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为妾之道(gl) 作者:神经不正常

字体:[ ]

 
文案:
月赋雨读过穿越女冒充才女逼死男主正妻的穿越神文后,决意穿入书中帮着正妻捍卫婚姻。可由于那文设定奇葩,男主院里就两人有名有姓,月赋雨只能自戳双目,屈身成妾。可妾就妾吧,痴呆也就算了,为何年龄还缩水了?十五的月赋雨苦巴巴地抬头看天,老天爷呀,快让她嫁给男主见女配吧!
嗯?女配还没嫁?那,男主再见吧!再见!女配是她的
 
扫雷:
1.1v1 HE 月赋雨X赵云归
2.妾穿书,妻重生
3.日常向,没有宅斗
4.正剧风,没有吐槽
5.架空文,不要深究
 
拙于我手,诚于我心。感谢大家支持。
因文已完结,错字不修,望诸君海涵。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祝看官身体康健。
—— (*^ω^*)神经拜上
 
建议读到四十七章,第四十八章是作者在自嗨_(:з」∠)_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宫廷侯爵 女配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月赋雨,赵云归 ┃ 配角:沈涵微 ┃ 其它:古风常见酱油
 
 
 
  ☆、第一章
 
  今晨是燕园最后一节早课。
  熬过这节课,月赋雨这史上最蠢郡主的读书生涯就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端坐在案前,穿书女月赋雨撩起云袖,缓缓提起毛笔,信手在案上的宣纸上写出三个字——“赵云归”。
  赵云归,照云归,当年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该是怎样的仪态万方的女子才配得上这个名字?
  凝视着宣纸上的字,月赋雨轻轻地叹了口气,她定然是前世不修,才会入了赵云归的魔障。因一个名字对书中人物情钟的,许除了她,便再也寻不到旁人了。
  月赋雨起身,换到靠墙的位置,怀念着她前世与‘赵云归’三字的交集。她不会忘怀,当她第一次点开那本三观不正的神作时,她的春心如何惴惴不安,也不会忘怀,她是如何一眼便记住了书中那个杂着些暮春细雨味道的名字。
  奇缘,总是从初见开始的。
  正如白娘子初见许仙,便道了‘公子很像我的一个旧相识’,贾宝玉初见林黛玉,便道了‘这个妹妹我曾经见过”。
  月赋雨一直期待着,她与赵云归的初见,恰好在一个云雨初霁的节点,恰好能赋雨,恰好能瞥见云归,恰好能轮上她说道一句‘小姐的名字我曾经记过’……
  但上苍似乎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
  仰头看了看从屋檐上滴落的雨,月赋雨知晓她还需要像夏蝉一样在黑夜里蛰伏,熬过漫长的等待。
  她今年只有十五,离嫁入男主府中做妾,还差三年。
  故,距她与赵云归初见,还有三年。
  三年阿。似乎有些辛苦。
  月赋雨轻笑着从燕园的红木窗口伸出手,去接落下来的雨滴,苦中作乐:“雨啊雨,你可曾会作赋?”
  月赋雨的声音极轻,轻的,似乎小过了她的心跳。
  但她却意外的听到了一个回声。
  “雨是不会做赋的,但云归却能赋诗。”
  斜雨勾勒出伞下人清瘦的身形,引得月赋雨瞳孔一缩。
  她方才听到了什么?那伞的少年人自称了‘云归’?
  “这个妹妹,你与云归是不是前世见过?”
  少年开口,便如玉珠落盘,惊得月赋雨忘记收回自己的手。
  眼前撑伞的,是男儿吧?月赋雨偷偷从窗中打量着雨幕中的少年。
  雨幕中的儿郎未束发,月白色的长衫,因蒙蒙细雨弄得天地都罩上了薄雾,故而面容看不真切。但他随身书脊,却是即表明了他的身份,也说明了他的来意。他定然不是她等的人,他许是来寻赵夫子的……
  难得这世上还有人同她一般,十五六的年岁还未通过《诗理》试。
  《诗理》是这个唤作‘诗’的国度,最基础的读物。据负责《诗理》考察的赵夫子所言,诗国之人,上至暮景残光的老者,下至咿呀学语的幼童,皆会吟诗。诗在这个世界,不是前世的空中楼阁,文青专属,而是类似于文凭的硬通货。诗国之人,以诗定人,他们甚至有一套类似于九品中正制的制度,把人按照诗才,分成了三六九等。
  她记得,云归的诗才评级似乎是八,而穿越女的是九。
  至于月赋雨,她没有参与诗才评级的资格。因为她还未通过《诗理》的终试。想起她居室里还有十几本要抄写的经文,月赋雨不禁摇摇头,纵然她是踏书而来,她也无法改变月赋雨是史上最蠢郡主这一事实。
  “这位妹妹是在忧心《诗理》考试么?”少年的声音穿过雨幕,传递到了月赋雨心里。
  她被少年的话惊住了!
  惊住的原因有二,一则诗国男子向来古板,断断没有与女子搭讪的道理,故而,她在诗国这般久,从未见过这般大胆的少年;二则月赋雨发觉她似乎忘了准备第四次《诗理》终试。
  《诗理》终试是由赵夫子主考,一月三考,月初考诗,月中考史,月末考释。她已是考过三次,却全是无功而返。
  “妹妹为何不说话?”
  月赋雨发觉少年在慢慢朝她靠近。
  少年的面容也因他与月赋雨之间的距离缩短而逐渐变得清晰。
  “你是淳归郡主么?”少年似乎看清了月赋雨的脸。
  月赋雨看着少年略显稚嫩的面庞,不禁猜想少年同她一般,也是未通过《诗理》终试的落寞者。
  没通过终试的人没资格吟诗,而在诗国,若会吟诗,许六岁就能封侯拜相,平步青云;若不会,纵使是皇室贵胄,也只能落得个乞讨街头的下场……
  同情地看了院中的少年一眼,月赋雨惋惜地收回视线,低语:“不知你是哪家儿郎,今晨有雨,赵姓的夫子许是不会来燕园。”
  “你怎知赵姓的夫子不会来?”少年笑了笑,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因为……赵夫子他腿脚不好……”月赋雨犹豫了片刻,还是冲着窗外的少年如是说。
  “那妹妹介意云归进来躲雨么?”少年冲着月赋雨摇了摇手中的《诗理》,“雨势越来越大,云归怕墨散了……”
  “这似是不妥……”月赋雨背过身,不敢再看窗外的少年。诗国是重礼教的国都,若是被旁人知晓她与一男子在雨中私会了这般久,定然会要她以死谢罪。她若是以死谢罪,便不能见到她朝思暮想的赵云归了。
  可她又有些心疼少年怀中的书。她是爱极了那些聚着墨香与韵调的东西。纵然那只是一本诗国的入门读物《诗理》。
  她要放那少年进来吗?进,许是她的死期,不进,她又甚是欢喜爱书之人……
  罢罢罢……只是躲雨而已。
  念着自己是为了少年怀中那竖版手抄线装的《诗理》着想,月赋雨强装镇定:“但……哥哥若是为了那本书进来,许就是妥帖了……”
 
  ☆、第二章
 
  “为了书?”月赋雨话音未落引来了一阵笑声,“大雨滂沱,妹妹何故惜书而不惜人?”
  “呃……”惜书惜人想到诗国有有情人赠《诗理》定情的风俗,月赋雨不禁蹙了蹙蛾眉。
  她倒是未想过那躲雨的少年会这般可恨——明明生了一副俊秀的皮囊 ,却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笑于她。
  “公子可知孰为礼乎?”月赋雨挑眉大大方方地转身,与窗外的少年对视。
  少年一见月赋雨转身,便也知自己孟浪了。但她却也没舍得避开,只是定定地与月赋雨对视。
  端详着那明眸善睐,顾盼流辉的眸子,少年手中的伞落到了地上。
  她想念这双眸子的主人该有十年了。月赋雨这个名字,在她的脑海里也萦绕了十年。
  “公子怎会这般禁不起打量……”羞恼地瞥了少年一目,月赋雨本能地在少年丢伞的同时,夺过了少年手中的《诗理》。
  “公子透过赋雨在看谁?”月赋雨把救来的《诗理》捂在胸前眨了眨眼睛。
  “一个故人。”少年的声音有些沙哑了。她不知该如何说与眼前的少女听,她们前世已经遇到过了。
  黄粱一梦三十年,少年自己从未想过她有朝一日能脱了那负心之人,回到了及笄之年。更未想过,从自己的闺房一醒来,她便想来燕园看看,看看当年那个虽蠢笨,却愿以命待她的妹妹——淳归郡主月赋雨。
  “故人么?”少女的笑声里带着属于她这个年纪特有的灵气,“公子可知,登徒子搭讪都这般言……”
  “是吗?”少女一笑,少年随即唇角一勾,弯身拾起了滚落在青石板上的油布伞,“那还劳烦妹妹帮着云归收好云归手抄的《诗理》……”
  “你要走了么?”少女低低的声音捏得少年的心有些疼。她怎会忘却了前世嫁入梅府的月赋雨是个被国主幽禁了十八载的傻子
  “赋雨妹妹舍不得么?”少年拾伞的手停在半途,却听到少女的脚步声。
  “书赋雨已经用布包好了,公子归去时,小心照看着,该不会散了墨……”失了短褂的华服在少年的视线里褪去了眼色。
  “妹妹你——”捧着手中带着凉意,被上等蝉丝包裹的《诗理》,少年恍觉自己今日来错了。
  “今日之事不要说与旁人……”抬手捂住少年的嘴,月赋雨小心地打量着燕园。她似乎听到了脚步声。
  “妹妹在怕什么?”轻笑着拉开月赋雨的手,赵云归把伞遮到月赋雨的头上。
  “怕嫁不了徐左梅郎……”月赋雨话音未落,便发觉自己握着伞柄的手被攥住了。
  “妹妹可知梅郎……”赵云归话说了一半却也无法再继续下去。哪个少女不怀春前世她被诗国刘夫子鉴出诗品八级时,不就心念着要嫁与徐左梅郎那个负心人么?
  徐左梅郎原名梅启君,少年成名,精于经商,是御赐的诗品九级,本就是诗国女眷心中的良配。但其薄情寡恩却是甚少有人知的。
  想起前世在月赋雨死后,梅启君便纳了诗品九级的沈涵微,宠妾灭妻。赵云归也只得感叹识人不清。关于梅启君宠妾灭妻,她是不怨沈涵微的,艺不如人是她赵云归天分不够,能吟出‘身无彩凤□□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女子定然是至情至性之人,其才学也定然胜过了她赵云归。但,在她油尽灯枯之际,沈涵微竟来榻前剥丝抽茧向她讲述其是如何嫁祸逼死月赋雨……这便有些可恶了!
  想着前世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沈涵微,赵云归不禁陷入了沉思,她要如何才能打消赋雨妹妹对徐左梅郎旖旎的心思?
  “公子怎么不说了?徐左梅郎怎么了……”月赋雨发觉少年失了声,不禁笑弯了眉。她倒是忘了,徐左梅郎虽是个让诗国女子趋之若鹜的男人,却也是个让诗国男子恨不得取而代之的人物。更不要提,眼前这个少年,连《诗理》终试都未过。
  “公子莫要介怀赋雨这小女儿家的心思……”动了恻隐之心,月赋雨缓缓从少年的手中撤出自己的手,“有诗才固然是好的,没有,也不妨碍……”
  “妹妹觉得诗才不重要么?”赵云归被眼前少女眸中的神采震了震。她前世倒未发觉赋雨妹妹的眼睛竟是如此灵气逼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