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爱若沐兮遥相望(GL) 作者:七驸马

字体:[ ]

 
文案:
“如果再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是否还会选择她的‘收养’?”
“会!”
“如果再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是否还会义无反顾的爱上她?爱上这个本不该属于你的女人?”
“会!”
“如果再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说否还会这般地手放开,祝她幸福?”
“……会!”
“你眨眼睛了,说明你在犹豫。”
“我……我只是想让她忘记这一切,忘记她与我的过往。如果可以选择,请让所有的记忆只留给我一个人,让她回到七年前,让今晚的这个男人为她疗伤,陪她一生。”
“好,我答应你,但是……”
“但是什么?”
……
“喂!你是谁?回话呀!但是什么?”
……
黑暗中再没了回答,齐天竭力地呼喊着,却又不像是从自己的口中发出地声音……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七年之痒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天(古代名文中找哦) ┃ 配角:宋洋,五一,艾瑾若,君瑶光,夏九儿 ┃ 其它:穿越,古装,百合,虐恋,收养,意识转移
 
 
 
  ☆、去你的,收养!
 
  “啪——”
  齐天摔门,扬长而去。不论房间内的艾瑾若再怎样解释,都没能换来齐天半点犹豫的脚步。
  “喂!洋洋,在哪儿了?”
  “武馆。”
  “我去找你。”
  “喂!我……”
  未及宋洋说完,齐天已经挂断了电话。深秋的季节,夹杂着入夜的寒风,迫使衣着单薄的齐天不得不裹了裹身上的外衣。
  “妈的,我怎么没拿件外套就出来了,冻死老子了!”一个寒颤后,齐天气氛地自言自语道。
  “宋洋——宋洋——宋洋——”齐天一边叫喊着,一边大踏步地走进了武馆,叫喊声一声压过一声。
  此时,正赶上最后一堂课下课的时间,小孩子和家长们正在陆陆续续地往外走,所有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这位突然的闯入者。
  齐天对于大家的异样眼光毫不在意,闯入的脚步未有半点停留。
  同样是闯入,只是换了地点与人物,就在七年之前,在齐天还差一个月满18岁的时候,艾瑾若突然出现在了齐天面前。确切的说,应该是齐天的那张面孔突然的出现在了艾瑾若面前。
  那一天是艾瑾若的老公和他们未出世的孩子一周年忌日,前一晚艾瑾若又是一夜未眠。车祸现场、爱人狰狞的面庞和那满目的血迹,已经整整折磨了她一年了。
  车祸带走了爱她的男人,带走了他们爱的结晶,就连艾瑾若自己也差点死在了那场车祸中。可是,老天偏偏让她活了下来。
  几乎每晚都会回到那同样的梦境中,也许,艾瑾若在悲痛的同时,是想回去找到一丝心灵的慰藉。而那一晚的梦,却换了一个场景,血污中的男人怀抱着血肉模糊的婴孩,走进了一所孤儿院的大门。
  直到艾瑾若从梦中醒来的时候,那个场景还在脑海中依稀可见。
  “孤儿院……”艾瑾若思忖地同时,不由得发出声来。似乎觉察到这是爱人给她的某种暗示,“难道是让我去孤儿院收养一个我们的孩子?”
  就是这样的一个梦,让原本与孤儿没有半点交集的艾瑾若,踏进了孤儿院的大门。而恰巧的是,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回到孤儿院的齐天,偏偏此时也出现在了孤儿院内。
  第一眼的相逢就注定了艾瑾若与齐天将会有纠缠不清的关系,而关系来源于那张脸,那张与艾瑾若老公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惊呆、失控、扑进齐天的怀中……这所有的动作都不像是一贯沉着冷静的艾瑾若能做出来的,但是,那一天她确实震撼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直到身边的秘书拉开她,与院长去谈收养齐天的事情时,艾瑾若的眼神都未曾离开过齐天。
  “天呀!这简直是笑话。”齐天刚从惊吓中清醒过来,又被“收养”这两个字逗笑了。
  18年了,她曾经无数次想过被人收养,过上与其他孩子一样有父母的生活。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她那一双孤冷空洞的眼神,让她与温暖的家庭永远隔绝。
  随着时光的流逝,这样的憧憬也渐渐地淡了。如今,她已习惯了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活着,似乎还有些期盼着一个月后的那个成人礼。可偏偏这个时候,那个想要收养她的人出现了,而且还是一位财貌双全的年轻女子。
  “艾小姐,齐天已经过了14周岁了,按规定是不能被收养的。”院长客气地宛拒却没能换来艾瑾若半点的让步。
  一旁的齐天像是在看他人的闹剧般注视着眼前的女人,脑海中突然一个闪念,冷冷的话语破口而出。
  “你想收养我?可以呀!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答应你!”齐天还未说出条件,艾瑾若已然应下。这难免让齐天有了小小的惊讶,与此同时,脸上又露出了一丝得意地笑容。
  此时的“收养”似乎已经和孤儿院没有太大的关系了,两个人的谈话地点也转去了艾瑾若的豪华轿车内。
  “小天儿,怎么有空过来了?”一声京味儿十足的声音将齐天的回忆拉回了现实。
  齐天靠在墙壁上的身子纹丝未动,只是双眸迅速挑起。
  宋洋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齐天,没再多问,手拧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齐天站直了身子,跟在宋洋身后,一进去便倒在了沙发上,双手垫在头下,合着双眼懒懒道:“给‘耗子’他们打电话,出来陪我喝酒。”
  “现在?”
  “嗯!”齐天一声闷声后,不再说话。
  不算宽敞的办公室内只剩下宋洋打电话的声音。
  “小天儿,你怎么了?和艾总吵架了?”宋洋收了电话,靠在办公桌前低垂的眼眸望着齐天。
  不问还好,这一问倒是惹怒了沙发上躺着的人,齐天一个抬腿坐起了身,指着门外的方向,怒容满面道:“她你妈告诉我她要结婚了!她拿我当什么?当时她说收养就收养,现在有新欢了,说丢就打算丢了?!没那么容易,我要让她知道我齐天绝对不是好惹的!”
  宋洋抿了抿嘴,踌躇了半响道:“小天儿,其实艾总人挺不错的……”
  “不错?你别吃了她的嘴短,她不就是给你开了家武馆嘛!你至于这么帮她说话吗?你他妈是不是傻了?说白了她还不是用你给她赚钱……”
  “齐天!你不能这么说艾总,要不是她你能像现在这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她看你喜欢极限运动,就给你开了一家俱乐部,攀岩、跑酷……哪一样设备不是最好的?她看你喜欢出去玩,还不是推了工作陪你到处去,欧洲、美洲、东南亚……哪一处地方不是因为你一句想去,她就陪你去了,你还要她怎么样对你呢?她本来就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她还不是为了和你在一起和家里人闹翻了,分家时她损失了多少财产,你也不是不知道……”
  此话一出,齐天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瞪着宋洋,眉毛一根根竖起,脸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指着自己的脸,反问道:“她那是为我做的吗?要不是我的这张脸她会做这些吗?这还不是为了她那个死了的男人做的。”
  “小天儿,话不能这么说。”宋洋上前走了两步,双手抚上了齐天的肩膀,“当初如果不是艾总的出现,我们现在还不是靠着跑场子、做替身混饭吃。像我们这样从孤儿院出来的孩子,没有学历、没有背景,又没有家人的扶持,别说要有自己的事业了,就算一份稳定的工作都不一定能找到。还不是艾总帮了我们,供我们上大学,又给我们出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算她占了武馆的股份,那不也是应该的嘛!这钱本来也都是她出的,别说她白给了我40%的股份,就算她只是让我来这里打工,我都感谢她……”
  齐天甩开了宋洋的手,一只手指指着宋洋的额头,恶狠狠地道:“你他妈的吃里扒外是不是?帮着外人来说我?!当初我还不是看你一心想去读警校,才以此为条件答应了她的收养。妈的!什么收养,只不过把我当做了那个男人的代替品。对我呼来唤去的,她以为她是谁?女王嘛!以为给我几个臭钱我就得什么事情都听她的?妄想!我就是我!喜欢怎样就怎样,想让我对她惟命是从,没门儿!”
  “小天儿——”宋洋打断了齐天的话,想要呵斥几句,却想到齐天最接受不了别人的训斥,无奈之下,只得捺住心情,柔声劝道,“你冷静一下,艾总是那么一个高高在上的人,难免说话会带出一些命令的口气,可是,后来她不是也不再勉强你了嘛!还不是什么事情都顺着你了。”
  “那是她乐意,我让她那样做了吗?还有那个俱乐部……”齐天仰头冷笑一声,继续说,“她有问过我想不想要了吗?还不是硬塞给我的,想把我拴在那里,还能为她赚钱,她如意算盘打得太好了。可是,我齐天怎么会受她摆布,想让我替她赚钱,想都不要想!”
  宋洋低下了头,暗淡的眼神望着地板,轻叹了一身,转身往办公桌前走去,“不过还是谢谢你,如果不是有你,我也不会如愿以偿的进入警校……”
  “算了,咱俩这关系用不着说谢谢,只是你别他妈的和我论这么多大道理,我听不懂!”齐天望着宋洋转身的背影,收起了刚刚的怒气,旋即,继续问道,“我就问你一句话,我现在要让一周后的婚礼举办不成,你到底帮不帮我?”
  “帮!当然帮了!我们‘大圣’要做的事,我们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突如其来的回答打断了宋洋与齐天的谈话。
  应声进来的是一帮年轻人,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搭话的林浩,齐天的驴友,也是整天赖在齐天俱乐部里混吃混喝的一群人中的其中一位。
  “小天,你说吧!要我们怎么做?”董文磊也从后面走了过来,一条花臂搭在了齐天的肩膀上,笑语盈盈地问道。
  齐天望着眼前的一群人很是兴奋,刚刚的怒意也全然消失了。“走,我们去喝酒,边喝边说。”
  齐天在一堆人的簇拥下走出了武馆,酒吧疯狂过后,又去了他们的“老地方”,一所废弃楼房的楼顶,所有的酒瓶一字码开。在林浩一帮人的起哄声中,一瓶又一瓶的酒灌进了齐天的胃中。
  宋洋一直站在人群最不起眼处,手机握在手中,犹豫着要不要像往常一样,拨通那个号码让她带走齐天。可是,今时不同往日,齐天说她要结婚了,那是不是不该再去打扰她?
  “好啦——你们就不要灌小天了……”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引得宋洋一身鸡皮,抬眼看去正是沈雪曼在为齐天挡酒,这酒挡得整个身子都贴在了齐天身上。
  宋洋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走了几步,拨开人群,一手夺过了齐天手中的酒瓶,声音虽带着厉色,脸上却看不出半点表情,“别喝了!”
  “喂——你是哪根葱?”一旁的安南走了过来,早已喝红的脸颊对着宋洋怒斥道。
  林浩也凑到跟前,手推上了宋洋的肩膀,宋洋未被推动,却使得自己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两步,不服气地道:“哎哟!练家子果然不一样!”
  宋洋瞥了一眼林浩,没有做声,上前搀住了齐天,准备离开这里。
  董文杰这时走了过来,一把拦在了宋洋面前,面带讥笑地对着一旁的安南道:“小南,你怎么连艾大小姐身边的大红人都不认识呢?她可不是什么葱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