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逢 作者:除徒/黑黑的海/Meris

字体:[ ]

 
文案:
父与子,年上,小短文,甜甜的!温暖一冬!
 
 
    一
    大巴车进站停靠好,前后车门一同“嗤”地打开,乘客接连走下来。庄正握紧手中的水瓶,目不转睛地前后盯着。过了很久,他等的人才出来了。
    庄正有些难以相信,少年将背包夹在腋下,抿着双唇,从车厢的两节台阶下来,才抬起头来。他看到他,开怀一笑。
    这笑容击中了庄正,也不止是这笑容,眼前的少年高挑纤细,明目红唇,俊美得耀眼。若不是那对闪亮的小虎牙与记忆中的形象非常吻合,庄正绝不敢轻易与他相认。
    “爸。”少年三两步走到庄正面前,笑着与他打招呼。
    “明开,好久不见了。”说着庄正拧开水,问他:“喝点水吗?”
    庄明开接过水去喝了两口,又把瓶子递回去,说:“十二年了。”
    “行李呢?”
    庄明开扬扬手里的包,说:“就这些了。”
    “那走吧,我车停在不远。”
    庄明开走在庄正身边,闻到他身上似乎有淡淡的香味。他又走得近了些,那味道果真是他身上的,却怎么也琢磨不到源头,似乎不是在手腕上,也不在衣襟里。
    关于这个孩子,他保有许多记忆与思念,但一时间他无法将这些与眼前这个突然凑得很近的少年对上号。
    庄明开坐上了副驾,却没有系安全带的打算。庄正犹豫了一下,还是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转过身去,从庄明开的耳后拉出安全带。
    庄明开感到他的气味和温度,自耳边划过,走过他的胸前,将他紧束。
    他又抿起嘴唇来。
    到了家中,庄正才真正地仔细打量起他的孩子。
    庄明开站在客厅的中间,毫无畏惧地任他审视。
    修长的脖颈,端正的双肩,笔挺的身形,唇色红润,看起来非常柔软,他现在的模样中有着十二年前的那个孩子的影子,却不再是那个孩子了。
    “你长大了。”庄正说。“变成男人了。”
    “还没呢。”庄明开向前走了两步,扬了扬手,说:“没什么肉,还不够高。我说过要长爸爸这么高的。”
    庄正稍稍退后一点,问:“你没带行李?不是说来我这里生活吗?”
    庄明开走到沙发边坐下,把背包里的东西都倒在了茶几上。
    一个空荡荡的钥匙扣,一根钢笔,钱包,手机,一个文件夹,再无其他了。庄明开说:“这是我的全部。没带来的只有一些衣服,我走的时候我妈也都给扔了。”
    孩子是微笑着的,庄正不知他的情绪中是否有埋怨,只得避而不谈,走上前去帮他将东西装好,说:“一路上累了吧,我带你去你房间吧。”
    庄明开跟在父亲身后,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庄正为他准备的房间很大,朝阳,落地窗外是阳台,对面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床具是蓝色的,床上叠着一套鹅黄色的睡衣,看起来很柔软。书桌上摆了纸笔和本子,书架上也有一些书,庄明开扫了一眼,是他大学专业相关的。还有一本格林童话。
    庄明开将那本书抽出来,倚坐在书桌上翻看。庄正又打开他的背包,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样样摆好。
    “好怀念,莴笋姑娘,穿靴子的猫,小红帽……”
    他合上书,翻来覆去看看,说:“这就是我小时候你给我读的那本吧。”
    “是啊,你小时的东西都在,不过我怕你觉得碍眼,都在我那里呢。”
    庄明开笑了,庄正看得出他开心。庄明开说:“有空拿出来给我看看吧,小时候的事情,我记得可清楚了。”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家里的东西也没给你多买,你自己慢慢添吧。”
    庄明开拉开椅子坐下,庄正也在他的对面坐下,将水晶的三棱镜镇纸拿在手中把玩。“说说你自己吧,你喜欢篮球?足球?”
    “足球。”
    庄正笑了,道:“不愧是我儿子。会踢吗?”
    “在学校常踢。”
    “踢什么?”
    “中锋。”
    “这附近有帮人每周周末都聚在一起踢球,回头我跟你一起去吧,不过都是一些大叔。”
    “像你这样的大叔吗?”庄明开笑着问。
    “哈哈,基本上吧,也有两三个也许跟你差不多大的。”
    “那你也踢吗爸?”
    “是啊,爱好嘛。”
    “那你踢什么?”
    “我也习惯踢中锋,不过你踢中锋了,我就勉为其难转型一下做前锋好了。”
    “好啊!”庄明开笑得很开心,突然又止住了,抿起了嘴唇,像是敏感的蚌合上蚌壳,将美丽的珍珠包裹起来。
    庄正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他的嘴唇看。他匆忙挪开视线,心重重地捶了一下。
    庄正说:“你洗个澡休息一下吧,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准备。”
    “都行,你看着来吧。”
    庄正起身要走,庄明开喊住了他:“爸。”
    “恩?”庄正停住脚,转回身来。
    “你欢迎我的吧?我会不会打搅拖累你?毕竟这么多年了。我也可以一直住校的。”
    “怎么会,我一直盼着你能来。你是我儿子啊。”
    两人分开了,庄正去洗菜做饭,他眼前慢慢闪过一些画面:嘴唇边被阳光打成金黄色的小绒毛,浓密的扑闪扑闪的眼睫毛,以及其下总是带着水色的发亮的黑眸。这么多年没见,庄明开对他来说,是一个美丽的陌生人,偏偏又总有那么一些记忆牵连着,心动不知所起。
    庄明开房中带卫生间,他准备去洗澡,发现洗手池上摆着一个荷叶造型的水杯,插在里面的牙刷是小青蛙把手的。一旁挂着的毛巾是鹅黄色的,崭新而柔软,他拿起来闻了闻,上面有柠檬味的洗衣液的味道。浴缸里侧从大到小摆着一排小鸭子,还有不同种类的浴液和洗发液。庄明开在卫生间环视了一番,又不由自主地走到他的房间,打开衣柜看看,拉开每个抽屉,端详摆在房中的每一件东西。这些都是他的了,属于他的家中的东西。
    二
    早在之前庄正就已经准备好食材,肉也提前炖上了,庄明开洗好澡出来饭菜已经准备好。
    庄正看了庄明开一眼,错开视线道:“睡衣果真小了,这两天先凑合一下,明天再去给你买衣服。”
    庄明开说:“没事,反正是睡衣,挺舒服的。”
    本应是宽松的短袖衬衫紧绷在身上,勾勒出胸脯和腰肢的形状,也能看出胸前鬮头部位的凸起。短裤也裹紧他的腿,只遮盖住一小截大腿,更多雪白修长的肢体从嫩黄的布料中延伸出来。他刚洗完澡,浑身带着水汽。
    庄正为他拉开椅子,待他坐下问他:“想喝点什么?有红酒,啤酒,果汁,可乐,或者你想喝水?”
    庄明开扭回过头来说:“试试红酒吧?”
    庄正拿来红酒,一人斟了一杯,问他:“没喝过酒吗?”
    “只跟朋友喝过啤酒。”
    “酒量如何?”
    “不知道,应该还不错吧。”庄明开抿了一口红酒,抬起眼来看庄正,又撞见了他的那种眼神。
    暗红的葡萄酒将庄明开的唇染成绛红,那红色又渲染开消散在他口中。他的眉目都是湿润的,发梢闪着水色,脸颊微微泛红。
    庄明开欲言又止,庄正夹了块肉到他碗里。
    久违的香味,庄正做菜似乎有某种独家配方,哪里都吃不到这种味道。
    庄明开吃了那块肉,傍晚开始蝉鸣,庄正看着他夹菜、咀嚼、吞咽。庄正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酒,庄明开问他:“爸,你不吃吗?”庄正这才又拿起筷子,与他一同进餐。
    庄明开胃口大开,越吃越快,低着头一口气吃了个半饱,才缓了下来。庄正笑着向他举杯,庄明开喝了一口,酒气芬芳。
    “今年夏天一点都不热。”酒气上来,庄明开也主动说起话来。
    “还没到热的时候呢。”庄正说。“再过一两个礼拜,才算真正入夏,到时候热得马路上只冒气,你又吹不了空调,又粘人,整晚整晚地睡不着。”
    庄明开都还记得呢,他妈说他,生个丫头都没你这么腻歪,自己拿了枕头去客房吹空调,庄明开就搂着爸爸睡。闹得累了,他总是在爸爸讲着讲着故事的时候睡着,清早醒来,两人身上贴着的地方湿乎乎的一大片。
    饭后庄正收拾碗筷,庄明开在一旁想帮忙又帮不上,最后递上毛巾给庄正擦了擦手。
    擦完手,庄正将毛巾交还给他,庄明开却隔着毛巾握住他的手不松开。
    庄正全身都僵住了,庄明开低着头看着手中毛巾,与毛巾中的手。与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只有他变了。他的手也可以包裹住他的手。
    庄正还是抽回了手。他说:“想做点什么?累了的话就早点休息,也可以看看电视,书房有电脑。不过我还是给你单独配一个吧,你想要台式还是笔记本?玩游戏吗?”
    “不怎么玩。”
    庄正笑了,问:“那你成天都干些什么啊?”
    “也不干些什么。”
    “我这个礼拜没事,可以带你四处逛逛,之后要去工作半个月,到时候你要自己找点消遣啊。”
    “去这么久?半个月都不回来吗?”
    “是啊,这回去山里拍个纪录片。”
    “哦。”庄明开将毛巾挂了回去,道:“那我回房了,你也早点休息吧,爸。”
    庄正自己洗了个冷水澡,仍是坐立难安,拿了本书倚到床上看,半天才看进去两页,恰是这时,门被叩响了。庄正道:“进。”
    庄明开推开门走了进来,庄正忙把书放到一边,拿遥控器关了空调。
    庄明开仍是一个哆嗦,小打了一个喷嚏。
    他先迟疑了一下,而后三两步走到庄正床前,踢掉拖鞋,躺到床上。
    庄正不知道手脚该往哪里放,扯了毛巾被给他盖上。
    庄明开挪了挪身体,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倚靠在父亲身边。
    庄正整个人僵着,勉强将手环住他的肩膀。“床睡着不习惯吗?用不用我给你换个双人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