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后妃两相厌 作者:三娘万福

字体:[ ]

 
文案
说起皇后,那是端庄贤惠,母仪天下。
贵妃嗤之以鼻:“就是一个书呆子,曲高和寡。”
说起贵妃,那是美艳不可方物,独步后宫。
皇后微微一哂:“空有一副好皮囊,败絮其中。”
一觉醒来,皇后变成贵妃,贵妃变成皇后。
贵妃:“之前,本宫是怎么说贵妃来着?”(微笑微笑微笑)
婢女答:“绣花枕头里包的空心萝卜。”
皇后:“本宫是不是说过皇后特别磕碜?”(认真认真认真)
婢女答:“正是呢,三天前刚说过。”
食用指南
本文GL,GL,GL,百合百合百合,重要的事要讲三遍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令宜,谢宝林 ┃ 配角:李景文,合姜,榕西,皇帝的小白花们 ┃ 其它:
 
 
  ☆、王贵妃与谢皇后的梁子
 
  刚入夏,热气还未怎么升腾起来,王令宜就微眯凤眼,慵懒地倚在凉亭中的红木贵妃榻上。只见她发髻松得完全不成形,垂下如瀑长发,这是刚午睡醒不肯梳头的模样。她按压太阳穴的素手纤细修长,指甲上正红丹蔻更衬得她肤白胜雪。原本是一副求而不得的美人图,美人却伸手从一旁小方桌上放了冰块的瓷盘里捏了一颗荔枝。染了丹蔻的指甲就狠狠扣进荔枝壳,再轻轻一掰,修长的手指便将晶莹剔透的荔枝肉送进美人的嘴里。
  王令宜忍不住舒坦地想,惬意,真是惬意。
  “娘娘,方才皇后下了帖子,说是后日要为秦王开洗尘宴。”合姜略略急切地自湖边绕了长桥踏上凉亭的石阶,站到王令宜旁边刚打了扇子便道。
  闻言,王令宜午睡过后的餍足也顿时散了干净,于是低头往银盘里吐了荔枝核,笑道:“那位皇后娘娘总有让我不安生的法子。我后日身体抱恙,不去。”
  合姜笑得眉眼弯弯:“估计不成了,听说皇后晌午同太后说话的时候,还提您要去呢。”
  王令宜黑白分明的凤眸就轻飘飘地翻了个白眼,说道:“这皇后也太磕碜了。”
  “您也知道太后多疼秦王这个老幺,皇上也得临时休沐来接秦王不是?况且您去了,咱小厨房就少做一顿饭啊。”合姜劝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即便王令宜再不情愿,这日依旧打扮得艳压群芳。用合姜的话说,就是“一桌清粥小菜里忽然出现了一盘大荤”。
  “清粥小菜”们各自有各自的弱柳扶风气质,共同的两点便是两手便围得住的杨柳腰和时常带雨的脉脉眼眸。这当然便牵扯到皇帝的喜好问题。据说皇帝年少轻狂不懂事时被一个美艳的朔北女子伤过,从那起皇帝就更喜欢忧郁小白花的诗情画意。
  “大荤”这副长相在皇帝看来自然便是极不讨喜的,且肚子里墨水还不知道够不够三滴,更叫皇帝敬而远之了。不过所幸“大荤”从来没在意过。
  王令宜到的时候基本所有人都到了。她刚一进门,就敏锐地感觉到来自正座上的丝丝冷意。不用看,王令宜也知道,皇后娘娘又要出幺蛾子了。
  “王妹妹到的时机恰好,开始传菜吧。”谢宝林端坐太后侧方,话讲得不痛不痒,是说王令宜来得迟。
  王令宜被刺了一句还不能还嘴,心中很是不舒服,心道是许久没同谢宝林斗法,才叫谢宝林皮子又痒了。
  她笑眯眯地坐到谢宝林下首,持杯饮酒时,便偏头过去低低说了句:“几日没见,皇后娘娘的脸比矩还要方正了。”
  知道王令宜是讽刺她刻板,谢宝林却瞧也没瞧,懒得理王令宜。
  那厢秦王同太后说着话,便往王令宜这边瞟了一眼。
  谢宝林虽正襟危坐,却也眼尖,随即道:“确实不比妹妹,嫁了人还叫人念着。”
  “毕竟京中只有一个王令宜,还嫁出去了,也难怪家中父母念得很。”王令宜佯作没听懂谢宝林的意思,顺杆儿爬道:“说起来,妹妹也许久未曾回家省亲了,不知皇后娘娘可准?”
  “这得看皇上。”谢宝林推了。
  谢宝林颇有些给王令宜挖坑的法子。皇帝已经如此不待见王令宜了,那王令宜凑到跟前去还能有个好?况且王令宜素日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叫皇帝觉得麻烦得很,这一遭也够王令宜喝一壶了。
  谢宝林甚至多饮了一杯酒。
  王令宜却是笑眯眯地应下了,找了个空当儿问道:“皇上,近日来,妾身回回梦见妾身院中枇杷树生得繁茂,醒时方觉,自打进宫以来……”
  “别拽文。”皇帝不耐听她。
  王令宜笑:“妾身这几日想回家。”
  皇帝没说话,似乎在权衡。其实有什么好权衡的?一想到王令宜几天不在宫里不给人找麻烦,皇帝连装样子也没有,立刻又道:“准。”
  王令宜获得完全的胜利,趁人不备,她向谢宝林挑衅地抬抬眉。这就嘚瑟起来了。
  宴会间觥筹交错,言笑晏晏,一派祥和,王令宜又难得没出什么岔子,还要回家清净,看起来规矩得很,因而一向对王令宜避之不及的皇帝也觉得王令宜没那么烦人了。于是皇帝趁机总结原因:都是气氛醉人。
  然而就在这样的好氛围里,秦王手持酒杯,一步一摇地挪到王令宜桌前,定定地瞧着她,没等王令宜开口,秦王便道:“上次一别,到如今已有一年光景了。”
  颇有些怀念的意思。
  王令宜心道这秦王把酒喝进脑袋里了。他居然当众跟他皇帝哥的贵妃叙旧,感觉像在打他哥的脸。打皇帝的脸没什么,打肿了王令宜也喜闻乐见,可王令宜总觉得秦王这缺心眼的是害她。
  “才一年而已啊。”王令宜笑得人畜无害。
  秦王当下咳嗽起来,摆手笑道:“贵妃贵人多忘事。”
  这句话带得所有人都不由得回想起一年多以前,文文弱弱的秦王一反常态地强硬,请了徐国公向王家提亲。奈何王令宜嫌他无趣,死活不乐意,就差拉根绳子自缢了。提亲失败后,秦王居然在王家女眷上华严寺祈福时,独自堵了王令宜的去路,问个究竟。
  秦王胡闹,太后又素来宠他无度,倒还是明德公主绑了秦王远离京城,避了一年,这才了事。
  本想这一年过去,秦王总该多长根筋的,没成想,头一次回来就又跑着找王令宜去了。
  太后想得脑仁疼。原本想让秦王看看当了贵妃的王令宜,叫他死心,如今看起来便又快死灰复燃了?太后再瞅瞅王令宜的模样,像是画匠笔下最着重描画的一个,可不就是个妖精?果然还是皇帝有眼光,见她总绕着道走。
  “当忘便忘。”王令宜端起酒杯,缓缓起身,继续说道:“本宫干了,秦王随意。”
  言罢,一饮而尽。
  所幸秦王脑子还有点用,知道喝了那杯酒,回自己位置上去。王令宜这才放下心来,只是再吃她最喜的水晶猪肘时候,也没什么滋味便是了。
  如果她生病不来,不就没这么多破事了么?这都谁造成的?还不是上头那个大家闺秀,读了那么多圣贤书还这么损。
  谢闺秀用帕子掩了口鼻,偏头轻轻打了个喷嚏。她回头时,便看王令宜低头用手里的象牙箸狠狠地戳盘里的水晶肘子。不知怎么的,谢闺秀心情就愉悦起来。
  酒过三巡,太后撑不住,道:“哀家先行离开,你们慢慢玩。”
  众人行礼送了太后,场面才又愈发轻松了。
  皇帝忽而诗兴大发,提议要击鼓传花,停在谁手里,谁便要作首诗。由皇帝出题目,做不出的便要罚酒三杯。
  皇帝的小白花们可不是吃素的,这种关头,哪个不是让来让去,作诗又一个赛一个的绞尽脑汁的?
  眼看气氛越来越热烈,几乎趴在桌上的王令宜刚想说出去透透风,花就不偏不倚地停在她手中。
  皇帝蒙着眼睛,听着周围顿时鸦雀无声,心中预感不好,忙摘了布条,定睛一看,王令宜。
  上头谢宝林见是她,头一疼,不由得想起王令宜刚进宫时候背的那句诗——“鹅鹅鹅,炖了汤来喝”。
  众人面面相觑。
  静默半晌,终于有朵善良的小白花柔声细气道:“如不然,妾身代姐姐一回?”
  一时间,全场小白花都沸腾了,都纷纷道:“还是妹妹来吧。”
  谢宝林冷眼瞧着下头这些乱糟糟的,不得不出声道:“让人代劳,恐怕王妹妹也没有面子,不如王妹妹背首诗吧。”
  王令宜感觉自己受到了谢宝林的侮辱,别人都是作诗,轮到她便就背诗了?谢宝林当真是不给她不痛快,自己就不痛快。
  “如何?”末了,谢宝林还好心好意地征求王令宜的意见,“一句也行。”
  谢宝林这么好说话的模样让王令宜有苦难言。
  王令宜在身后连忙摆手,示意她要晕了。
  合姜极有眼色,上前一步,低声提醒道:“不成哪,皇后的医女还在偏殿候着呢。”
  此路不通,王令宜来回看了看,瞥见谢宝林似笑非笑的模样,心下一横,只好硬着头皮笑道:“妹妹是什么情况大家都清楚?姐姐还是莫要为难妹妹了,不然妹妹可要昏倒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没理由逼着她。这关总算是过去了,堪称劫后余生。
  王令宜咬碎银牙:谢宝林,这梁子结大了!
  这宴会让王令宜头疼得很。刚回到自个儿宫里,王令宜顾不得梳洗就躺到榻上休息,因着还喝了酒,便沉沉睡去了。
  翌日一早,王令宜只觉得还没睡够,便被床前的婢女唤醒了。
  “娘娘,王贵妃已经在宫里等候多时了。”
  王令宜正欲摆手说不见,忽然清醒过来——整个宫里,不只有她一个王贵妃么?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百合,请大家多多关照~
↖(^ω^)↗
 
  ☆、王贵妃与谢皇后的互换
 
  王令宜略略忐忑地睁开了眼。
  床很陌生,床前婢女的温婉眉眼却熟悉得多,这是谢宝林的贴身婢女榕西。
  “榕西?”刚出口的话,虽稍稍有些沙哑,但却让王令宜意识到这个声音并不是她的。王令宜心中渐渐升腾起难以名状的恐惧。
  榕西动作利落地将纱帘收起,方才弯身扶王令宜起身,轻声道:“奴婢瞧着今日的王贵妃有些不同。”
  王令宜发觉她即将要面对的事可能极为荒诞。
  铜镜前,她身着丝绸中衣,亚青长发直垂腰际。即便铜镜映像再混沌,王令宜也认出现今这副身子是谢宝林。
  居然是谢宝林?
  她紧盯着镜子,捏紧双手,极力压下想要尖叫的冲动。
  还没等王令宜穿上衣服,谢宝林就顶着王令宜的脸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看样子大概也是忍无可忍了。
  看着小宫女们想拦又不敢拦的模样,谢宝林面无表情道:“退下。”
  话音落了片刻,小宫女们还是踟蹰着不肯离去,谢宝林这才又想起来,如今她是王令宜了。
  居然是王令宜!
  王令宜清清嗓子,试着学往日谢宝林的做派,道:“退下吧,没什么事不许进来。”
  宫女们道了“唯”离开寝殿,甚至顺手关上了门。
  从别人的角度看自己还是很怪异的,尤其当这张脸做出与自己往日完全大相径庭神情的时候。王令宜瞧着对面的冷面美人,心道这才是谢宝林的真实面目啊,看这行事哪里是端庄稳重的皇后娘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