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 作者:五把刷子(上)

字体:[ ]

文案:
是谁在引导故事的发展?
是谁在感叹命运的奇妙?
我,一个生活苍白如纸的26岁单身女青年,莫名的穿越到了一个男女通吃的王爷身上,一段离奇而精彩的人生随之而展开。
端庄贤淑的才女,傲娇泼辣的将军之女,妩媚执着的妖女,孤独凄美的青楼名妓。
是谁在月下独舞?
是谁在孤灯下独眠?
是谁策马奔腾在战场?
是谁带领我渐渐进入角色?
是谁将与我共赏这万里山河?
执子之手,与子共游,这一世,能有你的陪伴,我也不枉此生了。
本文讲一个拥有女人灵魂的男王爷,和几个女子之间的故事,有纠葛但不花心,主角会从一个逗比慢慢成长变得成熟,主角结局一对一。
也可以说本文是在一个言情大背景下的百合无间道。我若爱你,便是灵魂相依,不管我的身是男或是女,我都想要和你在一起。作者觉得灵魂重于肉体,灵魂一直是女女,所以是百合。
本文女穿男,属于慢热型,不喜慎入。。。
 
文案二:一句话简介本文。
韩青:“王妃怎么撩?”
苏月:“笨蛋王爷怎么扑倒!”
黛楼儿:“怎样才可以吃掉你!”
江璃:“原来是你。”
韩朔:“论高富帅怎么被逗比打败!”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灵魂转换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青 ┃ 配角:韩朔、韩明、苏月、江璃、黛楼儿、香铭 ┃ 其它:女变男
 
 
  ☆、祸起七夕
 
  我——孟微,今年26岁,是一个21世纪伟大的单身汪兼宅女,在一家国企上班,平时就喜欢看看小说、看看电影、看看跳水,呃——“跳水”这个你懂的,生活一直安逸而平淡,一辈子没干过什么坏事,呃——除了小时候给贪杯的爷爷米酒里面兑水,那老头子在喝了一个月后发现酒没少,于是我被逮了个正着,还被狠狠得揍了一顿。之后有了心理阴影,做人一直规规矩矩,工作兢兢业业,做好事从来不留名。本以为,我这一辈子一定会平平安安,在适当的年龄找一个适当的人,在寡淡无趣中寿终正寝。然而,实事证明,连老天都不喜欢我这寡淡的人生,要给我来个大大的玩笑——
  那天,是一年一度的化肥节,牛郎那小子要在万众瞩目下跨过那条长长的化肥生产线,跟他老婆卿卿我我。而在地球上,非常多的小情侣喜欢在这一天各种刷屏,各种秀恩爱,还要欺负小动物——虐狗。到了晚上,到处都可以看见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在天空下、野地里、别墅内、小河边关注那条化肥生产线,我就不懂了,难道大家都不怕么,不怕来个乌云罩顶鸟粪淋漓么。
  夜凉如水,在这灿烂的星空下,本着做好事不留名的精神,我决定帮那小河边的野鸳鸯一把,我偷偷潜到他们旁边,在他们情到浓时,我默默的摸出包包里面的摔炮,抓起两大把,对着他们身边就是一顿乱丢。“噼啪”“噼啪”“我操”“谁啊!这是!”丢完我就撒丫子跑了,小心肝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这俩倒霉孩子,我都注意他们好久了,不知道我是为他们好吗!晚上的河边湿气那么重,蚊子那么多,万一感冒了怎么办!这不是要他家大人操心,给国民医药事业增加负担么!
  做完好事之后,我心情特别开心,谁知道乐极生悲脚下一滑,我就不省人事了。
  
 
  ☆、我穿越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意识才在模糊中醒来,感觉眼皮好重,喉咙好痛,全身每一块骨骼都钻心的疼,使不出一点力气来,我感觉我快死了。莫非是那俩倒霉孩子追上来了,趁我摔倒,把我狠揍了一顿?!太可耻了!这是要鞭尸的节奏啊!这真的是沐浴在阳光下的祖国的花朵干出来的事么,我代表广大人民谴责他们。这种眼不能看,嘴不能说,人不能动的日子,真的好难受啊。
  过了会,我听见一阵很轻很柔的脚步声传来,接着就感觉到脸上一片湿润的感觉传来,来人正在温柔的擦拭我的身体,然后感觉我的身体被移动了,慢慢的被一片温热的水包围,一股浓重的药味扑面而来,接着是各种按摩,各种擦拭。真的是“中国好护士”啊!这种温柔劲真的是感动得我泪流满面啊,我决定了,我出院那天一定得给她送面锦旗,不能省!
  “主子还没醒的迹象吗?”
  “唉,主子这次中毒太深,幸亏遇到姜神医云游到此,不然太后娘娘就得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唉,可不是嘛,谁曾想到,那群小倌竟敢毒害主子,亏主子平常待他们不薄,陛下下旨将主子府里的小倌宠姬全部处死,也是在帮主子。”
  “主子也是,天天流连在那些下贱之人身上,真的是……”
  “嘘,你小声点,太后娘娘可是疼主子得紧,要是你的话传到她老人家耳朵里,仔细了你的小命!”
  纳尼?什么情况?主子?陛下?太后?难道我就这么狗屎的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男女通吃的主身上?那得有多大的毅力啊!那贼老天不会这么对我吧?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迷迷糊糊从看望我的人的语言里,整理出了我现在的大概处境:我在一个叫做辰国的地方,有一个非常疼爱我的母亲叫太后,有一个很牛逼的哥哥叫皇帝,据说还有一个很端庄的姐姐,不过没来过,还有一群对我很敬畏的奴才每天伺候着我,我现在的名字应该叫做韩清,是太后最小的孩子。
  天可怜见!我终于到了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时代,我现在这身份最少也是个公主什么的吧,是天字一号大米虫啊!只要不来个谋反和亲什么的,那还不是一直幸福到死么!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天下帅哥还不随我挑?我感觉未来美好的生活在向我招手。
  
 
  ☆、我的“C”呢
 
  终于有一天,我感觉有了一点点力气,努力的睁开了双眼。一旁的一个清秀的小丫头看着我一呆。
  “啊!主子醒了!主子醒了!赶紧去禀报太后娘娘啊!”这丫头是个女高音的好苗子啊。
  然后在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中,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目测三十几),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我这奔来,一来就抱住我哭嚎。
  “我的皇儿啊!你可算是醒了啊,你知道母后多担心吗,你就是母后的心尖尖啊!”咳咳,大婶,咱能不抱那么紧么,我的这条小命都快玩完了啊!
  “皇儿啊,以后再不要这么吓母后了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母后就……母后就……呜呜。”哎,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这大婶也是爱子心切。好吧,我就原谅你对我的伤害了。
  “呜呜呜呜呜呜……”唉,可怜可怜啊!
  “ 呜呜呜呜……”唉,大婶你还要哭多久啊!
  “ 呜呜……”不行了,为了我好不容易来的幸福生活,我不能把小命丢在缺氧上面,我知道我必须干点什么了。
  于是,我艰难的抬起手,轻轻的拍打在她的后背,忍着喉咙的疼痛,开口安慰她:“母后,没事了,皇儿在这里,皇儿再也不会丢下母后了,您松开手看看皇儿啊。”
  太后慢慢的松开她的手,泪眼婆娑的看着我,像一个孩子:“真的?”
  “真的!”呼,可算呼吸到新鲜空气了。不要怪我冷血,其实我也想感动来着,可是时机不对啊,在呼吸困难、大脑缺氧的情况下,想感动也没有那个脑细胞干活啊。
  看着眼前风韵犹存的女人,感叹老天的不公平,岁月貌似没有给她的容貌造成丝毫伤害,反而给她平添了几分韵味,哪怕是哭着,也让人赏心悦目。有这么个老妈,我这个女儿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啧啧,我美美的想着。
  跟太后聊了会,因为精神还是比较虚弱,又怕露馅,只能是听多说少。没聊几句我就睡着了。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浸泡在一个充满药液的木桶里面,浑身暖暖的。宫女们正在我身上各处穴位按压着,好舒服啊,这待遇以前二十几年都没享受过啊。啧啧,封建社会好腐败啊,我弯起了唇角。
  泡了会,感觉手上有了点力气,想到睡了那么多天,身上肯定不会太干净,关键部位还是不好明目张胆的假手于人,还是有点小羞涩的,便抬起手往上准备自己搓搓。
  “哗”嗯?
  “哗”纵享这丝滑?
  “哗”不对吧!不应该啊!不是应该有所停顿吗!
  “哗”啊!老娘的“C”呢!
  好歹也要有点吧!“B”也可以啊, “A”凑合着也行啊,你倒是来点啊,可这货的手感明明什么都没有啊,硬要说个型号,就只能说是“-A”了啊!老娘到底穿成了个什么奇葩啊!挣扎着要宫女把我扶起来,往下一看——
  “啊!”漆黑的夜里,一声尖叫划破长空。
  
 
  ☆、皇上驾到
 
  香炉里燃烧着不知名的香料,异常好闻。可我现在没有心情去研究它,我木然的躺在床上,表情呆滞的盯着暗金色的床顶,感觉世界都是灰色的了,感觉再也不会再爱了!原来我不叫“韩清”,而叫“韩青”,一字之差啊!呜呜~这个贼老天!想我一个来自21世纪的青春无敌美少女,还没开过荤,就莫名其名来到这不知名的古代,呃,请忘记我之前的兴高采烈。这已经是够可怜的了,他竟然,竟然,竟然让我穿越成了个男的,还是个纨绔好色、不学无术、男女通吃名声不是一丁点差的主,虽然铜镜里这张脸还不错,可是,然并卵!
  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响起,我躺在床上依然不为所动。
  “皇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啊,哪里不舒服吗?来,快告诉母后。”太后满脸心疼的望着我。滑腻的手紧紧抓着我手,轻轻的拍着。
  不知道触动了我哪根脆弱的神经,我回握住她的手,望着她那充满宠溺与担心的眼睛,心中满满的酸涩,恨不得将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我扑进太后的怀里嚎啕大哭。不知哭了多久,感觉呼吸都困难了才停下来,通过一番发泄,心里轻松了不少。 
  我抬起头,对上太后那双红肿的眼睛,看着她那日渐憔悴的面容,我浑身一震。我有什么好悲伤的呢,我穿越过来,本来就是多得的一条命,有一个这么疼我的母亲,自己更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身份有身份,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眼前这位善良的母亲,连自己儿子早已魂归天外都不知晓,还将她那无私的爱全部给了我这个窃贼,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回报她的爱呢?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无私的让你去随意的挥霍他们的爱的,只有爱你的人才会对你好,知足常乐,要善待爱你的人,我想,在现代的爸爸妈妈,一定也想我过的快乐吧。从今以后,我要代替他儿子来好好的孝顺她。
  想通了这些,我哽咽的抬起手指,拭去太后眼角的泪水,无比愧疚的说道:“让母后担心了,孩儿已经没事了,可能中毒刺激了脑袋,让我情绪失常才会这样的。”
  “莫非是余毒未清,快传太医!”太后一脸紧张的说。
  “没事了,孩儿已经好多了,母后不必紧张,孩儿以后一定好好做人,再不让母后担心了。”我拭干了眼泪,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个笑容。
  太后也跟着露出了这么多天一来第一个笑容,瞬间满室明亮。美女果然还是让人赏心悦目的。在我和太后小声的闲聊中,一阵脚步声响起。
  “皇上驾到!”一个女干细的嗓音响起。
  正当我准备摸索着给他跪下时,太后拉住了我。嗔到:“你这猴子,几时这么规矩了,都说了自家兄弟,没外人的时候别来这些虚礼。”
  “哈哈,母后说的对,早就免了你的这些劳神子虚礼的,莫不是生个病,把青弟的脑袋给烧坏了。”我抬起头,看见一个剑眉星目,英武不凡的帅哥,穿着一身黑底绣金色祥文图案类似汉服的衣服,头带金冠,急步走过来 ,一脸笑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