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流逸传 作者:不铭风华

字体:[ ]

 
文案:
仙女被妖女QJ了,什么?□□以后还有了孩子?这是什么?为啥仙女也那么腹黑呢本来就是朋友的意- yín -之作,百合生子文,不喜勿喷啊第一次写,试笔,不喜勿喷啊
 
内容标签:生子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流,风逸 ┃ 配角:陈青青,楚正 ┃ 其它:
 
 
 
  ☆、恩怨的开始
 
  暴雨肆虐了一个多月,长江水患越来越严重,然当今皇上的孪生弟弟铭王爷权倾朝野,若不是有治国之才的太师支持,皇位早就易主了,赈灾银被下属官员贪污的一干二净,朝廷几乎无可用之人,南下钦差迟迟选定不下来,皇帝一怒之下,任皇后做监国,辅佐小太子,自己带着三百亲兵侍卫下江南,治理灾患,惩治贪官污吏。
  铭王府内,一身金黄蟒袍的男子立于堂前,看着面前一身红衣妖艳的女子,嘴角划过一丝阴翳:“风逸,本王养了你们刺客楼五年了,是时候给些回报了,本王那愚蠢的哥哥,去江南了,江南那么美,就别让他回来了”说罢一阵掌风将面前的桌椅轰成了粉末。
  “属下定不辱使命。”说罢红影便隐了身形。
  江南临城,知府苏文早闻皇帝会居于此,特大肆摆宴迎接圣驾,宴上山珍海味满汉全席,席间觥筹交错,皇上虽属庸才,但看到此景,也是气急,江南水患如此严重,难民如潮水般,寇匪趁机烧杀抢掠,然百姓父母官如此莺歌燕舞,不禁的掀桌而起,众官员顿时腿软跪满地。
  “吾皇饶命”
  皇帝正要指使随身侍卫杀了这群狗官,突然一舞姬踏着红绫飞入厅中,随行伶人乐声顿起,舞姬随乐而偏舞,只见那舞姬,冰肌玉骨,柳眉杏眼,貌若天仙,一身红衣演绎妩媚,皇帝看的一时痴傻。
  知府苏文赶紧偷偷的抹了一把汗,幸亏王爷事先有安排,暗暗松了口气。
  一曲舞罢,那绝色舞姬伏跪于前道:“奴家风逸,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时皇上才回过神,连忙扶起舞姬:“姑娘当真绝色,这舞更是绝美,”
  说罢拉着舞姬坐于身侧:“知府苏文,迎驾有功,赏金千两,风逸舞姿一绝,特封‘天下第一舞’”旁边一个俊颜侍卫冷眼看着这一切,紧了紧手中的剑。
  江南行宫之内,俊颜侍卫立于其侧,皇上看着碍眼的侍卫,怒道:“还不快滚出去!”。
  俊颜侍卫看了看坐在皇上腿上笑的得意的风逸,嘴巴张了张,无奈的答道:“是!”慢慢的退了出去。
  风逸尽显妩媚的吃着皇上喂过来的葡萄,皇上看着风逸轻轻的咬着葡萄,溢出的汁水沾满嘴角,然后伸出香舌再轻轻的舔食进口中,皇上再也忍不住了,凑着脑袋便想往上亲。
  风逸抬起纤手挡住即将扑过来的皇上:“皇上别急嘛,奴家想为皇上做一件事,如果做好了,皇上再来亲热,岂不美哉”
  “是是是,都听爱妃的,你想为朕做什么啊?”皇上仰头大笑道。
  “要你的命!”风逸眉色一转,运功一掌将一根浸了剧毒的针打进了皇帝的胸膛,皇上如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撞在墙上立马喷了一口黑血,勉强□□道:“抓刺客”便没了生息。
  门外的侍卫一拥而进,风逸破窗而出,瞬间被侍卫包围,那个俊颜侍卫立于前:“大胆妖女”说罢便于风逸过起了招。
  风逸作为刺客楼楼主自然身手了得,却于此侍卫过了几百招不分胜负,侍卫越来越多,风逸任务完成只想快点去复命,便飞身往外逃去。
  那俊颜侍卫一路相追,便跑边打,二人衣装在打斗中早已破烂不堪,身上也受伤无数,风逸看着后面追的牛皮糖,恼怒道:“堂堂圣仙宫少宫主流也会办成侍卫为昏君效力。”
  俊颜侍卫冷道:“不如刺客楼妖女,效忠女干臣出卖色相!”说罢挥剑刺向风逸。
  “如今昏君毙命,铭王爷登基必然,你莫要不识抬举!”风逸抵挡着流的攻击,继续往城郊山里的据点跑去。
  话说临城首富杨泽妻妾成群却一直无子,刚从医仙灵布谷那里求得生子神药,自是无比开心,对侍从举着丹药炫耀道:“有了这丹药,就算女人跟女人,只要鬮合时以血为引,也必然有子,医仙还说,能立马增长十年功力。”
  话语刚落一个飞影抢了手中丹药一把吃了下去,后面一个同样衣衫褴褛的人追着飞了过去,杨泽看到丹药被抢走,而且瞬间没了人影,顿时脱力哭着蹲在地上:“儿子没了,没了。”
  “真卑鄙,妖女果然是妖女,竟然抢人丹药。”流不屑道。
  “能瞬间增长功力杀了你,卑鄙又如何。”风逸吃完丹药,觉得浑身舒畅,内力瞬间浑厚起来,右手抓住流刺过来的剑,也不管刺破的手,直接掰断了剑,一掌击在流腹部,本来就受伤耗力的流,被击落在树上又摔落,一口血喷了出来,却还是一脸不屑的望着风逸。
  风逸看着被自己打的吐血的流,却仍就一脸倾世脱俗,目中无人的模样,怒道“你不是说我卑鄙吗,过来杀我啊,你不是自认清高吗,我就毁了你的清高。”
  风逸一把揪起流,迅速封了流的内力,如破布般把流扔于一旁,“听说圣仙宫的女子不可婚嫁,如果我破了你的身,你这个少宫主还能不能当下去,哈哈!”
  风逸一扯,撕裂了流胸前的衣服,洁白的亵衣露了出来,“想必你那些师姐妹一定很乐意我送她们的这个礼物吧!”
  风逸说着又撕裂了流的亵衣,白嫩的胸房露了出来,路人逸直盯着咽口水。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有木有觉得风逸太霸道了,哈哈
 
  ☆、仙女被吃了
 
  “你杀了我!妖女!”流大吼着,羞辱的留下眼泪。
  “长这么漂亮,杀了你岂不是可惜,啧啧~这胸房,真够丰满的”说罢路人逸便咬上了胸前的红果,舌头轻轻碾压着,吮吸着。
  流紧紧的咬着嘴唇,喉咙里还是发出了“嗯~啊~”的□□声。
  风逸抬起头道:“看了你这个少宫主还是挺享受的嘛”左手开始揉捏另一个胸房,右手一把撕下流的亵裤,双腿压住流的腿,运功直接把自己的衣服震碎,贴着流的身体摩擦着,嘴巴不停的□□着胸房,一直往下移,舌尖用力的往肚脐里面顶弄,轻轻的往下舔,滑过小腹,舌尖闯进下面的幽林,咸咸甜甜的味道在嘴巴里弥漫开来,舌头开始用力往那个小缝里钻,流这时候也顾不得羞耻,□□着,喘息着,风逸灵巧的舌头不停的逗弄着,直到感觉一股液体冲进嘴巴里,才停了下来,抬身直接吻住流的嘴巴,渡了过去一丝液体,随之咬着流的耳朵轻说:“你自己的味道怎么样?是不是甜甜的,哈哈,当真甜的很”
  流被羞辱至此,眼睛一闭,抽紧舌头想要咬舌自尽。
  风逸瞬间捏住流的下颌:“你给我记住,我说不让你死,你就不许给我死,你死了我就女干尸,然后把你的尸体挂在你们圣仙宫宫门,让大家好好仰望一下少宫主”说罢抚摸着那刚刚被自己用舌头□□的泥泞不堪的地方。
  “我与你有何等深仇大恨,你要如此毁我辱我”流满眼仇恨的盯着风逸。
  风逸道:“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装清高的,哈哈”。
  看着流束着的头发早已散开,满脸泪痕的绝世容颜,本来如仙子般不沾凡尘的流突然觉得泪汪汪的,顿时觉得大快人心,右手双指直接冲进了那从未有人到达的禁地。
  撕裂般的疼痛使流倾城的容颜变得扭曲着,使她一口狠狠地咬在了风逸□□的肩膀,指甲也掐进了风逸背部的肉里,风逸吃痛,才稍微停了下来,待流放松了一下才继续抽动,慢慢的流没那么抗拒,开始越抽动越快,风逸把她双腿架在肩头,用力的要着这个如仙子般的流,双指摩擦着小豆,左手揉捏这丰盈。
  “不要~风逸,求你~放过我吧~”说罢便觉甬道一阵收缩,紧接着便喷出一阵潮水,她们的身下水渍血渍混合湿了一片,风逸被剑割破的手指已经没了血色,被泡的发白。
  风逸起身拿起流的外衫裹住自己,看着地上的流两眼空洞,满身红痕,心里泛着淡淡的自责,把流的衣服没破的衣服给她穿上,抱着重伤的流回到据点,毕竟是圣仙宫少宫主,要是真的死在自己手里,免不了有麻烦,于是便把她清洗干净,便派人送流去圣仙宫。
 
  ☆、啥?怀孕了?
 
  □□新康元年,先皇驾崩,小太子偶感风寒,药石服用过量致使太子痴傻,铭王爷楚正登基。
  圣仙宫少宫主流奉命保护先皇遭受重伤,被刺客楼的人送回,伤愈以后便请罪说任务失败了。
  宫主林轩摆了摆手:“恐是天意,如今铭王已登基,流不要担心,话说是何人能把你伤的如此之重?”
  “回禀师父,是刺客楼楼主风逸!”流银牙紧咬,暗暗发誓:不报当日之辱不为人!
  “本以为刺客楼楼主与你匹敌,怎知高你如此之多,流儿以后要努力练功啊!”林轩叹息道。
  “谨遵师父教诲。”
  圣仙宫后山是禁地,禁止宫中之人私自闯入,少宫主流便是每日在此练功,林轩看着正在练武的流,心情也是大好。
  从三个月前,流任务失败回来,便不分昼夜的拼命练功,林轩心想怕是被人击败受了打击,想罢便提剑与流对战,行云流水般的剑法,快、准、狠。林轩看着剑术越发精湛的流,不禁欣然一笑,正当收剑,。流却一晃晕倒在地上。
  林轩赶紧扶起倒下的流,切其脉,惊的林轩一阵晕眩。
  流醒来发现已经躺在了自己房间,师父林轩带着怒气的盯着自己。
  “师父,你怎么……”话还未说完,便被林轩打断:“别叫我师父!我没你这么败坏门风的徒弟!肚子的野种是谁的!”
  流听到此话如晴天霹雳,孩子,自己怎么会怀孕,明明她是女的,女的又怎么会!怕是说出来师父也不会相信,想罢两眼含泪的摇了摇头。
  “你只要说是谁!然后杀了她,拿掉孩子,你还是少宫主!”林轩脸色铁青,这是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怎么舍得按宫规逐出师门。
  流依旧摇了摇头,如此荒谬,说出来又如何,“师父,让我走吧。”
  流起身跪在地上。
  “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就别怪为师了”说罢林轩扭过头,林轩也无能为力,宫中势力的争夺,即便是拿掉胎儿,若是被其他心怀不轨人发现清白已失,流怕是要性命难保。
  “你走吧,为师会给宫里人说你违反宫规,被我逐了出去,你好自为之吧。”流忍着眼泪出了宫去。
  
 
  ☆、再重逢
 
  
  有当今皇帝作为后台,刺客楼在新皇登基以后短短一年,便据点分布全国各大州城郡县,刺客楼楼主风逸更是风口浪尖上的人物,还有一年前被圣仙宫逐出宫门的少宫主流,此二人成了街头小巷的专宠,一人成名,一人沦落,世人皆叹,世事无常。
  京城邻郊的骊山深处,山中行宫,一身红衣的绝代女子坐于白玉宝座之上,如此妖媚的女子,出了刺客楼楼主风逸还有谁。
  “没想到清高的你还是被卑鄙的我毁了,流,本座这就去找你玩玩。”说罢嘴角扬起了一丝轻笑,
  “传令下去,一日之内,本座要知道流的下落。”
  江南在新帝的治理下,政通人和,百废俱兴。
  昔日先皇驾崩之地的临城,更是繁华,临城城郊一山村校园,一个年轻貌美的妇人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轻轻哼着曲子。
  那婴儿睁着眼睛彤彤有神的看着自己娘亲,露出可爱的笑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