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以龙的名义守护你(gl)+番外 作者:君下蔷薇

字体:[ ]

 
文案:
【师生】开学当日,不知怎么的,许彦倾就招惹上了该学院第一冷漠第一严格的大面瘫——箫阮、萧大教授!一个可以掌管她必修课生死的教授!!
原本的冤家路窄,在一次次的闹剧中,情感慢慢发生了转变.....
普通的生活也不再普通,一场由人类贪欲带来的灾难,渐渐降临在她们的头上....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女强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箫阮,许彦倾 ┃ 配角:赵雪,沈梦诗,雷司,风司,沧古王,何天道 ┃ 其它:gl,龙,宠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啦啦啦啦~~~有缘看到此文的亲们,欢迎留言哦~~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告诉我~~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一下哦~让君下知道有多少亲们会喜欢哦,大家的鼓励就是我码字的动力~~~
  九月缱绻着秋日的一段内敛,秋意未浓,阳光炽烈,湛蓝的天空缀着点点白云,带着对远方的向往。
  花事未休,柳丝婀娜娉婷,幽静的一池秋水轻轻托着几盏碧绿的玉盘,好看极了。
  许彦倾漫不经心的晃荡在校园的路上,随意逛着,泼散下来的亚麻色发丝轻轻拢在耳畔。
  配上这如画的风景,真是醉人得很。
  这是她来学校的第二天,不知道为什么,她已经被默默推上了校花的位置,以至于走到哪里似乎都有无数个声音在背后窃窃着,这种感觉……还不错!
  “老大!”
  “老大的啦~”
  身后传来两声油腻腻的呼唤声~
  许彦倾虎躯猛地一震!什么玩意儿!
  身后两人很快小碎步的赶了过来,她一瞧,竟然是她两个舍友,一个叫赵雪,一个叫沈梦诗。
  两个都是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虽算不上大富大贵,平时也不愁吃不愁喝,也算是有小暴脾气的娇气孩子。
  但是赵雪与沈梦诗自从碰上开学第一天就冷傲拒绝该学院第一男神的许彦倾时,就被她的气场给震惊了,加上许彦倾家里有权有势,于是这两人就打算跟着这个入校第二天就成为全校风云人物的许彦倾混了。
  许彦倾拧开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淡漠地瞧着她们问:“干嘛?!”
  赵雪笑嘻嘻道:“没事,我们就是想跟你一起去上课,大家都是舍友嘛,一起出门多有气势。”  
  谁跟你有气势!!特么黑帮啊,要不要给你们插两把刀啊!
  许彦倾强扯微笑,咬牙道:“我喜欢一个人走,别跟着我!”
  沈梦诗冲了上来很熟稔地一把挽住许彦倾,笑颜如花,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老大,我们对这里很陌生啦,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所以只能跟着您,别嫌弃我们啦~~”
  我是你家保姆啊!我不是第一次来啊!您您您什么您!搞得七老八十一样!许彦倾心里一阵腹诽,但是面对两个长得还不错的小姑娘,倒也发不起火啦。
  沈梦诗长得白皙洁净,说起话来娇滴滴的,末尾语气词永远带着啦啦啦的,惊起许彦倾一身鸡皮疙瘩,她努力想要扯回自己的手,但是被某双爪子搂得死死的,最后两眼一翻,作罢了。
  “走开,要迟到了。”许彦倾黑着脸,拖着一个庞然大物走着。
  这时,另一条胳膊也被人搂住,她差点将手中的杯子给翻了。
  赵雪为了寻个话头子,于是开始八卦起来:“老大,你说你为什么拒绝莫文师兄啊,他那么有才华,长得又好,是我们学院公认的男神呢,又有钱又痴情~~~~”
  许彦倾心如死灰脸:“你喜欢,送给你!”
  沈梦诗嘴巴一嘟,思索半晌,接话道:“你说我们班级就在男神的隔壁,会不会很尴尬的啦。”
  许彦倾心如死灰脸:“尴尬毛线的啦!”
  赵雪又道:“对了老大,你怎么认识男神的呀,他可比我们高了两届呢。”
  许彦倾深吸口气,忍!“他是我的高中师哥,行了吧亲们,都到教学楼下了能不能松开朕了,我快热!爆!了!”
  真的受够了这两个人,她173的个子要比她们高上半个头,左右一个搂着她,远远看着真像家庭主妇带两熊孩子!
  “嘶——”说话间,许彦倾只感受到一股灼热的热流顺着她的胸口缓缓而下,烫得她整个人跳起来了,手中的杯子立马被很残忍的丢到了地上。
  “呼呼呼~~~~”许彦倾提着胸口的衣服在原地蹦跶着,不断呼着气,脸涨得通红,真的超级烫啊!!
  望着胸口雪白的衣衫染上咖啡渍,顿时又一阵羞怒难耐,到底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撞她!
  “老大,没事吧,我给你擦擦~~”沈梦诗提溜着一张皱巴巴餐巾纸就要给她来擦,可是一看到是那个部位,顿时手就停留在半空,干笑两声,将餐巾纸塞到许彦倾的手中,道:“嘻嘻,不好动手,老大你自己来啦。”
  “G-U-N,滚!”许彦倾暴怒了,对沈梦诗撂下这句话后转身指着那个比自己还要高上半个头的女子,吼道:“你谁啊!见我烫成这样一句话道歉都没有吗!”
  箫阮的脸上没有半丝波澜,冷冷望着她,许久,道:“是你撞了我的。”
  这女人说话声音翩然若鸿毛,哪怕丝毫没有感情,听起来都叫人这么舒服,赵雪与沈梦诗本想着帮自己老大说上几句,但是听到面前这个女人的话音,酥软了她们的一把老心,于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老大算了啦,我们现在回去换个衣服也来得及.....”沈梦诗亲眼望着是自己老大手舞足蹈地撞上了别人,带着理亏,于是想着赶紧将许彦倾拖走,但是许彦倾就是不动分毫。
  “喂,你哪个班的,新生吧?”许彦倾火着呢,哪里肯走,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敢这么跟她摔脸色!!
  箫阮根本不想与几个小鬼纠缠,见到许彦倾生龙活虎没什么事情的模样,于是提步就离开。
  “喂,你聋子啊,没听见我问你话呢?道歉不会吗?要不是你忽然出现我能烫成这个模样。”许彦倾冲了上去拦住她的路,上下打量她一番,仔细瞧来,这个女生当真好看极了,身上还带着一股成熟沉稳的魅力,好像…好像比自己还好瞧几分!
  但是,许彦倾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你知不知道我有办法让你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的,你这么目中无人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生气!”许彦倾瞪着她。
  箫阮握上她的手,两手接触间闪起一抹淡淡的白光。
  只是短短两秒箫阮就拂开她,撂下一句:“无聊。”就转身坐上电梯走了。
  气得许彦倾在原地跺脚,没想到那女人的力气那么大,轻轻抬手间就将她推开了!
  “你有本事别走啊!!!还敢吃老娘豆腐,当老娘是死的吗!”许彦倾说着就欲冲上去,但是被身后赶来的两个人左右架住,往另一个电梯上拖,急道:“老大,别跟一个小刺头玩了,下次我们再去找她算账就是的了,我们先管好自己,下节财务课要开始了,听说是本学院最严格的箫教授上的,她手上的通过率低得可怕,我们不能第一天上课就迟到啊!!”
  “汪!嗷~~”许彦倾在被拖上电梯的一刻,眼神还死死抓着刚刚那个女人上去的电梯,吼:“你有本事逃走,你有本事就给我逃大学四年!我非要你给我道个歉!!”
  已经在六楼的箫阮听到某人在一楼这么吼着,无奈地轻轻摇了摇头。
  这是她在这个学校第八年了,遇到奇奇怪怪的学生多了去了,但是敢这么明目张胆骂她的,倒是第一个见。
  等到许彦倾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杀到班级门口时,发现站在讲桌上的那个女人赫然就是刚刚那个女生,于是一阵欣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许彦倾大喝一声,指着自己的衣服道:“喂,原来同班的,你给我道歉!”
  全班早已坐定,被如此一吼,将眼光全部落到前面两女人的身上。
  “上课。”箫阮也不瞧她们,插上课件打开大屏就准备上课。
  “上什么课,老师又没来…老师…你…”许彦倾冲过去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下一秒就感觉到几丝不对劲,这个女人难道是…
  老师?!那个全校最闻名的老师——箫阮!
  “我叫箫阮,你们本学期这门课程的老师。”箫阮也不理睬她,淡然介绍一句。
  “快回来老大!”赵雪跟沈梦诗已经选了个座位坐下,在远处焦急地低声唤她过去。
  班级里的男生也都看直了眼,先是一个如天神的美女老师,后来又是个入校两天被封校花的许彦倾,虽然现在女神的衣服好像经历了一次庞大的挖煤活动一样,但是也不能影响女神美丽的光辉。
  于是纷纷对着许彦倾招手,低声地调戏般唤着:“女神来我这儿,我这个位置是好的。”“别睬他那个肥猪,美女当然要跟我这样的帅哥坐的啦……”
  下面顿时吵吵闹闹一片。
  箫阮眉头微蹙,沉声道:“我的课,别说话,很吵!”她的耳力超越常人五六倍不止,所以有点小小的吵闹声在她耳中都是极大的噪音。
  谁都知道箫阮的冷漠与严格,下面顿时禁了声,男生们也不敢大闹。
  许彦倾依旧呆呆愣在原地,目瞪口呆地望着讲桌上的那个女人。
  “今天我为大家讲的是……”箫阮自顾自地流利从容讲着,一点也没在意还站在讲桌旁的某人。
  赵雪看不下去,偷偷站起身来,直接将许彦倾拉着坐下了。
  “老大,我们要倒霉了啦。”沈梦诗有些颤颤地压低声音道。
  许彦倾也开始怀疑人生,嘴角抖了抖,眼神一刻都没有从讲桌上的那位女子身边移开过。
  一个那么年轻的人,竟然是大学老师,还是个有名的教授!许彦倾到现在还没能接受。
  箫阮身着一袭水绿色的软布长裙,棕色细带束腰,黑色的长发从耳畔拨下两缕束到脑后,由一浅绿的发带束着,身上的那股成熟韵味散发得淋漓尽致。
  虽然财务课程无聊乏味,但是一班男生听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光是萧阮清冷的女声,就足够让他们沉溺许久。
  许彦倾瞧着一帮大男人没出息的模样,切了一声,酸兮兮地呢喃一声:“一个蛮不讲理的女人的课有什么好听的。”
  霎时,全班似乎安静了下来,好似一根针掉落都能听清。
  许彦倾抬眸间与一双幽寒难测的眸子对上了。
  大家只见箫阮薄唇微动,吐了句:“蛮不讲理?”
  许彦倾一怔,赶忙收回视线,低头道:错觉错觉,一定是错觉。她来得晚,差不多已经坐在教室最后了,这么低的声音那个女人怎么可能听得见!
  这时身边的沈梦诗用胳膊肘轻轻戳戳她道:“老大啦,我就说完蛋的了,你瞧,我们什么都没干,箫阮就一直盯着我们呢,完蛋了,完蛋了啦。”
  赵雪也从嗓子眼里压出一段模糊的声音来:“怎么还瞧着我们这里,老大,我们要完了。”
  “怕什么。”说话间,许彦倾额间布上了几颗虚汗,胆战心惊的对上箫阮的眼神,低声道:“我们又没干什么,她撞翻我的水杯本来就该道歉,何况她也没给我道歉呀。”
  “别说了老大,我感觉箫阮的眼神愈发恐怖了。”赵雪立马摆直身子坐好,她自己都万万没想到,到了大学课堂竟然还跟高中时候一般,严肃紧张。
  箫阮把她们的话尽收耳底,虽然很不想听到自己在背后被议论,不过又能怎么办,她不是常人,而是在这个世上生活了近三千年的神龙族人,一个被神龙族放逐、永不得回去的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