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钟爱(校园)+番外 作者:那端米凉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傲娇俘获忠犬的故事。
也是两个傲娇互相掰弯的故事。
又或许是抖m被虐到地老天荒的故事?
校园文,尽量轻松。
内容标签:甜文 花季雨季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青谢宜橙 ┃ 配角:柏钰葛悦赵书然 ┃ 其它:谁说我们不懂爱?
 
 
  ☆、第一章.入学
 
  八月,桂花树吐露第一抹芬芳时,正好是入学的日子。无数学校沐浴在月光般的桂花香气中开始新的一学期,在以桂树而闻名的桂城,无数人就是呼吸着这淡淡的香气进入自己在高中的第一个学年的。
  又是一年桂花开,桂城著名的高中桂中,已经开始了如火如荼的招生工作,高大的铁门大开着迎接前来报到的学生,随处可见提着行李一脸自豪的家长和满脸憧憬的稚嫩新生。走进桂中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宽广可供两辆小车并排行驶的大道,道路两旁种满森森郁郁的香樟树,因为已经有些年头了,树已经比旁边的教学楼还高,傲然的在阳光下展示自己的雄姿。樟树下的阴影里,整齐地摆放着一排桌椅,每张桌子上都摆有名片,标注了班级与班主任的名字以及班级的名单,负责带这一届新生的班主任们,就坐在这些桌子后迎接自己的学生。
  登记工作一般从早上九点开始,到了下午六点就能全部完成,很少有延迟报道的学生,对于个例,学校也有很宽大的处理方法,只需要去教务处补个报道即可。登记完的需要住校的学生,就可以从另外一张宿舍名单上找出自己的宿舍号,将行李搬去宿舍,从此正式开始自己的高中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桂中并不是全封闭式学校,和大多数重点高中要求学生全部住校的规定不同,可能是宿舍楼资源吃紧吧,也可能是所谓素质教育,桂中只提倡来自县城和别的市区的学生住校,至于本市区的学生,一般都是走读。这些来自县城和其他市区的学生,所在的班级也和其他学生不同,县城的有县招班,别区的有区招班,每个班每一届都只开一个,只收五十人,招入的都是各个县城和各个区的尖子。因此进了桂中的县招或区招,本身就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一所排在全市第二的重点中学的尖子班,分量显而易见。至于市区的班,每届的惯例是招十个班,照例是每班五十人,只能少不能多,十个班又按照升学成绩划分出两个重点班,称为实验班,其他八个,就是普通班。桂城是个坐落于南方的小城,十二个班已经很能容纳责任范围内的的学生读书,不像那些大的城市,听说一所学校一届五六十个班的都有。
  八月不仅意味着丹桂飘香,也意味着酷热难当。每年开学,基本都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除了树荫下有一丝阴凉外,到处都被暴晒着,本就湿润的空气一旦沾上太阳的热度,就像是刚从蒸笼里放出来一样湿热粘稠,在这种环境下待久了,就会令人几近窒息。但家长和新生们仍旧兴奋地忙碌着,被升学的喜悦笼罩的他们发自内心的露出开心的笑容,急切地与班主任寒暄着,打听着入学后需要注意的重要事宜。几乎每个班主任都得把一段话翻来覆去讲很多次,桌上的水杯很快就见了底,但休息的时间还远远未到,而从班主任们同样充满喜意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对这三年一度的甜蜜的折磨并不讨厌。
  下午两点左右,灼热的阳光下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在了桂中的校门口,略带满足地把校门上的桂中两字看了又看,在那张盖在大大草帽下的青嫩脸庞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和大多数即将成为她的同学的新生不太一样的是,这孩子是一个人来的,行李不多,一个洗的发白的帆布包和一个更大的一样发白的帆布包,一个搭在肩上一个拎在手里。她穿着一件天蓝色的T恤,正面印有大大的某景区的字样,一看就是发作宣传的那种廉价衣服,下身是条纯黑的牛仔裤,打了几个补丁显得十分冷酷,脚底是一双看起来十分耐穿的胶质凉鞋。单从她的这幅打扮,其实是很容易把她当做男孩子的,但是那条整整齐齐扎成的辫子暴露了她的性别。
  没有在烈日下停留太久,很快她就找到了通知书上写着的她的班主任的名字,有些腼腆地打了个招呼,拘谨的一声“老师好”带着那个年纪的少女特有的温软,一下就叫到了人心里。
  好纯的小孩子。她的班主任暗暗想道,脸上已经露出了得体的微笑,温柔道:“你是言青是吗,怎么是一个人来的,你的家人呢?”对于将要在未来三年和她互相陪伴的这些学生,她不可谓不用心,这一点,从她单单一眼就能叫出言青的名字可见一斑。
  言青显然也没想到她的新班主任这么神,当下就楞了一会儿,才傻傻的应了,还笨的要死的问了一句:“聂老师您怎么知道?”新班主任姓聂,名雨,是个看起来好温柔的中年妇女。
  聂老师看着她那副惹人喜爱的小呆模样,露出了神秘的微笑:“这是个秘密。”这小笨蛋,没见一旁的名单上她的名字旁就有照片吗?原谅她这么大年纪了,难得有点乐趣,逗一逗这小孩,不算犯错吧?
  “请问是高一县招班的班主任聂老师吗?”就在这时旁边又来了位带着小孩的家长,是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啤酒肚微凸,在他身旁的女孩看起来是随了他的高度,在同龄人里面显得十分高挑,言青其实也算高的了,但在她面前还矮了两到三厘米,目测,女孩大概得有168了,这在高一的女生中算是很高的身材了。女孩脸蛋长得十分好,五官精致,眼神灵动,因为还没完全长开,显得十分青涩,但这青涩中自有一番惊人的美丽。就仿佛是一枚沾着露水的青果,还未到秋天时已经吸收了无数灵气,很难想象完全成熟后该有多么的诱惑。
  聂老师应了一声,已经叫出了那女孩的名字:“是谢宜橙是吗,您是她爸爸?”真人长得比照片还好看。
  “对对,您看您现在有时间吗,我们是来报道的。”
  “聂老师好。”小女孩在一旁机灵的喊了一声。
  “哎,真乖。您稍等。我这还有个学生。”聂老师急忙把签好的通知书还给言青,柔声说道:“你的宿舍号是501,就是五楼的第一个房间,拿上你的校园卡去那边的宿舍楼,在楼下的小亭子里登记了,就可以去宿舍放行李了。”指了一个方向示意言青过去,聂老师又忙着去招呼另一个家长。
  谢宜橙?她长的可真好看,她怎么比我还高。言青道过谢后拿着新到手的校园卡稳稳地朝宿舍楼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还不时想起刚才那个小女孩,这今天见到的第一个同班同学,还是引起了一向容易走神的她的注意的。
  其实言青主要关注的点还不在人家女孩的外貌上,她长得是好看,但一个女孩子看另一个女孩子,就算承认她长得特别好看,也不会时时记挂的。主要是,她怎么能长得比她还高呢?十五岁的小言青对此很不解,要知道她在过去的十五年里,还没遇上过比她高的同学。咳,也是她们那里地方太小,让人孩子以为女孩子长得像言青自己那么高算很高了,哪知道来这里见的第一个同学就比她还高,惊奇的同时,言青对这里更加敬畏了。
  城里,果然是不一样的。
  于是桂城留给言青的第一印象,不仅有楼比乡下高,路比乡下宽,还多了一条:人比乡下人高。连带着,对于桂城人她都有些害怕。
  后来她见识广了,想起当初自己这傻乎乎的想法,也不由失笑。
  正想着呢,后面传来一阵轻喊:“言青,言青!”声音清清脆脆的,如刚开腔的翠鸟,仿佛夏天里的一泓清泉般沁人心脾。
  言青本能地回头望去,心里还在奇怪,她在这地儿没熟人呀,怎么听见有人喊她名字?
  就见刚才在报道处看到的女孩儿小跑着朝她这边跑来,身后她爸爸提着行李很轻松的跟着,言青急忙停下,一头雾水地等着她。
  “你是叫言青吧,你好我叫谢宜橙,刚才发现和你是一个宿舍的,一起走吧,以后就是同学了,又是舍友,多近的关系呀。”小女孩冲她甜甜笑道,眼儿弯弯,这一笑不知道迷了多少人的眼。已经有自命不凡的小子偷偷记下了她的名字,准备开学就出手了。
  她却浑然不觉似的,仿佛对众人的目光早已习惯,只是带着点期待看着言青,希望她能应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开新文。
按照惯例,三更。其他的不求,就求评论,有评论才有动力。
 
  ☆、第二章.换床
 
  “你是叫言青吧,你好我叫谢宜橙,刚才发现和你是一个宿舍的,一起走吧,以后就是同学了,又是舍友,多近的关系呀。”小女孩冲她甜甜笑道,眼儿弯弯,这一笑不知道迷了多少人的眼。已经有自命不凡的小子偷偷记下了她的名字,准备开学就出手了。
  她却浑然不觉似的,仿佛对众人的目光早已习惯,只是带着点期待看着言青,希望她能应下来。
  言青长这么大还没遇上这么主动的人,当下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心里好像也并不抵触,就点了点头算作同意了。谢宜橙已经走到她旁边,两人并肩走着,言青有心想要同她说些话表达下善意,但是无奈她这人其实有点怕生,还有点嘴笨,几次张口又闭了嘴。
  好在对方是个活泼的性子,没等气氛变尴尬就关心的开口:“你这包不轻吧,累吗,我帮你拿一个吧!”说着就要去接言青手上拎着的包。她们身后不远处,高大的男人看着这一幕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好吗,他家宝贝闺女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呸,他家宝贝儿就是这么好心。但是,还是无法想象好吗,这么娇气的一宝贝疙瘩还有主动给人拿东西的时候?他回去一定要说给她妈听,估计她妈要说他骗她了。
  想象无能,想象无能啊。男人小心护好自己的眼珠子,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事态的发展。啧,那孩子也是倔,就是不让小橙子拿,男人又惊讶了,小橙子竟然不是意思意思一下就放弃,看这样子是来真的?天真的要下红雨了。这陌生小孩有什么魔力让他混世魔王一样的闺女看对眼?这是真想和她做朋友了?奇怪,真是奇怪。不过既然已经接受这个事实,男人就把一切当好玩的事情看了,看着看着,嘴角就不由露出一个淡笑,论起缠人的本身,他家这个小女儿认第二都没人敢认第一好吗。看看看,果然,那孩子磨不过小橙子吧,还是被抢走了一个包,但是看着她也是有分寸的,死活没让小橙子拿手上那个大包,而是把背上那个小点的包递了过去。
  明显就看到橙子接过那包的那只手一沉,几乎要拖在地上,男人心里就是一紧,下一秒就发现小橙子机智的用双手将包往背上一甩,把包背了起来,看起来有些开心的背着包和女孩走了......他本来已经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看看身旁这两个大大的行李箱,心中泛起一股悲凉,女儿大了,会疼人了,但是!要拿包他这里有呀,女儿啊,你爸也很累!
  僵硬的立在原地,男人一时间没有追上两人,眼看都快过弯了闺女都没想起要回头看一眼她那被落下的老爸,男人默默抹了一把泪,哀怨地拉着箱子大步向前赶去。
  这旁的言青显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存在让同学的爸爸经历了怎样复杂的一段心理活动,她还在担心她的包把这个看起来就细皮嫩肉的新同学压坏,不是说城里的孩子都很娇贵吗?你快把包还给我呀,压出痕子来我赔不起呀。
  她在心中几乎要呐喊了。
  “你真是一个人来的呀?你爸妈为什么不来,工作忙吗?”刚才在班主任那里被打断的问话在这里重现,言青羞涩的摇头,直白道:“工作忙也算一个原因吧,还有就是车费和住宿费加起来蛮贵的,能省则省。”这个来自农村的孩子,并不避讳和人谈到她贫穷的家庭,在她的观念里,贫穷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一旁的谢宜橙却沉默了下来,仿佛听到了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她知道这个新同学的家境或许不是很好,这一点从她的包和衣服上就可以很容易的看出来,但是她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因为买不起车票住不起宾馆而无法来送孩子上学的家庭,尤其是言青就这么自然的说出来了,似乎并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她的心中,突然有些难受。
  “那你呢,你妈也是因为工作忙而没来送你吗?”言青终于想到了一个话题,连忙提了出来,她看这一路上好多都是父母一起送的,夸张的还有全家人出动的,现在看谢宜橙只有爸爸送,还真有点奇怪。结果这个问题没见谢宜橙回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