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肉文

莫相离gl 作者:执念啊(下)

字体:[ ]

 
  ☆、第六十六章
 
  尧炙疾速穿梭在树林之中,跟着她幻化出来的纸鹤,循着迟长雪所在之地而去。
  不久前迟长雪刚饮过她的血,所以纸鹤能带着她找到她。
  阿雪,你千万,不能有事!
  等她赶到之时,迟长雪正被狼族族长战狼,以及狼族的五位长老困在结界之中。
  此时的她,好像陷入了幻境之中,无论战狼怎么攻击她,她就是不还手。
  洁白的衣衫已变得凌乱不堪,上面零零散散的布着鲜血。
  而她,受着战狼一击又一击,毫无还手之意。
  就算伤得如此之重,却还是一反常态的笑着。
  虽然,那笑容很是苦涩。
  尧炙看着心疼不已,挥起衣袖,挡下了战狼的攻势。
  战狼停下手,看到面前的女子,略感惊讶,“想不到,在这人界,竟能有机会见到紫鸾神君。”
  尧炙强压着怒火,冷道:“为何下如此狠手!”
  战狼理了理他额前的碎发,说:“神君大人,您可看清楚了,不是小妖下狠手,是那狐狸压根就不还手!”
  尧炙眉头紧蹙,为何迟长雪不还手!?
  目光一转,见那五位长老还在施着法,想必,定是那结界出的问题。
  “放了她。”
  战狼笑了,“神君,您这是跟小妖说笑吗?为了抓到她,我们可是费劲心思,如今,您却让我们放了她?”
  尧炙:“要如何才愿意放了她?”
  “原本,我也不想伤她性命,毕竟,她也曾是我的二嫂。只要她将从我们狼族盗走的还魂珠交出,我便权当无事发生。只是妖神大人技高胆大,不屑与我等和谈,率先动起手来,我们这只是自保而已。如今,她中了我的太虚幻境,就算是我们愿意放人,她也走不出来啊!”
  尧炙微怔,竟是,太虚幻境么?
  那她不还手,究竟是看见了谁?
  见尧炙沉默着,战狼接着说:“若我没记错的话,神界中人,应当是不能插手六界之事吧?如今您这般做法,是想坏了规矩吗?”
  尧炙转身,认真的看着结界之中的伤痕累累的迟长雪。
  她终究是舍不得她出事的。
  为了她,就算是逆天行事,又有何妨?
  “她何时中的太虚幻境?”
  战狼一愣,答:“今日。”
  于是尧炙,强行闯进了结界之中。
  太虚幻境,若不能在七日内走出,便会永生永世困在幻境之中。
  所以,她必须要将她带出来。
  战狼见她冲进了结界,便不见了踪影,连带着迟长雪的影像也消失了。
  他笑得意味深长,示意几位长老停下手,唤出了暗处的人,道:“无名,我帮了你这么大忙,连神君都得罪了,你要怎么谢我啊!”
  无名依旧是一身黑炮,从暗处走出,“多谢战狼兄了,改日我去讨几坛千日醉,与你好好喝上几杯!都说关心则乱,这紫鸾神君竟没发现方才她所见的只是幻象吗!”
  战狼:“你有所不知,虽说那些只是幻影,但的确是迟长雪在太虚幻境之中所遭遇的。不过,她来的也太快了吧,我还想多给迟长雪点苦头吃呢,竟敢来盗我族的还魂珠!”
  无名:“我派去的人,还未将消息传给她,她便已来了。看来她们真的如传言那般关系匪浅,为了她都敢触犯神规了!”
  “呵,何止是关系匪浅!当初她们二人,可是闹得沸沸扬扬的,都能惊动神帝出手压制。若不是后来发生的那件事,也许到如今,这位神君大人还会被禁足在神界吧。”
  那些往事无名只有从别人耳中听说过,所以他也不知事实如何。如今,他只想做他心中所想之事,其他的都不重要。
  他向战狼行了一礼,“还请战狼兄替我困住她们几日!”
  “你放心去吧,虽说她们修为高,但在这太虚幻境之中,困上她们几日倒也不成问题。”
  无名这才放下了心,“多谢战狼兄了。”
  战狼笑着摆手,“反正当年你也帮过我,如此一来,就不欠你了。不过我倒是好奇你所说的慕容钰究竟是何人,竟能让这二位共同出手相护。”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这慕容钰,顶多只是个练武奇才,并没有其他什么特殊之处。”
  战狼也想不通,便道:“算了,别想这些了,赶紧回去吧,希望你能早日抱得美人归。”
  “告辞。”
  说完之后,无名便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战狼带着五位长老在周围布下阵法埋伏,只等她们二人出来。
  尧炙进了太虚幻境,寻了许久,终于找到了迟长雪。
  如同她在结界之外瞧见的那般,迟长雪站在那,摇摇欲坠,却还是硬生生的受着面前那人的攻击,绝不还手。
  她面前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尧炙自己。
  那个人,只不过是幻象罢了。
  挥袖劈散那个幻影,冲上去紧紧拽住迟长雪,怒喝:“为何不还手!”
  她气,气她的不自爱。
  迟长雪的目光有些涣散,看到一脸怒容的尧炙,牵强的笑了笑,“神君?又是幻觉么?”
  尧炙将她横抱起来,“明知是幻觉,为何还不还手!”
  迟长雪搂住尧炙的脖颈,虚虚的靠在她身上,强撑着自己的眼皮,不让它闭上,“因为,就算是幻觉,我也不愿对你出手。更何况,我本就不是你的对手,若能死在你手上,我就算是死,也能死的瞑目。”
  尧炙忍住鼻间的酸楚,斥道:“闭嘴!”
  迟长雪的手越来越松,“神君,临死前能再见你一面,真好!”
  尧炙低头望着她,眼中复杂难言:“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然而,迟长雪的手已经无力的垂下了。
  太虚幻境之中,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那些被困在太虚幻境之中各界人士,有的成了怨灵,有的化身凶兽,在这太虚幻境之中徘徊着。
  永世,不得超生。
  亦或,神魂俱灭。
  如今她们身处的环境,正是当年她将这只小狐狸救回之后所居的竹屋。
  尧炙布下结界,挡住附近那些生灵。
  将人抱进屋子,看着屋内的物什,都与当初的竹屋一模一样。
  那些思绪涌上心头,让她再也无法忽视。
  这人,就连幻觉,想的也都是这些吗?
  她将人放置在床上,察看着她身上的伤势。
  她的确伤得很重,而且她身上的灵力,正在不断流失。
  指尖按在她的眉心,锁住她正在流失的灵力,再运气替她疗伤。
  折腾了许久,她才起身看向窗外。
  若是忽略结界之外的那些妖物,此时倒还真像是回到了千年之前。
  江城内的慕容府,慕容钰心不在焉的戳着碗里的饭,当尧炙离开之后,她们也再无玩乐之意,所以便早早的回了府。
  容忆莲瞥了她一眼,“若是吃不下就别吃了,别这么糟蹋粮食。”
  慕容钰放下筷子起身,说:“娘,穆姨,那我先回房了。”
  言梓晨见状,也站了起来,“穆姨,莲姨,我也吃饱了。”
  沈穆唤住了她,“小晨,叶将军受了伤,你们既有婚约在身,理当去探望探望。”
  言梓晨回了句:“知道了,我这就去看他。”
  说完之后,就追着慕容钰出了饭厅。
  见慕容钰情绪低落,言梓晨知道她是在担心尧炙,捏了捏她的手心,说:“你放心吧,尧炙姑娘不是简单的人,定会没事的。”
  慕容钰叹道:“我明白,只是我还是会忍不住去担心。”
  “你再这么想她,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对她有意了。”
  慕容钰一愣,“你想哪去了……”
  言梓晨紧紧握住她的手,停下了脚步,说:“你生性淡然,我知道,而你对尧炙,总是与对待他人不同,我不开心……”
  慕容钰垂下头,沉默不语。
  言梓晨的目光黯淡下来,随即笑出了声,“开个玩笑而已,不必当真。”
  说完便松开了慕容钰的手,走在了她的前头。
  慕容钰抬步跟了上去,却没有说些什么。
  走到一个三岔路口,言梓晨分不清方向了,“明明你们家中的人都住在山上的庄中,为何还要将这临时的府邸建的这么大。”
  慕容钰轻勾嘴角,与她并肩而行,牵起她的手,领着她往三岔路口最左边的那条路口走着,道:“慕容山庄是我家的祖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这里是用来待客用的,至于为什么这么大,这要问我爹娘了,也许只是为了看起来气派些吧。”
  感受着掌心的温度,言梓晨心情愉悦,“那你说,我有没有资格进慕容山庄瞧瞧?”
  慕容钰斜了她一眼,“你儿时不就去过了么?”
  “那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的,你儿时能去,如今自然也能去得。”
  言梓晨嘀咕了句:“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慕容钰笑而不语。
  “……你这是带我去哪里?”
  拐了个弯,到了地方,慕容钰才说:“到了。”
  言梓晨往院里一瞧,瞧见院中桌上坐着叶聪,他的面前坐着的正是任轻舟。
  言梓晨看着慕容钰,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人,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又什么都不说。
  “你去好好看看他吧,我先回去了。”慕容钰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言梓晨拉住她的衣袖,待她停下,才说:“我就是去看看他而已,你别多想。”
  慕容钰轻轻取下她的手,笑了笑,道:“我明白,你快进去吧,记得早些回去歇着。”
  “那……你回去等我,好了我便去寻你。”
  言梓晨不知,这样的她是好是坏。
  
 
  ☆、第六十七章
 
  “大师兄,真巧,你也在呢。”
  言梓晨进了院子,对着任轻舟说道。
  任轻舟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说:“师妹……我是来跟叶将军道歉的。”
  好在叶聪是个有度量的人,并没有为难任轻舟。
  其实言梓晨很想知道昨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还是没问出来,只是对他道:“大师兄,你别怨穆姨,穆姨她罚你,是为了你好,她是不想你日后行事太冲动。”
  任轻舟自然知道沈穆是为了他们好,他们本是孤儿,自小被沈穆收养,教他们读书识字习武。
  虽不是亲生父母,却更胜亲生父母。
  “你放心,我明白的。既然你来了,那我便先告辞了。”
  于是,任轻舟便出了那个院子。剩下言梓晨与叶聪单独相处。
  叶聪率先开了口:“公主,你怎么突然来了?”
  “来看看你,你的伤势如何了?”
  “已经上过药了,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不过这次江南之行,你倒是受了不少伤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