了吧,我这里给你熬了些红糖水,赶紧趁热喝了,放心,没毒的哦哦哦~”
所以,到底是谁出的馊主意让西方的爱神跑我们月老部门来实习的?不管是哪个神,你的庙,我颜言砸定了。
——以上出自 颜言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现代架空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言,傅冬芷 ┃ 配角: ┃ 其它:
 
  ☆、倒霉的早晨
 
  “嘟~~~砰!”
  颜言好好地在家里待着,没伤天害理没出去浪,就这样也能被从天而降的不明物体给砸中,这运气,真该去买个彩票。
  这是哪家的熊孩子?
  这是颜言捂着被砸青的嘴角站起来时,看见砸中她的不明物体的第一反应。
  “额,你没事吧?”颜言怎么也是二十来岁的成年人了,就算刚被这熊孩子砸了满头包,也还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地把地上这只四仰八叉的熊孩子给弄了起来。
  熊孩子没穿衣服,只穿了条遮羞用的短裤,颜言把他拽起来时手边有滑腻的羽毛感。掀过来一看,好家伙,熊孩子身后还有一对翅膀。
  熊孩子这是在cosplay天使么?
  “哎~别扯,疼。”熊孩子扯着嗓子叫唤,一把推开颜言拽着他翅膀的手,呼哧呼哧飞到半空,郑重看了颜言一眼,清了清嗓子说:“我是西方的爱神丘比特,这次下凡是为助你姻缘一臂之力,替你寻个好人家嫁了的。”
  “……”
  “这事就不劳你CAO心了。”颜言满头黑线。
  她颜言就从未缺人追过。
  “唉?”听见颜言的回答,丘比特似乎愣住了,自言自语道:“这和月老说的不一样啊……”
  “你说什么?”颜言没听清丘比特的咕嚷,不由问道。
  “我说,不然你真的会嫁不出去的。”丘比特看着颜言,特真诚地说道。
  “什么?”颜言这回几乎是吼着说出这一句的。
  丘比特被颜言的声音给震得一抖,但还没发现事情有哪不对劲,继续说道:“但没关系,只要有我在,一定会为你找个如意郎君,不会让你孤独终老的。”
  “你,给我滚出我家。”颜言实在受不了,抓住丘比特的翅膀,把他给扔出窗户去了。
  “等等,这个手表……啊~”丘比特还没说完,就被颜言给干脆利落地扔窗户外面去了。
  “竟然说我一辈子也嫁不出去,他当初是脑袋先着地的吗?”锁好家里门窗的颜言气愤地站在镜子前摸着自己的脸说:“就我这模样要是也嫁不出去这世界上就没几个女人能嫁的出去了。
  如大家所见,没错,颜言就是这样一个自恋到了极致的女人。不过她也算有自恋的资本,名校毕业,家境良好,有房有车,在一家规模不大但极有有发展前景的私企工作,除了性格恶劣了一点,这个女人貌似真的找不到一点缺点。
  而且,比这些更重要的是,她有一副让无数女人羡慕嫉妒的好皮囊。
  很不幸,性格恶劣的女人在有了一副能迷惑住这世上绝大部分雄性生物的皮囊以后,那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妖孽。
  颜言表示很荣幸,自己能成为这样一个妖孽。
  像她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被众心捧月才对,绝对和嫁不出去半个字也挨不上边的。颜言自恋地抚摸自己美丽柔嫩的脸蛋,却在镜子中看到了一抹略微奇怪的刺眼的红色。
  手腕上,怎么会出现一只手表?
  颜言指天发誓,这只手表绝对不是她的。手腕上这只,典型是时下学生里流行的运动手表。方方正正的大表盘,皮带粗细的橡胶表带,还有作为手表来说实在是俗气的大红色,绝对不是她能看得上的东西。
  开玩笑好吗?以她高贵优雅的气质,白如皓雪的手臂,怎么也得配上镶着钻石的奢华女表才是,这么丑的表跟她真的是一点也不搭边。
  “丑死了。”颜言一边说着一边要把手表给取下来,弄了半天,却发现,这该死的手表怎么也取不下。
  颜言好像想起来了,在她拎着丘比特的翅膀要把他扔出去的时候,那熊孩子好像扣了个东西在自己手腕上,应该就是现在这个红色的大块头了。
  “熊孩子,你跑哪去了?赶紧给我出来。”颜言打开窗户大喊。她才不要让这么个幼稚的东西整天戴在自己手上呢。
  “……”
  半天没动静,估计那熊孩子已经飞走了。
  天降横祸。这是颜言内心的想法。
  戴着这样的表她明天要怎样搭衣服才可以狠狠把马上要空降到公司的那个传说中特美特漂亮的女boss给比下去啊。
  要跟领导抢风头,颜言也是不要命了。
  无论如何,作为连任她们公司三年司花的颜言绝不容许被任何人抢走这个光荣而伟大的头衔。早在一个月前刚听到这个消息之初,颜言就已经暗下决心即便冒着得罪新老板的风险,也绝不能丢了自己的名头。
  不过,攒了一个月的计划貌似就要在今天破产了。现在是炎炎夏日,盛夏八月,肯定是不能穿长袖来遮挡手腕上这火红的手表了,她本打算穿的那套清新素雅但细节处又独具匠心的小白裙看来是没机会穿了。
  这样的手表,看来只能配运动服了吧。
  天知道颜言已经有几年没穿过运动服了。
  第二天清早,熟睡中的颜言被一阵讨厌至极的闹铃给惊醒了,睁着惺忪的睡眼,颜言爬起来一看,翻了个白眼差点又睡过去,尼玛现在才五点半,早晨五点半!正该是享受美好梦境躺被窝里好好和周公约会的时候,颜言被手上这杀千刀的手表给闹醒了。
  没错,就是那块被丘比特强套上去还怎么也取不下来的手表。拉低她整体的穿衣品味不说还扰她清梦,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大早上被吵醒的颜言把手伸到水龙头下将水开到最大,让这罪魁祸首好好享受了一次‘夏日冲凉’。
  待颜言心满意足地将手从水龙头下拿开时,这看起来就特怕水的高科技产品竟还好好地停在时钟界面,一分不差地走着。
  这货竟然还自带防水功能!
  算你狠。颜言翻了个白眼。
  经这么一闹,颜言也没心思再去睡回笼觉了。于是,起了个大早的颜言,决定要好好打扮一番,只是穿衣风格已经被固定,饶是她有一衣柜的漂亮裙子,也只能望衣兴叹,乖乖穿她的运动服去了。
  下次再让她见到熊孩子,一定要把它裤子扒了。颜言在心里暗暗发誓。
  颜言不愧是颜言,作为美女,她的穿衣素养还是相当不错的。两侧的长卷发被编成小辫松松地扎在脑后,只余几缕轻盈的发丝微微散落在两侧,露出整张柔和精致的面庞,搭配荧光绿的条纹T恤配上骚粉的运动短裤,再踩一双颜色亮丽的滑板鞋,整个人显得青春亮丽还带了丝狂野,虽没有穿裙装那般的优雅,但这一套无疑也是很吸引人的。
  “哼,小小难题,怎么难得倒我颜言呢。”颜言得意地在镜子前照了照,直到确定出去时又会收获一堆眼球后才满意地提上包包上班去了。
  颜言作为美女,自然也得有美女的品味,像每天早晨坐在商业区的咖啡店内吃上一顿丰盛精致的早餐就是她一天开始前必装……须要做的事。
  想想看,靠窗的落地玻璃前,穿着精致的都市白领端起精致的白色咖啡杯,轻抿一口,雾蒙蒙的眼神忧郁地看向窗外,在繁忙的快节奏都市中简直就是一朵清新淡雅的白兰花。
  此时这样一朵清新淡雅的白兰花正迈着不快不慢的步伐走在咖啡厅门前洒了清晨的阳光的碎石路上,突然“叮”地一声,白兰花的手机提示有新的微信消息。
  “颜言,快起床,不然仔细要被新来的母夜叉打屁股了。”点开一看,是颜言的死党陆雨发来的,语气欠抽至极,最末还附了个抽打的表情。
  要说颜言这死党性格虽然贱了一点,其它地方可真是没得说,翻墙做饭斗流氓充当人形闹钟样样皆行,因为她,颜言人生中至少少迟了250次到,当然另外250次到是以陆雨如今的道行也不能令其幸免的。
  “小瞧我了吧,姐今天可是起了个大早,这会儿正要去xx咖啡店吃早餐呢。”颜言总算逮着机会得意一回,不仅发了语音还打开相机比了个剪刀手打算和咖啡店的招牌合影一番,不过只顾着看相机的她并没发现不知何时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好停在了她的侧后方,一只穿着剪裁得体的正装的腿从打开的车门伸了下来。
  很不幸,只顾着后退摆pose的颜言理所当然地就和刚从路旁下车的某个人撞上了。
  “哪个不识趣的竟敢挡本小姐的路?”颜言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倒打一耙就转头要看看是谁挡了她颜大美女的路,却在看清对方的脸后彻底愣住了。
  那是怎样一个人啊,颜言只看了那人一眼就被吸引住了全部心神,那个人就好像是会发光一般让人目眩神迷,高挑的个子,时下流行的单眼皮,还有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西装,这所有的一切都让颜言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就连那个人身后车门打开的骚包的奔驰轿车都显得那么别致。
  早晨六点半,精致优雅的咖啡厅前,自带音乐和背景的对象,这所有的一切,都在说明这是一场命定的邂逅。
  颜言这回虽然正对着汽车,但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新出现的白马王子上,所以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从那辆黑色轿车上下来的另一个人。
  “这位小姐,请让让好么,你挡着我路了。”礼貌好听的女声从前方不远处传来,颜言收回胶着在男神身上的目光,微微右移,便看到了旁边那个戴着挡住大半张脸的墨镜的女人。
  “呃,你哪位呀?”颜言这会还没从一见钟情中回过神来,大脑暂时当机,愣愣地问道。
  “我是这位你一直盯着看的帅哥不巧正是我男朋友,虽然我不介意你一直盯着他看,但是麻烦你让让路好么,我要出去。”这女人语气一直礼貌客气,但话语里的嘲讽却是怎么挡也挡不住的,在加上那嘴角边似有若无的微笑,颜言甚至都能想象出这女人墨镜下那鄙夷的眼神了。
  要在平时,颜言早毫不客气地瞪回去了,但颜言今天也不知是撞了什么邪,愣是就这样乖乖地给那女人让了路,然后眼神幽怨地看着那女人挽着全程微笑的男神的手步履优美地步入了咖啡厅。
  “我没疯,一定是这个世界疯了。”等两人彻底消失不见后,颜言捂住心口,抱着郁闷地要出血的心情吐出这样一句。
  那男神一消失,颜言脑子就回来了,不仅为自己刚才被人狠狠鄙视一把而抓狂,更为自己大清早竟对一个从没见过的男人发花痴这事而感到绝对的不可思议。
  颜言活了二十几年从来只有别人对自己发花痴的分,什么时候轮到自己对别人发花痴了?所以一定是这个世界出问题了。
  颜言对男人一见钟情,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哪里出了问题,而是这个世界一定有问题。
  嘛,不过也没错。
  颜言举起手上的智能手表,找到最近通话那一栏。颜言早几分钟前虽然智商下线,但很幸运,这会她智商已经上线了。在那男神出现的时候,颜言有注意到自己手上的手表有震动一下,然后黑色的屏幕上传出了图像,应该是自动打开了远程视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