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倚天同人GL誰與爭鋒 作者:夏至千里

字体:[ ]

 
文案
整本原著书中小妖女赵敏将张大教主戏弄团团转,
要人家答应她三件事,又要人家叫姐姐,又阻人家拜堂。
张教主也不过搔个脚底讨回一场。
现在一改,有个人要将小妖女赵敏训服于裙下,
换赵敏答应三件事,叫姊姊,而且还要拜两次!!
不过看在众多粉丝份上,那痒痒会让妳讨回来的。
CP:??X赵敏 无穿越人物 
百合中心尽量上肉 BGBL描写有H无 
阅读注意:
原作书写尽可能省略,毕竟如果能写的跟金老媲美,还何苦为五斗米折腰。
理由同上为主角视点书写,恳请见谅。
内容以二版为主,为了故事情节有些内容参考其它版本,历史原作考据者,本文纯属抒发娱乐,烦请高抬贵手。
怕吞雷炸,也可以先问问,谢谢。
 
内容标签:武侠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趙敏 ┃ 配角:楊不悔,張無忌,苦大師 ┃ 其它:倚天屠龍記,金庸,同人
 
 
第1章 初篇之一   太極錯傳教主雙
谁与争锋初篇之一 太极错传教主双
武当山,三清殿上,假明教教主赵敏率众攻山,明教数高手飞驰救援,彼此未动手,先打口舌之战。
我趁着躲在殿角扮作清风,那赵姑娘的手段,看个十足,心中长叹后浪不如前浪,亏我还暗自夸妳能困住我有心计,烧了绿柳庄有气魄。
赵姑娘妳为了摆脱纠缠可以舍了庄子,为了拿下一个剩糟老道的门派可以花数百人力上山,妳是想不到提了宋远桥来当人质吗?还是多安排在道上拦阻,你今日之举也就是那白衣摇扇俊美异常颇令人舒心,但是看你把先手优势搞得如此还是看了头疼。
明月见我按着额角,趁众人没注意,悄声道:「小师叔,你别怕,太师父虽然伤了,但是要铲除咱们武当可没这么简单,就算打不过,我一定护你逃走。」
果真如此那我更头疼了,若非你挡道,贼和尚空相方才决计伤不到张老道啊!
腹诽恍神,来不及帮腔,鹰王就这样被阿三一句话「我们都是邪魔外道,一鼻孔出气」给挡了下去,唉!堂堂明教使者法王散人,似乎无人拿这赵姑娘有办法。
于是提气朗声道:「好,照这位施主所说,咱们都是煮饭烹茶抹桌扫地应当对的上,在下武当扫地抹桌,对上你这为鞑子煮饭烹茶,正好。」
话说完,迈开方步,运气在青砖上踏出足印,往殿中一站,果然看见四周诸人脸上诸般颜色,黑的赵敏,喜红的明教众人,跟讶异的张三丰。
赵姑娘脸一黑,他手下众人自当要讨回场子,阿三运起外门金刚伏魔功,全身骨节劈啪作响,又是个未打先虚张花头。
本想上前去三两下了结,没想到那张老道又婆妈起来:「这位施主身具少林派金刚伏魔的外门神通,想是西域少林一支的高手。你小孩儿小心被打得筋折骨断,岂能儿戏?」
「方才太师父传功,以柔克刚甚是精妙,而且神功初成,正好有这外家高手,何不交由弟子试试,如果弟子所学不精不成,再由太师父出手不迟。」怕我输,那场面话先给你安好了,我输了你就自个上,张老道成吗?
张三丰脸色想言又止,眼神扫向青砖,青砖上的步子分明是武当长拳起手势的步法,这当然也是有意为之,张老道总算乖乖坐下。
阿三一脸鄙夷道:「小孩儿,进招吧!」
活那么多年,今儿老是被当成孩子,虽说我已然乔装成无忌,但凡是女子过了一定年纪,谁不为此窃喜,看在阿三嘴甜份上,我只做个起手式:「请。」
这阿三果然没有这么好相与,顾及张老道薄面还有话已然放出去,使出的功夫十招至少也要有七八招是方才所见的太极拳,所剩下三两招才能夹杂似是的本门拳法,乒乒乓乓六十几招下来,饶是本门功夫精妙,也只能偷占上风,我不急,每一拳都得消耗极大气力的阿三却是急了,招数一变,左右手分使拳掌与手指功夫,让本来就技穷的我拙于应付,退后那阿三又欺了上来,三四次险险避过,正当力图稳住身形时,一拳自上路横扫近身处忽变为掌袭左肩,若要向下相避,又躲不过封住丹田的一爪,当下不敢托大再使那不熟悉的太极拳,左肩收筋缩骨从不可避中避去,只上臂衣袖裂个口子,右手使出手挥五弦,往阿三手腕袭去打得他手臂酸软,那一爪立解。
阿三见本该得手的招式,竟被闪过,又变招左手大力抓来,我见其势不可挡,连忙闪身,阿三见我怕了他的指力,脸上冷笑,招式连出。
敌强我弱,这时候闪起来稳妥,况且我足下一发劲,连伟蝠王也追不上,当下绕柱而避,阿三打不着人,倒是徒手将殿中大柱片片撕下。
「且住!你使的是少林金刚指力!」我四处乱窜没看得那么清楚,虽大有疑惑,一直躺卧的俞岱岩倒是先看出来,出声喝住,见他疵目欲裂,双目彷佛要喷出火来,面对这个把俞岱岩弄残二十年,弄出张老道百岁寿宴一场悲剧的凶手,我心中倒是没有这么大震动,沉下气后退收手,中历历而过的前因后果,忽然觉得,造化真的弄人,没这阿三,少了这些事,无忌何来一身巧遇武功,何来一场机缘,让我能于此时站在三清殿上。
耳听着张老道、俞岱岩和阿三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出师承于火工头陀与当年折断俞岱严之事,对早看开的人,只是平添几分惆怅,倒是没什么好再起波澜,相较于听得仔细的众人,自己反而没那么专注,是以注意到那溜进殿中的一抹身影,无忌也到了。
他现下打扮成一名普通教众不敢太张扬,悄悄靠近周颠,见他们悄悄说了几句,周颠又跟伟一笑说,伟一笑听了侧阴阴一笑,趁着张老道还在跟那阿三乱扯,靠道我身边说;「副教主,教主说这火工头陀门下有款黑玉断续膏,可治俞三侠和殷六侠。」
原来又想叫我取药来着,我不着痕迹,像是接到属下禀报一般道:「知了,下去吧!」
伟蝠王也知趣,躬身退下,反正厅上这么多眼睛决计避不开,倒不如光明正大的故弄玄虚给对方猜到头疼。
说完话,见他们还在啰嗦,充上前道:「黑玉断续膏交出来,饶你不死。」
那阿三果真是个直肠子,连张老道都可以轻易套话说出师承,当然马上回道:「你怎么知道本门圣药!」
「你管我,拿来便是。」其实我也是刚刚听说的,只知道这药可卖个大人情,于我于无忌都是必得之物。
阿三心下惊疑,那张老道听药名好像知道了甚么,于是招招手,要我过去,低声道:「故人盛情,我无以为报,阁下与郭女侠如何称呼?」
果然刚刚那两招独门功夫露了馅,年过百的人精老道真不好瞒,心下不想让他知道太多,于是答道:「师尊与郭女侠有极深渊源,但严令不得告知,望张真人海涵。」
人精就是人精,只见他袖袍未动,早已两指掠过我神门穴,用真气一探我内功来历,见他脸色一变,瞬间又恢复如常,低声道:「女侠对不住,恕我唐突了,我这太极拳有诀窍,用意非用力,太极圆转,无使断绝。当得机得势,令对手其根自断。一招一式,务须节节贯串,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
后面的拳诀倒不是低声而说,而是朗朗而谈,那阿三带头搧笑我临阵磨枪,我只是思考拳诀与招式,半刻钟后,退回场中。
「临阵磨枪无妨,只要能胜便行。」虚名能做甚么?我心中不削,一边说,一边双脚缓缓迈开,垂肩抬臂,虚抱一圆,正是太极起手势。
「咱们继续。」我沉声道。
那阿三冷笑,左手拳右手金刚指又攻了上来,不知为何这次一起手,那拳诀从心中流过,彷佛能看见阿三如何使力变招,但新学现卖,依然不敢托大,左阴右阳,一招『云手』,荡开阿三那开碑裂石的力道,一力不成,阿三又变招,左掌右爪,忽然福灵心至,以不变应万变,继续使那下半招云手,阿三又落空,于是我半招他两招,就着你快我慢的奇异状态,一招云手周而复始勘勘抵挡了他半套拳,阿三久攻不下额头见汗,终于想到改手用脚,斜里迅速一腿,踢下三路,双手蓄劲,只待我变招双掌收起,便要一爪直捣我心窝。
但他哪料的到,太极拳后发先至,云手改『搂膝坳步』,双掌大开依旧圆转,右足前踏马步换箭步,左手自膝上削向阿三脚踝,右手拨云,荡开心窝一爪,阿三整个人被掀翻起来,趁着他在半空使不上力,左右大开的双掌拉住阿三左臂右腿,指力运起,从肘而起,至指骨末端,关节寸断,接着双掌合拢而抱圆一推,那阿三如败絮破墙而出,那隐含的劲道,同时逼断七八根胸骨。
阿三一飞出,那秃头阿二就紧接而上,他一身横练,招式也毫无花巧,双掌平推,但掌风已然拢住我上中下三路,气劲之强时所罕见,连张老道也惊呼小心。
但这种由外而内的内功,虽讲究天资,但锻炼之法也有所差异,火工头陀只有偷师之能,哪能及得上我师传之法,当下往殿门外众人一望提起萧然掌意,接着右拳轻似水上飘;左掌端凝如千斤巨岩之势,迎上阿二。
砰!四手一接,内力硬碰硬之下,那阿二双臂折断,从阿三破开的墙洞同样飞了出去,这一下看似武功高强,实则有心理取巧隐含其中,我从师承这路由外而内的功夫之前,内力早已不低,较之阿二功底深厚一些,更何况陌生交手,第一招试探为多,讲究三实七需,我一上来却是十成十的尽力,这有所保留跟全力一比又差了两成,这一来一往,阿二这不用心计的,当然轻易被轰出殿外。
 
 
作者有话要说:
头几章武打戏较多,真的不爱的姑娘建议跳到二篇开始看吧!
若看过原作,剧情上不会有太大问题
 
另有別居處,歡迎追蹤來
https://www.facebook.com/km1000km1000/(人小名微,煩請按個追蹤幫推廣,先謝了)
 
 
 
 
 
第2章  初篇之二 太極錯傳教主雙
众人惊讶阿二一招落败未过,那墙洞突然窜进来一个肥硕如地鼠的汉子,原来五行旗已然在外布好阵势,厚土旗使颜垣,提着阿二阿三进来,往地上一放,鞠躬后又自墙洞退出。
五行旗身穿明教服饰,此时赵敏再无知也猜到我扮演了谁。
「张教主,怎地如此没出息,假扮起小道童来?满口太师父长、太师父短,也不害羞。」
就算我恢复原本身分,叫张老道几声太师父,按照一般人家俗礼,还是师承来说也不太过份,权当敬老尊贤,我自己不在意,赵姑娘你替我费什么心,更何况现在我是冒名顶替的张无忌,谁怕你来着:「他本来就是我太师父,我叫太师父干你何事?」
转身跪下磕个头,一边跟张三丰俞岱岩见礼告罪,一边暗骂张无忌辈分太低,扮你还要代你磕头。
这身分显露,人精张三丰虽然心底疑惑,但是还是拉着一群老头子又跟逢年过节似的东家长西家短,互相搅那繁文缛节。
赵姑娘俏脸微红,自是气的不清,势必想起那绿柳庄一事,她命令阿大道:「给我斩了这轻薄无礼的贼小子双手。」
「绿柳庄我自是轻薄于姑娘,在此向姑娘赔罪,但姑娘意图毒害我明教众人也无假,咱们就此两厢揭过如何。」听她提到往事,自有几分抱歉,说完深深一揖到地。
「你在那铁牢,那般…那般…,怎可说说就饶你。」赵姑娘脸更红了,但此次自是羞的,令人又忆起那颤抖于怀中的香软娇躯,相隔虽远,但鼻中似乎又闻到那少女幽幽酥酪体香。
「那连同黑玉断续膏一同算,姑娘如何才肯?」见她话语松动,自然趁机相询。
赵姑娘全然不理我的话语,自顾自道:「当初绿柳庄邀你饮酒,想你张大教主自当翩翩少年英雄,瞧你席间还算规矩,哪料到你这人后如此卑鄙。」
这话说的与其说怨怼,不如说含羞带嗔,那隐约几分情意,透露而出,无忌在水阁中与这赵姑娘一起饮酒,可是说了什么,惹这姑娘上心?
「姑娘邀我饮酒,自是不敢有非分之想。」不明了当时俩人到底说了什么,只好回个模绫两可,见招拆招。
「你只想要我交出黑玉断续膏吧!」赵姑娘看穿我的意图。
「如能惠赐,自然甚好。」我又一揖。
「那你应允我三件事,我就赠你黑玉断续膏如何?」赵姑娘狡狯一笑,提出了个极难的条件。
我本以为是个折辱的条件罢了,没想到赵姑娘坐地起价,倒是开个大难题,于是回道:「帮姑娘三个忙无什么,但是若是姑娘要我去摘星揽月,恕我无能为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