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本小姐姓张,嚣张的张(gl) 作者:夜夜夜静

字体:[ ]

 
文案:
此文gl,此文gl,此文gl,不喜请绕道!谢谢!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故事中人物名字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这是一出悲剧转正剧的故事。不喜请点击右上角叉叉。也欢迎各位读者大大互动、交流。
 
张翠翠:本小姐姓张,嚣张的张。
陈若瑾:……
张翠翠:若瑾,叫我翠翠。(含情脉脉,闪着十万伏特的电流)
陈若瑾:……
张翠翠:别说话,吻我!
陈若瑾:闹够了没?
 
新坑,第三部作品。已完结。有点冷的番,希望大家喜欢。谢谢支持。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翠翠,陈若瑾 ┃ 配角:袁美珠,王玉莹,祝明星,李占文 ┃ 其它:因缘邂逅
 
 
  ☆、自我介绍
 
  我叫陈若瑾,今年28岁,在一家小公司当个小文员,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办公室生活,偶尔在网络世界里写写文,以排解心中想表达的意思,或情感。看着身边的同学,不论男女,结婚的结婚,生娃的生娃,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独自一人真的好吗?
  但,我并不孤独,因为有书籍可以陪伴我。
  我叫张翠翠,今年25岁,在一间大公司担任人力资源管理员,每天都用100分的干劲去迎接工作,克服工作中的各种难题,偶尔和三五闺蜜坐在一起享受一下小资生活。身边很多追求者,可是没有一个看得上眼,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角太高了点?可是,才25岁的我,并不着急,我希望可以遇到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恋,这样才像我的生活!
  在那天,我遇到了一个,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地铁报着站,人们匆匆忙忙地赶地铁了。我安静地坐在一角,看着手中的书。此时,往列车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我没有四处张望,仿佛我的世界只有书。拥挤的第一个站后,我遇到了一个,日后扰乱我世界的人。
  列车仍然进进出出,我看书看得出神,不料列车的一个缓冲让本来站在我前面的女子往我身上扑,而且,她的唇还碰了我的唇,这样的情节,我以为只会出现在小说世界里,并不想却发生在自己身上。随即她也有点尴尬,道了歉:抱歉!说罢她撩拨了那染成棕色的小波浪秀发往耳背,我看着她就这一个动作,竟然好奇地看了她一眼。
  只见她穿着灰色的职业套裙,白衬衫,黑丝袜子,平底的休闲黑皮鞋,个子目测有1.6m左右。这时,又到了下一个站,列车上的人已经少了很多,她在我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下,却不想透过对面的玻璃窗,我看到坐我旁边的大叔竟然拿着手机往她的裙里探究着,而她却只顾着平铺着她的笔记本在上面敲着字。
  我听到旁边的大叔猥琐地笑了,也忍不住了。随即站在她面前,遮住了大叔的可拍视线。幸好我够高抓住了扶手,不然第二次的尴尬恐怕要发生。她不明所以的看了看我,我听着耳机的音乐并不看她,直到那大叔离开,还咒骂了一句:真他妈多事!
  我想走回座位,却不料那位女子捉住了我的手,笑靥如花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回答她,想着到站了,准备下车,不料她扯着我说:本小姐姓张,嚣张的张。记住了。随即放手让我离开。
  我心里想,真是个奇怪的女子。列车轰轰地驶开了,我却想着她刚才的话。不禁对着高速前进的列车一笑:你好,张小姐。
  张翠翠看着那个奇怪的人,她本来不明白那个中性打扮又戴着一副貌似度数很高的眼镜的女子为何忽然站在她面前,后来听到那大叔离开时的咒骂才了然。像地铁巴士这些地方,什么人都有,她暗暗感谢那位奇怪的人。想起之前和她不小心的一吻,蜻蜓点水般,可是看到她眼中的悸动,难道她没接过吻吗?不禁好奇。
  问她名字也不回答,见她的环保袋上装着一本书,《寂寞的撒旦》,才知道,原来是书呆子。张翠翠就这样给陈若瑾贴了书呆子的标签了。确实很奇怪。
  到站了,这时张翠翠的手机响了,张翠翠不是很想接,但又不得不接:李总。只听那边劈头就骂:看看现在多少点了!招聘会就等着你了!张翠翠看了看时间:李总,今天星期一,路有点堵。那边又发作了:别给我找借口!快点滚回来!张翠翠只能认命:好的,李总。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更得可能较慢,主要是框架还没有想好,而且现代文,比较有难度,谢谢关注。
 
  ☆、新同事
 
  美好的星期一,我失业了。理由是,我的形象不符合公司的要求,而且我没有后台,被人刷下来。在这间小公司做了4年,4年来我一直保持着现在的中性打扮:短碎发,格子衬衫,休闲长裤,帆布鞋,还有一个环保袋。办公室是一个是非特别多的地方,很多时候,我都会自动屏蔽一切消息信息。譬如二课的珍姐被一课的组长搞大了肚子;三课的女高管其实是个les;一课的科长是个gay……有进没出。我被告知被辞退,默默地收拾着东西,回家。
  爸妈因为一场意外,双双离开,我独自一人住着那间复古的大屋子,陪伴我的只有书籍。
  李占文是我的大学同学,最近好几次都联络我,问我是否有兴趣到他公司发展。他说极度需要像我这样的人才,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人才,而且他还是大公司的CEO。当我窝在家里,难得慵懒地享受着自制咖啡的苦涩,李占文又来电了。仿佛他对我真是不死心。
  我与他约了地方见面,却不料遇见了张小姐。地铁里那个张小姐。
  李总最近总是发狂,神经兮兮的。今天他说叫我跟他去挖人,我就好奇是谁让他如此疯狂,之前打电话也是,莫不是那人三番五次拒绝他,所以才把气撒在我们这些小人物身上?李总开着车,跟我说那人是他的大学同学,主修英语和哲学,说起来,李总好像是剑桥毕业的,我也好奇是谁能让李总发疯。
  当我看到那个有点熟悉的背影之后,而李总却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嘿!陈若瑾!她扭过头来,我看到她眼里的惊艳。我才知道原来她叫陈若瑾。李总一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可她却没有任何话说,或者说她太安静了,安静到,很容易就被忽视。可李总还是滔滔不绝地计划公司未来的发展,极度需要和渴求人才……
  这时听她开口道:上班有什么要求没有?李总一听,连忙说没有,按时上班下班就好了。这时她看了看表,说道:明天再见。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看着她的背影,让我觉得她是一个十分孤寂的人。李总满意地点点头看着她就这样离开了。
  我听着李占文一大堆废话,看了看时间,最后还是答应了他。明天便去他的公司报道。这个时候,要回去浇花了。看着庭院里盛开的各种月季,颜色不一,装饰着那张长长的木椅,想起妈妈最喜欢和爸爸坐在那长木椅上看着我开心地荡着秋千。可那秋千早已坏了。
  这时,天变的黑沉沉的,估计要下暴雨了,我连忙上屋去收拾还在晾着的衣衫。
  看着她走得如此匆忙,究竟是什么事呢?这时,李总安排我明天给陈若瑾办理入职手续,也交代我帮忙照顾一二。就说若瑾的性格比较孤僻,大概是因为在她大一那年,她双亲过世的原因,叫我注意着。我点点头。原来她还有这样的故事。
  第二天,当我上班时,发现她被前台拦住了。原因是没有工作证,我上前热情地跟她打招呼:陈小姐!只见她面无表情地跟我打招呼:你好,张小姐。我看着她肩上仍旧挂着一个环保袋,心里想着,今天她带了什么书呢?
  当我领着她来到办公室时,很多人都注视着她。她穿得并不时髦,可以说是很简单很简单,就像刚出来工作的大学生一样。没什么经济能力那种。可是想起她的学历,按道理也不会混得很差啊,忽然对她的好奇慢慢地多起来。
  我感受着这些注目礼,早已麻木,问了张小姐一句:我的座位在哪里?张小姐才带着我走到一个角落,说是我的办公位置。我看着这个角落,觉得真是太合适了,这样就没人可以注意我了。
 
  ☆、背影
 
  袁美珠走进公司,推门而进。竟然看到她的表姐陈若瑾竟然在人事部的一个小角落里,不禁偷偷扯来张翠翠:我表姐什么时候来的?张翠翠不知所以,但今天新来的只有陈若瑾,不禁吃惊:你说,陈若瑾是你表姐?
  袁美珠不可置否:嗯,而且多年没见,要不是她没变,真的很难认出她。袁美珠想起自从姑父姑母过世后,除了大一那年跟着表姐,印象最深便是表姐为姑父姑母守灵的那天了。张翠翠说道:昨晚李总找了她谈,今天早上过来的。美珠,她以前一直都这样吗?
  袁美珠摇摇头:表姐以前很爱笑的。只是,姑父姑母走了之后,我没再见她笑过了。我先上策划部交代些事情,我表姐,麻烦你帮忙照顾一二,别让人欺负了。张翠翠已经是收到第二个人的托付了,点点头。看着陈若瑾,只见她在认真看着电脑屏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袁美珠忙完后,打算去找陈若瑾吃饭。难得见到又是同一间公司,也想以前那个阳光活泼的表姐回来。不料,去到人事部,一个人都没有。
  我看着电脑,调准了时间,便拿着便当去公司的休息室热饭,不想又听到了别人的谈话。“知道吗?新来的那个不男不女的,究竟是谁?”“听说很有后台的,别得罪了。”“世界就是这样,没点关系怎么混下去……”“我听说是李总介绍进来的。”“吓?不是吧?难道李总喜欢这类型的?”……饭好了,我拿着便当往梯道走去,直达最高处,推开那扇天台的门,阳光灿烂的天台上,我随便找了个地方,一个人看着远处的风景,吹着微风,吃着手中热腾腾的便当……
  我复印完资料看到陈若瑾手中拿着东西,便好奇地跟着她,发现她在休息室加热她手中的东西,随即明了。却隐约听到另一个房间的人在谈论她,她仍然没什么表情,把饭热好后,竟然走到梯道,我渐渐跟上去,才发现她走了那么多层竟然大气也不喘一口,而我早已跟不上,直到我看到平时紧闭的天台的门被打开,才看到她竟然一个人在看着风景吃着便当,留给我的,仍然是那个落寞的背影,仿佛,任何人都难以亲近于她的世界一般……
  28岁,剑桥毕业,父母双亡。沉默寡言。突然发现,这个叫陈若瑾的人仿佛有一股魔力,渐渐吸引着我。
  我吃完饭后,拿出手机调好闹铃,挨着天台阴凉的角落准备小休一下。宁静的环境让我很快进入了梦乡。
  我看着她渐渐睡下,也不打扰,忽然想起她的环保袋,随即下楼,只见她把那环保袋随便放在地上,我看到那本熟悉的书籍《寂寞的撒旦》,不禁好奇,大着胆子翻开了那本书,看了几页,看了看时间,把书放回原来的位置,心虚地赶着去吃午饭。
  当我回到座位时,好像有点不对劲,就是电脑的显示屏忽然亮了,我记得调了待机时间的,那么它亮着,是不是刚才有谁来过自己的座位呢?但翻了翻自己的环保袋,也没有丢掉什么啊。也懒得想了,或许别人不小心碰着了。
  李占文给我的工作十分轻松,有时候真怀疑他是不是只是觉得我一个人孤单,所以才随便给我一份工作。这些都不要紧了,反正我要的不正是这些吗?又再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五点准时下班回家,浇花做饭。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我已经习惯了。
 
  ☆、往事
 
  袁美珠下班后经过人事部,见张翠翠还在,而她那个表姐早已不见影踪。想着问问:翠翠,今天怎样?张翠翠筛选着陈若瑾选出来的简历,好像简历上的人都不错。见袁美珠问到,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跟她说,她中午听到的,看到的。
  这时李占文从办公室出来:嗌,美珠,翠翠还没走啊?陈若瑾呢?张翠翠一边看着简历一边答道:早溜了。李占文也不介意:对了,难得若瑾进来了,美珠你说要不要办一场欢迎会呢?迟些玉莹也可能一起过来啊。
  袁美珠却问道:你是说王玉莹也会进来公司?李占文得意道:是啊!今天答应我的,说过几天准备好东西就过来。不料袁美珠却对李占文动怒:李占文!你疯啦!你明知道我表姐……袁美珠看着张翠翠还在,也不再说话,转身离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