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求死不能+番外 作者:暴风熊

字体:[ ]

 
文案:
赵淑:穿越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生活在黑暗中,但当我重获健康的身体,我想回去,宁肯待在黑暗里也不要跟一个虚伪自私冷漠残忍的疯子在一起!
墨宇:我活够了。
上半部:有存稿哈哈哈。
下半部:半夜见……
啊还有,文案与本文内容无关,咳。
看文指南:
1、GL文,1v1,好孩子vs老变态,
2、个别人三观问题严重,高能预警
3、9月12日开更,全文三个部分,甩完存稿就半夜狂奔,建议宝贝们第二天起来看文!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淑,墨宇 ┃ 配角:长孙帅 ┃ 其它:穿越,修真,暗恋,百合
 
 
  ☆、赵淑其人
 
  赵淑,女,十八岁,正上高一,跟同班其他的女孩子相比,她长得壮,有多壮,一人多高的天梯,跳上去徒手就是两个来回不带急喘,体育课从来是满分,但是人家不去上,不光体育课不上,其他课也是想上就上,整个全日制高中必学课程都被她上成了选修。
  老师不敢管,学校不敢言,因为她是个傻子,十二班的那个傻大个说得就是她。
  这个事还得追溯到三年前,那时候,赵淑正在上初一,长得好,有礼貌,学习大差不差勉强混个中游,老师对她印象还不错,又加上她家里人总跟警察这个职业脱不开关系,所以赵淑身上,总有着一种大家都看得见的正气,况且这孩子从来循规蹈矩。
  那年夏天一节普普通通的体育课,老师说要练习跳马,赵淑做得很不错,老师便说:“赵淑,再来一遍,给同学们演示一下。”
  赵淑听话地转过身,助跑几步,蹭得一下跨过马鞍,就要落地的时候,突然手一滑,那时候腿还没有完全离开马鞍,正好在马鞍上卡了一下,身子一歪,就摔倒在地,等老师慌不迭地跑到马鞍另一侧,发现赵淑已经摔晕了。
  体育课出现意外,这也不是没有过,体育老师背起赵淑,跟几个同学,一路小跑到了校医处,老校医一看,不行,得转大医院。
  等赵淑的父母赶到市立医院时,赵淑已经醒过来了,虽然醒过来,但是却脾气大变,不再一副乖顺的样子,而是对动不动出口顶撞,整个人暴躁不安,还带着严重的健忘。
  医生诊断,脑震荡。
  赵淑父母心中难过,但毕竟还是有希望,于是给她办了住院手续,哪知道赵淑在医院一点也不老实,急着闹着要回家,回家没几天又闹着要回学校。
  赵淑父母没法,只好再跟阳城二中联络。
  阳城二中身担学生意外受伤的责任,又看到赵淑的暴躁症对别人来说,除了言语激烈了一点,倒没有别的伤害,于是答应赵淑父母,一直让她上到高中毕业。
  赵淑就这样上到了高一,健忘症似有好转,但该记住的还是记不住,上课等于白上,成绩从中游滑到下游,但竟然不是倒第一,也就是说并不是班里分数最低的,这让重视成绩的十二班班主任大为欣慰,对赵淑的管教也就更松,只要她没有生命危险,想干嘛就干嘛好了,毕竟医生说了,强制和压力对她病情不利。
  赵淑就成了阳城二中著名的师生都不敢惹的人物。
  仿佛上天要对赵淑的大脑伤残进行弥补,赵淑虽然记性不好,脾气也差,身体却越来越好,吃得多睡得着,整天满校园溜达,制服一干校内校外欺负同学的宵小,致使阳城二中的校园暴力事件降至历年来最低,教导主任干脆给了她一个风纪委员的红袖章。
  从此,赵淑就变成一个好孩子敬而远之,坏孩子闻风丧胆的校园一霸。
  不是没有人接近她,被她帮助的那些孩子也曾试着感谢她,跟她做朋友,可是所有人后来都受不了退了回去,因为赵淑太奇怪了。
  你说少了她也话不多,俩人干坐着就没得谈,你说多了不知道哪一句就捅了她的肺管子,可是人家偏偏不发火,就愤怒地看着肇事者,然后出去找那些小混混的麻烦。
  这下子大家也都知道了,她是个不想跟同学产生冲突的孩子,可是所有人都讨不了她的好。
  所以,赵淑是孤家寡人,孤地连父母亲人都对她小心翼翼,这完全与赵淑的想法背道而辙,因此她便越加自暴自弃。
  只是,就连这份自暴自弃她都不舍得让老爸老妈看见,所以这病情也就更加不得好。
  今天是八月十五,赵淑一家在阳城一家口碑相当好的酒店聚餐,饭店服务员殷勤备至,不仅因为对方是代表着上帝的顾客,更因为那个当值阖家欢乐厅——也就是赵淑一家吃饭的包间的服务员,他是赵淑曾经教训过的二流子,半年前曾经带着小兄弟在阳城二中附近劫道来着。
  后来碰到了赵淑,毫不犹豫地放弃了没本的买卖,改恶向善,做了一名奉公守法的好青年,经过不懈努力,应聘上了华天大酒店的服务员。
  今天看见了赵淑,还是跟耗子见了猫似的,腰都直不起来。
  赵淑在包间里闷得难受,出来透气,耳边嗡嗡嗡都是旁边开着门的包间里传出来的劝酒声和吹捧声,让她更加烦躁,一抬眼,正看到一个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名字的青年,那青年的神情明显是认得她的。
  根据她与小混混相处多年的经验,她一眼看出了对方的身份,于是毫不客气地拉住他躲得及其利索的干瘦的胳膊,止住他落荒而逃的传菜架势,温温和和地说:“给我也来瓶酒。”
  我滴个亲娘姥姥,还是被她抓住了,李有才心里惶恐,面上更加惶恐,脸蛋子抽成蹦蹦床:“大,大姐头,你不是说未成年不能饮酒。”
  赵淑皱眉不由自主地撅起嘴,她最恨有人提起她不记得的事!
  好在这句话倒是个公认的道理,赵淑无从反驳,强压怒火道:“不是说不让你叫我大姐头,我是学生,不是混黑道的!”
  但你也没说让我叫什么呀,李有才心里委屈,见赵淑那眉毛皱成一个大疙瘩,齐刘海唰地淌下来遮住了上半截眼睛,知道那是她即将发火的节奏,连忙说:“我去拿,我去拿。”
  一溜烟地跑下楼去,乖乖我的亲娘,看这小丫头,齐刘海长直发,整天穿着文文静静的裙子,一副小淑女的样子,其实才不老实呢,头一低就要骂人,头发一拢就要动手,至于那花开一般的裙子,我的天,往旁边一撇,抬腿就踹好嘛,这简直就是未成年的女土匪,黑脸阎王遗留在人间的夺命闺女,高清电视里爬出来的女魔头啊。
  李有才心里腹诽,手脚却麻利,不一会拎着一瓶细脖大肚子气泡酒蹿了上来,甜酒,度数低,小姑娘喝着玩也没啥,李有才恭恭敬敬地把酒往前一递。
  “多少钱?”赵淑摸出她的小钱夹。
  “不,不要钱。”李有才讨好地一笑。
  “多少?”
  “不贵,算了,就当我请的。”
  “……我问你多少钱!”赵淑双臂一抱,脸一板。
  李有才的汗唰就下来了:“40!”
  赵淑吐出一口气,点出钱给他,然后暴力开瓶。
  砰一声,瓶盖被她□□,她侧了侧身子,凑近瓶口闻了闻,眼角余光看到旁边小瘦子青年巴巴地看着自己,一瞪眼。
  李有才浑身一激灵,立刻转身:“我还有事,那个赵同学,我先走了。”
  赵淑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在走廊里喝酒确实不太好,便转身打开旁边洗手间的门。
  李有才还没走几步,就听身后边儿洗手间方向传来“啪”地一声酒瓶摔碎的脆响儿,随后扑通一声。
  出事了!李有才心里暗叫不好,赶紧往出声儿的地方跑。隔着洗手间半开的门,正看到赵淑倒在宽大透亮的洗手台下面,脚边一地大大小小的酒瓶玻璃渣子,金黄色酒液翻山越岭没过碎玻璃顽强不挠地向外流。
  李有才感受到了来自体内的沉淀了二十七年的厄运。
  “怎么回事?”
  “什么声音?”
  旁边大包间里也是人来人往,见到此情此景,连服务员带路过的群众,一窝蜂涌了上去。
  一个女服务员迅速走过去,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探了探,“喂,你还好吗,能听见吗?醒一醒。”
  看看她红扑扑的小脸,清晰的呼吸和心跳,又看了看身体各处并无伤处,便抬起头,对着门口奋力挤在第一线的李有才说:“你屋的?是不是酒精过敏?你快去找跟她一起的人过来。”
  厅堂经理踩着小高跟哒哒哒跑过来查看情况。
  李有才一溜小跑来到那扇金碧辉煌的大高门前,推开门,对着屋里谈笑晏晏的一桌子人说:“咳,你们屋有个女娃倒在厕所了。”
  瞬间,屋子静了下来,李有才被十几双眼睛盯着,心里抖城寒冬腊月里的一只小山羊,这些人他知道几个,派出所民警,刑警大队刑警,阳城招牌形象交警,还有不久前跟别人讨论尸体的法医,赵淑这一家子,真心是他不想碰的。
  “就是,有个女孩,你们屋的,倒在洗手间了。”他看到人家的眼神才发现刚刚自己说了方言,赶紧手忙脚乱改成普通话。
  话音未落,一桌子人呼啦啦全都站了起来,近门的一个壮小伙唰地一下拉开门,其他人跟按了开关似的,风涌而出,李有才被挤在旁边,只等最后一个人出门,才插上空,赶紧跟上去。
  赵淑的小姑是市医院外科急诊室主任,二堂姐是刚刚硕士毕业考上阳城警局的法医,两个人一前一后迅速探查了赵淑的情况,脸色放缓。
  “婶子,就是酒精过敏,不过可能喝的不多,也没多大事,放心吧。”
  “来,小诚去给我拿包来,我包里有酒精和纱布,我给她简单包扎一下,她胳膊肘划破了,嫂子你别急,一会咱把小淑带回去睡一觉就行了。”
  赵淑的妈妈赶紧凑过去查看女儿胳膊肘的伤,又扒拉了她的膝盖,眼圈红红的:“她知道自己酒精过敏,从来不喝,一向听话,怎么今天背着咱们喝了酒呢?”
  李有才身子不由地向后缩了缩。
  是啊,赵淑是个听话的孩子,就算脾气大变,对着爸妈发火,等听明白自己的病情,也就很少在家里发火了。从小父母工作忙,三天两头不着家,赵淑自己做饭上学写作业,完全不用大人操心,是典型的亲戚里面的懂事孩子。
  后来因为意外变得不喜欢上课,喜欢打抱不平锄强扶弱,他们也没多说过什么,只觉得这孩子可怜,都顺着她。几个堂哥还特意找时间教赵淑跟人打架的小技巧,防狼电击棒,辣椒小喷雾,赵淑的包里被她几个堂姐塞得齐齐的,大伯嘱咐了维持学校那片治安的同事,那同事后来还反请了大伯一桌,说多亏了她侄女,那一片的治安真的好极了,连小偷都很少见。
  就这么一个孩子,她会背着大人喝酒?
  赵淑的妈妈不信,其他亲戚也不信。
  只有李有才信。
  在一片百思不得其解中,赵淑完成了她人生唯一一次叛逆,青春期的火花仿佛酝酿了很久,砰的一下炸开来,散落满天的不满和抵抗,来不及让她的亲人知道,就被转移到另一个世界。
  像是巧合,又像是命运,等她醒来的时候,身边所有的一切,连带她对整个世界的认知,都变得面目全非。
  
 
  ☆、落入魔窟
 
  
  “一千二百个,好一千二百个,还有没有出价的,有没有?”
  “一千三。”
  “一千三!一千三了,一千三百块灵石,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没有?计时三息,三、二、一,好,这块青金石就归那位道友啦,恭喜那位道友。”
  “下面,进入我们压轴品拍卖,第一件拍卖品,化形狐妖,极品五灵根,金木水火土俱全,个个都是满灵根,这么好的资质,无论你是什么灵根的修士,都能适合,买回去做弟子做灵仆,悉听尊便,起价一千块灵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