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墨染卿城 作者:般若翩恓

字体:[ ]

 
文案:
曾经多少梦回,却依然无法寻获她的身影,那鲜红如血的薄纱,只为你点缀最美的芳华。 一个在梦中纠缠自己多年的身影,为何总是哀诉,“你为何不来寻我,是忘了我吗,我一直在等你,不要忘了我”我不明白梦中的人为何总是如此哀伤,而我有为和如此心疼,直到······
 
内容标签:边缘恋歌 前世今生 古穿今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御卿染,墨绯色 ┃ 配角:玉琳璃。阮清,忆妩,鬼姬 ┃ 其它:前世今生,蛊降邪术
 
 
  ☆、梦回
 
  御卿漪已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从梦中惊醒,那种每次午夜梦回都有的心痛难耐的感觉“她是谁,为何如此哀伤,那个让她无尽等待的人又是谁?”
  为何让她如此难过心伤,那种仿佛对世间万物都不在乎却唯此一人的口吻,所说的话,为什么让她觉得如此疼痛,她到底是谁,为何会出现在她的梦中。
  又为何总是说着“你是忘了我吗,,不然你不会舍得让我一人,在这无尽的黑渊孤苦无依的,受尽寂寞的折磨,没了你,已无人会心疼,会对我嘘寒问暖,你为何如此的狠心,再也不见我,还是,你找不到归家的路,迷失了方向,我思你,思得好苦,你可知否,我好累好累啊,求求你回来吧,我的世界可以没天,可以没地,却唯独不能失你”这种话。
  我不明白,为何她总是无止尽的重复着这个让自己觉得窒息的梦境,可是她控制不了,御卿漪只能任它在自己的脑海一遍遍冲刷,最后在脑海里留下一道道不可磨灭的痕迹。翻身拿起床头的闹钟一看,已经早上六点半了,这一次不知道是怎么了,感觉梦里的东西开始渐渐的清晰。
  以往梦里的时候,始终偶尔只能听到一些片段碎语,这次却很清晰,而且我还在梦中看到了以往从未见过的画面,那是一个身穿绯红色古装的女子背影,坐在小小的水池边,画面很美,也很凄凉,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不过,至少我知道了那个缠绕在我梦里一直说话的那个女人,就是那个身穿古装,坐在池塘边的绯衣女子。
  御卿漪有一种预感,那就是她想知道的答案很快就会浮出水面,并且内心还有着一种隐隐的期待,似有什么即将破土而出。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之所以 我会写这种类型的题材,那是因为,我很喜欢这种类型的文,最主要的是我想向我喜欢的一个作者致敬,这篇文可能有一些情节会出现相似,但我能保证,绝对不会重样,让读者们看到一个,一样的类型,却有不一样的情节和感觉。
 
  ☆、血色手链
 
  御卿漪拿过摆放在床头柜的日历一看,今天已经十七号了,星期一,下午两点学校有课,在床上眠了一会儿,就起床洗漱了,看看闹钟,现在已经上午九点半了,也就是说从自己在梦中惊醒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了,怪不得觉得有点饿了啦,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才发现冰箱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了,没办法,看来只能出去吃了,然后顺便买点东西回来储存才好,不然那一天就又发生今天这种情况,只好从抽屉里拿出钱包和钥匙,换上鞋子出门了。
  因为自己要买东西的地方离这儿很近,只有五分钟左右的路,便这样走着去 ,御卿漪回想当初为什么要买这儿的房子,也就是因为这里不仅离学校近,更是因为这附近有一个大型商城平时采买东西很方便,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同的表情,却又有着相似的目的,那都是为了生活,即使觉得很疲惫,可以然不以言弃,即使很平凡却也有着淡淡的幸福感,这样真好。
  “姑娘,买点东西吧,我这儿的东西可好看啦,”御卿漪侧身一看原来是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婆婆,也觉的有意思,这年头还有人称呼姑娘的,反正觉得时间尚早,御卿漪便走到她的摊子前一看,摊子不大,只有零星的摆着几样小首饰,看摸样,好似都是手工制品,御卿漪扫视了一圈,突然眼睛被一个堆在角落的东西所吸引,御卿漪便好奇的拿了过来,放在掌心端详,这是一个通体血红色珠串类的手链,很漂亮,珠子本身圆润通透,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过一丝银润的光泽,有一种说不出的魅惑感,御卿漪很喜欢就问道“婆婆这个手链怎么买的啊,我可以买下来吗?” 
  “当然可以啊,我拿来的这些东西本来就要卖的,姑娘,你是我今天遇到的第一个顾客,算你便宜点,就收你五十好了,”老婆婆上了年纪说话吐字不是很利索,御卿漪听罢便从钱包里拿出一百递了过去,老婆婆一看忙摆手说,“姑娘我这钱也不够找你的呀,你能换张小一点的吗,老人小声的请求到”御卿漪忙道“没关系的我喜欢它,它就值得,你就拿着吧,不然我会觉得不好意思的,而且它这么好看我有喜欢,不是吗”
  说罢老婆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夸着御卿漪真是一个好姑娘,看着老婆婆感谢的模样,御卿漪其实心里很明白,如果自己不怎么说的话,她是不会接受自己给的钱的,看着老人微微一笑,随即御卿漪便转身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自己写的不怎么好,但我会坚持的,大家替我加油吧,加油。
 
  ☆、劫持
 
  “好了,同学们,今天我讲的就这么多了,大家回去后好好消化消化,并且还要多多的看书和自习,这样将来考研的时候,会让你们提高一些把握,,你们啊不要嫌我人老啰嗦,正所谓只有会啰嗦的人,说的话往往才都是真理,”随着老教授的话说完走出课室,大家便也陆陆续续的走出课室了,御卿漪才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收拾完后也走出了课室,穿过学校的林荫道,绕过篮球场,走到停车场,拿出遥控器,刚准备解锁,就感觉到背后突如其来的,被抵上了一样冷硬的东西,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呼吸似乎都要随着那个抵过来的东西,停止了一般,那是一把手枪。 
  御卿漪不能十分准确感受出枪口的直径,便猜测自己身后拿枪的这个人,应该是把枪藏在了衣兜里,而且近距离的贴近着自己,这样一来,其他人人看着也就只是站的比较近,靠在一起说话的样子。大脑空白了几秒钟,御卿漪便反应过来低声说“我是良好市民” 后面传来的声音,很明显是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听上去低沉而又冷酷“少废话,你电视剧看太多了吧。”
  御卿漪笔挺的站着,一动也不动的“不好意思,你说错了,我不大看电视,我一般对着电脑的时间要多一些。” 女人道“少给我废话” 御卿漪把声音压低“这里可是有监控的,你别乱来” 谁知对方一声冷笑“我戴着口罩,它拍不到我。”
  御卿漪听说过打劫的,但从来没见过大白天拿着把枪就实施打劫的,这种人要么是亡命之徒,要么就是从医院跑出来的精神病,不管那种,御卿漪表示,她都不想碰到,因为这些人往往都走在了‘疯’字边缘。
  于是她尽量保持着声音的平衡:“ 我身上没多少的现金,卡也没有带,你如果要车的话,车钥匙给你,你开走吧,请不要伤害我。”
  谁知女人竟然说:“我不要你的钱,也不想要你的车,我只要你手上的那串,‘血玉手链’。”
  御卿染没有一丝犹豫的抬起左手示意,“我马上把手链取下来给你” 谁知女人反而把□□又抵近了些,“别乱动,你是取不下来的。”
  “什么”御倾染迟疑了片刻,便把手搭在手链上,想尝试着把手链取下来,谁知拉扯了半天,也没能取下来,反而白皙纤瘦的手腕上反被勒出了一道道鲜明的红印,手腕有些火辣辣的疼痛感。” 这时女人冷酷的声音又传来,“我刚才就告诉过你,是取不下来的,除非你死了,或者把你的左手砍下来。” 御卿染抿了一下嘴唇开口问道,“那你是想杀了我,还是要砍掉我的手?”
  那知女人却用着很惋惜的口气说:“很可惜,都不是,血玉手链不能见血,所以只能麻烦你,要跟我走一趟了。” 听对方的举止言谈都颇为怪异,感觉好似不是一般的劫持犯,御卿漪知道自己现在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也就没有刚开始被枪顶着的紧张感了。
  便暗自猜想原因,对方应该就是因为自己戴上了这串手链,才盯上自己的吧,这手链,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御卿漪想了想,便轻声的小心问道:“我可以跟你走,只要你别伤害我就好,不过,我可以问你几个小小的问题吗,对于你现在所做的事,我表示十分的不理解。”
  “明白什么叫知道的越多 ,死的越快吗。”
  御卿漪立刻识相的闭上了嘴,她虽然不明白女人的意图,这个女人说出的话也奇怪,自己不怎么明白的,但至少现在她最明白的一件事就是,只有乖乖的听这个女人的话,自己才有活路。 
  毕竟抵在自己身后的那把枪,可不是开玩笑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有一些没灵感,便借鉴了以前看过的一篇文里发生过的一小段情节,大家先凑合这看看吧,我会慢慢的越写越好的。
 
  ☆、观察
 
  就在这时有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朝她们的方向开了过来,停在她们身边,只见从车子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把御卿漪拉着,打开后门,带了上去,而先前用枪威胁御卿漪的女人则拉开了前门坐上了副驾驶坐,然后路虎就像一把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由于惯性,车子在开启的一瞬间御卿漪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往后倾斜而去,因为是坐在了两人中间,只能牢牢的抓这着后座的米白色靠垫上。 
  坐在御卿漪左边的是刚才带自己上车的墨镜男,这会儿正口嚼这口香糖,饶有趣味的看着御卿漪,御卿漪终于坐正了身子,微微一笑道:“墨镜,很帅。” 墨镜男盯着御卿漪看了一会儿,看得御卿漪都觉得的快要不舒服了的时候,突然咧嘴一笑,冲前面绑架自己的女人道:煞姐,这女人挺上道的,挺有意思啊而坐在副驾驶的煞姐道:“人在不错,那也不是是你的,墨镜男为所谓的耸了耸自己的肩。 
  御卿漪趁着他们说话的空挡悄悄的观察到,坐在驾驶位得是一个看起来分平凡的二十五六的壮汉子,正在全神贯注的开着车,而在他旁边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的应该就是用枪挟持自己的女人,女人这会儿已经把外套和口罩都取了下来,从反观镜里观察到这个女人长得算清秀一类的,不过可惜的是女人脸上有一道从额骨到鼻梁的疤痕,仿佛硬生生的把一张脸分成了两半,很是可怖,怪不得能配上煞姐这个名号,坐在我左边的就是墨镜男,即使带着墨镜,也能看出很年轻,二十三四左右,长得挺不错的,就是给人一种很轻佻的感觉,感觉不是那么可靠,不过谁知道啦,现在的人都是深藏不露的,而坐在我右边的这个男人就没什么奇特的地方了,长得一般,而且好像从自己上车开始就一直在玩斗地主,印象一般,不过这一车四个人好像都是只听那个叫煞姐的命令一样。
  墨镜男这时转身看着御卿漪,指了指她手上的那串血色手链道:“也怪你运气不好,戴上了这鬼链子,鬼链子认主,带上你就别想在取下来,除非你死了,或者你不怕痛把手砍下来,我们之前找了很久,终于打听到在一个老太婆的小摊子里出现,我们匆忙的赶过去,结果还是晚了一步,被你拿走戴上了,如果不是我们老大今天就要用到这鬼链子,你也就不用遇上这事了,大概这就是命运,是天意吧,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们不会砍掉你手的,这链子忌讳血,遇血就失效了,为了避免见血,所以就只能麻烦你乖乖的走一趟了。”
  “ 那我会死吗?”御卿漪声音柔柔诺诺的问道,眼睛水水亮亮的,仿佛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给人展现了一种无害感。 就像这个男人所说的,如果当时自己不那么好奇的话,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所以说这就是天意,是命运,是无法抵档的,就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牵引这自己一样。 墨镜男被她那双水雾弥漫的琥珀色瞳孔看的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一头坂村头发:“怎么说啦,我也不是专业人员,不好回答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