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旖爱秋棠(GL) 作者:栾树

字体:[ ]

 
文案 
有着放不下的过去,过着按部就班的婚姻生活的沈秋棠,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个女人之后,是选择对婚姻的忠诚,还是勇敢的和爱人在一起……。不喜勿喷,请自觉绕行,谢谢合作。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因缘邂逅 爱情战争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旖爱,沈秋棠, ┃ 配角:宋现,余敏,赵益民,林和平,冯子期,袁艺 ┃ 其它:
 
 
 
  ☆、孤独的病症
 
  周一晚上十二点,某住宅小区内,人行走道上的路灯散发出昏黄的光,所剩无几的几家灯火也渐渐熄灭,偶尔能听到附近马路上路过一辆车,除此之外,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极为静谧。虽然刚刚立秋,但气温骤降,好像在煎熬了一个夏天之后上天赐给的奖赏一般,极为舒适。此刻,大多数的住户都差不多已在睡梦中,可唯独有一家,19栋19层的窗户还亮着灯光,窗帘半掩,孤独的白色,在这个漆黑的夜晚,绝望的想要照亮整个夜空。
  电话铃响起,大概响了五声之后,沈秋棠才微微睁开眼睛,她看上去脸色苍白,没有一丝力气,似乎连睁开眼睛都觉得艰难。听铃声好像手机不在身边,可能是放在客厅了。沈秋棠慢慢的撑起上半身,缓了一会才下床穿鞋子,还没到客厅,电话就已经断了。沈秋棠在客厅没有找到手机,却突然发现,厨房的燃气灶上还熬着白粥,隐约透出一股胡味,这使她体内仅存的一点力气一下子集中起来,她快步走进厨房,关了火,果然,锅里的粥已经熬干了,兹兹的冒着黑烟,再晚一会发现,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心里隐隐后怕。稍微镇静下来之后,才发现,原来手机放在厨房了。她拿起手机,心里早就知道,刚才一定是宋现打来的。她回拨了过去。
  一接通,对方就关怀备至的问道:“是不是刚才我把你吵醒了,睡的好吗?我刚刚到酒店安顿好,就想给你打个电话。”
  沈秋棠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些,说:“幸好你刚才打来的电话,我锅上熬的白粥都干了,要不是你的电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了。”即便是开了窗户,家中的胡味依旧没有完全散去。
  宋现十分紧张的问:“怎么回事?你生病了吗?声音听上去也不对,你一定是哪里不舒服吧,有去看医生吗?”
  沈秋棠嘴角微微翘起,这样的关心令她感到舒心,宋现就是这样,结婚十四年来,他一直这么细心,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没事,就是睡着了。有点感冒,吃过药了,我想睡一夜就好了。”
  “我刚才一走,你就生病了,我这还得半个月才能回去呢,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如果明天还不见好,就去医院看看,有事就给我打电话。”一说及此,宋现总会叮嘱很多。
  “你就不用担心我了,你在那边好好学习,这个家,以后就全指望你了。”沈秋棠说完微微一笑。
  挂完电话,沈秋棠的肚子咕噜噜的响了两声,的确是饿了,可是她丝毫没有心思吃完,一想起那许许多多的事情来,就一点胃口也没有了。她在沙发上靠了一会,还是起身把客厅的灯关了,去卧室休息。
  至此,整个小区沉浸在夜色的包围之中。
  周二上午,沈秋棠昏睡到十一点才渐渐迷糊的醒来,丝毫没有力气。她撑着身体去厨房喝了半杯热水,顺便把感冒药吃了,然后就一直软弱的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了。感冒似乎并没有减轻的样子,头也一直在发热,偶尔烧的她头晕目眩。
  电话又响了,这次刚好在身边,她顺手接了起来,此刻想洋装精神好点都做不到了。“今天好点了吗?我们上午的学习结束了,我这才给你打电话。还是学习安静啊,吃点清茶淡饭也舒服,在厂里哪天不是饭局,大鱼大肉我现在看到都腻了。”宋现说的时候沈秋棠只“嗯,嗯”的应着,宋现觉得不对劲就问,“秋棠,你是不是还没好,我怎么听着感觉不大对劲啊。”
  沈秋棠有气无力的说道:“生病哪有那么快就好的呀,也要好几天呢。你说我听着就行。”
  “那怎么行,又没人照顾你,你自己又不肯去医院,我实在不放心,要不我给舅妈打个电话,这样我也放心些。”
  “别麻烦了,舅妈也一把年纪了,我自己能去,如果下午还不见好转,我明天一早就去医院,这样行了吧。”沈秋棠心里并未打算去医院,她哪也不想去,连门也不想出,谁也不想见。
  “你总是这么固执,看病哪能这么拖延,你那么瘦,我怕你扛不住。”
  “我心里有分寸,你就别担心了,倒是你,可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你就别CAO心我的事了,把你自己先照顾好,你这样多叫我担心。”
  又这样闲聊几句,沈秋棠就实在提不起精神来,可能是吃了药的原因,头昏沉沉的想要睡去。
  下午,宋现利用上课的间隙给沈秋棠打了好几通电话,始终没有人接。开始,宋现想或许是在医院做检查了,也许过一会就有人接了。
  可是接下来的几通电话让他心里隐隐不安,秋棠会不会出了其他意外。一旦这样的想法产生,就一直占据这宋现的大脑,挥之不去。不行,他不能这样置之不理,至少要找个人去家里看一下。
  沈秋棠平时不好生病的,像这样的情况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发生,宋现的脑子在飞快的转着,思前想后,厂里几乎都是男人,怎么能叫到家里去照顾秋棠呢?办公室倒是新转来两位女同志,可是由于种种利益关系,彼此之间并不融洽,叫到家里去照顾秋棠也不合适。秋棠的娘家更是指望不上,而宋现自己,多亏舅舅一家收养,如今舅舅和舅妈也已经七十多岁了,居然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他突然觉得悲哀,他宋现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却在关键时刻觉得孤独。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沈秋棠,生活和想象差的太远了。
  宋现再次翻开手机通讯录,有点不太情愿的拨下一串号码。
  
 
  ☆、恰好的决定
 
  何旖爱刚一大学毕业就来这家公司上班了,从事汽车销售服务。一般在工作日还是挺清闲的,反而周末要稍微忙一些。今天下午几乎没有什么人来,她正专心的坐在办公桌前看手机,浏览着微博上她之前关注的那些奇闻趣事。突然手机响了,她受到了一点惊吓,迟疑了那么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接听。
  “宋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何旖爱认识宋现大概是在一年前,当时宋现来给爱车做保养,此前一直负责这件事的同事临时有事,何旖爱这才接待了他。没想到宋现后来每次来做保养就指定让她来做,她虽然有点不情愿,但也不得不做。倒不是因为宋现这个人不好,只是这样一来,何旖爱似乎和之前负责的同事之间的关系变的微妙起来。后来熟悉了才知道,车并不是宋现自己的,他是帮领导来帮保养车子的,而何旖爱从未见过真正的领导本人来过。她和宋现之间,除了工作关系之外,从未私下联系过,每次都是宋现直接来店里,也没有像这样事先打电话的先例。何旖爱预感到,应该不是关于保养车的事情。
  “实在不好意思,的确有点事。”宋现沉吟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说了,“是这样的,我最近一直出差,妻子在家生病了,好像很严重,我现在回不去,你能不能替我去家里看看。我家离你上班的地方很近,走过去也就二十分钟。”宋现一口气说完,心里七上八下,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额……”何旖爱听到这样冒昧的请求,一时答不上来,不知该怎样回答,正如上面所说,她和宋现并不熟悉,连朋友也算不上吧,对方却突然让她去做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为什么不叫一个更为妥当的其他亲朋好友去呢?
  “我知道你很为难,但我现在真的找不到其他人,希望你能帮帮忙。”
  “好,你告诉我地址,我现在就过去看一下。”何旖爱并不想去,只是宋现的坚持让她感觉到宋现此举也是逼不得已,或许真的有言不由衷的理由。
  何旖爱和店长说明了一下情况,就拿着记在纸上的地址出门了,只用了十五分钟就到了。19栋在最后面一排,她穿过迂回的小径,来到这栋高高的住宅楼面前,等待电梯稍稍花了不少时间,当她站在送面家门口的时候,刚好花了二十分钟。她按了多次门铃,始终没有人来开门,她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宋现再次打来电话。她不禁心想,这时间把握的真准。
  宋现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有见到我妻子吗?”
  “我刚刚到,不过好像没人在家,我按了好几次门铃也没人来开门。”
  “这样,你看到门口的花盆了吗?”
  “看到了。”宋现家的门口摆放着六盆大小不一的植物。
  “从左边数,第三盆下面有钥匙,麻烦你开门进去看看。还有,先别挂电话。”宋现此时很急迫,他似乎已经确信妻子一定在家发生了什么意外。
  何旖爱迟疑了一下,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此时在想要拒绝似乎已经为时已晚。她端起花盆,拿上钥匙,把门打开了。她小心的四处探望,一边轻声的说:“有人在家吗?”
  很快她就发现了,像是摔倒在地上的一个女人,她确信,这就是宋现的妻子。她穿着睡衣,头发散乱。何旖爱震惊的瞪大眼睛,触摸着她的鼻息,说:“她躺在地上,她还活着,只是晕倒了。”何旖爱顾不上宋现在说什么,赶紧上前,轻推了她几次,发现她正在发烧,身体很烫。“电话我先挂了,我现在给医院打电话。”匆忙结束了通话之后立刻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放下手机之后,她搜索大脑内所有关于急救的信息,可惜,她知道的并不多,她将沈秋棠平躺在地板上,以保证呼吸通畅,然后把冷毛巾敷在沈秋棠的额头上,但愿这样会有一点帮助。
  在等待救护人员到来的过程中,她发现餐厅的桌上一封未写完的信,只简单的看了一下开头,就匆忙的放进自己的包里了。
  救护人员很快就来了,何旖爱跟随救护人员一起上了车。一到医院,沈秋棠就被推进了急救室,何旖爱则去办理相关的手续。她这才想起来,她到现在,连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呢。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医生说是肺炎,肺部感染引起的发热,至于昏迷,主要是因为血糖低,身体太虚弱,可能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吃东西的原因。病人已经醒过来了,转到病房在打点滴,目前来看,并无大碍,不过还是建议住院观察几天。病人现在就可以进食,以容易消化的汤面为主。
  何旖爱只好给宋现打电话,把刚才医生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那就再麻烦你帮秋棠办理一下住院手续,有二十四小时看护的那种,这段时间要是没有人照顾她也不行。已经非常麻烦你了,等我回去以后再把你垫付的费用给你,到时一并酬谢。”宋现说的十分诚恳,这种时候,不管是谁都会在心里感激不尽。
  “您不用这么客气,我这就去办理住院手续。”
  办完手续之后,何旖爱去附近的饭馆买了鸡汤和面条去病房探望沈秋棠。点滴还没有打完,沈秋棠像是睡着了,可是当何旖爱放下东西,在病床边坐下来之后,她又轻轻的睁开了眼睛。眼神里没有惊讶,没有陌生,也可以说是毫无表情。这让何旖爱有些局促,甚至不知道怎么开口。
  何旖爱向沈秋棠很有礼貌的微笑,她想沈秋棠一定也觉得有些局促吧。
  而沈秋棠的笑却转瞬即逝,看出来她很疲惫,似乎并不欢迎眼前出现的这个人,好一会她才开口说:“是你救了我?谢谢你。”说完这句话之后,眼睛又闭上了,好久才又微微睁开。何旖爱想,或许她是太累了吧。
  “别客气,医生说,你要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我扶你起来先喝点汤吧。”何旖爱现在才有心情静下心来观察眼前这个女人,脸型瘦削,或许因此才显得眼睛格外的大,眉毛很深,倒还显得有几分精神,皮肤很惨白,但依旧看得出保养的很好。何旖爱隐约想起,宋现似乎在什么时候跟自己提过,他已经四十了,而沈秋棠看上去顶多也就三十岁吧。她想到自己,如若让自己嫁给一个大自己十岁的男人,不管什么理由,她是绝不会答应的。见沈秋棠一直在看着自己,她觉得她有必要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何旖爱,叫我小爱就行了。”“哦,宋先生经常去我们店里保养车,所以才认识的。”何旖爱觉得自己的陈述应该没有问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