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肉文

癫然浮生 作者:望无忧(下)

字体:[ ]

 
    71第70章
    
    一大早,柳木疯疯癫癫的在院子里乱跑,一会儿说自己是玉帝下凡,一会儿又说自己是元始天尊。
    柳老爷看了眼疯疯癫癫的柳木,对俞婉然说道“柳木能娶你那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只苦了你了,先是嫁了一个游手好闲的相公,现在终于改掉了那些坏毛病,可又……”柳老爷不禁叹了口气。
    俞婉然说道“爹也不用那么悲观,香芸姐不是说了,只要相公颅内淤血散去就有可能恢复记忆。更何况相公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到处惹是生非了。”
    “话是这么说,可柳木这个样子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他虽然傻了,可你毕竟还年轻,爹虽然想让柳木有个好媳妇照顾他一辈子,可也不忍心让你守着这么个傻子过一辈子。这是和离书,只要你和木儿按了手印你随时都可以离开柳家。”
    俞婉然一笑,将和离书揉作一团,“爹这是哪里的话,婉然既然嫁给了柳木,那就是柳家的人了,不管相公变成什么样子,婉然都应该与相公同甘共苦。”
    在柳木的苦苦央求之下,俞婉然终于答应带柳木出去走一走。但又不敢在外面太久,只怕柳木的行为暴露了失忆的事情。俞婉然叮嘱柳木,出去尽量少说话,一定要呆在自己身边不能乱跑,而且在外面不成称呼自己‘婉然姐姐’,要称呼‘娘子’。
    二人路过柳家的茶庄,掌柜的本是打算晚上派人将茶庄账簿送去柳府,正巧看见了俞婉然,遂将这二人请了进去。
    俞婉然随掌柜的去取账簿,柳木留在茶庄大堂东张西望,忽见不远处一身着紫衣的女子经过,“紫色……”柳木想起记忆力总是隐隐约约有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的女人,遂追了出去。
    柳木一把拉住紫衣女子的手臂,“姐姐……”
    “柳木……”紫嫣有些错愕的看着柳木。
    “你知道我叫柳木?姐姐,我是不是认识你。”
    丝竹说道“你这无赖又想玩什么无聊的把戏!”
    柳木问丝竹“这位姑娘,我们认识吗?她是你家小姐?那你们到底是谁?我们是在哪认识的?”
    丝竹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无赖先是丢下我们家小姐,现在又假装要重新认识吗!”
    “难道我们以前真的认识?”柳木突然笑道“这个姐姐一定是妖精变的……”
    紫嫣和丝竹一愣,柳木笑道“否则又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人呢。如果说婉然姐姐是广寒宫里的仙子,那这位姐姐就一定是世间最美的妖了。我前些日一闭眼就会出现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的姐姐,总觉得好熟悉,想必一定是你了。就像故事里的狐仙一样,可以潜入人的梦中。难道姐姐真的是狐仙?”
    丝竹骂道“你这无赖,居然说我家小姐是妖精!”
    柳木拉着紫嫣的手臂,说道“姐姐,你到底是谁?我感觉我们是认识的,只是我摔坏了头,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紫嫣迟疑的看着柳木。
    柳木点了点头,“你一定认识我对不对?我只记得记忆力有一个紫色衣服的女子,只是想不起她是谁了。”
    “柳木!”听见俞婉然的声音,柳木急忙回过头去,“娘子,我刚刚看见这个姐姐有点眼熟,所以就出来了。不过你别生气,我以后一定不会乱跑了!”
    俞婉然说道“想必这位一定是紫嫣姑娘吧。”
    紫嫣颔首“柳夫人。”
    俞婉然说道“相公适才多有冒犯,还望紫嫣姑娘不要见怪。”
    二人客套了几句俞婉然便带着柳木回家了。
    柳木临走还不忘时不时的回头看紫嫣几眼。“娘子,我好像真的认识那个姐姐啊?是在天庭见过的狐妖吗?”
    柳木看着铜镜里香芸正一根根取下自己头上的银针,一边看一边傻笑,柳木晃了晃脑袋,“香芸姐,你看像不像山海经里的妖怪!”
    “别乱动,小心扎到你。”香芸取下最后一根银针,又将药碗递给柳木。
    柳木端起药碗,刚喝了一口,只觉得脑中一震,隐约看见自己和一个女子站在水中。柳木晃了晃脑袋,“那个女人是谁?”
    香芸忙问“你说什么?”
    柳木说道“我好像看见一个女人……在一个水潭里……”
    恰巧此时俞婉然走了进来,香芸说道“少奶奶,少爷好像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了?”
    柳木低头苦想,“当时很黑,是晚上……我再想想……”
    香芸说道“你还记得那个女子是谁吗?”
    “好像是……好像是曾姐姐!”
    “曾姑娘?”香芸说道“你能不能想起你们当时在哪?”
    柳木说道“好像是在一个水潭里洗澡……”
    “洗澡!”香芸和俞婉然都有些错愕。
    柳木说道“两个人在水里没穿衣服,那就一定是洗澡了。”而后又疑惑的说道“香芸姐,一直以来不都是你给我洗澡的吗,我怎么会深更半夜的和曾姐姐一起洗澡呢?”
    俞婉然怒视着柳木,如果不是柳木此时已经摔坏了脑子,只怕又要难逃一劫了。
    柳木又无意间瞥见桌上的砚台,身体一颤,忽然看见俞婉然将砚台扔过来砸在了自己的头上,柳木吓得向后腿了一步。
    俞婉然见状忙问,“怎么了?”
    柳木大喊“泼妇!为什么用砚台砸我!”
    “你叫我什么?”
    “我叫你泼妇!”而后又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叫你泼妇呢……”
    俞婉然忙问“你刚刚想起什么了?”
    “我看见你把砚台扔过来砸在了我的头上……还有……还有……哎呀……我的头好痛……”香芸急忙扶着柳木坐下,说道“头痛就不要想了。”
    柳木两只手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头,只觉头痛欲裂,脑海中闪出三三两两的画面,但也只是记得支离破碎的片段,依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
    那日柳木在街上遇见紫嫣的时候,周围也有不少路人都看见了,关于柳木失忆的事情此时也在金陵传开了。
    二夫人说道“老爷,我听外面说,咱们木儿得了失心疯了。”
    柳老爷怒斥,“胡说,我每日都能见到木儿,我怎么就不知道他得了失心疯呢。”
    “老爷,都说空穴不来风。那老百姓红口白牙的就能无凭无据乱说不成!不过我也觉得这事儿可疑,前些日子我在花园里看见木儿一次,木儿居然自称‘孤王’!还说我是什么老妖婆变得。起初加醋说木儿是在学戏班子里的台词,不过现在想起来,倒是和失心疯有些像了。”
    “这都是老百姓吃饱撑的胡言乱语罢了,你怎么也跟着外人一起瞎嚷嚷起来了。”
    “婉然姐姐!”只见柳木一边喊一边跑了进来,“爹,你有没有看见婉然姐姐!”
    柳老爷摇了摇头,又偷着朝柳木眨了下眼睛,“木儿定是又在和他娘子玩捉迷藏了。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喜欢胡闹呢。快回去温书吧,爹还有话要和二娘说呢。”
    二夫人看出了端倪,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笑道“木儿,你在找谁?”
    “我在找婉然姐姐,就是广寒仙子,嫦娥,我娘子。”
    二夫人笑道“那木儿可还认得二娘?”
    “我记得二娘不是这个样子的,可是他们非得说你就是二娘。”
    二夫人又问“那木儿可还记得春风阁的紫嫣?”
    “紫嫣……”柳木不耐烦的说道“哎呀,烦死了,你别问我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再啰嗦孤王就贬你去刷天庭的所有马桶!”
    此时俞婉然赶了过来,柳木见了急忙跑了过去,“婉然姐姐,你去哪了!”
    俞婉然见这情形估计二夫人也对柳木失忆的事情应该知道一二了,柳老爷说道“你二人若是没什么事就回去歇息吧。”
    俞婉然带着柳木离开后,二夫人说道“想不到咱们木儿果然是得了失心疯。”随即又装出痛心的样子,“真是可惜了,怎么就遇到这样的事儿了呢。”
    柳老爷说道“我没将这事说出来不过是不想小题大做,相信过几日就会痊愈的。”
    二夫人说道“老爷,你可别以为那俞婉然是什么善男信女。现在木儿就是个傻子,如果日后老爷的家财都留给木儿,那有多少还不都成了俞婉然的。”
    晚上,柳木蹲在院子里玩,忽见脚边一直蛐蛐儿跳了过去,柳木向前一扑竟然扑了个空,笑道“这么肥的蛐蛐儿,我一定要抓到你!”
    柳木跟在蛐蛐儿后面左扑又扑一直跑出了别院。最后在祠堂里将蛐蛐儿捉住了。
    柳木站起身子,笑道“小家伙,总算让我抓到你了!”抬头借着祠堂里的火光,忽见前面一牌位写着‘柳门尹氏’等字,柳木以为自己眼花,又上前走了几步,一瞬间只觉得五雷轰顶。头脑中一下子涌上来好多记忆,府中的人披麻戴孝,自己穿着孝衫,灵柩里躺着娘的尸体。还有自己和张福等人喝花酒,在赌坊里赌钱,跪在娘亲的牌位面前被柳老爷鞭打,和俞婉然成亲,还有在书院里的事情,还有与紫嫣在春风阁的事情。
    柳木只觉得喉咙里泛起腥甜,一口血吐在了地上,紧接着晕了过去。
    柳木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起初头脑还是一片混乱,过了半天才一点一点记起来。
    “少爷醒了。”加醋见柳木醒了急忙跑出去叫香芸过来,添油则端了杯茶给柳木。
    香芸走进来,将手搭在柳木的脉上,“现在可还觉得身体有何不适?”
    柳木摇了摇头。
    “你昏倒之前都发生什么事了?”
    柳木刚要开口,俞婉然就走了进来,“可算是醒了,好端端的大晚上跑去祠堂做什么,还好祠堂的门开着,巡夜的刘伯发现了你。”
    柳木一时间有些奇怪,这俞婉然怎么突然间脾气这么好了。俞婉然又说道“下次可不准再乱跑了。要去哪里就让添油加醋他们陪着你,这样我也放心些。若是再乱跑,姐姐一定不轻饶你。”
    柳木低着头,表情凝重的努力回忆着,渐渐的想起了失忆之后的事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