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在古代的威水史 作者:夜夜夜静

字体:[ ]

 
文案:
GL文。不喜勿进。谢谢。
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故事中人物名字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思明吃着吃着,连人带椅的移动到我身边,与我挨得极近,夹了一只饺子送到我嘴边:卢大人,啊~我好笑的看着她,吃了她夹的饺子。既然她喜欢,我顺着她。思思见此也凑过来:老公!还有我的!我也把思思的饺子吃了。若菲也不示弱:相公,我也要喂你!我也把菲菲的饺子吃了。思明一脸暧昧的看着我,哎,这妞又不知道她在打着什么主意了。由着她吧。
这是一部关于为了结婚而结婚、责任、精神道德等问题而写的一篇清水文。
第六部作品,已完结。谢谢关注及支持。祝大家看文愉快。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卢正辉,刘若菲,宋思思,宋思明 ┃ 配角:卢正武,卢静娴,卢静珠 ┃ 其它:古代日常
 
 
  ☆、反正穿了
 
  想过无数次穿越,没有想过是因为被水呛着的而一命呜呼。当我来到这个不知名的古代,老套又俗套的场景总是这样接踵而来,那个自称我娘的人抱着我一阵痛哭,然后又一大群人走进来逐个看戏也好,相认也罢,吵吵嚷嚷的。我一时也不知该给出什么反应来,看着一屋子陌生人,想到以后要跟这群人一起生活,真的不习惯。
  那个传说中的爹只是看了我一眼后,没有过多的停留便离开了。而我的大娘和我哥,对,我哥,同父异母的哥哥,看着我一脸的阴狠,让我觉得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不是与这个哥哥不和呢?
  我还有个姐姐,同一个娘生的。还有一个妹妹,是同父异母的妹妹,我是家中排第三,姐姐排第二。娘的出身在古代来说很低微,当年是一间妓院的头牌,被我爹赎了身娶回家中做妾。我娘生了姐姐后,在怀上我的时候担心如果又生女儿的话,怕被大娘和哥哥欺负,所以,我一出来,便被掩饰了身份。
  自古的男尊女卑,根深蒂固。
  我有一个贴身丫鬟,叫小花,是奶娘的女儿,自小姐姐和我还有小花一起长大的。说了这么久,还没有自我介绍。我爹是这个县的县令,姓卢,名秋祺。大娘叫邓至芬,我娘叫古月美,我哥叫卢正武,姐姐叫卢静娴,我叫卢正辉,妹妹叫卢静珠。妹妹因为是最小的孩子,家里都很宠着,也经常跑来后院与我们玩,哥哥和大娘不是很喜欢我和我姐,一直都看不起我们母子仨。
  听姐姐说着,我因为去救妹妹,所以溺水了,幸好现在醒了。溺水!我在现代呛到是因为要赶去古代复活,真他吗刺激!听着这些有的没的,我才知道哥哥18岁了,准备娶亲,姐姐16岁,也准备嫁人,我15岁,却被告知订了亲。妹妹才13岁。
  姐姐还跟我说,我娶的是哥哥的意中人,尚书府的千金,刘若菲,比我大两岁。所以?哥哥那么恨我是有原因咯?加上我是庶出,所以觉得我也配不起那尚书府的千金吧。我只是好奇,人家堂堂一个尚书府千金,为何会看上我?即使看上哥哥,也还是没什么可能啊,我爹不过一个小县令,就官阶而言,差了好多品了。
  当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沉思中,不知何时响起了一把如翠鸟般的悦耳声音:正辉。卢静娴对刘若菲赔着笑,使劲让卢正辉回过神来。我见姐姐捅了捅我的手臂,才有些迷糊地看着她,谁知她对我递眼色,我才转过头去。
  天啊!我觉得姐姐已经很美了。面前这位女子更美。她虽然蒙着面纱,可是,我觉得那块面纱没什么作用好不好?只见她看着我,眼中有些担忧,又有些恼怒?脸蛋好像红起来了。在古代,是不是不能长时间直视女子面容的?只是,她的美貌,让我有些移不开眼睛,多看两眼罢了。
  我翻着白眼,把头扭向一边,打算睡了。姐姐见我这般动作,很是担忧:正辉,你是不是不舒服?难得若菲来看你。你起来陪她说说话呀。我背对着他们,伸出一只手:我累了,你们让我休息一下吧。
  我真不想看着卢正武满眼怨恨的看着我,也想静静,刚醒来就一屋子的人都涌进来,吃不消。姐姐好像对那个什么若菲赔笑道歉,随后,我听到许多人离开房间的声音,才敢缓缓转过身,看一看,人都走了没?
  谁知一转身,刚才那位好看的美女竟然静静地坐着不远处的桌子旁,正气定神闲地看着我的动作。她似是看出我的意图,有些好笑地把药汁端了过来:喝了吧。
  我感觉我的心脏受到了惊吓,她越走越近,我竟然有些害怕地往床里走。她眼中有些不悦:正辉?她喊我的名字喊的如此亲密,难道她是我的什么人?姐姐说她叫若菲,若菲?是谁?有些熟,可想不起来,我问道:你是谁?
  刘若菲听了很是担忧,卢正辉竟然忘了她?但看着她刚才醒了也不吱声,还经常发呆,自己难得来了也不理自己,难道溺水也会忘掉记忆吗?说道:我是你的未婚妻,你真的不记得了?
  我对着这位自称是我的未婚妻的女子点点头:真不记得了。要不现在认识一下?我伸出手来,看着她:卢正辉。她看着我伸出的手,有些不明所以,没有与我握手,淡淡道:刘若菲。说完把药汁递到我面前。我那只伸出的手,只好尴尬地收回,接过她递过来的药汁,拿起来咕噜咕噜地喝了。她又递了一杯水给我,我也毫不客气地喝了:谢谢!随即她掏出一条手帕打算为我擦嘴?我连忙示意:自己来自己来!拿着她那条香帕抹了抹嘴。看着这些都喝了,还是睡睡吧,便赶她走:这位若菲小姐,天色也不早了,早些回家吧。
  刘若菲听着卢正辉有些奇腔怪调的,也不考究,或许她真的忘了自己,反正是自己的未来夫君,也不担心:嗯,那你好好歇歇吧,我过几天再来看你。我对她感激地点点头,与她挥手:拜拜。不送了。刘若菲听了有些不舒服。但想到卢正辉失忆,也就不与她计较了。
  我睡得很沉,不知是药效的关系,还是真的很想睡,直到小花进来喊醒了我,去吃晚饭。
 
  ☆、关系
 
  小花为我穿衣梳头,古代真是麻烦,衣服穿了许多层,这时又是夏季,热死个人。生活十分不便,也不好表露太多,哎,什么iPhone、iPad、电脑!游戏啊!人生啊!苍天啊!大地啊!即使如此,还是要接受现实的。当我来到那个吃饭的大厅,早已坐好了人。就差我了。
  爹见我来了,说了一句:开饭。大家默不作声的吃着饭。古人食不言寝不语么?气氛很是沉闷。努力吃着饭。不料妹妹夹了些菜给我:二哥,多吃些。我看着那个香芹,不知道要不要挑出来,最讨厌吃香芹啊!我跟你有仇么?你要这样整我?但看着妹妹那个天真无邪的眼神,我还是把香芹拨开了一边。
  妹妹见我不吃香芹,便夹了些香菇给我,哥哥看不下去了:他的手脚残废了吗?一时间的气氛很压抑。爹不作声,全家人没人敢作声,我也自然懒得理了。由着他撒野。妹妹只是歉歉地看了我一眼,我只对她笑了笑。继续吃饭。
  哥哥考了好几年科举都没能考到状元,什么探花榜眼也沾不上,听姐姐说是有什么功名在身,应该是举人吧。我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书柜都塞满了书,莫不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打算考科举?随便翻开其中一本,都是些什么“子曰……”
  妹妹又来了,她怎么老是往我的房间跑了呢?虽然说我是她的救命恩人,可也不用跑那么勤,况且怎么说她也算是我的妹妹呀,救她不是很应该么。而且她哥非常讨厌我,我想着怎么避开他们。妹妹小脸红红的,塞了一个东西给我,说是答谢我的救命之恩,便一溜烟走了。
  姐姐在妹妹来之前就离开了,我看着这个手工有些粗糙的荷包,把它放在床头。吹了蜡烛,一夜好眠。就这样过了几天,我每天在房间里看看书,也打算去逛逛街,可是看着这个有些破旧的院落,大概这些年,那个爹也不怎么管吧,倒不如自己想点办法挣些钱,让娘和姐日后都有个依靠。
  不想那个刘若菲又出现了,带着一大堆东西过来。什么补品,礼金,我觉得自己就是被人卖了似的。而最离奇的是,娶姐姐的人是这个刘若菲的哥哥刘锦鸿。那我们两姐妹不是都被他们刘家娶了吗?
  刘若菲在我房间坐了许久,难道她不介意?我也觉得自己的房间寒掺了点。除了一个书柜和衣柜,也没有太多多余的家具了,还有那张桌子,摆了许多年的样子,用普通的棉布盖住那些岁月而已。
  刘若菲似是早已习惯了一般,看着卢正辉在整理书籍:离科举考试也快到了,正辉可有信心?我听着刘若菲说着这些,难道以前的卢正辉是打算当官的?看着她那面纱说道:没有信心。
  我也不是读书的材料。看着书也想睡觉了。其实这几天都是睡觉啊,只是不好让人觉得我一直不务正业罢了。
  刘若菲听了却笑了笑:要是考不上榜眼,便入赘到我家吧。我听了有些无措:我们有过这样的约定?见她念念有词:你真的都忘了。我不知怎么安慰这位女子,我不是真正的卢正辉。既然她们之间有约定,那么我是不是该好好去履行呢?对刘若菲说道:我尽力吧。有期限吗?
  刘若菲却说:恐怕这是你最后一次参加科举了。我有些不明白:哦?她有些脸红:这届科举之后,你十六岁便要与我成亲了。我听了才明白过来。随即才反应过来: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我都没有在这里好好玩过就成亲?随即想到这个刘若菲比我大两岁,要是要她再等,怕也是蹉跎了她的岁月。
  但想到自己的身份,她究竟知不知道呢?不然又造就一段悲剧就不好了!虽然她很美!但也不能随便就误人家终生幸福呀!这些事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免得结了婚,她又哀怨我,那到时候又一番什么爱得死去活来的,受不了。最怕这种老掉牙的俗套了。
  打发了丫鬟,关了门,在房间到处瞧瞧,看看有没有其他人。刘若菲的丫鬟小芳很是不屑地看了看卢正辉,以为卢正辉想对她家小姐做些什么硬是不肯走,直到刘若菲示意她到外面守着,才肯罢休。
  我看着这个一脸平静的刘若菲,小声问道:成婚之前,我只想知道,究竟你知不知道我的身份?刘若菲有些好笑:你就为了问这个?我点点头。不料刘若菲以下的话,更让我惊怪:我不但知道你与我一样,我还知道你一直喜欢我。这样的答案,你满意吗?
  一点也不满意!完全超出我的预想!什么!我喜欢她?是以前的那个卢正辉喜欢她吧!看她得瑟的样子!你见过美女得瑟没有?反正我是第一次见。不知道怎么形容。
  她笑的面若桃花,那双好看的眼睛,似是笑出了许多柔情蜜意。怎么回事?我突然有些八卦卢正辉以前与这个刘若菲究竟经历了什么。她还是好笑地问道:要不要出去逛逛?我看着面前这位白富美,想着也不好拒绝,而且,出去逛逛也好,每天在房间里也是有些闷了,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可以发掘啊。对她点点头。
  她走到房门前,把房门轻轻打开,阳光照射她的那一霎,还有她的回眸一笑:走吧。
  好美。似乎空气也定格在那里。
  
 
  ☆、吃醋
 
  虽然我比她小两岁,可个头与她一般高。要是她穿高跟鞋的话,我就比她矮了。寻思着怎样才能长高高呢?她却在我身旁问道:想些什么呢?我听了只能呵呵:想着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事?她却说因为小时候我救过她。又是老掉牙的救人梗。
  我又八卦起来:听说我哥喜欢你。她却转身,面朝着我,挨近我身边,好笑问道:你是在吃醋吗?不是说古代女子都那个啥?含蓄的吗?为什么这个尚书府的千金,说话也那么直白呢?感觉就是被她调戏了一般。我努力掩饰:有吗?其实我只是好奇而已,吃醋什么的,有吗?难道你颜好,我就非得爱上你?臭美!
  想着想着,我看着不远处的冰糖葫芦有些出神。冰糖葫芦,北京。刘若菲见卢正辉望着一个地方出神,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也就去买了两串,递给卢正辉,宠溺地笑道:吃吧。我看着刘若菲递给我的两串冰糖葫芦,只是把它们紧紧抓住,并没有吃掉。刘若菲似是看出什么:怎么了?
  我对她摇了摇头:走吧。其实刘若菲在街上与我走着,十分瞩目。一身贵气不说,重要是颜好,无论古代现代,颜好就什么都好。可我偏偏又不是很吃颜。现代的美女太多,早已审美疲劳。虽然古代自然美较多,但看多了还是觉得疲劳。她脸上的那块薄纱,真是遮了等于没遮,这样遮着更显神秘和美丽,引人遐想。
  吗的,后面不知何时悄悄跟着一堆人,都是男的,好想掀桌子!逛个街都不让人好好逛吗?我感觉手中的冰糖葫芦,棍子都断了!难道我真的吃醋了?看了看身旁那个若无其事的刘若菲,不知为何,牵着她的柔夷转身就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