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肉文

陌上年少 作者:逸世公子

字体:[ ]

 
文案:
此文来历:
高考过后的某一天,一个没有来由的梦。醒来后久久没法忘怀,于是,试图用另一种方式记载下来,好也罢,坏也罢,当时的心境而已。
我想说:
爱的力量能有多大?恨意又能有多深?是背负恨意潜行一生,还是一笑了之自在逍遥?选择了什么就是什么,就要怎么走。为了一个梦,我试图虚构起一个国家,一个时代,自知才疏学浅,竭诚而已。
琥珀浓 紫星动
盈盈笑语更相逢
金风玉露暗香浮
栖乐坡上年少妒
天也信 鸳鸯路
此恨无重数
争不能 双入土
岂惧世人诽谤苦
春尽红颜日将暮
不堪幽梦散作无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紫星,洛盈盈,洪雪晴等 ┃ 配角:陆明梓,李清茉、万东阳、韩幕煚等 ┃ 其它:
 
 
  ☆、一、紫星冷入梦
 
  神风大陆慕月王朝天瑞三年,睿亲王府喜丧两事同时进行。睿亲王韩幕奇战死沙场是丧,另一方面,睿亲王妃临盆在即,产下睿亲王骨血是喜。
  韩幕奇是皇帝同胞亲弟,二人感情甚笃。据说,当初若不是他率三万铁骑驻扎在都城护卫皇帝登基,恐怕这龙椅早就被势大权大的丞相洪若风坐了。虽然现在皇帝韩幕宇已经坐上龙椅,但洪若风一天不除,他就坐卧难安。
  话归正传,宫里当值的太监绘声绘色地讲着当皇帝听到睿亲王战死沙场时是如何如何恸哭难已,手足已丧情难自控!好在此时,又接到上报睿亲王妃即将生产,皇帝这才连忙摆驾,希望能替自己弟弟守护这唯一的延续。
  傍晚,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睿亲王的孩子降生了。霎时一颗紫星划过天际,韩幕宇低头沉思,韩紫星,嗯,侄儿就赐名紫星吧!当产婆抱着紫星走出来时,他脸色大变,本来还略带喜色霎时乌云密布了。韩幕宇接过孩子,又看了看周围侍候的人,没说话,使了个眼色,然后,没有人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次日,皇帝在朝上降旨:
  睿亲王韩幕奇为国捐躯,以国礼厚葬。其子赐名韩紫星,袭父爵,仍为慕月睿亲王,封三军兵马大元帅,掌其父生前兵权,以示恩宠。
  旨意刚下,洪若风就站出反对:
  “启禀皇上,这睿亲王世子刚刚降世,尚在襁褓,让他统帅三军实在不妥!故臣恳请陛下三思。”
  实际上,大家都明白。三军兵马大元帅是当下最重要的职务,掌管天下兵权,谁得到这兵权谁就在权力的竞争中获得强有力的兵力保障。皇帝这一招实质上是将兵权控于自己手下,这洪若风岂肯善罢甘休!
  “啪”皇帝大怒:
  “朕身为九五至尊所言岂可收回?无需再议,若有不服者,自去军中看看将士们服不服!退朝。”言罢,也不去管底下的大臣做何感想,自己一甩龙袍袖起身便走。他不解释,因为他心里很复杂,不想被自己臣子看穿心思,多说无益。
  皇帝退朝了,洪若风知道睿亲王在军中的威望有多高,大家一定拥护这道旨意,他也不必自讨无趣了,和皇帝撕破脸,谁都没面子,何况也不是时候。
  当然,朝中不认可这道圣旨的人大有所在,可是,毕竟天子就是天子,圣旨就是圣旨,睿亲王世子尚小,军中又有一干虎将可用,韩幕宇此举不过图了个名,又不会实质动摇些什么,自己何必非去碰皇帝这个钉子呢?天下都是他的,封个王,封个官,只要不碍着自己,那自是不必趟这趟浑水给大家找不痛快。
  于是,大家彼此心照不宣,默契十足地退出大殿。
  可是,有的事情,往往便是一念之间就决定了它未来的轨道,一旦开始,便无法回头。
  ———————————十九年后—————————————————
  又是一年春,睿亲王府。
  “睿亲王,今年可有意与我们出城踏青?年年你都不在,我们几个多无趣啊!”吴王世子陆明梓问道。
  韩紫星已经不是十九年前那个婴孩了,他已经是赫赫有名的亲王,三军统帅,在军中有着很高的名望和威信。少年的脸上多的几分刚毅却又有几分柔弱气质,眼底总是会有一闪即过的哀伤,淡淡的。此刻,他薄唇紧抿,眉头微锁,不答话。
  “紫星,你去便是了。明梓说的对,年年你都不在场,多不合乎道理!何况珞一城年年的春游都是豪门望族的聚会,当年我和你父王就是在栖乐坡上遇到的,你或许也可以找到一个女子……”
  “母妃,儿,不想去。”韩紫星的眉头皱得越发得紧了。
  “睿亲王爷,紫星兄,老王妃都这么讲了,你再不去可就真没意思了啊!”陆明梓略有不快。
  “紫星,你怎么好拂了明梓的面子,去吧。”老王妃复又苦口婆心道。
  韩紫星也不好再推脱,只能应允。于是,各自准备去了。
  天瑞二十二年三月六日,韩紫星,陆明梓以及一干王爷世子、达官公子来到珞一城外,韩紫星一路眉头紧锁,一言不发。陆明梓知道他平时只顾带兵从来不涉足享乐游玩,许是不习惯,所以他也就很识相地不再招紫星说话。一行人终于到了栖乐坡,一看,好一片热闹景象,浓浓的脂粉气……大家也就各自忙各自的去了,紫星下了马,随陆明梓走着。
  “陆小王爷,您也来了?”一富商模样的向陆明梓作揖。他就是珞一首富——洛双成。
  “嗯,洛老板,你自己来的吗?”陆明梓微微颔首,一副标准的世子爷的派头。
  “怎么会,我是带我女儿——洛盈盈来的,她今年都十七了,该找一门亲事了。”说着向身后招呼,只见一年纪尚轻的女子缓缓走过来,恍若神仙妃子,陆明梓看呆了,这紫星还是一脸无谓的死表情。
  “哎,盈盈,来见过陆小王爷,对了,您身后这位公子是?”洛双成也真是眼力价不行,这才看到一脸漠然的韩紫星。
  “他是当今圣上亲侄儿,睿亲王韩紫星。”陆明梓添油加醋地说。
  “哎呀,见过睿亲王,刚才小民怠慢了,还请您见谅!”洛双成赶忙赔不是道。
  “本王常年带兵在外,最近边塞比较安定这才回到珞一,洛老板不认识是应该的,不必多礼。”韩紫星依旧淡淡的口气,冷冷的与世无关的表情。本来听了陆明梓那番介绍已有些不快,这洛双成的恭敬更是让他有些烦,但依旧是良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洛盈盈眼角余光悄悄看了韩紫星冷峻的侧脸一眼,这可是众多待字闺中的女儿家梦寐以求的郎君,一早就听说他英勇无双,没想到竟长得这般清俊。可她好歹知书达理,也懂得察言观色,看得出韩紫星并不是浮躁的公子哥,仅仅是多看了一眼便退回到自己父亲身后,并不说话。
  “哎,洛老板,不知道明梓有没有资格请洛姑娘到旁边一叙呢?”陆明梓眼珠不动声色地转了一转,计上心来。
  “这个陆明梓,还是老样子。”韩紫星心想。
  “唉呀,陆小王爷说哪里的话,您肯和小女一叙那是她的福分,您做主便是。”又转过身,“盈盈,你和陆小王爷聊聊吧,不要乱说话啊!” 
  “是,盈盈去了。”洛盈盈倒是答应得爽快,美目顾盼,似乎还带了几分喜悦,看得韩紫星眉头一皱。
  “紫星兄一起吧?”陆明梓开口调笑。
  “不必了,本王自己走走便好。”韩紫星目光错过陆明梓看向远方,似乎没把他放在眼里。陆明梓有点儿失策,其实也早该料到的。俩人都没发现洛盈盈眼底黯淡了片刻。
  “那,紫星兄,我就先失陪了。”话到这个份上,自己也不能扔下人家姑娘不管,硬着头皮上吧。
  “嗯,你去吧!”韩紫星冷笑,又扫了眼洛盈盈,心说:“长得清新脱俗,原来也只是攀龙附凤之辈。“ 
  “睿亲王,那,用不用小民陪您解闷?”洛双成看两人走远,对孤身一个的韩紫星说道。
  “嗯,不用了,洛老板去忙便是,本王自己随便走走就行,不劳阁下费心了。”说罢,韩紫星自顾自地走开了,他一心只想找个清静的地方,远离这些吵吵闹闹的人群,清静清静。可谁知这栖乐坡到处都是男男女女,弄得他片刻都不得安宁。
  脂粉气熏得他有点儿难受,看着眼前奢靡的场景,想起在边关茹毛饮血的战士,他有些慨叹,还真是差不是一点儿两点儿啊!想到这里心里更加不舒服,真想立刻就回王府。
  正在这时,不远处陆明梓大呼“小心”,韩紫星回头望去,只见一富商模样的人骑着匹高头大马冲与陆明梓几步之遥正在弯腰采花的洛盈盈冲过去,而一心采花的人似乎是没有听见陆明梓这一声,韩紫星没做多想,拔地而起,飞起一脚踢中那马头,马哀鸣了一声歪倒死了,马上的人也摔了下来。
  韩紫星稳稳落地,衣袂翻飞,当真是个绝佳少年,如果脸上的表情能够再柔和点儿的话。
  “你怎么那么残忍啊,那么好一匹马,你就活生生地将它踢死了?”洛盈盈听见吵闹声回头正看见紫星踢碎马头的一幕,全然不知本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不是,洛姑娘你误会了,其实紫星他……”陆明梓开口准备解释。
  “明梓,不要说了,对这种是非不分的人和她费什么口舌!我们走!”韩紫星一甩袍袖走了。他堂堂一个亲王,救了人还被埋怨,这等市井小民真是无礼非常!他的骄傲哪能容得下这些。
  “洛姑娘,你真的误会了,唉呀,紫星等等我,对了,那骑马的,明天你到睿亲王府去领赔金,刚刚踢你马的是睿亲王,他肯定赔给你,在下告辞。”陆明梓飞快地啰嗦了几句赶忙跟上韩紫星。而洛盈盈愣了片刻,缓缓蹲下身子,去看那打马上摔下来的人。
  “你伤得严重吗?”洛盈盈问道,那倒在地上的人支撑着站起来,试图抱拳谢罪,才发觉自己的手臂摔伤了,半点用不上力,只得说:
  “多谢姑娘关心,不过方才确实是在下之过,刚才那位仁兄确实是为了救你才不得已踢到在下这匹不听使唤的劣马的,姑娘确实误会他了,对了,他说他是谁?”
  洛盈盈听了这话,若有所思,看着远处有些呆了,半响回过神来:“哦,他,好像是睿亲王。”
  “啊?我说呢,早就听说这睿亲王统帅三军,没想到功夫这么好啊!对了,敢问姑娘芳名?”正这时,洛双成赶了过来:“盈盈,盈盈,你怎么样了?”
  “表叔,怎么是你啊?”眉清目秀的伤者惊异道。
  “你是?哦,你是傅元和,表侄,呵呵,在这遇见你了,什么时候来的?”这两人认上亲了,倒把洛盈盈听的愣了起来。
  “盈盈啊,这就是你那个表大爷的儿子,元和啊,你表哥。”
  “啊,盈盈见过表哥。”
  “原来是盈盈表妹啊,我说谁这么漂亮呢!还记得我吗?小时候咱们还一起放过风筝呢!”傅元和真热情,但,洛盈盈此时却在想那个一身冷气的紫衣少年,那个气死人的家伙,真的错怪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慢慢修修,求评求收藏,求支持加鼓励啊~~哗哗
 
  ☆、二、无意倾汝心
 
  韩紫星一甩袍袖走了之后,陆明梓紧紧跟着,一路上不断说好话:
  “紫星兄,您犯不着和一个小姑娘生气吧!她知道什么呀,只是见你踢死那匹马,同情心上来了而已,你就别生气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