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师说 作者:流鸢长凝(上)

字体:[ ]

 
医者仁心,能医世间百病,却难医相思断肠。
宫墙高砌,深锁红颜白发,却难锁白首梦远。
五年前,她是夫子,她是学生,难跨人伦之道。
五年后,她是宠妃,她是女医,亦难越君臣之纲。
我愿与卿济世江湖,白首不离。
只是,这条路的尽头,究竟是苦尽甘来,还是一生无尽等待?
各位看官,请看今年长凝给大家的第二个故事——《师说》
PS:作者菌不是专业学医人员,顾问君也不能时时监管文里面出现的医治办法,为了剧情好看点,有些地方是不符合中医理论的,还请诸位看官莫要苛责,如有觉得夸张的地方,请一笑而过,长凝拜上。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阴差阳错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商青黛,杜若 ┃ 配角:陈水苏,白如裳,燕云华,商东儒,燕云深,齐濛,齐清,齐湘娘,兰先生,许若梅 ┃ 其它:一往情深,HE
文章类型: 原创-百合-古色古香-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 镜花水月之 此恨无关风与月
文章进度:已完成
全文字数:431497字
 
  ☆、第1章
 
  大燕朝,北都,灞陵。
  三月的春雨细细地飘落着,万家灯火在夜色下朦朦胧胧的,放眼望去,好像一卷晕开的水墨画,好看得有些不真实。
  细瘦的手指轻轻拂去发丝上沾染的雨珠,她穿着一袭淡青色的薄裳,站在客栈檐下已经许久。
  她记得,沿着这条街往东走,便是通往皇城的御街。御街道边,栽了两路翠柳,到了每年初春,烟柳迷蒙,甚是喜眼。
  世间有两种柳树。一种是这些宫外烟柳,悄悄而生,悄悄而死,来得自由,也走得自由。另一种,便是那宫内的宫墙柳,历经枯荣,即便是死,也只能化尘宫中,偶尔风起,也难带尘灰飞出那座牢笼。
  “咳咳。”
  凉风徐徐,吹得她觉得有些凉意,她不禁轻咳了两声,眉头微微一蹙,拢了拢身子,转身走入了客栈大堂。
  灯影照在她的脸上,这才发现这姑娘的脸色有些苍白,那一袭淡青色的薄裳穿在身上,竟显得有几分宽意。
  “阿若,这衣裳送你。”
  “夫子……”
  曾经的一幕又泛上心头,她的手指紧了紧衣袖,嘴角微微扬起了些许,终究只能靠这件浆洗的有些泛白的薄裳,找些当年的温暖了。
  五年前——
  风雪凛冽地打在门窗上,整座灞陵城笼罩在了雪色之中。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马车踏雪而来,一路往西郊行去。
  赶车的汉子双颊被冻得通红,就算裹了一身厚重的棉衣,还是止不住地哆嗦,不禁喃喃念道:“今年这冬天,不知要冻死多少人啊!”
  “阿满,停车。”
  马车中突然响起一句清冷的女声。
  阿满连忙勒停了马车,对着冻得麻木的双手呵了好几口热气,才忙着掀开了车帘,道:“小姐,这风雪实在是太大了,院主跟夫人都还在灵枢院等着你呢!今日出诊已经耽误了太多时辰了,再不回去,只怕院主与夫人都要着急死了。”
  “把马车赶到城南去。”仿佛没有听见阿满的话,马车中的白裘女子淡淡地说了一句。
  “可是……”
  白裘女子并不打算再应他什么,阿满也知道小姐的脾性,只好放下车帘,又仔细地将车帘的两个下角压了压,搓了搓手,勒马掉了个头,赶车往城南驰去。
  灞陵是大燕北都,总有些人想来京城碰碰运气,有的人一夜之间成为了街头乞丐,也有的人带着满满的失望离开了灞陵。
  那些穷苦百姓与那些落魄的游子几乎都住在城南,那一带算是灞陵最萧条的地方,这几日风雪肆虐,感染风寒的人只怕这一带更多。
  就算朝廷体恤百姓,也不会在大半夜的派医官来城南救治,所以,对于灵枢院院主独女商青黛来说,今日这城南是非来不可。
  要说灵枢院是什么地方?
  天下医者,莫不以灵枢院出身为荣。这是天下医者求学的最高殿堂。皇城太医,十之有八来自灵枢院,而民间有名医者,三分之一出自灵枢院。
  果不其然,城南唯一的小医馆“悬壶堂”前,已排起长长的队来,各种病家的咳嗽与低吟声混杂在风雪之中,有那么一霎让人觉得这里不像皇都,倒像是半个染了瘟疫的村子。
  “今日悬壶堂都不会歇业,诸位快些来檐下避避风雪,莫要加重了病情。”裹着一袭淡青色小袄子的十五岁小姑娘朝着堂外的人招了招手,本来就苍白的脸如今冻得更加没有血色。
  “谢谢杜姑娘。”几个病人感激地点点头,走到了檐下,不断地搓揉着双手,让自己暖和一些。
  小姑娘轻轻一叹,快步走到堂内,不多时,便与两名伙计抱着两摞碗走了出来,一一分发给众人。
  “快去帮娘把熬好的姜汤推过来。”小姑娘认真地说完,忽地抬手捂住了口鼻,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
  伙计看得担心,急声道:“小姐,你快些进去暖着吧,若是把旧疾又引发了,今夜老爷可就没心思医治这些病患了。”
  “咳咳,我没事。”小姑娘摆了摆手,待咳嗽缓了过来,她双手合十,接连呵了好几口热气,边搓手,边道,“你们快去拿姜汤来,咳咳。”
  “是。”两名伙计素来知道小小姐的性子,执拗起来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只好快些帮小姐把活都干好了,再劝她回屋歇息去。
  灞陵城中有医馆十余家,多半都在城东或者城北,西边有灵枢院在,也没有人敢去那边与灵枢院抢生意。
  城南多是贫民,开医馆也挣不到多少钱,甚至有时候还会搭进钱去。可是医者仁心,对于杜如风来说,在这里开医馆,他可以帮得人更多,他是由心得欢喜。杜如风与妻子莫氏同出一门,既然夫君有此仁心,莫氏又怎能不相陪到底?所以这些年来,莫氏也变卖了不少细软,甚至还将老家的田地也变卖了几块,就为了帮着夫君成就一世济世之志。
  这一世得妻如此,杜如风已经觉得是莫大的幸事了,可是老天总会给人一些不幸,那便是他们夫妻两人的那一双儿女。
  长子杜仲幼年时候燃放烟花,一时不慎被烟花伤了左眼,于是便成了如今的独眼郞,今年已经十八岁,却因为独眼的缘故,性子越发地孤僻,常将自己锁在房中,半天不发一言。
  幼女杜若从出生那日就体弱多病,经两夫妻十五年来的调养,终是有些起色。杜若性子严谨,又爱医道,两夫妻更是喜欢得紧,闲暇时光便将所学一一传授,指望着这个女儿他日可以继承他们的悬壶堂,继续济世天下。
  “杜大夫!救救我娘!求你救救我娘啊!”一名眉梢鬓间尽是雪花的农家汉子挤入了前堂,对着正在诊脉的青衫男子杜如风跪了下去,“杜大夫,求求你,快随我去救救我娘,她快不成了!”
  杜如风沉沉一叹,看了一眼今日来求医的病家,又无奈地一叹,实在是分身乏术啊。
  “我跟你去。”杜若背起了杜如风身边的药箱,双眉微微一蹙,脸色苍白得有些吓人,“爹,救人要紧,我不会有事的。”
  “再穿件披风去。”杜如风点点头,心疼地看了杜若一眼,“千万别着凉了。”
  “嗯。”杜若点点头,顺手从杜如风椅子上拿起了他的披风,裹在了身上,便跟着那名农家汉子快步走出了悬壶堂。
  飞雪凛冽的打在脸上,有些生疼,今夜的雪似是下得更大了。
  杜若一只手勾紧医箱的带子,另一只手紧紧揪着披风系在喉间的带子,小小的她走在风雪之中,就好像一只缩着身子行走的白叶猴,仿佛随时会被风雪卷到天上去似的。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一辆马车渐渐驶近,窗帘掀起了一个角来,几片雪花顺势飘了进去。
  农家汉子本就魁梧,走在风雪之中也略显费力,可他一回头,便瞧见杜若脚下一滑,竟摔倒在了地上,不由得更急了几分,亲手扶起了杜若,嘴巴却凉凉地嘟囔道,“杜姑娘,你走快些啊,娘就快不行了!”
  “咳咳,嗯,咳咳。”杜若忽地咳得厉害了起来,一张没有血色的脸突然因为咳嗽多了一丝红晕,她接连倒吸了好几口气,甫才将咳嗽缓了下来,“走,我们快走,咳咳。”
  马车刚刚驶过两人,车厢之中便响起了那个清冷的声音。
  “阿满,停车。”
  “吁——”
  阿满连忙勒停了马儿,惊觉身后的车帘被掀了起来,他连忙回头道:“小姐,你这是要干什么?”
  “救人。”
  简单的两个字说完,白裘女子便从车厢上走了下来。
  风雪之中,她黛色青丝上很快便落满了雪花,衬出了一张格外冷冽的脸——清澈平静的眸子看向了杜若,她的眉心微微一蹙,便径直朝着杜若走来。
  这是一个冷到骨子里的女子,却有一双暖得人令人心安的手。
  当她温柔地牵起杜若的手,杜若下意识地往后一缩,却被她搭在腕上探脉的温暖指尖给怔在了原地。
  她……竟会诊脉?!
  “风寒侵体,小丫头,你不要命了么?”清冷的声音中微微带了些许责备,又更像是惊叹,她的目光已来到了杜若肩头挂着的那个药箱上,“你也是大夫?”
  杜若点点头,看向了一边早已急得挠头抓耳的农家汉子,“这位大叔的娘亲正等着我去医治……咳咳……咳咳咳……”
  “你可知,现下最需要救的人是你?”
  “咳咳……可是……身为医者……必先……”
  “她不会有事。”
  “……”
  杜若愕然看着她,发现她脸上上多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心,没来由地猛地跳快了一拍,她骇然低下了头去,不敢多看她一眼。
  她蓦地解下了身上的白裘衣,将暖暖的裘衣罩在了杜若身上,不知是故意说给谁听的,她又说了一遍,“今夜,你与那位老人家,谁也不会有事。”
作者有话要说:  偷偷摸摸的挖个坑~~哈哈哈,这次是古代师生文~~哈哈哈~飘走~~长凝恢复正常~~大家慢慢看哦~~这文不抽风~慢热
 
  ☆、第2章
 
  寒风凛冽,飞雪冷冷的打在马车上,发出阵阵沙沙的声响。
  农家汉子坐在阿满身边,给阿满指着路,赶车往自家驰去。
  车厢之中,一片静谧。
  杜若蜷着身子缩在车厢角落之中,小手紧紧抱着药箱,让自己的动作稍微自然一些。
  “把裘衣裹好了。”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商青黛凑近了杜若,帮她把裘衣掖了掖,若水的眸子仔细打量了一眼杜若白纸似的脸蛋,“你爹爹也真忍心,这么冷的天还让你这样一个病秧子出来给人医病。”
  “爹爹……他不是……”杜若想开口解释什么,可话说了一半,又觉得似是没有必要,便又低头不说话了。
  “不是什么?”商青黛倒是想把话听完。
  杜若轻轻摇了摇头,咬了咬下唇,道:“谢谢你。”
  “谢我什么?”本以为自己的话已经很少了,却不想今日遇到这个小丫头,话竟然比她还说得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