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掉进了一本坑书里+番外 作者:晓月千重

字体:[ ]

 
文案
掉进了一本特坑巨坑的修真文里再也出不来了嘤嘤嘤 
话说明明标注着种马文的修真为啥变成了百合文?? 
她只是觉得主角和主角师父之间有点【基情】而已!! 
为什么自己和自己师父好像也变得有点不太对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
发誓再也不看没有大纲的网文了不然坑死自己了啊啊啊
某作者君:我发誓以后都有大纲真的……嘤嘤嘤所以让我走吧
唔,让我们愉快的一起掉进这本坑书里吧【微笑】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穿书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杭合欢,冷清珏 ┃ 配角:尚青陈,萧乾华 ┃ 其它:穿书,百合,耽美
 
 
 
  第1章 初来乍到【壹】
  
  杭合欢托着下巴,坐在山石上,看着白雾茫茫的山崖心绪一片混乱。
  “啊——我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不能怪她心生怨念,只是因为几天之前她还坐在电脑面前将键盘敲得啪啪作响,过着标准宅的安逸生活——但是就因为手贱地打了一篇书评甚至还没打完,她就被送到了这么个地方。
  没错,就是那本她没打完的那篇书评的书里。
  究竟她是为了什么要看那本大坑特坑坑出翔的网文啊啊啊??!!
  嗯,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至于那篇网文,杭合欢就更不想多说什么了,尽管作者君在文案上高高挂起的“没有大纲”四个字十分显眼,但是她仍然……手贱的点开并且看了下去。
  坚持着看到页面上显示的时间在三个月前的最新更新的最后一章之后,就……停更了!!没错,停!更!了!而且还有作者厚颜无耻的公告说更新时间无限推迟,也就基本上等于弃坑了。
  但是问题是,说好的升级流!修真种马!网文!!为什么在主角一个妹子都还没收之前就停更了啊喂!!将近一百来章三十万来字的内容都在写主角前期的生活,小爆点确实有,但妹子是真的一!个!没!有!!一直到断更之前主角拢共就杀了两个人,主角他师父尚青陈,主角他师叔的首席大弟子杭合欢,理由简直简单粗暴到无语。
  反正杭合欢自觉她是无语的——这种无语一直到掉进了这本书里更是被放大了无限倍。
  因为在她看完的所有内容里已知的会被主角亲手弄死的两个人,她现在,成了其中一个。
  从远处传来撞响的沉沉暮钟声乱了她的思绪,杭合欢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穿的白衣,收拾了表情,往精舍走去。
  这钟声在原文里曾被提到过几次,是离万寂山不远的六净山的特产。每日酉时响起,至戌时为止,其间匀时共鸣六响。代表着一日将息,六根皆净,安神定梦。此外还有的附加效果便是可以以声为界,断绝妖魔邪物夜间侵扰。接着第二日的卯时再匀时鸣钟三次,意味三清,将始一日之作。同时也算作是接续昨日的声界,不让其轻易消散。
  这钟音的结界覆盖的自然是整个万华山门,只是那严苛到死板的时刻安排也就只有六净山上的那群人才会照做。其他几座仙峰各有主人,作息不尽相同,故而每位长老门下的弟子们多是听着这钟声却仍是按着自家长老的习惯作息。
  整个万华山门的人皆知,除却以静为道的六净山的主人外,还有一位是绝不能在她跟前大声喧哗吵闹的,这位便是万寂山的主人,她现在的师父——冷清珏。
  光是听着这名字便知道其人该是如何孤高冷绝的了,杭合欢想起她当初看文的时候就在好奇的一个问题:明明在作者君笔下的冷清珏被描述的是冷傲到没有常人之情,那为什么会在杭合欢身陨后出现悲恸不已的这种形容词汇呢?难道冷清珏对杭合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嘿嘿嘿……
  杭合欢边瞎想着,边就进了精舍里面去,一时没控制住,还笑了出声。
  “你在做什么?”
  突然从内间传来的清冷到有冷玉质感一样的声音,即便是平板无波的不像询问的询问也还是吓了她一跳。
  杭合欢摇摇头,甩掉自己刚刚那个荒谬的想法。
  这位可是冷清珏啊冷清珏,连茯神山那位好战易怒的主人战听奇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冷清珏啊,自己竟然还敢在这里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杭合欢赶紧的收拾了脸皮子,努力模仿出冷清珏一贯的表情来,进了里面去。
  内间里,冷清珏正坐的端方地在看书。
  杭合欢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师父。”
  冷清珏只是随声应了一个“嗯”,并没有多加其他言语,手里的书又翻过一页。
  杭合欢站的标准,可是眼睛却偷偷地朝着冷清珏那边瞄过去。
  谁要是说冷清珏性子高冷,她绝对会第一个站出来同意;可谁要是说冷清珏容貌普通,那她肯定第一个站出来揍他!
  普世皆知,修仙之人都是先修的一副好皮囊。容颜不老是最低端也最基本的要求,接下去才是如何让容貌变的光彩照人。眼前端坐着翻看书页的冷清珏绝对是修仙人的标准,容貌不俗:一字稍扬的眉提起来,一双星眸暗藏玄冰,睫羽极长既浓且翘,鼻梁高挺,撑的整个脸庞立体的像异族之人,唇瓣极薄且唇色极浅。
  还有那即便是坐着也能一眼瞧出来极佳的身形,杭合欢之前便偷偷比量过,冷清珏至少得比自己高出来两个半头。虽说她现在才是十三岁的孩子,可好歹也堪堪将近了一米七了——好吧也就只有一米六五这样子,可是冷清珏逼近一米八的身高是闹哪样??而且完全没有不和谐的感觉,丝毫不像杭合欢掉进来之前遇到的那些长的虽然很高但怎么看都觉得不协调的女生。一样的白衣,在自己身上穿着最多就是有那么点灵气,可换做是冷清珏,那生生的就是绝尘的仙人。
  杭合欢越想越欢,甚至连打量冷清珏的眼神也越发放肆的不知收敛了起来。
  以冷清珏现在的修为而言,杭合欢这点小动作她连看都不用看。
  “困了?”
  在静了大半天之后,冷清珏突兀的两个字的问询让杭合欢着实是吃了一惊,连忙收回了小钩子似的眼神,“啊?嗯嗯……嗯不,没有,弟子没困。”
  冷清珏姿势都不曾换,又翻过了一页书,“困便休息。”
  杭合欢想了想自己在这除了傻站着也没什么可做的,便顺从地应了,“是,那弟子先退下了。”
  待杭合欢出去之后,冷清珏便放下了手里的书,只看着杭合欢方才站过的地方,眼中冷冰似在碰撞。
  片刻之后,屋内灯光仍在亮着,可屋内的人却已不见踪影。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开坑,顺带祝大家中秋快乐~~~
  PS.这个封真的太丑了…
  
  第2章 初来乍到【贰】
  
  杭合欢躺在床上,望着白纱的帐顶,心里盘算着,按照现在这个年龄来算,自己也就才刚刚入万华山门一年不到的时间。而且看冷清珏现在对待自己的态度,也绝没有达到能让她在自己身陨之后“悲恸不已”的程度。那也就是说,这感情还得靠自己以后慢慢来培养啊……
  可是冷清珏看起来很不好讨好啊,自己到底要做什么才能让冷清珏对自己达到那样的感情呢?
  还有啊,自己算起来都来了四五天了,可是竟然除了冷清珏谁都还没看到,也没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不至于万寂山上就她们师徒二人吧?原文里可没这么浪费资源啊……
  就在这样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之中,她很快便昏昏沉沉的坠入了梦乡之中。
  梦里起先是什么都没有的,可是渐渐的,杭合欢就仿佛听到了杂乱哭喊的声音。朝着声音的来源快速的走了几步,杭合欢便怔在了那处。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火海。
  隐隐约约的可见火海之中有人的哭喊着“救命”,可是除却这片火海之外,周围再无人烟,又有谁能去救他们呢?
  火烧的很旺很旺,仿佛要把这天地都一同烧个干净才肯罢休一般,就连杭合欢站在此处都能感觉到那火舌似夹着热浪袭面而来。
  她确定自己绝没有这样的记忆,可是如果不是自己的,那又会是谁的?
  真正的杭合欢的吗?
  刚这么想着,她便看见了在离那火场不远之处,正跌坐着一个小孩子,一动也不动,就只望着眼前的火海。
  被烧毁的房屋已经失了支撑的作用,不断的有重物坠落下来。以那孩子的距离很有可能被砸到,杭合欢心里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竟是快步地走了过去想将那孩子带离原地。
  就在她刚到那地,身后便有横木砸落,她心中一急,刚要去拉那孩子,却发现自己的手竟是穿过了那个孩子的身体。还没待她从愣怔中醒神,便有一个白色的身影飞身而过,迅速的将孩子抱离了原地。而仍站在那的杭合欢则正正被那横木贯体砸穿——她触不到任何东西。
  可就算是碰不了,那灼热的感觉却是真真实实的,杭合欢见有人救了那孩子便就向着那里走了过去。
  身穿白衣的人半蹲下身子,耐心询问那孩子道:“你爹娘呢?”
  那小孩子像是被“爹娘”二字给电了一般,身子抖了抖,迷茫道:“爹,娘?”
  白衣的人又问了一遍道:“你爹娘是否在其中?”
  “阿爹,阿娘……”那孩子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且越哭越是厉害,只要哭的背过气去。边哭着嘴里边还絮絮叨叨的叫着“爹娘”,看上去可怜极了。
  穿着白色衣服的那人拿着一方帕子给孩子擦着泪,半分的不耐也不曾表现出来,也不加以言语安慰,就只是帮那孩子擦着泪。
  其实杭合欢刚刚一凑近,听见穿白衣的那人说的两句话,心里便确定了这人就是冷清珏了。只是容貌看上去和今日大有不同,便是仔仔细细的去端详也只能瞧出几分隐约相似来。
  杭合欢蹲在一旁琢磨着,原文里压根没提到这师徒两人之间还有这段故事啊……
  难不成是这个世界自动给补上的?那也不用让杭合欢这么凄惨吧……但是这么一来好像也就能解释解释为什么后来杭合欢会那么热切地替她师父去死了啊……
  杭合欢就这样自己琢磨了一阵,那边的一大一小两人对话内容已经变了。
  “你可还有其他亲人尚在?”
  被擦干净脸的孩子容貌十分可爱,看得出是个女孩子,也不知听不听的懂冷清珏的问话,只是一个劲地摇头。
  冷清珏,“那你可愿随我走?”
  那小孩咬了咬嘴唇,先是回头看那还在烧着的房屋,又转回头紧紧的拉住冷清珏的衣角。
  冷清珏大约明白了她这是何意,又道:“放心,我会替你收殓亲人尸骨。”
  这边的对话尚未结束,杭合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推了一下,忽然便跌倒在地。等她再抬头,周围已是一片漆黑,不过从这陈设看来应该是卧房。
  杭合欢站起身,还没稳住身形,便看见有什么黑色的丝丝缕缕顺着门缝钻了进来,一股股的合在一起盘在床头,形似恶鬼。
  那东西先是“桀桀”的怪笑了一阵,然后便是语调甚怪的说话:“你迟早会被发现……桀桀——你为什么不跟我现在就一起离开……这里……这里你早晚待不下去……呵呵呵——跟我走吧,走吧……”
  杭合欢看得清楚,床上的人将被子裹得死死不透风,却是抖得厉害。
  很快这东西便消散了,但是第二个晚上,那东西又来了。
  “你父母怎么死的……桀桀——你一定知道,你父母是被那些‘好人’烧死的,你最清楚了,对不对?跟我走吧……你不应该留在这里……你不应该和你父母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