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被情敌攻略 作者:小广告

字体:[ ]

 
文案:
施宣清和隋玉从小一起长大,
没想最后为了一个男人翻了脸。
再见时,她以为这只是个带着故人味道的情敌,
就是……喜欢动手动脚了点。
而对于隋玉来说,这就是生命中最后的阳光。
本文没有丧尸,动植物变异,
由于前几章要解决前男友,发展感情,
so末日就被渣作者无情地推迟了。
提示:
1.作者智商偏低,情节可能弱智
2.更新定在晚上7-8点,没有就不要等了,尽量日更,不坑
3.虽然男票想进房,不过施姐姐锁上了自己的门,还关上了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末世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施宣清,隋玉 ┃ 配角:许多人 ┃ 其它:你那么爱一个人,终有幸与她携手到老
 
PS:本文烂尾
 
 
  ☆、第一章
 
  施宣清睁开眼睛缓了一会才发现自己身处于郊区的那套老屋中,空气有些闷天色也昏暗,看起来是要下雨了,她感觉自己睡了很久,许久没有休息好的身体,睡足了觉反而有些酸胀,尤其是脑袋一阵一阵的疼,她用手撑起身体,却没有感受到左手的动静,吓了一跳看去,发现了自己还在家中的原因。
  她的左手骨折了,被绑带缠紧挂在胸前,仍带着点刺痛。施宣清用完好的那只手揉了揉散乱的头发,记忆回笼,她们特、警队之前为了抓捕一个流窜的碎尸杀人犯,拟定了一个计划,由于这个犯人对女性情有独钟,几个受害者都是女人,她便充当了诱饵的角色,没想到最后计划出现了点问题,她当机立断虽然独自拿下了犯人,却因此受了伤。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自从上任以后就没休过几个假期,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可以好好休息一次。施宣清拉起窗帘,外面比屋子里面亮不了多少,这样的时节很少有这样的大雨,她不由多看了几眼墨色的天空,厚厚的云层就像是一抹黑色的布。
  “叮铃铃——”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施宣清的眼皮一跳,发现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她还是快速地接起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局里又有什么不好解决的任务……
  “喂,小清,是我黔南,你今天怎么没有来上班?”电话那头的男音暗哑低沉,倒是好听。
  “我们一个局的,我出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施宣清的口气冷下来,钱黔南,她的现任男友,不过现任这两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摘掉变成前任了,毕竟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更不要说是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现在这人忽然打过来,只怕是要提分手了。
  这样一想她干脆找个了舒适的地坐下,看看这人要说些什么。
  “咳咳……”钱黔南因为她这句话有些尴尬,顿了会继续开口:“那个小清啊,我家里催我结婚了,不过也不能怪我爸妈急了,我都28了,再不结婚确实晚了。”
  施宣清不接话,钱黔南是提过几次结婚的事情,不过她那时候感觉不到对方的真心,就像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于是都回绝了。
  “你又不答应,我妈就给我找了个相亲对象,我去见了,很温柔体贴的一个女孩……”听到他这样说,施宣清笑了一下,没有什么讽刺的意味,她不喜欢带着负面感情的笑容,这样不仅显得自己难看狼狈,还说明你受伤了。
  因为只有受伤了,你才会去恨,会去嘲讽又或者会难过,所以她不会以冷笑对人,现在而是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男人啊,她还记得对方第一次和她表白的时候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就是被这句话感动了,却没想到有些人的承诺,单只是说说的而已,就因为她的回绝去相亲,也不过如此。
  钱黔南停顿了许久,似乎给彼此双方一定的缓冲时间,然后他接着开口了:“我累了,我已经不年轻了,我需要一个可以在身边陪伴我的人,需要一个家庭,需要一个承、欢膝下的子女,而不是一个不知冷暖,不进厨房,对我若即若离的女友以及一个冷冰冰的屋子,所以小清我们分手吧!”
  施宣清闭了闭眼,然后再度睁开,眼中已没有任何情绪:“好。”
  她回答的干脆利落,让原本想了许多说辞的钱黔南再次沉默,是了早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怎么还会期待她的挽留了,不过这样的利落……
  “亏我还以为依着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会犹豫下……算了,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呢,那就这样吧,施宣清,从此以后我们再没有关系了。”
  施宣清看着通话结束的手机界面一会,然后去浴室里刷牙洗脸,然后给自己煮了一碗面吃,她随手打开电视,胡乱地按着,没有一个吸引她的节目,便去看新闻了。
  “本台讯,今晚会有一场百年难得一遇的流星雨群,时间大概是今晚七点到八点……”
  她吃完面,将碗放在前面的桌子往后一缩,生活中只有工作太久了,现在不工作,她反而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加上天气那么差也出不去,施宣清想了想,站起来到厨房冰箱里看了看,最近才刚刚采购了一次,里面菜也有肉也有,忽然就想吃饺子了。
  说干就干,她提起肉和一些配菜,又洗了一遍,放在砧板上,拿着菜刀的手就挽了一个刀花,虽然左手残了,但右手还好使。
  然后就‘砰砰’地剁了起来,剁饺子馅时就看见旁边一个柜子上的陶瓷碗,她眨了眨眼这个好像是那个谁去年买的,说是漂亮特意摆出来的。
  施宣清扫过上面那成双成对的红鲤,只觉得这东西又土又俗,她当初怎么会摆出来呢?她使劲剁着饺子馅,肉沫翻飞,眼睛还盯着盘子,诡异地看了一会,然后低下头去,将那东西扔垃圾桶里了。
  她看着这陶瓷制品在桶中裂成了几瓣,觉得人有时候真有意思,明明告诉自己有些事情不值得,心却不由自住,那人张嘴说两句,你还就真被鼓动了,真的以为她不知道吗,这么快要结婚,估计是那女小三肚子里的孩子要显怀了吧。
  上次局里的老张偷偷摸摸地找过自己:“咳咳,警、花妹子,叔就问你一件事,说错了你可不要怪我啊。”
  她当时疑惑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方就凑在耳边和她说了这件事,脚踏两只船,又不是浪里白条他不翻船谁翻船,男人啊。
  另一边钱黔南挂了电话,他看着身前的一群汉子,个个穿着黑西装戴墨镜,高大魁梧,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不是良民,他再看了看缩在自己身边,青着脸显然被吓坏了的女人,又看了看四周荒凉的环境,抹了一把脸定了定神说:“电话我打了,叫隋玉来和我谈。”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收藏,么么
 
  ☆、第二章
 
  他不说话还相安无事,一提到隋玉的名字,黑衣大汉各个怒目圆睁,站在他面前的两人直接走上前,干脆利落地朝他肚子来了两拳。钱黔南虽然算是办公室的文职,但好得是个警、察,躲避还是会的,直接朝着一旁躲去。
  他这样一躲,身后立刻上来两个人来,推开他身边的女人,各拉住钱黔南的一条手臂,背到身后抵住他的腰,将人按得死死,无法动弹。
  被推开的女人踉跄站定,吓傻了,惊恐地看着这一切,看见那两个大汉用拳头狠狠地砸在了钱黔南的腹部,他被这样一砸立马吐出一口清水来。于是女人的视线又直直地落在地上的那块水渍上,后知后觉地惊叫起来:“啊,杀人啦,救命!杀人了!”
  尖锐的喊声划破了空气中的平静,气氛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剩下的人都不善地看着她,女人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不断捂着脸地尖叫,领头的黑衣人朝身旁的人使了一个眼色,打手便朝着女人走了过去。
  钱黔南吐出一口唾沫,看着还在不停叫着的女人,心里骂了一句蠢货,看不清形势,要是施宣清在这里……他抛开脑海中的想法,现在这蠢货肚子中怀了他的孩子,他是不能不管的。
  “她怀了孩子,又是个女人,按照道义,有什么事情自然是她男人替她应了。”钱黔南抬起头看着为首的大汉。
  走向女人的打手于是去看自己的头,看见对方点了点脑袋,才从怀中拿出一块帕子,伸手去捂还在尖叫女人的嘴。
  钱黔南松了一口气,打他的人又是两拳,这次阴狠的多,他咳了咳却吐不出任何东西,肚子里却痛的厉害,像是所有的内脏都搅在了一起,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都是你害的。”捂着女人的打手恶意地在她的耳边说。
  女人抖了抖,看着钱黔南的样子,眼神复杂辨不出感情。
  这时候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汽车的引擎声,领头的黑衣人朝攥着钱黔南的人看了一眼,他们便放开了人,退回到了队伍里,一起面朝着汽车开来的方向站绷紧了身体,挺直了背。
  抓着他的人一松手钱黔南就站不住了,倒在了地上,他颤抖起来,缩成一团用手捂着肚子,听着引擎声越来越近,咬着牙站了起来,领头的黑衣男人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走了过去朝他就是一脚,将人重新踹倒在地。
  这人下了黑手,钱黔南再无力站起,他听着车子接近,而此时自己只能这样狼狈地仰望着她出现,面上愈发扭曲,怨毒地看了黑衣人一眼,便低下头等着那个人出现。
  终于一辆红色的车子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停下,一只纤细的手打开了车门,钱黔南抬起头就看见了一条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小腿,这腿笔直线条优美,肤色白皙比那些纯粹的腿模还要漂亮,然后它的主人就钻出了车门,空气似乎一下子就灼热起来。
  这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她的头发染成了酒红色,还是大波浪卷,披在脸侧更显得这人狭长的凤眼深邃,鼻梁挺直,朱唇若血,再加上那该起该伏的身材,她就像是团火焰,可以轻易地点起激、情,这人穿着一套红色的西装外套,白色里衬和包裙,再也没有人比她更加适合这样火辣的颜色。
  隋玉看着趴在地上,面染尘土的钱黔南就笑了笑,顿时风、情无边,钱黔南却觉得自己的心都冷了。他看着眼前这活色生香的美人,就如同来自九幽冥下的恶鬼:“隋玉,你到底想做些什么?”
  离他最近的大汉听见钱黔南再一次直呼老板的名字,就想走上前再教育一顿。
  隋玉伸手摆了摆,一脸的喜气:“我今天心情好。”
  钱黔南自然知道她为了什么心情好,心中一股恶气,再也忍不下去:“呵,心情好?就算你逼我和施宣……小清分了手又怎么样,你一个女人,难道还想得到她的爱情不成,别做梦了,她喜欢男人,这点我比你更加清楚……”
  说道这里,钱黔南故意暧昧地舔了舔唇,一个男人为什么能这么肯定一个女人的性向,加上对方的动作,隋玉的脸色一下子暗了下来,他看着快意继续说:“你是个变态,还想着让别人和你一起变态吗?!”
  听到这两个字,隋玉的眼中闪过一丝哀伤,很快又被狠辣所代替,她缓缓朝着钱黔南走去,细长的高跟鞋却在这一片乱石中走得很是平稳。
  她在一片寂静中接近,钱黔南觉得如同被猛兽所锁定,随着隋玉的接近空气像是愈发稀薄起来,他忍不住大口喘息起来,却缓解不了自己的窒息感,当隋玉蹲在他面前时,他已经瑟瑟发抖再也提不起一丝反抗的心思,这女人是魔鬼,他想,在坐办公室之前,他也出过案子,什么样的尸体没有见过,现在却被人吓成这个狗样。
  这个女人是魔鬼。
  如鬼如魔的隋玉只是伸出一根手指抬起了钱黔南的下巴,她的面上还带着笑意,被迫抬着下巴的钱黔南脸白了。
  “哦?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隋玉用指甲刮着对方的脸,“什么叫逼?身边这女人的肚子,不是你自愿搞大的?还是我逼着你劈腿的?又或者是我安排你去相亲的?”
  她说上一句,旁边的女人脸就白上一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