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妖神求放过gl+番外 作者:江南魂姑娘

字体:[ ]

 
 
 
文案
放飞自我写着玩的不要当真!!!
 
妖神花千骨在魂飞魄散之际被女娲石和昆仑镜救回,一睁眼发现自己身穿到了剧情开始之前
于是——妖神找到了当初的自己,开始了调♂教之路。
但是...为什么妖神黑化就算了,连当年小白花一样的自己也黑化了?!
当小白花千骨视妖神为己物并且严防死守“情敌”白子画...
这个故事还能按照剧情走一回吗?摔!
妖神(崩溃中):这个心机girl绝壁不是我自己!
 
作者排雷:
1.百合,黑化宠溺妖神花千骨攻X黑化心机小白花千骨受,1v1,he
2.花千骨同人,背景参考小说原著,谢绝代入花千骨电视剧!
3.黑白子画、黑东方彧卿、黑糖宝,不喜误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甜文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妖神,花千骨 ┃ 配角:霓+舞,三尊,笙萧默,杀阡陌,东方彧卿 ┃ 其它:自攻自受,百合,身穿,1v1,he
==================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放飞自我之作,如果你发现哪里和某文有雷同,那一定是我看多了文不小心写上去的(记性不好总把自己的脑洞和别人的剧情搞混),欢迎提出来,我立刻改~咳咳,前12章是半年前码的存稿,我都快不记得写了啥了_(:з」∠)_
本文纯粹写着玩,不以盈利为目的,也不参与任何盈利,不上榜不入v不宣传(除了非常久远之前蹭的夹子,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咳咳),如果原作者觉得我侵犯了她的权益,我立刻锁文绝无二话。
  妖神花千骨是被水滴打在脸上的清凉感唤醒的。
  她皱了皱眉,缓缓睁开了那双深紫色的眼睛,这里是...哪里?
  撑着身子坐起来,发现自己在一处密林里,身边就是一汪清澈的潭水。刚刚滴落的数滴水,是矮树丛的树叶上积攒的露水。
  妖神迟钝地伸手沾了一滴,伸出舌头舔了舔。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有些微的甘甜。
  自从成为了妖神,她的五感就变得敏锐了许多。但同时,反应也迟缓了许多。是心累了,再也活泼不起来了。
  妖神扶着树干站起身,身上依旧是那套深紫色的长裙,长长的墨发被一根花枝随意绾起。花千骨对着潭水里的倒影发了会儿呆,在妖神之力下变得邪气的长相,无论看多少次,她都无法适应,索性不看了。
  她挥手一道法力打破了潭水的平静,水中美丽的倒影也扭曲成不知是何的涟漪。
  后知后觉地看向漂浮在空中的女娲石和昆仑镜,这是刚才她挥手时从袖子里掉出来的。
  看到女娲石,妖神这才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还没有死。
  可惜...为什么没死呢?
  明明被轩辕剑洞穿心脉应当魂飞魄散才是,可是她不仅没死,还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连身上本来已经灌输回神器中的妖神之力也回来了。
  女娲石...昆仑镜...为何偏偏是这两个?
  妖神迟缓地伸手握紧这两样东西,感受着神器传来的亲近的意念,死寂的心微微放轻松了一些。
  不知不觉地露出一抹微笑,就像枯木逢春一样,瞬间春暖花开。
  她明白了。
  妖神激动地将两个神器紧贴在胸口,微微躬身,死命喘着气,压抑着胸腔里酸涩的委屈和感动,不能掉眼泪,不能...
  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
  女娲石是补天神物,生死人肉白骨,甚至居然帮她凝魂,治好了她无法流泪的毛病;昆仑镜是时空神物,回过去测未来,竟然将她送回了一切开始之初。现在的六界,还没有被妖神侵蚀,还没有死伤惨重,虽然危机四伏,确是真的、平安祥和的曾经,是她每每午夜梦回都不敢奢望的曾经。
  妖神收拾好心情,小心翼翼地将神器放回了墟鼎里。这两个神器是十六神器中,被她炼化得最彻底的神器,所以对她最亲近,在她危难之际,居然主动跳出来帮她。
  神器有灵,只是从未被人所知。
  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当年的自己。
  妖神急匆匆地飞离了这片山谷,她绝对不能让自己再次踏上那条不归路。
  ...
  在一处小村庄的远处,有一个单独的小屋,里头住着父女两个人。父亲是个秀才,女儿是个勤劳能干的小丫头,虽然生得瘦瘦小小的,但却有一双异常明亮的黑眼睛。
  这就是花千骨父女。
  妖神躲在一旁贪婪地凝视着当年的自己和早逝的父亲。
  花秀才一向是个尽责的父亲,虽然有时候未免有些严厉,却都是为了花千骨好。他的身体因为花千骨招鬼的体质而弄得破败不堪,不知道何时就会死去,可是如果花千骨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他又怎么能放心去死!
  花千骨父女不住在村子里是怕给村里人带来麻烦,花千骨招鬼的体质让村里人即使同情他们也不敢让他们靠近自己。
  今日花秀才精神似乎好了许多,他拿出竹条给小花千骨做风筝。每到这个时候,都是花千骨最快乐的时候。父亲很少给她做风筝,每次做出来的,她都会小心珍藏着。
  妖神近乎痴迷地看着温馨的父女俩,就这样,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没有东方彧卿,没有妖神,没有...白子画。
  一见子画误终生,她不过是少年时代的痴狂,最后竟一发不可收拾,到头来自食恶果。爱情真是个害人不浅的玩意儿。
  看着花秀才额间的黑气,妖神忍不住掐指开始算,其实不用算也知道,花秀才活不过明晚。
  她现在是妖神,可以给人续命,只要她动动手,花秀才就能活下去...妖神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忽然收紧,死死握成拳。
  这不是她的手,是妖神的手,她只想当那个无忧无虑的小骨。
  要不要篡改命数呢?
  ...
  妖神站在花秀才的床边,神色复杂,床上是病入膏肓的高瘦男人,还在强撑着叮嘱小花千骨要坚强,不许哭。记忆回笼,她隐约记得,当年也是这样,爹要死了,但是爹依旧未露出丝毫畏惧,只有对自己的满腔担忧。
  要改命吗?
  妖神犹豫了,床上这个有些陌生了的男人是她的父亲,是她最重要的亲人。但是,这个亲人离开的太早了,早到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妖神已经快要记不得对这个男人的感情了。
  花秀才不死,花千骨就会一直这么单纯下去,妖神心里产生了一点诡异的嫉妒。那个时候的自己可没有人帮忙,可是现在的花千骨却有...
  私心里,她想让花千骨也经历一下自己的痛苦,又不想让她步自己的后尘。明明天下人都不会疼自己了,为什么自己还不放过自己?
  这一个犹豫就让她晃神了许久,等她回过神,花千骨已经披起黑狗皮做的披风,提着灯笼出门了。
  在身体反应过来之前,妖神迅速跟了上去。
  瘦小的女孩子似乎是被寒冷的夜风冻到了,连忙裹紧了披风。妖神再一次身体快过思维,给花千骨下了个隔绝寒冷的法术,小丫头的脸色立刻就红润了些许,看着讨喜了不少。
  “好奇怪,居然不冷了。”花千骨嘀咕了一声,加快了速度。她必须快点找到村里的老大夫,晚了的话爹爹就有危险了。
  妖神无意识地露出一抹微笑,心里也松快了些许。
  花千骨身上的披风和手上的佛珠串有一定的辟邪作用,她一边走一边喃喃地念着“阿弥陀佛”,可惜还是碰到了鬼。
  前面那座小木桥上,一个撑着纸伞的美丽倩影凝视着越走越慢的花千骨,看得花千骨浑身发毛。
  知道自己又碰上了不干净的东西,花千骨紧了紧手里的佛珠,想要从女鬼身边窜过去,她目力很好,非常清楚地看到女鬼白裙上的红梅根本不是什么梅花,而是血迹。
  女鬼显然不想放过花千骨,她伸出惨白的手想要抓住花千骨。花千骨一惊,拔腿就跑,只要过了桥就安全了!
 
☆、第 2 章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有存稿的话日更2000,没有的话更新随缘_(:з」∠)_
顺便提一句,本文前几张走走剧情,后面开始放飞自我,20章后可能开始崩坏,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你们...要坚强...
ps:如果是大众梗就不要特意提出来让我改了吧[笑哭]求放过,改文真心好痛苦的呢
  妖神看着这个曾经把自己逼得狼狈不堪的女鬼,狠狠地一道法术打过去。法术缠绕上女鬼的瞬间就亮起了幽幽的绿火,女鬼凄厉地嚎叫起来,没过多久就被烧得灰都不剩。
  花千骨听到身后的惨叫不敢回头,身后的绿色火光替她将前路照得通明,花千骨跌跌撞撞地往前跑,直到离远了才敢微微放缓脚步。绿火...是鬼火吧?
  不清楚的真相的花千骨并不知道女鬼已经被消灭了,她飞快地找到老大夫家的位置,急促地敲响了门:“张大夫!张大夫!”
  “谁啊...”一个老人慢吞吞地应道。
  “张大夫!是我的啊!我是小骨!您快去看看我爹吧!”
  张大夫一听连忙加快了动作,跨上药箱就出来了:“快带路,你过来的时候有没有遇到危险?你爹怎么了?”
  花千骨连忙摇头:“我没事,我爹...”哽咽地声音听得妖神心中一颤,忽然觉得悲戚,现在的小骨,根本就不知道,后面等待她的是什么样的命运。
  妖神突然明悟了,一切都是注定的,都是命运安排好的,在实力不够的时候,一切妄图逆命的行为都不会有任何作用。
  但是大道五十,总留有一丝变数,自己就是花千骨的变数。
  花千骨和张大夫匆匆赶到了花千骨的家,一路上有妖神保驾护航,并没有鬼怪敢来打扰。
  花秀才是真的熬不下去了,花千骨端茶倒数一刻不敢闲着,心里奢望着父亲能挺过来,只可惜,终归只是奢望。
  弥留之际,花秀才似乎看到了什么,蓦地睁大了眼睛,然后死死抓住花千骨的手:“小骨...你...要保护好自己...只有自己才会爱自己...”
  花千骨忍着泪点头答应了,虽然她很奇怪,为什么爹爹会这么嘱咐,为什么只有自己才会爱自己?
  张大夫叹了口气:“你放心,我会帮你照顾好小骨的,我膝下无子无女,定会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
  “不用麻烦您了...”花秀才摇摇头,眼睛死死盯着某一处,眼眸中的痛惜深深刺痛了妖神的眼,她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花秀才似乎看见她了。
  “小骨,你要爱护好自己...”花秀才再次强调。
  花千骨连连点头,妖神垂眸不语,花秀才不是和花千骨说的,是和她说的!
  “好。”半晌,妖神突然回道。
  花秀才眼中绽放出明亮地光彩,他这才把注意力放回了花千骨身上:“小骨...等我死后...你就去茅山拜师学艺吧...至少能够自保...”
  “是...爹爹...”
  张大夫连连叹息,花秀才从不肯给别人添麻烦,小骨也是,恐怕是留不住小骨了。
  黎明之际,花秀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花千骨当场怔愣住,却只能死死压抑自己的悲伤,因为她根本无法流出正常的眼泪!张大夫拍了拍她的肩膀,拉着她开始给花秀才料理后事。
  妖神站在屋内,却没有把注意力分给忙碌的两人,在她身前,一个透明的魂体静静地凝望着她。
  “爹爹。”妖神缓缓地垂下了眼睛。
  花秀才的灵魂还未去冥界是因为借助了妖神之力,他伸手摸了摸妖神的脑袋:“小骨长大了,是这样的吗?”
  妖神反应迟缓而漠然,她的心早已被伤透了,什么感情都淡去了,对什么都不甚在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