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其实不是我想变弯的 作者:五把刷子(下)

字体:[ ]

☆、第80章 琉璃宫黛楼儿
 
  影一影二快速的来到了我的身边,恭敬的跪在地上,沉声说道:“属下护驾来迟,请主子责罚。”
  还责罚个屁啊!能来就不错了,再晚会儿,你们主子我,不被她们折腾死,就得被她们说得羞愧而死。我有气无力的说道:“算了,起来吧,也怪我们谁也没想到,就这么个小丫头片子会是个武林高手。还好她们没什么歹意啊,不然你主子我这一两百斤肉,今天就得交代在这儿。”
  影一影二似是犹豫了一下,然后一同低下了头,并未起身,影一接着认真的说道:“其实属下早就知道这个小女孩有问题,只是看她并没有什么恶意,便没有出手,一直尾随在你们身后,想要知道这幕后到底是何人在主使。”
  我……一直跟在我们身后?!那岂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听去了看去了吗?!那我这英明神武的光辉形象,岂不是泡汤了吗?我这个时候特么真想去找一块豆腐,去撞死算了啊!我说你们让我受了这么多的苦,是不是故意的啊!说,是不是皇帝哥哥克扣你们薪水了,你们在公报私仇?!
  “那你们怎么不早一点儿出现啊?”我没好气的说道,反正已经没形象了,我就破罐子破摔算了。
  “禀主子,那小姑娘的轻功确实了得,带着主子您逃遁,我们二人都才堪堪能够追上,待我们赶过来已经是刚才了。属下无能,未能早点救主子于危难,请主子责罚!”影二恭敬的说道。
  啥?没看见?!我顿时来了精神,正了正衣冠,咳嗽了两声,端着架子说道:“呃,算了,下不为例,起来吧。这责罚?就先记着吧!允许你们将功抵过。”
  “谢主子!”二人这才起身,静立在我的身后,接着说道:“启禀主子,此次挟持你的人是琉璃宫的人。”
  “哦?琉璃宫是个什么玩意儿啊?她们干嘛要挟持我啊?”我很是疑惑的问道,貌似我从来没有和这个什么琉璃宫扯上过一星半点儿关系啊。
  “琉璃宫是一个神秘的江湖门派,历代宫主是不允许婚配的,相传已经建派数百年了,是一个只收女弟子的门派。门派总舵坐落在辰国南部边境,据说是一座很美的琉璃宫殿,除了门内弟子,却没有其他人真正见过,或是知道其具体位置的。门派在离国和雪国也有分支,只是没有像在辰国这样的势力庞大。”
  “琉璃宫现任宫主叫做上官晓,一直很神秘,神出鬼没的,也没几个人见过她的真身,武功深不可测。现在琉璃宫一切的对外事务,都由少宫主黛楼儿处理着,其他弟子以她马首是瞻。而这位少宫主,也很是神秘,外界只知道她武功高强,体态妖娆,美艳不可方物,办事雷厉风行,果断毫不拖拉,其他,便一无所知了。琉璃宫上到宫主,下到弟子,都是一袭白衣,轻纱覆面,行走于江湖,旁人轻易不得见其真容。”
  “据说此次国宝失窃事件,很有可能跟这琉璃宫有点儿关系。可是具体有什么关系,还待主子前去查明。至于琉璃宫的人,为什么要挟持主子,而未有动作,这个属下尚不知晓,待属下与我们的人暗中取得联系,再行查明。请主子恕罪。”
  得!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俩就只会叫我恕罪,别的什么也不知道,就是个保镖加传话筒,具体的事儿还得我自己来!行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是我自己查吧!那两个大小妖怪,以后千万不要落在我手里,否则,哼哼哼,樱桃小丸子就会变成糖油粑粑!
  过了一会儿,由于厉刀的到来,影一影二纷纷隐去了踪迹。我便在厉刀诧异的目光中,跟着他回到了我们大队人马刚刚待着的地方。我远远的便看见,那里仅仅只有苏月、小辣椒和小忠流萤在不安的等待着,我不由得有些后怕,怕如果刚刚歹人使的是调虎离山之计,那苏月她们可就危险了。
  于是,我沉声对着厉刀吩咐到,以后不管遇见什么情况,绝对不允许离开苏月左右,坚决以护卫苏月的安全为第一要务。至于我,倒是不必担心,自然有人来暗中护卫。厉刀起誓一定按我所说的做,我这才放过了继续纠缠于他。
  我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部肌肉,努力摆出了一个自认为阳光灿烂的笑容,抚了抚衣角,对着她们的方向,朗声的说道:“没事了!我回来了!”
  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苏月闻言激动的望向了我这边,隔着那么远,就那样定定的看着我,仿佛已经与我分隔了一个世纪般,眼中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我就那样望着她傻傻的笑着,眼中再也容不下别人。
  却不想,将苏月看得眼中泛起了泪光,我一时间变得手足无措了起来。苏月突然的奔跑着扑了过来,重重的投入了到我的怀抱,就那样紧紧的抱住了我,仿佛只要一松手,我便会随风而逝一般。我安抚性的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传递着我的意念,无声的告诉着她——不怕,我一直就在这里,陪伴着她。
  如此温暖的气氛,偏偏有一些不开眼的人要去破坏它。只见小辣椒快速的踱步到了我们身边,围着我仔仔细细的看了几圈,带着一脸的古怪表情,挪掖的说道:“哟,你刚刚这是逃荒去了,还是干嘛去了呀,怎么回来就成了这副样子了啊?”
  闻言,苏月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我的怀抱,仔细观察着我身上的伤,吩咐流萤赶紧给我拿了件干净的衣袍来,给我换上。
  我没好气的望了一眼小辣椒,那一副想笑而憋得厉害的古怪表情,生怕一个不小心,她把自个儿憋出个好歹来,到时候还得赖我。于是我决定帮她一把,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刚刚被一个叫做天山童姥的妖怪给抓去了,欲要毁我清白,我宁死不从,牺牲了衣服才得以全身归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就可劲儿吹吧!明明是个小孩儿,哪来的什么妖怪!还天山童姥,还要毁你清白?你还宁死不从?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怎么不说是女土匪要找你当压寨相公呀!”小辣椒终于破功了,捂着肚子在那儿笑的快要岔气了。
  苏月闻言,也稍稍缓和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娇嗔的瞪了我一眼,怪我没句正经话。
  我撇撇嘴,接着依旧一副正经的表情说道:“可不是真的吗!你见过有哪个小孩子能像她一样飞来飞去吗?要不是让我碰到了,我也不信。那童姥还说,不喜欢我这样的了,想换换口味,以后专找良家女子下手,尤其是那些活泼的、爱穿红衣的,她定要来虏了去夺其清白!”
  周围的那最欢快的笑声戛然而止,小辣椒一脸惊呆了的表情望了望自己身上的红衣,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胆战心惊的问道:“真的假的?!这世上难道还真有妖怪不成?”
  小样儿!原来还真怕鬼怪啊!我还真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咧!可算是让我找着你的弱点了,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我故意装出一副沉重的表情,迎着她越来越惊恐的表情,突然话风一转,淡淡的说道:“假的!”
  “你!”小辣椒顿时炸毛了,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没出息!还让个小女孩给收拾了!”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淡淡的说道:“要不,下次她来了你上?”
  “我……”小辣椒估计是想到了当时那个小女孩那彪悍的模样,顿时缩了缩脖子,不再吭声了。
  哼!原来也是只纸老虎啊!恶人还需恶人磨啊!我一直压不过她,不是因为我不够好,而是因为我还“恶”得不够啊!多么痛的领悟啊!
  我们一行人收拾好了行装,开始继续赶路,终于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处还算干净的客栈落脚。为了能够探听到更多有利于追寻国宝线索的蛛丝马迹,我们很久开始就习惯于在龙蛇混杂的大厅就餐了,当然,今天也不例外。
  果然,人多的地方就会有消息。刚一坐下,就听见了隔着几桌的一行人,很是大嗓门的在交谈着。
  “你们听说了吗?”一个长着一脸大胡子的汉子,操着他的大嗓门嚷嚷道。
  “听说什么?”同桌的一个男子很是疑惑的问道。
  “据说,这次琉璃宫少宫主黛楼儿,亲自带人前来收拾了那几个对琉璃宫出言不逊的人,甚至直接端了他们的老窝,将他们的三个带头人全部枭首示众了。”那个大胡子一脸激动的说道。
  “哇,这也太狠了吧!”邻桌的一个长相斯文的男子惊恐的说道。
  “哼!你懂什么!少宫主这是为民除害!那几个人在地方上可是丧尽天良、无恶不作的恶霸,这种人死了最好!”另一桌的一个中年汉子愤愤的说道。
  “我还听说,少宫主这次会在这里待上几天,处理琉璃宫的一些事情,不知道我们是否有幸,能够一睹少宫主的风姿啊!”那个大胡子急着说道。
  “哈哈!就是就是!江湖传闻,琉璃宫的少宫主,风姿卓越,美艳不可方物!哪怕是隔着面纱,能让我看上那么一眼,就是死,我也知足了!”邻桌的一个江湖汉子痴迷的说道。
  “哈哈!那是!也不是谁都能看到的啊!”众人纷纷附和着说道。
  “……”
 
 
  ☆、第81章 小心长针眼
 
  美艳不可用方物?该不会是那两只大小妖怪中的大只吧!不过,想想她那大马金刀的坐姿,也不像是能跟这个词语扯上一星半点儿关系的人。切!原来劫持我的是两只小喽啰啊!不过,这两只小喽啰的武功真不是盖的啊,简直非一般高强!
  吃完晚饭,我和苏月回到了客栈的房间里,我呲牙咧嘴的硬挨着洗了个热水澡,顿时感觉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无比舒爽,再也感觉不到那个樱桃小丸子施加在我身上的痛楚了。我倒头就睡在了松软的被子上面,终于可以干干净净的美美睡上一觉了!
  苏月洗完澡,端着一盘药瓶,默默的来到了床边坐下,将一副懒散样子的我硬拖了起来靠在了床沿上,轻轻的解开了我的衣衫,开始认真的为我涂药。肌肤与微微带着冷意的空气的亲密接触,令我原本汹涌而来的睡意,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苏月,虽然她并未言语,但她那微颤着的睫毛,那仔细的眼神,那轻柔的动作,那颤抖着的手指,那带着微凉的触觉接触到我皮肤上的药膏,无一不令我从心底,缓缓的升起一股暖意,将我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无比温暖、无比感动、无比窝心。
  我不由得又那样呆呆的看着她,发了痴。待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为我上药完毕了。她并没有上床来就寝,也没有走开去做其他的事情。她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却将背部朝向了我,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哪一次,她不是脉脉含情的看着我,不愿错过每一分每一秒的,想要将我牢记。
  我慢慢的上前,从背后轻轻的将她略显单薄的身体拥入怀中,在接触到她身体的那一刹那,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身体正在轻微的发着抖。我微微一愣,接着默默地将头抵在了她的颈窝上,尽量用最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柔声的问道:“怎么了?”
  半响,也未曾得到怀里的人儿的回应。于是,我轻轻的将她移转了个身,让她的正面朝着我,却不想,她不知道何时早已闭上了眼睛,呈献在我面前的,除了那依旧美丽着的容颜,便就只有那不断颤动着的睫毛,以及那紧抿得泛白的嘴唇,方能显示着她此时的内心并不平静。
  我顿时慌了神,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做,才是对的。毕竟苏月可是从未如此过的呀!我手足无措的将苏月抱在怀里,语带哀求的说道:“这是怎么了啊?可是路上有什么不开心的?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你这个样子,我会心疼的啊!”
  怀里的人儿闻言浑身一震,接着从我的怀里慢慢的抬起了头,睁开了那双水雾弥漫的眼睛,深深的看着我,眼里仿佛蕴含着滔天的情意,似要将我吞没,令我无比的震惊。她轻启朱唇,声音略带沙哑的说道:“你可知道……我也会心疼。”
  “什么?”我微微张着嘴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说,看着你这样不懂得保护和爱惜自己,我也是会心疼的!”苏月微微叹了口气,低垂了眼睛,不再让我看到她眼里的情绪。她稍稍拉开了与我的距离,用手轻抚上了我身上的淤青,那微凉的指尖带给我皮肤上的刺激,令我舒爽不已。她轻轻的说着:“你知不知道?看着你身上的伤痕,竟然比伤在我的身上更令我疼。真的好疼好疼,都疼的我快不能呼吸了。我该怎么办?”苏月越往后说,声音便越小,指尖的力度便越轻,到了后来,我都快听不清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