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储妃(GL)+番外 作者:墨染萧绯

字体:[ ]

 
    文案:
    奇事奇事!公主为储,世女为妃。
    白萝入宫为储妃前是忐忑忧安的,唯怕八公主不喜女子为妃,拿她出气。
    白萝入宫为储妃后更是忐忑心惧的,只因那八公主抱着她,说了一句话。
    卫明贞:阿萝极好,本宫甚喜。
    白萝:(°ー°〃)。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阴差阳错 爱情战争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萝、卫明贞 ┃ 配角:白瑾、梁北辰、楚聿安、南夜、荣国公 ┃ 其它:病娇阴险公主VS逗比苦命世女
 
    第1章 荣国公府白氏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始了~求收求地雷求爱~~\(^o^)/~
    撒花,正努力融合新坑,总的来说还是个欢脱的坑
    开新坑超级忐忑~
    可又名《女将军和人来疯的公主殿下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努力想象白小姐的呆萌脸~
    大卫胤帝十九年,四月十三,夏节。
    京都城里昨夜又是一夜大雨未歇,长街齐整的青石板上还湿的溜光,天儿都没见亮,却已有小贩挑担上街了。
    都是些手艺人,左右卖些小食物件,贴补家用,同素日一般陆续几人才走到福记酒楼旁,口头上还说着昨夜的大雨。
    “哎哟,你们怎么还敢上街啊,快快的家去!”
    那酒楼跑堂的小伙计半掩着朱华门,腰间绑着白孝,煞是急切的赶着一群人,也不好多言,在听见一阵马蹄声后,忙砰的一声闭了门。
    都是些平头百姓老实人,听到小伙计的话,着实是一头雾水,大约知道出事了,正商议着要不要回家,就瞧见街口出现了一骑队伍。
    金甲墨披,宝马疾驰,却是个个腰系白布挎着长剑,神色严肃的吓人。饶是无知百姓,见到这队人后都是赶忙跪了下,俊马上的铜铃彻响,无疑是帝王的御林军了。
    十来人的队伍呼啸而过,分明是往城门去了。余下跪了两裤湿透的小贩们,个个一阵后怕,起身就挑担家去了,估摸着这几日都不能上街了。
    只怕是昨晚出了大事……
    而此时,距离京城千里之远的剑门关处,又是另外的一番景象了。
    时值初夏,边关便是酷热难受了,连着又是好几月不曾落雨,天气燥的让人发闷。大将军府里的下人却是顾不得这些,各司其职,打理起府中一切事务来。
    方才接到的消息,京城里来人了。
    说起这大将军府,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方,当朝奉国大将军的府邸。
    这大将军楚聿安其人可谓是坊间常年热度不降的高端人物,他本是高昌侯府嫡次子,武艺高强,俊逸无双,堪称是公子如玉,鲜衣怒马弱冠之年,便引的盛阳长公主非君不嫁,先帝几度赐下尚主圣旨,却不知出于何故,楚大将军入赘了荣国公府。
    一时之间,京都无数少女纷纷爱心碎满鸿安湖,哪个都是想不明白的,惯来顽劣成性,游手好闲的荣国公府世女白淳璇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抱得美男归。
    这一晃十七年过去了,故事中的人,却早已变了样。
    台上的说书先生润了一口高末下去,山湖水墨纸扇“啪”的一声折开,却见上面赫然便是“铁嘴罗”三字,小八字胡翘的高高,极是喜人。
    “这楚大将军的闺女可是不得了,一身好武艺,模样还是一绝,这剑州城里哪家公子不想登门求亲的,咱今儿就说柳家七公子……”
    “嘘!二爷!快停下!别说了!”
    台下掌柜是方从外面跑回来的,一头大汗,听见柳七公子的名号,便吓的腿软,忙伸头叫罗老二停口。可那罗铁嘴正是兴头上,只瞟了一眼,又碰上台下听者叫好,便继续开讲。
    这说书人平日练的就是一张嘴,台面上的书稿是今早送来的,只看一眼,就知道是个大爆料,这会怎么能停下来。
    “前日里,七公子可是花了大功夫,十来艘画舫横在玉溪河上呀,单是礼花就百来响,两边那是对着开,你们猜后来怎么着了?”
    这可不是一般烧钱的事,柳七公子站在玉溪桥上堵住了方从大营里回来的白小姐,府中家丁合力抬着百花开撒,届时又是礼花齐放,那场面,啧啧,听闻在场的无数女子都是感动哭了的。
    只可惜了啊……
    白小将军还没从轿子里出来呢,身边的带刀侍卫便折了岸边一根长柳枝递了过去,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惨不忍睹了。
    只见那长长柳枝一下又一下的抽在柳七公子身上,惨叫声还没喊出来,一把花就塞住了嘴,锦衣华服抽的稀烂,临了还被一脚踹到了玉溪河里,溅起高高水花好几丈。
    一瞬间,两岸百姓四散而尽,最可怜的还是谁都没看清那白小姐传说中的花容月貌。
    这四一一案件被剑州太守列为了最恐怖袭击事件,柳氏上百人围了太守府衙两天,只为讨回个公道来。不过那天众人很快就退光了,因为白小将军正领着玉萝军六千来人在大街上军训。
    “大快人心!”
    “干得漂亮!”
    楚大将军独女便名白萝,荣国公府的白氏,土下莱菔,出生便受封荣彰世女,将来还是要世袭国公位的。及笄之年,因随其父征战大宛有功,陛下特封从四品金吾将军之职,一跃成为大卫朝为数不多的女将军。
    如今已是碧玉之年,白小将军一改鸿安京都世家贵女娇娇养成的路线,短短一年时间又是多次征战,圣旨赏赐好几回,现已是正三品的宣武将军了。
    而被众人称赞的传奇白将军正在二楼雅间喝茶呢,人都道楚大将军如何了不得的如玉俊颜,亦是传闻其女之美貌,却是难得一见。
    美人一袭粉罗掐花云纱长裙,象牙白的玉兰飞蝶外衫玉带压衬,娇躯半斜竹编靠椅上,黛眉修长,面璧白无瑕,不施半分脂粉,如月美眸半抬间便是风姿绰约,雪白的颈间还带着玲珑碧玉响铃璎珞,是华美又不失娇俏。
    “这听书的都道你是为民除害,真是了不起呢。”
    说话的青衫男子,也是个难得的俊俏少年,未经风霜洗礼的英俊眉宇间透着一股子正气,剑眉微挑,薄唇轻吹着手中玉杯。
    这若是有第三人在场,只怕立马就要跪下大呼——太守大人!
    “还是吉祥哥哥辛苦了。”
    不用细瞧,便显见太守大人捏着茶杯的手是一紧,都说一个好的名字,或许能改变人的一生,于是这位那是从来的一帆风顺,十七岁金殿高中状元成为天子门生,却又不知好歹自请下调基层成为某地县令。
    十八岁因其卓越的办事能力,升为了知府,那一年江湖血腥,民间也是惶然,他愣是把一方百姓安顿的美美,于是没多久又升级了,成为了大卫朝最年轻的最帅气的太守大人。
    这一晃就是两年了,听说过不了多久,人又要升级了。
    于是,所有人都记住了他的名字——顾吉祥。
    当初白萝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以为是个女孩,于是在见着本人后的两年里,都是忍不住想笑,不过姑娘她可不是那般肤浅的人。
    每次叫这名字,她都是极其认真的,早没有嘲笑之意,所以顾吉祥只能闻之刺耳,心中郁气不能发之。
    “大宛那边的余党还不死心,朝廷的调令又迟迟不下,你说是不是出事了?”
    在见顾吉祥之前,白大小姐还是个只知挥刀砍敌人的,现今在顾某人的熏陶下,思想终于是成功转战朝堂了,不过她从未进入过庙堂之上,所以还是体会不到朝中的黑暗。
    “前些日子收到过消息,太子殿下恐怕又不好了。”
    白萝恍然坐起了身,瞧着顾吉祥神秘兮兮的样子,就不开心了。
    “你这消息打哪儿来的?”
    顾吉祥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这种秘密信息,当然是他的人传来的,瞧白萝吃惊的样子,就知道这事被压住了,连奉国大将军都没收到消息,啧啧。
    “哎呀,这一个要是也死了,那陛下怎么办?”
    也不知道打什么时候开始,宫里的皇嗣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死,先是大皇子落马被踩死,接着就是二皇子看花掉湖里淹死,三皇子一觉睡到天荒地老,四皇子喝粥还中毒了,五皇子成亲当夜被捅,六皇子闭门不出居然自缢了,可怜七皇子是被皇帝失手打死的。
    国不可一日无君,东宫也是不能一日没主,皇子离奇的死光了,接着就换公主为皇储,结果,奇怪的循环又开始了,如今是七公主的太子,她也不好了。
    相对于白萝的担忧,顾吉祥却表示毫无压力。
    “还有个八公主呢,不过她是废妃所出,也不知陛下会不会从宗室里选人。”
    一听还有人顶上,白萝松了口气,她可是对皇帝陛下死忠死忠的人,若是陛下后继无人了,这是多么悲天跄地的事情,不过……
    “八公主是谁?怎么从来没听过有这人。”
    在这之前,她见过的人也算是多了,七个皇子七个公主,均是亲切友好的接见过她,可是这宫里居然还有第八个公主?!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听闻她一直都住在宫外,其他就不知道了。”
    “还挺神秘。”
    顾吉祥点点头,同洲梅氏入宫七载,诞下八公主,后被帝废于清安殿郁郁而亡,同月八公主被送出了宫,再无任何消息,甚至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小姐!小姐大事不好了!”
    朵朵闯进来的时候,白萝正眯眼感叹又是一位神秘人物出现的即视感,一听朵朵不妙的话音,十分不雅的就从躺椅上跳了下来。
    “什么事情?阿爹气晕了还是眉眉难产了?”
    那一跳,可谓是轻功极好,绣鞋点在红木板上时,都没发出一点声音,可是顾某人已经扶额不敢看那美丽的画面了。
    “是京城里来人了!”
    
    第2章 京城来者不善
    
    据白小朵描述,京城来的人,那一身铠甲金盔不表,单是个个腰间挂的蟠龙玉佩,就值些大钱,白萝一听就知道不妙了。
    “玉佩可是手心大小,双龙蟠云,鎏金坠子?”
    白萝是一口气问全了,白小朵点的脑袋不停动。知识告诉她,做那般打扮的人,不是皇帝跟前的御林军就是皇家侍卫了。
    “吉祥哥哥,走先回去了!”
    她闪的过分快,一股风眯眼,再看就剩下扇动的门了,玉玲声渐隐,而她的侍女还留在原地说话呢。
    “小姐,大小姐也来了……”
    顾某人再次无奈扶额。
    也好在是白萝先行一步,跟后脚就是一群人闯进了茶楼来,好家伙,那是一顿打打杂杂,罗老二还被凳子敲了头,瞧那架势,一看就知道是柳家的家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