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在古代的艰苦生活 作者:夜夜夜静

字体:[ ]

 
文案:
GL文。不喜勿进。谢谢。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故事中人物名字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小姐又说:最近去哪了?
我:后山。
小姐:去哪干嘛?
我:垂钓浇花。我可不敢跟她说浇芋头啊。
小姐好奇:那朵是花?我从来没见它开过花。
我笑了笑:就是因为没开过才要浇啊。
第四部作品,已完结。谢谢关注及支持。祝大家看文愉快。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华荣,华芷芊 ┃ 配角:赵羽,江至诚,毕文静,田彩云 ┃ 其它:因缘邂逅
 
 
  ☆、序
 
  我叫猪肉荣,听名字好像男孩子吧,但我确实是一名女子。因为失业,我赶着时间去见工,生怕迟到,却因为不遵守交通规则,导致发生事故。所以,希望大家再赶时间,也要遵守交通规则啊,不然,发生了事故,多不好,还连累别人真的不好。
  其实,我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故事。因为我口才不是很好,甚至很少与人说话。性格比较内向。我有一个网友,曾经有段时间经常和她无所不聊,可是又因为经常意见不合闹分歧,闹别扭。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喜欢上她了?虽然她也隐晦地问过我,因为我比较着重于精神恋爱,所以她不止一次暗示过,问我愿不愿意与她一起。我最后还是拒绝了她。
  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仅是靠着企鹅,上天入地,东南西北,什么都聊,工作、家人、生活琐事杂事通通都聊。可每次与她闹不快之后,我也不敢去找她,怕她生气,或者说,其实我很讨厌吵架。觉得吵架是一种不好的行为。而她,也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因为每次闹完分歧,也是我主动去联系她的,所以,渐渐,我也不会去再找她了,或者,我与她,不过是因为寂寞,而相互交流而已。纯粹的网络朋友。
  爱,真是一个奢侈的词。
  我喜欢过同性,异性,可最终已经变成了无性了。所谓的无性,便是第四性。人生确实苦短,转眼人生已经过了一大半,在我离开这个繁荣的城市后,我来到了另一个架空的年代,另一个我所不知道的古代,开始了新的生活。
  以前看书,都说主角怎样在古代翻云覆雨,只手遮天,权倾天下,或者生活过得无忧无虑,美好幸福。但我只想平平凡凡、简简单单、普普通通地度过一生就足够了。
  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爱人了,可,当我遇上那位女子后,故事的另一位主人翁,原来自己还没有看破红尘,也不过红尘中的一粒尘土而已。
  嗯,虽然我不怎么与人交谈,但其实,我很喜欢说废话。呵呵。以下才是开始,我在古代的故事即将开始。
 
  ☆、始
 
  我四岁前的记忆是缺失的。当我魂穿到这个世界,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女子看我醒来,对我哭着笑着。她把我小心扶起,我看了看四周,这里的环境不是很好,到处都有老鼠,我才明白,我和这位女子在破庙之中。她见我醒来,递了一碗水给我:孝荣,喝水。
  我喝了口水,问她:你是谁?她看着我还是哭了,随即道:我是你娘!我的儿啊!随即听她痛哭起来。我也不挣扎,可看这位挂名娘亲,独身一人带着我,还衣衫褴褛的,想必生活很贫困吧。
  外面黑黑的,应该是晚上吧,我问这位娘:娘,有没有地方洗澡?就是沐浴?这具身体真是脏得可以,太臭了。我实在忍受不了。娘听了,看了看天色说道:再忍一晚吧,现在很晚了,孝荣,你饿不饿?听她这么一说,确实饿了。我朝她点点头。她对我歉意地笑了笑:你等娘一会,娘去给你弄吃的。我又点点头。
  想起她说我是她的儿,我摸了摸身体,还是女的啊。也不去深究了。我见娘好久也没回来,有些担心,随即看到娘竟然被一群野狗包围!我连忙冲过去,拿起路边的石头,朝那些野狗扔过去!那些野狗仍不肯走,我又拼命地扔着石头,有些被砸中了,就跑了。我冲到娘身边:娘!您没事吧?
  娘腿软得厉害,把怀中那几个生涩的小果子交给我:孝荣啊,只有这些了,将就吃着吧。我抬头问她:娘您吃了吗?不料她摸着我的头:娘不饿。你吃吧。我从她手中拿了一个:娘,其实我也不是很饿,吃一个就够了。您也吃吧。
  就这样,我与这位古代的娘亲过着相依为命的艰苦日子。我一直好奇,为什么她要把我当男孩子养,还有就是她一个女子,在古代生活,如果不靠男人,是十分艰苦的。我有时候问她,我爹还在不在,她每次都闪烁其词,支支吾吾。但她对我,又真的温暖亲切。
  或许等我长大后,便会知道吧。我时常把玩着脖子上的玉佩,可娘总是叫我不要露出来,看来,这玉佩也是不简单。而看她的神色慌张,估计这玉佩会惹事吧。也就听了她的话,不再露出来,好好贴身藏着。
  那些果子又酸又涩,可我还是忍着吃了,因为真的太饿了。有时候我会抓老鼠,寺庙很多老鼠嘛,而那些老鼠都很大只,杀了去毛捣了内脏,慢慢烤着吃,总好过一点肉也没有。当初娘不肯吃的,后来实在饿得没办法,与我一起吃了。其实能填饱肚子就行了。
  娘又带我去附近的溪流洗身,反正我才四岁,就算脱光光也不觉得有什么害羞不害羞的,但娘不同,她怎么说还是很年轻,不过双十年华。见她左顾右盼的,最后小心地没入湖边。其实娘很美,不过我对她可是没有那种心思,纯碎欣赏而已。
  我从头搓到脚,衣衫也是放在湖边洗了洗,直到那衣衫没有那么难闻,才罢休。看着这具主人的身体那么瘦弱,有些担心。可,还是见一步走一步吧。我们洗好身后,回破庙生火,娘给我的衣服烤着,我看她的衣服也很脏很残旧,可她不肯洗。想到这里古代,女子也不能随便穿着中衣到处走吧?
  待我的衣服干了后,娘便牵着我的手,离开了破庙,我问娘要去哪里,娘说去投靠亲戚。我赤着脚,其实脚板底早已生痛,可不敢告诉面前这位艰难的女子,而她也不比我好,她的草鞋早就磨破了。哎,我真想快点长大挣钱,让她不要那么辛苦。
  可是,我们走了长长的一段路之后,经过一个树林,前方正上演着拦路抢劫的山贼。家丁都在与山贼搏斗,我与娘隐在一边,不敢吱声。直到那帮人都走了,才敢露出来,凑近一看,一片血腥。可我在轿子旁发现了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女孩。我告诉她:不用怕。那些人都走了。可这个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孩子的小女孩,还是哇哇地哭了。我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你别哭了!不然他们回头发现你,就惨了。
  那小女孩甩了我的手,止住了哭泣。我问娘:怎么办?娘也走过来:这位小姑娘你要是没地方去的话与我们一起走吧。这荒山野岭的,你一个小姑娘我们也不放心。你还记得你家在哪里吗?
  那小女孩摇了摇头。我看着这些人的衣着,身份定是不凡,正想和这小女孩离开,却看到许多官兵走了过来,那小女孩一看带头的人,冲了过去:舅舅!那个被小女孩称为舅舅的人看了我两母子,问那小女孩:别怕,告诉舅舅,谁人做的?胆敢在天子脚下闹事!那小女孩只是摇头哭泣。
  我看不下去了:是一批山贼。我看到他们往那个方向走去了。那大人又问:你是何人?娘扯了扯我,我不理会娘,对那大人说道:我们只是路过此地,刚好遇到山贼在抢夺,可我们孤儿寡母的,即使有心也无力相助,所以躲到一边,避开此劫。
  那大人见我年纪轻轻却口齿伶俐,不禁赞赏,随即又叫探子去我指的方向勘察一二,我看着天色,再不赶路恐怕真的又要在荒山野岭过夜了。
  
 
  ☆、施舍
 
  我和娘想离开,可那大人却说:既然你们是证人,那先留下吧。随即我的肚子“咕噜”一声,那大人听了哈哈大笑,随即叫身旁的士兵找些干粮给我,只见那个士兵依依不舍地把那个光苏饼拿出来,那大人一见,说道:先给他吃着吧,本官回去赔你。
  我拿着那个珍贵的光苏饼,不敢吃,随即跪下:谢谢大人!谢谢兵哥哥!给了娘:娘,您吃!娘却不肯吃:大人给你的,你吃。娘不饿。我见此,扳开一些,其余给娘:娘,您也吃。其实娘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我知道她很饿了,但是为了我,却一直忍着。
  娘看着大半个光苏饼,泪如雨下。我吃着自己的份,很快就吃完了。见娘还是没有吃,催促道:娘,快吃吧。娘只是吞了吞口水,我见此,把光苏饼塞去她口中,许是她也太饿,舔了一点光苏饼的味道,吃得比我还快。
  那大人饶有兴致地看着我和娘,我好奇了。随即探子回来报告,情况属实,南面确实有一群山贼,正饮酒作乐。我听了才舒了口气,对那大人道:大人,我们还要赶路,既然山贼你们也找到了,麻烦大人放行。
  那大人却说:你们提供了重要的线索,让我们抓拿山贼,功不可没,这样吧。你们随我等回去,让本官好好答谢一番。我最怕跟这些官员打交道,随即推搪,因为不想惹什么是非:大人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们确实还有事要赶路,求大人放行。
  那大人看了我一眼,问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我才想起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就知道叫孝荣,姓呢?娘也有些害怕:回大人,我儿叫华荣。我看着娘,娘为什么要说谎呢?也不捅破。呆在娘身边。那大人看着我们衣衫褴褛,也是好心,在身上拿了些碎银出来,递到我面前:既然你们那么赶,这些算是本官的心意,收下吧。
  我想着要不要好,可娘已经收下了,给那大人跪下:谢谢大人!那大人点点头,娘牵着我走了,我朝那个小女孩道别:再见。谁知那个小女孩高傲地不理我。呵呵,也是,不知是谁家的千金呢?我还是做我的小老百姓吧,养活娘养活自己变成了我的终身目标。
  我和娘饱一顿饿一顿,风餐露宿,幸好现在是夏天,不然,冬天穿着这些衣服,也不知道够不够暖。娘拿着大人给的银子也不敢乱花。我们一直很节俭。非常节俭。直到我们到了一个小镇子,娘去寻她的亲戚了,我的舅舅。
  我的大舅舅是做布匹生意的,一看到我娘带着我去投靠他,他二话不说把我们赶出去,说没有我们这样的亲戚。我看着娘三番四次的被赶出去,我拉了拉娘:走吧。我们也可以自己干活养活自己。可,说得简单,做起来是很难的。我年纪小,没人愿意招的,而娘估计从来没在外工作吧,被人赶了好几次。
  娘又想了想,说去二舅舅那边看看。我看着日落西山了,娘在市场寻着身影,找着了二舅舅,那二舅舅在远处看着我也没说什么,把我和娘带到他家,招待着我们吃喝。可是到了晚上,我才知道这个人根本不是我的二舅舅,是娘以前的相好,因为没办法,娘打算献身换取我们的生活费。可我看着那个猥,琐男把我娘按在床上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找了根棍子打晕了他,扯着娘跑了。
  生活如此艰苦。
  我看娘又哭了,街上早已没有行人了,可我们没有地方可去了,我恨自己年纪太小,没有办法为娘分担生计问题。路边的乞丐也纷纷离开了,找地方睡觉。我扯着娘,跟着那些乞丐,走了许久,才有一座荒废的院落,那里早已堆满了乞丐,老鼠不时在他们身上爬着。
  我牵着娘,为她寻了个地方,给她铺了些干草,让她躺下。她看着我这些动作,抱着我,默不作声。那些乞丐也没有赶我们走,我和娘便在那里度过了一个夜晚。第二天,我和娘又跟着那些乞丐去乞讨,我们卑微地坐在路边,等待着行人的施舍。
  原来想得到施舍,也是十分困难的。我见许多乞丐都装神弄鬼的痛哭流涕,有多惨便多惨地欺瞒路人的同情心。而我和娘,蓬头垢后的,半天也没得到半个铜板。却忽然有人放下了一个馒头到我们的那个破碗中,我感激地低下头:谢谢!谢谢!随即把馒头递到娘面前:娘!吃馒头。
  娘也好像习惯了行乞,对那姑娘说道:谢谢姑娘!我才看清,原来施舍给我们馒头的是一位戴着面纱的年轻女子。那蒙面女子见我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又放下一个馒头,随即沿着这条街去施舍馒头了。她拿着一个篮子,那个篮子装满了馒头。
  我看着这个馒头,竟然不舍得吃。还有看着她的背影,就像天使一般。娘早已吃着馒头了,见我迟迟未吃,催促道:快点吃了吧,不然一会又有人抢了。我撕开一半,把另一半包好,递给娘:娘,要是等会饿了再吃吧。娘把那半个馒头包好,紧紧揣在怀中。与娘相处的日子里,娘知道我乖巧,所以也没有推搪了。把馒头藏好,饿了我们又分着吃,这样有一顿没一顿地度过了一年又一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