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肉文

莫相离gl 作者:执念啊(上)

字体:[ ]

 
慕容钰觉得,她的生活在救下那个被追杀的小公主后,渐渐变得有趣起来了。
一场武林大会,让她见识了那些“世外高人”可怕的力量。
谁知道那些“世外高人”统统都不是人!
狐妖不妩媚,神君混青楼,魔女是情种。
位高权重的长公主为她默默的付出,不求回报。
多少才子佳人为她前仆后继,她都不屑一顾。
言梓晨:“你们都走开!她是我的!”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钰,言梓晨 ┃ 配角:尧炙,迟长雪 ┃ 其它:江湖,宫斗,仙魔
 
 
  ☆、第一章
 
  晴空万里,阳光明媚,本是出门踏青的好天气,偏偏却有些人连动都懒得动。
  慕容山庄的后花园里摆着一张躺椅,上面躺着慕容家的二小姐慕容钰。
  此时,她正闭着眼睛晒着太阳,时不时的蹦出个嗯敷衍着正在一旁念叨的娘亲让她知道自己没睡着。
  “钰儿啊,娘说了多少次了,你不要天天躺在这里晒太阳啊,有空你可以多练练剑,或者看看书下下棋也可以啊,实在不行你多走走也成啊,不然你这样会懒出病来的呀!”容忆莲看着懒绵绵的女儿语重心长的说着。
  自从女儿在武林大会上夺了冠,回来后就一直是这幅懒洋洋的提不起劲来的摸样。
  容忆莲叹了叹气,实在是CAO心啊,正值青春的孩子怎么能整日跟老人家一样这样闲散的过着日子呢?活力呢活力!其他人家的孩子哪里像她这样懒的呢。
  “钰儿啊,虽说你确实是很优秀,行走江湖用不着家里担心,可是看看现在,整日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连练剑都懒得练了,看看你的腰最近又胖了一圈了呢。”
  “娘,难道你想女儿瘦的皮包骨吗?”慕容钰连眼睛都没睁开。
  容忆莲皱眉,正想再出口训训女儿的,正好管家的儿子王安带来了让她非常满意的消息。
  “小姐,这是季家庄送来的请帖,邀请您今年再参赛,武林大会将在四月初十于季家庄举行。”王安说完便静静的立在一旁等着慕容钰接过请帖。
  慕容钰起身从王安手里接过请帖看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季家庄啊,在淮阳呢!从这里过去要六七日呢,真不想去呢,哎。
  还没等慕容钰说什么,容忆莲便急忙抢过请帖笑着说:“钰儿啊,竟然季庄主邀请你去,你爹和季庄主又是好友,你若是不去岂不是让长辈难堪吗?上门的时候记得顺便捎上些礼物啊,替你爹向季庄主问好!”
  随后又对其他人说道:“小安啊,快去通知老爷还有大少爷说小姐明日就要下山了,再去通知厨房晚膳准备的丰盛点为小姐践行!小桃啊,快去为小姐整理行李,带几件贴身衣物就好了,其他的多带点银子到了歇脚的地方再买就是了!”
  “钰儿你放心,反正你一路过去的城镇上遍布我们家的产业,有什么需要的到时候直接让人给你送去就好了!我会让你大哥吩咐下去备好礼物,你到了淮阳便能直接取了!”
  容忆莲一扫阴霾春风得意的扔下慕容钰便带着小安小桃离开了。
  留下慕容钰一人在风中凌乱…凌乱…乱…
  路上丫鬟们看到满脸笑容的夫人都很惊讶,这几日夫人天天来劝小姐多动动,每次都是一脸阴沉的离开的,整个山庄的人都兢兢业业的生怕做了什么惹得夫人发怒,怎么今天这么开心?
  到了第二天大家都知道了:哦,夫人这么开心,原来是因为小姐要去行走江湖了!
  晚上的家宴上,慕容震天看着自家夫人送女儿的样子,偷偷的撞了撞儿子的手肘,轻声道:“你娘她,是不是有点反常?怎么巴不得钰儿赶紧走的样子!”
  慕容逸轩无奈的回答:“爹,娘也是为了小妹好,小妹确实太懒了,年轻人就该在外面闯闯呀!虽然娘笑的是有点过分了……”
  慕容钰沮丧的戳着饭菜,平日里喜爱的菜色今日都觉得嚼之无味,练武之人耳目聪颖,爹和大哥的对话她自然也听见了,心想自己真的是亲生的吗!哪有做娘的这么想女儿快点走的!明明还有一个月时间好吗!
  罢了罢了,正好当做去看望季晓晓吧,许久不见也甚是想念那个和自己臭味相同相见恨晚的好友。只是若是碰上他,应当会很尴尬吧?
  席间父亲母亲以及大哥都叮嘱了一些事宜,慕容钰表示都记下了,之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慕容震天疼女儿,慕容山庄里有处温泉,在慕容钰出生后慕容震天便命人把温泉建成浴池,然后在浴池上搭建了房屋,浴室外面便是书房,楼上便作为慕容钰的闺房,精心布置,三室连成一室。所以现在慕容钰的住处相比起父母大哥,是比较偏远的。
  慕容钰自小体弱多病,刚从娘胎出来便奄奄一息,那时慕容震天请来许多大夫都无济于事。
  在大家以为他们刚出生的小姐可能就要夭折时,云夕子出现了,无声无息的越过慕容山庄祖传的护山阵法出现在慕容山庄里。告诉慕容震天他云游至此,算到此女与自己有师徒之缘,递给他一块血玉说此玉可保她的平安。
  然后便离开了。
  慕容震天半信半疑,本是怀疑他是江湖骗子,但是看他能够越过护山阵法来去自如时却又忍不住信了。
  抱着试试的心态把云夕子给他的血玉挂在女儿的脖子上,过了几日她便越发精神灵光了,也没有之前奄奄一息的样子了。
  于是慕容震天便为女儿取名慕容钰,那块玉再也没取下来过。
  慕容家是武林世家,虽说现在慕容家血脉越来越少武功越来越差,但好在近几代庄主都致力于经商,以致如今慕容家成了彦国首富,产业遍布周边几个大大小小的国家。
  毕竟是个武林世家,靠着祖上留下来的秘籍功法再怎么不济也不会比那些小门派差,加上富可敌国的财力也能使慕容家在江湖上屹立不到。
  只可惜慕容钰小时候身体不好无法练武,不但如此还需用各种名贵药材养着才能使她像寻常孩子一般。
  不过慕容震天夫妻两不在意,毕竟慕容钰没有一出生便夭折已经是福大命大了,纵使她不会武功身体虚弱,以慕容家的财力护她一生足矣!
  在慕容钰六岁时,云夕子寻上了门,声称要收她为徒授她武艺。
  家里人自然是万分不舍,谁会舍得自家孩子自小就离开父母呢?
  不过他们也见识了云夕子的本领,以慕容钰的身体状况来看还是将她托给云夕子代为教导来得好。
  毕竟有个得道高人要收他们需用药物养着的孩子为徒,怎么着也是他们占了便宜不是吗?
  云夕子给了慕容钰一月时间让她与家人一起,毕竟还是小孩子,而且还是千金小姐,以后跟着他的话定是要吃苦的。
  他也同意了容忆莲的请求,每隔一两年便会送慕容钰回来过一次年。
  一个月之后云夕子便带走了慕容钰。
  自此之后,慕容钰便跟着云夕子,日日浸在药浴之中,喝着各种各样的苦药,慢慢的身体不再那样虚弱后便开始习武,各种奇门遁甲、刀枪剑棍都不落下,药浴也未曾停下来过。
  都说久病成医,因着自己的身体,她也会些简单的医理了。
  除了偶尔跟着云夕子云游和回家过年,平日几乎都是在山中习武看书。
  十年光阴一逝而过,待她到了十六岁那年云夕子便让她自行下山回家。
  之后在江湖中跌跌撞撞的混了两年后便一直回家呆着了。
  该怎么说呢,慕容钰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无趣,对,就是无趣!
  果然人活着就是该有追求,没有追求没有目标的活着便是无趣!在家中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这样的日子还不如之前在山中习武的日子呢!
  
 
  ☆、第二章
 
  三日后的傍晚,郾城最大的酒楼花满楼的楼下大堂。
  其中一张桌子坐着一位身着黑色劲装背负长剑的女子,一头青丝披在肩上,不束不绾,只有中间一束发丝上系了一条银色发带,发带垂至发尾,宛若青丝之中一束银发。
  女子对着一大桌的菜细细品尝着,纵使她饿极了,却还是细嚼慢咽,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只是围着她的一群人似乎不愿给她好好吃饭的机会,领头的大汉怒喝:“慕容钰,一年前你杀了我弟弟,今日我定要为他报仇雪恨!”
  慕容钰头也不抬的管自己吃,丝毫不在意面前的大汉。
  那大汉见她不把他放在眼里,正眼都不给他一个,一气之下拔出大刀劈了下去——“啪”的一声,桌子被劈成两半,盘子尽数落地!
  慕容钰站了起来,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面如冰霜,一字一顿的说着:“给,我,滚!”
  她气恼,她都一天没吃饭了,难得吃顿饭居然连桌子都被人劈了,若是现在再让小二上菜,应该是要等上许久的吧?
  “哼,今日我必要手刃仇人,出招吧!”大汉摆了个起手式,大刀指着慕容钰。
  “你是何人?若想留命,立马滚!”慕容钰唇角挂着一抹冷笑。
  那大汉颤抖的指着慕容钰:“你!你!居然不认识我?我可是猛虎帮的帮主梁虎啊!去年你便是在此杀了我弟弟,今日我定要杀了你心肠歹毒的女人!”
  慕容钰轻呵,猛虎帮?什么鬼,不过仔细想想自己去年貌似的确是在此地杀了个不知好歹的登徒子。
  梁虎不等慕容钰回应,挥刀而上,看这架势是来拼命的!  
  慕容钰侧身躲过,脚上勾起凳子踢了过去。
  梁虎用力砍了下去,那张凳子便碎了,正想再提刀追上,却发现左腿上传来一阵痛楚,低头一看,竟是一个血洞!
  梁虎带来的帮众还没看清怎么回事,他们帮主就已经靠着一旁的桌子捂着左腿。而那位女子似笑非笑的捏着一只筷子立在一旁把玩,他们才反应过来帮主被这女子用筷子断了腿!筷子!?
  梁虎靠着桌子大叫:“你们快上啊,还愣着做什么!快给本帮主杀了她!”
  有的人犹豫不决不敢上前,而那些不要命冲上去的,还没看清那女子的动作便被她用筷子断了心脉丧了命。
  而那女子,却是连剑都未拔出。
  “还有谁要找死的?”慕容钰冷眼扫过那群人。
  那些本来犹豫着不敢上前的人,颤巍着道了句:“冒…冒犯了!”
  匆匆忙忙抬着梁虎和弟兄们的尸体离去了,离去之时梁虎还在挣扎着:“你们放开我,我要和她决一死战,快点放开我啊!放开啊……”
  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那些原本围在一旁看好戏的客人们见此都散了开来,有的继续吃,有的也赶紧离开了酒楼。
  果然江湖中人不好惹啊,看着柔柔弱弱的姑娘居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
  慕容钰大声唤道:“小二!再给我寻个位置重新上菜!本姑娘饿死了!”
  小二唯唯诺诺的上前说:“客…客官,现在没空桌了,还有您刚刚打翻了三桌子的菜,损坏了七张凳子……”
  慕容钰郁闷,扔了两锭银子给小二:“我不管,你一定要给我找张桌子让我吃饭,不然我拆了你们酒楼让你们做不成生意!”
  被娘亲扔出家门也就算了,偏偏吃个饭都要被人寻仇,没饭吃还要赔钱!
  而此时二楼雅间,目睹了刚刚这一切的言梓晨关上了窗户,笑着说:“元鹰,你下去请她上来一同用膳吧。”
  元鹰惊讶,主人不像是多管闲事的人啊,应了声是便下了楼。
  留下言梓晨一人立在原处,思绪飘荡到那个天空中飘着花瓣的山谷里。  
  慕容钰,好久不见了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