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三分钟+番外 作者:一只老尸

字体:[ ]

 
文案:
【xx人流医院广告】
三分钟能干什么?三分钟能吃二分之一的苹果,三分钟能喝三分之一杯咖啡,三分钟啊,打个盹都不够。xx医院,三分钟微创无痛人流,给你爱的呵护……
梁红作为这家医院里专门负责人流的女医生,手上不知染了多少婴孩的鲜血,终于有一天遭报应了……
【鬼攻人受】【宠且甜还肉】【恐怖元素是切换画风的】【文章应该不长】【周更与半月更之间徘徊】
【我宣誓:船戏内容新颖,不写器官】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恐怖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红,刘冰 ┃ 配角:陈医生 ┃ 其它:人鬼殊途,三分钟,微创,无痛
 
 
 
  ☆、第一章(重制)
 
  虽然梁红已经放轻了脚步,却依旧在此刻的寂静下显得愈发的清晰。或许又因为医院从来就是个极具恐怖色彩的地方,仅仅是伴着回音的脚步声听起来也分外诡异。
  说起来,夜间值班从来也不应该是一个妇科医生的工作,更不可能交给从毕业工作以来只做过堕胎手术的梁红。但是在愿意值夜班的人越来越少的情况下,梁红同志的迟到现象真是为该院解决了这一大难题。于是,梁红一下子就从一个在办公室里或手术台前工作的医生,干起了夜间值班的工作。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这都能算作是降职,但梁红却无所谓。虽然不能笃定所有学医的人都是为了济世救人,但可以断言没有人愿意一辈子给他人堕胎。即使没有生出来的无意识的细胞团不能定义为真正的生命,但看着把一个个已经成型的胎儿与他们的母亲分开,看着他们躺在自己满是鲜血的手上,梁红的愧疚甚至远远高于抛弃他们的父母。
  夜班挺好,起码现在梁红是这么想的。
  “嘀嗒——嘀嗒——嘀嗒——”
  这是什么声音?
  这个疑问伴随了梁红整个晚上。先不说医院里有没有漏水的地方,就算有,为何自己走了一路,这水声也响了一路?梁红实在想不明白,便停下了脚步。少了梁红的脚步声,医院更加安静了,但水声却没有任何变化,还在不停地“嘀嗒——嘀嗒——”
  “啪!”
  梁红感到头上一湿,“这水是从天花板上来的?”梁红一边摸着自己被“水”打湿的头发,一边抬头望去:“这……这是什么?”——一片“地狱血景”:大大小小的死胎交错在血泊里,一动不动的,像浮雕一样刻在天花板上。但是医院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这……这一定是幻觉!”梁红自言自语道,仅一秒,梁红又否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她看见了自己手上的血迹:这嘀嗒声不是水声,而血液滴落的声音。所以说…这天花板上的东西是真的?梁红没有再抬起头去确认这些红色的肉块动没动,湿不湿,而是拔腿就跑。但是这“血景”也在跟着她移动,甚至从地面冒出,将梁红脚踝以下全部吞噬了。
  【这下,你跑不掉了。】
  这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阴冷的不似活人。或许真的不是活人,她的身上也满是鲜血,就像是刚从那滩“血景”里爬出来一样。
  【是你!都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孩子!】
  堕胎手术时一尸两命的孕妇吗?梁红想。
  湿答答的手覆上了梁红的肩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冲入梁红的鼻腔。梁红颤抖着身子,低着头,不敢和那女人对视,就在梁红害怕到快要昏厥的时候,她听见了一个小女孩的哭声……
  等等,小女孩的……哭声?
  梁红的眼睛立马恢复了清明。
  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没有血液,也没有胎儿。唯一不同的是面前多了两个陌生人——穿着夹克的清秀女生以及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双方都在直愣愣地互盯中,谁也没说话。
  “……”迷之尴尬。
  终于,“呃,你好。”清秀的女生先踏出了交际的第一步,不过如果没有扯着嘴还和小女孩挤眉弄眼就能看起来更友善了。
  “刚才是你们两个在搞鬼?”梁红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女生脸色略显尴尬,缕了一下耳朵旁边的秀发,说道:“……迎新节目。”
  “……”
  梁红听到她的回答,真是无言以对。难怪一直没有人愿意来值夜班,原来是遇上了这两个无聊的人。
  “我叫刘冰。”那女生突然说道。
  “梁红。”下意识便报出姓名的原妇科医生,“你们是病人?”
  “呃……勉强算是病人家属吧”刘冰答道。
  “铃铃铃……”
  病房内的紧急装置响个不停,梁红不再理会二人立刻冲了过去,就位后立即协助医生开始了抢救。当梁红看见了病人的脸时,不由得愣住了:这不是刚才那个小女孩吗?难不成是双胞胎?
  然而,虽然医生已经尽力抢救,但最终还是未能保住这一条幼小的生命。
  手术室里一片寂静,无人不在懊恼自己的无力,甚至忘了换回自己工作服,也没人去推开手术室的大门,唯一能勉强说是庆幸的却是不用将这个噩耗去告诉她的父母,因为她的父母已经在今天早上的车祸里当场身亡了。
  “还是死了吗?”从梁红的身后传来小女孩的声音。
  梁红说:“实在抱歉。”
  正好站在梁红身后的护士甲疑惑道:“你在跟谁说话?”
  “就是那个女孩的……”双胞胎妹妹?梁红突然不说话了,她意识到有些地方不对劲,那个女孩是怎么进来的?
  女孩好像看懂了梁红的不解,要为她解惑似的缓缓靠近梁红,然后……从她的身体穿了过去。
  梁红的视线不自觉地跟着小女孩移动,甚至连身体也转了个弯。只见女孩的脸突然变得跟手术台上的死者一模一样,不仅仅是长相相同,连车祸中造成的伤疤也是。
  这下,梁红直接吓晕了过去。待梁红苏醒便已经到第二天早上了。
  梁红刚醒来,整个人晕晕沉沉地,下床穿鞋地时候竟然直接摔在了地上,正好被准备回家都陈医生看见了,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便装作没看见,走了。梁红没想到自己会被陈医生看见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脸刷一下的就红了个透,更加手忙脚乱起来。不过也幸好陈医生没过来给梁红搭把手,不然她可能今天都会激动到无法从地上爬起来了。毕竟梁红也不过才大学毕业一年,怎么能抵挡得了全院最帅的陈医生的美色攻击?
  于是,脸越发地红,越发地烫。只是这背不知为何异常冰冷,竟与红热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梁红以自己的专业知识判定:这种状态要是再敢维持一会儿,自己准要感冒。做了简单的权衡之后,梁红火速回到了被子里。
  可是,连像“啊!这下可暖和多了。”的感叹都没机会发,梁红又觉得被子里怎么会比外面还要冷,尤其是身后,像冬天里被人用冰手在背上取暖一样。往后一看——“妈呀!”梁红被吓的往后一蹦,又直接坐到地上了。
  “刘冰,你怎么在这里,吓我一跳,快拉……”我起来。
  梁红这时才发现,自己好像最近总是不能好好的说完一整句话,总是有一些突发状况把自己的另外半句话堵在嘴里。就比如说现在吧:梁红向刘冰伸出手示意她拉自己起来,刘冰也下意识地去拉她了,只是刘冰忘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在二人手碰到的那一刻,熟悉的一幕发生了——毫无触感的,穿了过去。不过有了昨天接二连三的惊吓,梁红此时的心理素质已经异于常人了,她没有做出一点点惊吓的神情,而是淡定的穿好鞋,换下白大褂,缓缓地朝门口走人,然后,跑!
  很顺利的,梁红刚跑到公交车站就坐上了回家的车,片刻没停,也没有堵车,很快便到家了。梁红一进家门,立即把门反锁了,跑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开始睡觉。这么荒唐的梦,睡一觉,醒了就好。
  “这可不是梦。”梁红突然听到这样的声音,她偷偷地把自己的头从被子里伸出来,就露了个眼睛。
  四目相对,这是最最尴尬的场面,尴尬到梁红根本没有心思去好好想一想这个名为刘冰的毫无尊严的鬼现在是以怎样少女的姿势趴在被子上跟她说话的。如果她能仔细想一下,想必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你好。”刘冰“摸了摸”梁红的头。
  好暖,鬼是暖的吗?梁红这样想到。
  刘冰望着她笑了:“以后就要多多关照了。”
  “为什么?”梁红问。
  刘冰没说话,只是笑意更浓了,浓到血液从头部淌下,滴在了梁红的眼睛上,刘冰的脸变得和那个女孩一样,满是车祸后的伤痕,眼里温暖自然也不在了。梁红一害怕,头就像小鸡吃米一样,颤颤巍巍地说:“随便住,随便住。”
  “Yes!”刘冰不由得叫了出来,幸好梁红过于害怕,根本没听见,她只是诉求着:“那……那你能变回去了吗?”
  “当然!”刘冰回答地非常爽快。其他她自己也蛮害怕这个自己样子的。
  就这样,梁红被一只名为刘冰的神秘女鬼缠上了,并且开始了不知结束期限的同居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  【xx人流医院广告】
三分钟能干什么?三分钟能吃二分之一的苹果,三分钟能喝三分之一杯咖啡,三分钟啊,打个盹都不够。xx医院,三分钟微创无痛人流,给你爱的呵护……
梁红作为这家医院里专门负责人流的女医生,手上不知染了多少婴孩的鲜血,终于有一天遭报应了……
【鬼攻人受】【宠且甜还肉】【恐怖元素是切换画风的】【文章应该不长】【周更与半月更之间徘徊】
【我宣誓:船戏清新脱俗,不写器官】
【试读】
左边比右边更舒服,顶端比周围更刺激,从下至上的触摸比从上往下更能触发她小腹的胀痛,若是看着镜子里如此的自己,便会羞耻到无法直视,不过现在由我控制的这副躯体怎能让她反抗。仅仅CAO控她的手指去触碰她光滑的小腿,那触感就已经让我神魂颠倒,现在又被她的柔软所包裹,这样的我再也不能从她身边逃脱,而镜子里她从脸颊蔓延到耳朵的粉红也暴露了她的沉迷。
【修改,第一二章合为第一章】
 
  ☆、第二章(重制)
 
  与鬼同居的生活貌似也不是很可怕,这是梁红经过了与刘冰为期一天的相处后所得出的结论。
  刘冰答应自己变回正常人的样子后,也就没有再变的鲜血淋漓的吓唬她了,显然最开始那几下只是为了能赖在她家。不过梁红细细想过,自己和刘冰之间应该并没有什么仇怨,可为什么偏偏就选上了自己呢?
  “刘冰,你为什么不住在小美家?她家超大超华丽,还有游泳池呢!”梁红这样问过。
  “刘冰,你为什么要住在我家?”也这样问过。
  “刘冰,我们之前认识吗?”甚至还这样问过。
  但刘冰总是一句“你不用管。”就搪塞过去了,几次之后,梁红也只好就此作罢,没有再问。
  梁红现在是值夜班,下午6点才去医院上班,平时的业余活动就是自己在家看电视剧,虽然现在多了一只鬼,但勉强也可以算是一个人吧。为了缓解不敢对话而造成的尴尬气氛,梁红还是打开了电视,看她看了5年也没看完的《意难忘》。很快,梁红就忘记了刘冰的存在,自己一个人又哭又笑的,直到刘冰俯身去拿遥控器的时候挡住了她,梁红才想到沙发的那头还坐着一只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