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暗中的宁谧GL+番外 作者:赶时间

字体:[ ]

 
文案:
主线GL ,穿插CP,一点点的S/M....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职场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砾,郭宁,郭谧 ┃ 配角:成锋,吴昊,马飞 ┃ 其它:黑客,网吧
 
 
  ☆、第一章 逝去
 
  七年前的一个秋夜,大片大片的黑肆意蔓延申镇的天空,犹如想要吞噬这个海滨小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让人窒息。申镇的一家民宅灯火通明,和窗外的夜辉映成鲜明的对比,在这漫无边际的黑中显得格外刺眼。
  “妈妈...”一剂刺耳的凄声划破夜空,仿佛一道白光想要冲破这黑暗的束缚。
  民宅里的是一家三口,爸爸坐在床上嘤嘤哭泣,女儿在床边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而妈妈则静静地趟在床上,如此安详,如此冷漠,仿佛身边的这一切与她毫无关系......唯独细心的爸爸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拂去落在妻子眼角的最后一丝泪痕。女孩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不停地摇晃着妈妈的腿,清脆的童声机械地呼喊“妈妈...妈妈......”这可能是这女孩最后一次如此真切,如此不舍地呼唤自己的母亲了。但突然间,女孩发现,自己在哭,哭得如此真实,却没有一滴眼泪!
  “去把沈阿姨叫来。”爸爸泣不成声,喃喃地说。十年前的申镇是没有电话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对申镇居民来说,是美好的奢望。女孩一言不发,转身出了门。她的动作如此机械,如此迅速。女孩脑里没有任何思考,用她平时百米赛跑冠军的速度冲刺到沈阿姨家,敲门。深更半夜,急促的“咚咚”声,让人觉得心惊肉跳。半响,门开了,一个睡眼惺忪的男人探出半个脑袋,看到女孩,顿时清醒。不一会,沈阿姨也从里面出来,一看到门口的情形,顿时明白三分。只见她迅速穿好衣服,拿出药箱,拉起女孩的手出门,“宁砾,别怕,跟阿姨走!”女孩木纳的跟着她,没有任何情绪反应。到家后,爸爸呆呆地倚着床背,几乎说不出话来,沈阿姨麻利地拿出针筒、心脏复苏器、瓶瓶罐罐.......“去把你姑姑叫来”爸爸又发话,似乎女孩就是这家里的佣人般。宁砾依然机械地跑了出去......
  姑姑家在兰镇,离申镇有30多公里,当时的生活条件是每户人家都有自行车,28寸的那种,还几乎都是同一个牌子“凤凰”。30多公里的距离,仅凭自行车来实现,似乎是相当困难的。宁砾只有10岁,她冲到楼下,黑漆漆的马路上空无一人。深秋的夜是有些寒意的,衣着单薄的宁砾不禁缩了缩脖子。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家旁边那条走过无数遍的小柏油路显得格外幽森凄凉。如此的黑暗中,路灯隐约透着寒光,宁砾竟然也不怕,满脑子挤压着浆糊般的黑暗。走出小柏油路,站在国道出口,宁砾停住了。她的家就在一条国道线旁边,姑姑的家在国道线的那一头。宁砾是在等车,出租车对当时的居民来说,那是相当的奢侈,申镇的居民都喜欢把出租车叫成“桑塔纳”,那是打车的代名词。对于一个10岁的女孩来说,身无分文地独自一人在深夜打车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那天,也许是老天对她的遭遇抛出的一丝丝同情,有一辆下晚班的出租车在她身边缓缓停了下来。“叔叔,我妈妈死了,我要去兰镇叫我姑姑过来,我身上没钱,你能带我过去吗?”连宁砾自己都无法相信,她竟然能如此流利,如此冷静地将“妈妈死了”这几个字描述得异常平淡,似乎她说的这个人与她毫无关系!司机显然被愣到了,他傻傻地看着女孩,足足呆了一分钟。确实是老天的同情,司机打开车门锁,似乎有些发抖地说“快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  会不会没感觉 ?~
 
  ☆、第二章 心已死
 
  姑姑家类似排楼,楼梯上去一排都是房子,宁砾就这样机械地上楼,毫无顾忌地拍门,诡异的“咚咚”声回荡在空旷的走道上,异常阴森。姑父出来开门,看到宁砾后分明的怜惜闪过眼眸。他们无需多问什么,看到宁砾在这样的时间只身出现在家门口,心里就已经十二分的明白了。很快,姑姑一家拉着宁砾回到申镇家中。
  映入眼帘的是爸爸在给妈妈化妆的情景,一边哭,一边画,就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爸爸轻轻拿起粉黛,想极力抹得好些,可是控制不住的颤抖,让爸爸不知所措。宁砾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门口,稚嫩的脸上毫无表情。姑姑过去帮忙,帮妈妈换好衣服,补好妆,默默地退到一旁,眼里噙满泪水。很快,爸爸和姑父搬来早已准备好的木板,将妈妈抱了上去。宁砾亲眼看到原本温柔似水的母亲,就在这两三个小时内,变得僵硬木然,毫无生气,就这么硬生生地趟在木板上。宁砾幼小的心里猛然抽搐,脑里混沌不堪,最终她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移动脚步了。
  宁砾家在六楼,按照当地的风俗,人过世后,需要将逝者台到室外供奉三天,以示对死者的怀念。于是,宁砺又亲眼看到妈妈被俩人抬着,缓缓下了楼梯,宁砺站在高处,面无表情地看着妈妈毫无血色的脸,紧紧闭着的眼,就这么渐渐远去。
  楼下的空地上,大人们忙忙碌碌地张罗着。
  东方渐露鱼肚白,宁砺就这么麻木地站着,整整站了一夜。楼下的临时木棚已经搭好,请来的做法事的师傅们已经开始有腔有调地吹拉弹唱了。得知消息的亲戚朋友们也陆续赶来慰问,有一句没一句地谈论着“哎,可惜啊,这么年纪轻轻就走了,可怜了这孩子了。”“是啊,才38的女人,就得了坏毛病。”宁砺在一旁静静听着。
  “哎呦,我的妹啊!”这时,老远就传来哭天抢地的惨叫声,似乎这床上躺的是她的亲娘。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个妇女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冲过来,一下扑到死者身边,开始了她的哭唱。这台词似乎是早就准备好的,一整套下来,从声调,到台词,到表情,到眼泪,到动作,一气呵成,训练有素。唱罢,妇人一抹眼泪,擤了下鼻涕,似乎是完成了任务般出去了。一转眼,便于身边的几个熟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开了,期间还不时抓一把供奉在桌上的瓜子熟练地嗑着。宁砺就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是的,这个人就是她的姨妈,所谓的她妈妈的亲姐姐!
  整整三天的法事,宁砺没有合过眼,说过话,她睡不着,也哭不出来。也许她还不知道妈妈死了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这样不好,不然爸爸也不会一直哭,奶奶也不会一直哭喊着让她哭,她耳边还一直回荡着刚才奶奶的话“宁啊,你怎么不哭啊,你快哭啊…”让人费解的是,宁砺的脑里竟一直在唱歌,前几天学校里刚刚教的歌,《凤阳花鼓》,这让她自己都觉得可笑:为什么我哭不出来?接下来,身边的谈论声又多了一个话题,那就是宁砺这孩子无情无义,连妈妈死了都不会难过!好吧,十岁的宁砺接受了众人的观点。或许,自从妈妈走的那一刻开始,宁砺的心已死。
  
 
  ☆、第三章 重口味?
 
  在接下来没有妈妈的日子里,宁砺学会了封闭自己,伪装自己。当别的孩子还依偎在母亲怀里撒娇的时候,她已经开始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用她爸爸的话来形容:没妈的孩子早当家。是的,在学校里,她可以若无其事地与同学聊天打闹,但每每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宁砺的心就如同被捞空了一般。
  宁砺17岁了,每天和爸爸朝夕相处,宁砺已经有了自己的风格,她可以像男孩子般大大咧咧地穿着背心裤衩去楼下买酱油,她可以一直都理着短发穿着干瘪的校服,她可以没心没肺地和同学嬉笑打闹,她可以没正经地跟奶奶斗嘴,但是,她没办法在空荡荡的家中不想念她的妈妈。此时的宁砺,已经学会了隐忍,学会了坚强。17岁了,女孩如花般的年龄,没有妈妈在身边,她俨然是个假小子。宁砺喜欢笑,其实她笑起来很可爱,两颗虎牙,淡淡的酒窝,棱角分明的红唇,□□的鼻梁,粗浓的眉毛,唯独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中,蕴藏着淡淡的悲凉。宁砺是卷发,但由于经常理着短发又不会打理,她的头发总是乱糟糟的。加上每天一身邋里邋遢毫无造可言的校服,让她与所有男生绝缘。这一点,宁砺自己都觉得悲哀,看着身边的闺蜜都一个个花痴般投怀送抱,宁砺似乎有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意味。怎么说都是17、8岁的青春花季了,没有一点的萌动芳心,那是骗人的,但是,谁让她就这么man呢?哪个男生会喜欢一个男人婆?宁砺经常自嘲,但也无可奈何,独自一人的时候,她经常对着镜子想,没有妈妈,果然不好啊,不然我肯定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又是一丝黯然闪过眼底。
  爸爸是个好男人,但是他经常神经大条,想妈妈的时候就会把一些莫名其妙的女人带来家里,两人亲亲我我,窃窃私语。不过他倒也挺避讳,俩人一般都关了房门说事。宁砺心知肚明,她也懒得多问,这一点,宁砺做得异常得体,17岁的女孩很少有如此心智成熟的。
  那天,老爸又带了位阿姨回来,宁砺礼貌性地打了招呼,那女人也识相,一进门,就从头到脚把宁砺赞了一遍,说得爸爸傻乐傻乐的。一般情况下,对于这样的女人,宁砺已经在心里把她恶心三四遍了,但是今天她心情好,就眯眼瞥了她一眼,不看还好,这一看,她不禁替老爸捏了一把汗。这女人油光满面不说,五官完全扭到一起,还特地将它们再次用浓妆加深了轮廓。就似乎火影里面勘久郎的形象,宁砺顿时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老爸,怎么你现在如此重口味?”宁砺恶趣味地想着。
  “我去做作业了”,宁砺敷衍了一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听着那头爸爸的关门声,暗暗叹息了一声。她双手托着脑袋,灵动的睫毛忽上忽下地闪着,毫无作业心思,她在诧异“如此丑的女人竟然还有男人喜欢”,倒不是鄙夷老爸品味差,要知道,除了今晚的失误,放在平时,老爸带进门的可都是一些美艳动人的女子,身材样貌几乎无可挑剔。“可我为什么就。。。。。。老爸呀老爸,跟你这么久了,我怎么就没能学到个一招半式呢?”思春少女芳心萌动,看来宁砺的青春期有些迷茫了。不一会宁砺起身倒水,走出房间的时候,无意中瞥见爸爸压在那女人身上激情热吻。“这门怎么是开的?!”宁砺顿时凌乱了,逃一样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毕竟是孩子,还是青春期的孩子,男女之事懵懵懂懂,这意外的一瞥使得宁砺似做错事的小孩一样,面红耳赤,心如鼓撞。爸爸好像听到外面的动静了,有些惊讶地小声说“呀,这门怎么开了?”随后里面即传来女人妖媚的娇嗔声“哎哟,老宁,来嘛!”。。。。。。宁砺实在无语,她的心狂跳着,也为老爸担心着,这如饥似渴的女人,老爸应付得了么。。。。。。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请多多指教...
 
  ☆、第四章 小心化学课!
 
  刚才的成人片段,使得宁砺一直睡不着,倒不是因为老爸乱搞男女关系,宁砺想得很开,她知道爸爸是个有分寸的人,只是今天看到的这激情一幕,毫无防备,着实让她脸上一直火辣辣地烧着。翻来覆去一直到快凌晨了才迷迷糊糊睡去。
  第二天,宁砺懒洋洋地去上学,由于睡眠不足,上课的时候宁砺明显没精神,可刚好又是班主任的英语课。班主任是个40来岁的女人,人称母老虎,班里调皮的男生都在揣测她是不是到了更年期了,因为这女人经常莫名其妙地到班里把学生骂一顿。今天的宁砺,显然不走运。“宁砺,Do you know what I said,just now?”宁砺猛然一惊,从半梦半醒中清醒过来,缓缓站起来,全班沉默。半分钟后,班主任尖厉的喊话声响彻整个高二年级段:“Copy the text one hundred times,and you need to stand until the end of this class!”同学们向宁砺投来同情的目光,宁砺无奈,咧嘴傻笑了一下,两道凶铃般杀气泛着白光从班主任恶狠狠的眼睛中射出,宁砺紧了紧脖子,班里顿时杀气重重。
  好不容易站到下课,本来就没睡够的宁砺更是双腿发软,摊到座位上毫无脾气地拿出本子开始抄起课文。宁砺在班中是属于学霸级人物,尽管老爸除了管饭外其他都一律不管,洗衣做饭自我辅导宁砺一律自己解决,天天一个人在家的宁砺极其自律。一般成绩好的学生都会有一个特点:在学校基本不学习,在家里狂看书,为的就是营造一个自己是天才的形象。宁砺也一样,唯独不同的是,她的目的则是为了与同学们打成一片,这也是她这些年来历练出来的虚伪。因此,与其他优等生相反,她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一帮被老师唾弃的狐朋狗友。也正是这个原因,再加上一副痞子像,她总是不招班主任待见,无奈看在成绩的份上,那老女人只能一再忍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