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左边右面GL 作者:易痕

字体:[ ]

 
文案:
选左前往你内心深处那不为人知的肮脏秘密。
选右,前往一段未知的命运旅途,改变与否,只能靠你自己。 
 
很喜欢一句歌词:潜伏黑暗的生物未必就肮脏,那些世俗的灵魂不一定高尚。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景默,叶洛溪 ┃ 配角:林木以及上一部的众人 ┃ 其它:推理小说
 
 
 
  ☆、深冬
 
  冬季。
  A市作为典型的北方城市,现在早已经是一派白雪恺恺的景象。偶尔天气心血来潮就会降下一场不小的雪。偶尔也会有天真的小孩子在脚上玩着雪,为这个冰冷的冬天增加了不少的温馨感。
  大学内,一如既往的热闹,学生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深冬的冷列天气。
  出了有温暖空调环抱的学生食堂,一股股冷气直往三人脸上扑去,吹的三人的脸红扑扑的,刚才吃完饭那点热量此刻已经被消耗殆尽了。三人不由自主的吸吸鼻子,紧紧身上的风衣,挽着对方靠在一起取暖。
  “嘶……真冷……”许阡一边往双手哈气一边向同伴抱怨。
  “是啊,感觉今年特别冷。”她旁边的中长发妹子张忆临附和道。其实下雪时是不太冷的,下完之后就很难说了。
  跟在后面已经被冷的牙齿打架的短发妹子楚研说:“那还不快回宿舍……宿舍暖啊!”
  三人穿过占了大面积的CAO场回到了宿舍楼。此时学生也陆陆续续的回到了宿舍,冷清的宿舍楼瞬间热闹了起来。
  许阡伸手拿下了放在门梁上的钥匙,虽然这个习惯不太好,但好在宿舍管理的比较安全,所以她们也没怎么在意。拧开房门,湿冷的空气立刻包围了她们。许阡跺跺脚,怎么感觉更冷了?
  “这是我们的宿舍吗?怎么更冷了?”张忆临疑惑的探头进去东张西望起来,没错啊!的确是自个的宿舍。典型的大学宿舍,四人同住。两张床对半开,住四个人绰绰有余。
  楚研一把推开她,快速的窜到自己的床边,踢掉了鞋子,立马爬上了上铺。她的床在上铺,而许阡和张忆临她们则在下铺。楚研抱着自家暖乎乎的被子笑道:“这样不就不冷了。”
  许阡看着好笑,不附和她的话,自顾自的走到窗前,几片雪花顺风飘了起来。她伸手接了一片,手心残留的温度把它融化了,一如生命般脆弱的不堪一击!许阡把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的,不透一丝风。
  “吃了睡,睡了吃。猪一个。”张忆临朝楚研做了个鬼脸后,转身走进了宿舍自带的卫生间去了。解决完了人的三急,不经意的抬头一看,她诧异了一下:咦?那扇平时用来透气小窗怎么就关上了?由于小窗装的比较高,侥是她手长也才只是够的着而已,根本使不上力。所以,实在是奇事。
  不过,算了。关就关吧,反正也没什么用。正好现在是冬天了,关了正好,不然洗澡时总是会有突如其来的冷风吹过……
  等张忆临出门后,才发现许阡那家伙已经坐在床上和楚研聊起天来了。她也跟着踢掉鞋子,钻进了被窝里,长长吐出一口气,今年真冷……
  楚研说:“真羡慕你们,下个学期能去国外交流学习。”
  许阡笑着回答:“的确,能去国外学习一下是个好机会。不过,楚研你也不要气馁啊,你也挺好的。”
  楚研也笑了,眼中略有得意的神情。“那天比赛时你俩真风光,真给我们宿舍添脸!”
  “还好。”许阡谦虚道。“比赛有输有赢,我们只是在实力上比别人多点运气而已。”
  楚研翻了个身,小声滴咕着:“就怕有些人不服气罢了。”
  她没想到这话被睡在她下铺的张忆临听到了,“呵,好笑,我们堂堂正正的赢得比赛,赢得这次机会。她有什么不服气的?”张忆临在她们三人中属于口直心快的那种,这种人在学生时代倒是没什么不好,只怕出了社会,不小心就会得罪人。
  “……”楚研动动略干燥的嘴唇,什么都没有说,这种像是挑拨离间的事,她才不想做。
  “好啦,不说了,睡觉吧。”许阡对她们笑着说。要说有这三人时谁受欢迎,那就要属许阡了。人长的好看,脾气又好。但有人喜欢就会有人不喜欢,不管是谁……
  “哦。”张忆临不甘心的又嘟囔了几句,末了又加上了一句:“今年真冷……”
  听着她不下五次的抱怨,两人相视一笑,过了深冬就不冷了吗?
  楚研手一拉,天蓝色的被子稳稳的盖到她头上,过了会,她又拉了下来,身子往外挪了挪,发出轻微的晃动,她看着又开始下雪的校园,从紧闭窗户外看到灰蒙蒙的一片天,心里一阵不安,真是让人郁郁的颜色。楚研叹了口气,问道:“怎么她还没回来?要不要开门等啊?”
  张忆临不耐烦的蹭了蹭还冰冷的脚,“不管她了,谁知道她去哪了。开门干嘛,冷死人了。”况且门梁上还有钥匙。
  “哦,好吧。”楚研应道,心里那阵隐隐的不安一直折磨着她,再一次看了下紧闭的门,心道:睡吧,睡吧,能有什么事……
  宿舍里安静下来,只能听见低低的呼吸声,寂静的可怕。
  宿外雪还在一直下,似乎没有停止的痕迹。
  一觉好眠,楚研动了下身子,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不想动弹。手往枕头下摸去,摸出了自己的白色手机,楚研一看,吓的立马就弹起来了。糟了,已经快三点了,她记得下午有一节课的,关键还是导师的课,缺席就不好了。
  楚研冲下了床,有些粗鲁的拉开了门,打开了窗,让闷闷的空气流通一点。一系列动作发出不小的动静。若是平常,一向浅睡的许阡早就醒了。可时间紧迫,楚研来不及多想,只当她们睡的沉。对着还在睡觉的两人喊道:“你们两个快起床啦,快迟到了。”说完,不等她们回应,就又冲进了卫生间,等到楚研收拾好自己、和因为静电而变得乱糟糟的头发出来后,那两人还是一动不动,隆起的被子下平静无波。
  头脑中一个坏念头一闪而过,楚研勉强一笑,怎么可能?
  “许阡?快起床了?听见没?”楚研挂着僵硬的笑,手轻轻推着许阡,手不经意的触摸到她的脸——冰冷的不遗一点温度。
  楚研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她慌张的望向张忆临,跌跌撞撞的同样拍拍她的脸,若是平时,脾气比较火爆的她,早就骂骂咧咧的捏她的脸。
  楚研跌在了地上,头脑一片空白。她紧紧咬着唇,几乎快要破皮,眼里噙着泪水,可她还是保留了些许不甘心。颤抖的手指缓缓靠近平静躺在床上的张忆临,没有一丝的温度喷撒在她微冷的手指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再也撑不住了,如冰块般冰冷的地板滴下了一连串的温热泪珠来,她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
  怎么会这样?明明几个小时前她们还有说有笑的谈天说地,明明几个小时前她们还是有血有肉活泼乱跳的。可现在却……天人永隔……
  怎么会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是无神主义文,咦……好像,剧透了…
 
  ☆、破冰
 
  “……”突兀的铃声在昏黑的房间同样显得吵闹。
  “……”
  放在白色床头柜上的手机孜孜不倦的响着,似乎打电话的人十分有耐心,只要对方不接就会一直响下去,直到……吵醒她为止!
  “……唔”终于,躺在柔软床上的美人不耐烦的哼了几声,一只茭白的手臂从被窝里探出,摸索的伸到还在颤动的手机,眯着眼,微微起身看都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
  “不管你是谁!你最好有要紧的事,不然,嗯哼……”虽说刚睡醒嗓音还恢复不到平时的声音,但还是把身在警局的林木小警察吓得手抖了两抖,冷汗直冒。她,她不会是打扰了洛溪姐的好事了吧?原本想要说的话被哽在了喉咙里,带出一阵苦涩的味道,只好发出无辜的单音。
  “呃……”
  洛溪拿开手机,使劲的眯着眼睛,终于看清了来电显示。认识林木这么久,她还是知道她是个公事公办的人,现在能在这么特殊的情况下来打扰她们,原因只有一个!
  “木三,你又犯迷糊了吧!我知道你那里是大白天,可我这不是啊,现在是凌晨三点!凌晨三点!”不能怪一向喜欢冷暴力的洛溪能如此失控的大吼了,任谁在凌晨三点睡得正爽的时候打扰,都会不爽的!
  林木呆了,愣了,傻了。她烦躁的用手抓抓本就杂乱的头发,这么重要的事她竟然忘了,她竟然忘了倒时差!
  早在那个传说是洛溪姐女朋友的特种兵回来不久,她敬爱的局长大人就毫不犹豫的丢下她们出国旅游去了。
  “呃,对不起。我只是太着急,下次不会了。”林木希望她诚恳道歉能降低一点洛溪姐的怒气,这样,她以后的日子也能好过点……
  “哦。”洛溪身子一滑,又落回到景默的怀抱中,把手机压在耳朵下,漫不经心的继续说道:“找我什么事?”
  “嗯,是这样的……”见她敬爱的局长大人没有怪罪她的意思,林木松了一口气,连忙向她解释清楚原因:“前不久在大学里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案子,两个大学生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宿舍里。我们一点头绪也没有,洛溪姐,只有你们能帮我们了。”
  洛溪听完皱了下眉,幽幽道出一句经典的台词:“我养你们这么久都是吃白饭的么?”
  林木:“……”
  “算了,我们会回去的。”叹了口气:“别在打电话来了,不然,扣你奖金……”
  半威胁半玩笑的话让林木又怔了怔,连连保证下次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不会了,才如获新生般的挂了长途电话。话说,好心疼电话费的……
  望着窗外一片灰蒙蒙的天,她敛住脸上的表情,重新投回工作中。
  也不知道今年的雪会下到何时……
  把手机随意一放,洛溪窝回景默的怀里,蹭了蹭她光.滑温暖的身体,找了个更合适的位置,打算重新睡回去,却不料原本早该醒的人现在才醒。
  染着笑意的眼睛直接盯着她看,薄唇轻启,声音却被平时更低沉更温和:“谁的电话?”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洛溪给了她一个优美的白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醒了。”
  这下不止眼睛了,也嘴角都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笑意,“哦,被你发现了。”景默用云淡风轻的声音说,一点也没有撒谎被发现后的正常表情。
  “真是……”洛溪无奈的看着她,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触感好的让人放不下。洛溪在心里暗暗想道:果然让景默留长发是十分明智的决定。又亲了亲她的唇,“我很困,睡觉吧。”
  “嗯,晚安。”景默紧了下手臂,让她更贴近自己,同样光·祼的皮肤互相熨帖着,舒服的让人沉溺在其中不可自拔。
  虽然昨晚经历过电话事件,但洛溪还是一样早起了。她唤起景默,一起洗脸吃早餐,最后才刷牙。
  早餐不用她们自己做,而是由她们所住的酒店送来的。
  咬着三明治,洛溪含糊不清的开口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做为一个负责任的领导,洛溪自然不会为了私事而耽误了公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