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焚梦,祭君山河gl 作者:君婉尘

字体:[ ]

 
文案:
十里红妆,一世葬梦,碾碎梦魇无常,君乃命格无双。
上古时代最有名的黄昏之战是千万神族妖族的最终战,而这一场遮天蔽日的战争也引来了毁天灭地的浩劫,最终造成了最强时代的消失。
天下神兵利器之主,神族玄瑶预言末日,故将十数妖族之神封入玄冰助它们逃过了末日。玄瑶神族主管命运与世间最强阵法,其在炼制神兵上更是一绝。末日过后俩万年,妖神破冰而出,在八国战场上苏醒,拥有上古妖力的它们无疑是这个时代的至强者。
八百年后,上古遗族齐聚命运之日,开启封印毁灭整个八国后回到过去,利用神阵助上古时代逃过浩劫。
玄瑶遗神身负上古封印,而解开封印的方法便是所有妖神的死亡,也是唯一可让上古回归大地的方法。
仲夏国的宰相有一女,是他同一个妖族女子生下的半妖。在这个种族歧视非常严重的八国里,这个半妖过的很糟糕,但她也有一段邂逅,与仲夏五王爷的恋情。
倒霉的是她死在了他的手里,死去的她却又重生在了三年前,这一次她不会重蹈覆辙。
与此同时的她也重新接触到了本该察觉到的命运之争,玄瑶封印。
岂王墓一行在到王祭圣殿,这一个过程只也让她见识到了遗族们悲惨的命运。痛失所爱的,为求神器而弑父杀亲的比比皆是,甚至连她也要为天下人来除掉自己。
 
此文cp多,小虐移情~qwq
优柔寡断的冰山长公主×偶尔黑化的万年弱受
 
我此生不曾亏欠过苍生,又为何要为它们葬了我自己,谁又来同情我呢?
这全天下都是你的,仲夏百姓敬你为神,称你为皇,可这于我何干了?
既已殊途,负天下亦或负我,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莫留一人回眸空望水中花。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娴婳,落纤尘 ┃ 配角:白伏雅,曲倾世,白子商,落天爱,白靈儿,歌韵,虚渊,百里棠衣,苏茜儿,世安,胥月音,胥月赋,绝千恋,愮鄢,古明羽,上官玉初 ┃ 其它:重生,古墓,各路妖魔鬼怪
 
 
 
  ☆、虚假
 
  一年仲夏,枫树山上一次并不单纯偶遇,注定了她悲惨命运的开端。他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一步步将她引向绝望的深渊,以爱的名义剥夺属于她的一切。
  “来,我带你走。”男子清浅的勾着一抹笑容,向坐着地面上的她递出了右手。
  “五皇子...您...”因为跌过一跤,少女的脸颊上染了些许污泥,清澈的黑眸有些无措。
  “我叫白子商,你不要害怕,从今往后我会一直保护着你的。”男子的语气轻缓,仿佛在安慰着那颗极其脆弱的心。
  少女望着他的俊秀的脸颊,原本充满恐惧的心竟得到了轻微的安抚。惴惴不安的她慌张的站起身子,想要逃离这一刻怪异的相处。即便沾染了污泥,少女的容貌不减清秀,她穿着一件已经洗的发白的青衣,让人完全看不出这样一个平凡的她竟会是名门之后。
  “尘儿,让我呆在你身边好吗?”男子不忍,伸出手拉住她的衣角,“我是仲夏的五皇子啊,请相信我,我能保护你的。”
  少女楞在了原地,没有得到过任何关爱的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如此珍惜的感觉。心底的一处突然崩塌,她低下头任长发掩过她溢出泪水的眼眶,即便是梦境她也产生了不愿醒来的念头。
  “我会一直保护你。”
  “商王,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是否立刻发兵?”在一间秘密的房间里,卓蔺大将军双手抱拳,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俊美男子,“长公主已经身负重伤,皇上也命不久矣宫中兵力也不到一半!此时此刻就是一个攻下皇城的大好时机!”
  男子轻轻转动他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一抹温润的笑容在他的嘴角绽放,“本王等的就是这个时候,皇姐一倒普天之下便在没有人能阻止鬼君,吾等的胜利就在眼前。一个时辰后,全力攻入皇宫一定要将皇姐和……所有的皇家人一个不留。”
  “末将领命。”卓蔺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光,男子点了点头,目送卓蔺离开这间密室。
  男子的目光一瞬不瞬,“出来吧,还躲什么躲。”话音刚落,一个黑色的人影从房梁上无声的跳下,她冷着目光狠狠的看着男子。男子看了一眼黑衣女子,“原来是七皇妹啊,这大半夜的皇妹不好好待在自己府中休息,反跑到我的商王府里偷偷摸摸的做贼?”
  “皇姐遇险是你一手策划出来的?”女子往前踏出一步,那森冷的杀气压向微笑中的男子。男子从座位中站起身,华贵的青衣包裹着他挺拔的身躯,“皇妹这是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呢?难道在皇妹眼中皇兄我就这般不堪?”
  女子冷笑,“刚才的事我都看见了,皇兄就别玩这一套了,你不腻吗?”男子底声的笑着,缓慢的走向那女子,“皇妹,知道太多可不好。你就不能一直的糊涂吗?非要探究这些危险的事物。”
  闻言女子沉默了,她的左手缓缓抬起,右手去拔出那把跟随了她二十多年的淑女剑,直到锋利的剑尖完全出鞘男子这才停下前进的脚步。女子的剑尖指向她的兄长,“我白伏雅笨了一辈子,四皇兄死了我以为是刺客害的,六皇弟死了我以为是意外,大皇兄和二皇姐战死了我以为是魔国害的,母妃死了我以为是落贵妃害的,父皇中毒我以为是皇姐害的,皇姐重伤濒死我以为是商王妃害的。可到头来没想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最尊敬的五皇兄白子商的一手策划出来的局!!白子商你还是不是人啊!”
  说完这段话后白伏雅大大的挑花眼中已经溢满了苦涩的眼泪,持剑的右手不住的发抖。白子商静静地听完白伏雅的控诉,一抹邪魅的笑意爬上他俊美的脸庞,“皇妹已经知道了这么多啊,看来皇兄是太低估你来。”
  “回答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可是你的亲人啊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要这样赶尽杀绝呢!”白伏雅的愤怒愈发无法掩盖,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要让眼泪掉下来。白子商的眸子一片阴冷,他伸出左手抓住剑身,“皇妹不知道为什么吗?白伏雅,你还是太笨了。”
  白子商突然发力抽出一把长刀斩在白伏雅的淑女剑上,白伏雅只来得及后退半步堪堪避开那锋利的刀尖,“告诉你让你死的明白点好了,本王弑父杀亲,求的便是那个至高无上的皇位,在一统八国成为这世上唯一的帝王。”
  “可你不这样做父皇也会把皇位给你的!”白伏雅愤怒的劈开白子商的刀,她无法原谅白子商,只是为了一个位置便要如此狠毒。“白伏雅,你到底是心太浅,只要她还活着的一天父皇便不会把皇位给我,不,应该说父皇是不会把皇位给我的!”白子商仿佛想起了不堪的过去,双眉紧紧的皱起。
  “不是这样的!父皇他,父皇他,”白伏雅一时哑言,而这一停顿彻底让白子商愤怒了起来,他不留余力的出招将白伏雅逼的节节败退。“白娴婳必须死!你们也是,本王要将你们全部抹杀,哈哈哈!父皇看到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绝望?痛苦?愤怒?只是令人期待啊!”
  “你疯了!”白伏雅架住那铺天盖地的攻击,心也不由寒了大片。
  …………
  寂静的仲夏皇城突然变得骚动起来,许多出来查看的百姓被来历不明的黑衣大军乱刀砍死,他们最后攻向了皇宫,皇宫的大门被里面的人打开迎接这些商王军。里应外合,偌大皇宫转眼之间便陷入了一片火光中。守在宫中的军队拼死挡住那些来势汹汹的侵入者,最终也被人海战术冲破了紧密的防守。 
  凤仪殿。
  一个身披着粉色衣袍的长发女子静立在屋顶上,远远的看着那一片渐渐扩大的火光。月光下的女子有些清冷,低眸掩过那一瞬的钝痛,他的愿望即将达成,可为何她的心情却是这般沉重。女子的眉目如画,唇若丹红,肤白似雪,绝世的容貌足以让人心醉。
  她替他背负了所有骂名,屠尽所有挡在他面前的人。虽深知自己已经罪孽深重,却也失去了退路,她为了他只能继续走在这腥风血雨的道路上。
  落纤尘纵身一跃利落的翻进了房间里,漆黑一片的环境里她站起身缓慢的朝那张屏风后的大床走去。这里本来是皇后的寝宫,不过现在安置的却不是那个已经死了半个月的皇后。落纤尘越过屏风,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正是她此行的目标,尽管在心里一直告诫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商王,落纤尘的手还是不由的发抖。
  床上的人双眸紧闭,浓密的长睫如同一只美丽的蝴蝶舒展着自己的翅膀。苍白的脸颊上毫无血色,绝美的五官即使在熟睡的状态下也依旧冰冷,无拘无束的墨色长发倾散在她的肩膀。落纤尘就这样看着她,良久,摸出一把闪着冷光的匕首落纤尘走近她的床榻。 
  “对不起……”落纤尘高举着匕首,深呼吸几口后终于狠狠刺向女子的心口。
  猛然间一股大力紧紧的抓住了落纤尘的手腕,落纤尘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女子坐起身,一双冰冷的墨色眸子看向自己。抓住落纤尘手腕的手隐隐的轻颤着,女子苍白的脸颊上流出几滴冷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痛的。落纤尘微微错愕,也在这一瞬的犹豫里对方躲过匕首改向她的心脏捅了过来!
  落纤尘的身体下意识的就是一躲,而那匕首也很快的又向她刺去,因为手腕被对方抓住落纤尘无法闪躲第二击。落纤尘猛的跳起落在女子的背后翻上了床榻,她反抓那人冰冷的手,一缕黑色的火焰刹那间便烧上了女子的手逼的她松开了落纤尘的手。
  女子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里,根本无法做过多的反抗,一枝金色的发簪从背后穿过了女子的小腹,鲜血不紧不慢的流了出来。落纤尘拔出发簪翻身落回地面,她以为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女子突然扑了上来落纤尘赶紧闪躲避到大门口,“你到底到底是人还是鬼?居然怎样都死不了!” 
  最后落纤尘是被对方一掌打到了大门外的,落纤尘狠狠的摔在冰冷的地面上,腹部火辣辣的刺痛,妖力忽然乱了起来,她大惊之余抬头去看那个从房里走出来的墨发女子。那个女子冷漠的看着躺在地上她,“商王妃,本宫是什么你还不清楚吗?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让你得逞。”
  “白娴婳……”落纤尘忍在剧痛从地上爬起,一双好看的眉头紧皱,她知道对方不好对方可没想到居然难缠到这种地步,身负五处剑伤处处致命现在又被她用含有剧毒的发簪刺穿身体居然还有这种力气!可白娴婳不死她的商哥哥就无法得到皇位,而她所做的一切也都将毫无意义。
  白娴婳赤着白皙的双足,缓步走向落纤尘,一身白衣染上了触目惊心的血红。墨色的长发被微风撩起,一把白色的长剑不知何时被她握在手中。
  明晃晃的圆月高高的悬挂在两人的头顶,落纤尘后退两步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妖力在不断的流逝,“这是怎么回事……”疑惑中她看向白娴婳,难道是她的那一掌?
  白娴婳突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就来到了落纤尘的背后,扬起白剑砍向她。落纤尘一个回旋躲开利剑,黑色妖火燃起袭向白娴婳。尽管两人是第三次交手,落纤尘还是被白娴婳那鬼神莫测的高深功法和浑厚的内力给惊到了。白娴婳可是在八国战场上成名的玉面阎罗,有着惊为天人的美貌更有着震惊了八国的武功,八国谁都知道她以一己之力击杀上古凶神饕餮,此等强悍的人类世间少有。但她即便拼上性命也要杀了白娴婳,只因他在她的心中已占据了所有位置,是她在这个残忍的世上唯一爱着的人啊。
  黑炎的燃烧更为炽热了起来,急剧加高的温度将空气中的水分蒸发的一干二净。落纤尘猛的推开那把剑全力的攻向处于虚弱状态下的白娴婳,即使在怎么强,她也只不过是一时的回光返照!为了击败白娴婳,落纤尘已用生命来燃烧黑炎,眨眼间将整个凤仪殿点燃,漆黑的火海里可以看到两个同样绝世的女子为了各自的所爱而战在一起。
  完成了任务的商王军都集中在了凤仪殿外,看着那一片大火惊的久久不能回神。“黑魔妖火,是商王妃吗……”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子从人群中走出,摇着扇子观看着不远处的大火。“军师,前面危险。”一个领队担心男子在靠前,伸出手去拉住了军师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