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这一年 作者:九月枫

字体:[ ]

 
文案:
我又来写三观不正的狗血文了,慎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昭,楚雁回,沈嘉瑜 ┃ 配角:唐道和 ┃ 其它: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转眼又是一年末,大家好啊。
开文在这啰嗦几句啊。群里面曾有人问过我开新文的事,我说我应该是不会再写了(现在又来写感觉有点羞耻,捂脸),因为那时候已经感觉到身体很不对劲。嗯,我生病了,还挺严重的。
从九月底开始办离职手续回家养病到现在,一直很挣扎,有时候会想,人生都没有意义了,还写什么文,可是有什么打开电脑总忍不住想写点什么(我的人生就是这么无趣啊)。
写过《大地晴雨录》的续篇,以楚国视角开篇,没写下去;写过以唐为背景的种田文,没写下去;写过平行时空的文,没写下去,写这文时为了弥补自己脑内3D建模水平很渣(这是一个写文很严重的缺点,一直看文的同学们应该早就发现了我写文对建筑画面和人物样貌的描写为零)的问题开始玩《文明Ⅴ》,结果沉迷《文明》无法自拔,直到有一天因为又慢又烂的电脑卡死N次气得我一下删干净,我才回想起一开始玩这个游戏是想干嘛的。
这篇文是我现在为止还有意愿写的,不会是长篇,也不会更新很快。嗯,谢谢大家还喜欢看我的文(特别是错别字情况一直较多)。
  这家店只卖面点面食,但从早到晚都有人,店面不大,干净整洁,今儿年二十九,晚上了,还是有好些人在里面,一碗香喷喷的热面能驱走冬夜的寒气,带给人浓浓的暖意。苏昭坐在车里看着,看着最后一位客人离开,店里的人收拾妥当,关灯,关门,她迎上去搭把手把门锁好,妇人撇她一眼轻哼一声:“你那些女人呢?分手了还是不愿意跟你回这穷屋里来?平日里潇洒啊快活啊,真到过日子的时候谁愿意跟着你?浪荡到三十的人了,没一点正形,你说你怎么就活成这样了。”
  后面出来的男人轻撞了妇人一下,乐呵呵的对苏昭打着招呼,连连把妇人往车后拽,轻言细语的在说些什么。苏昭从始至终不出声,等他们上车,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紧,顿了好一会才启动车子。
  回到家弟弟妹妹都扑过来找她要礼物,她把后备箱打开让他们自己去搬,这会脸上才松开些。这个家的构成有些复杂,弟弟苏远如今念大三,不是亲弟弟,而是姨妈的儿子,姨妈年轻的时候嫁了个不靠谱的男人,后来离婚,那男人就不知所踪,姨妈也丢下孩子远嫁他乡,妈妈就收养了没人要的弟弟。妹妹贺涵,念初三,是贺叔带过来的女儿。贺叔是她后爸,和她妈妈结婚五年多,两人没有孩子。
  其实她有女朋友,而且两人很相爱,只是她女朋友这时候在外边出差。好吧,其实,楚雁回这时候如果不在外出差,也不会跟她回来这里。
  人多的好处就是过年的时候热闹,贺涵喜欢跟她闹,从她回来就没停过,不是闹着突然冲她背上让她背着就是窝她怀里给她讲笑话听。贺叔从和她妈妈有暧昧情愫开始就知道她的情况,这事是她妈妈择偶的首要条件,所以她对贺涵好,但也时刻保持着距离,总不好让贺叔不好想。苏远跟她亲,几乎是拿她当哥哥,学校里什么事都说给她听,从学习到恋爱有事没事就打电话,学服装设计的孩子,几乎从一张设计稿开始就征求她的意见,她也全部承担了苏远的学费,因为这些钱给家里妈妈根本不要。
  一家人热热闹闹吃了团圆饭,她陪着贺叔喝了两杯白酒,头有点晕,回房想睡会再去洗澡,刚躺下门就被打开,一个热烘烘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身体钻进她被窝,吓她一激灵坐起来:“涵涵你干什么呢,跑我这来做什么?”小姑娘拉紧被子裹着,一脸委屈:“姐!人家想和你睡嘛,想和你说话。”
  没脾气,起来穿上外套指了指她:“在我回房之前你赶紧离开啊,不然我喊妈打你屁股了。”
  在阳台拿手机打游戏醒酒,冷风吹来清醒得很快,手机上来电显示一个东州的号码打过来,她在东州植物研究所上班,想也没想接起。
  那一年进墨脱考察的队伍里新人颇多,但女生就她和沈嘉瑜两个,而且两人分在同一队。在嘎隆拉山采集墨脱尖子木时沈嘉瑜踩空受伤,是苏昭拉住她拉得手脱臼等到后面的人赶来救她。回来后两人自然亲近,后来愈加亲近,亲近到睡一个被窝,两人第一次的时候沈嘉瑜还调侃,幸得当只是手脱臼,要是永久性损伤,那她亲手折损自己的鬮福是多亏的一件事。
  她家离东州市区两个多小时车程,到机场得三个小时左右,三个小时开到机场,看到沈嘉瑜左手拖箱右手抱娃喊她。三年多了啊,娃都能满地跑了。
  一路无话,情绪从盛涨到跌潮,发现也不过如此,能说什么呢?问人家老公在哪吗?只是沈嘉瑜要去的地方她略惊,竟然住在同一小区隔壁栋,缘分?孽缘吧。到地方沈嘉瑜让她抱着睡熟的小孩,自己拖着箱子往电梯走,到家开门,看装修不知道是租的还是买的,她也不好问,等沈嘉瑜把小孩抱进房安顿好,她抬手动了动手指:“那...再见。”
  沈嘉瑜慢慢走近她,让她紧张起来,慢慢退,直到腿靠到沙发退无可退,沈嘉瑜一脸笑意的倾近她,温言细语吐在她耳边:“新年快乐。谢谢你。”
  出来后苏昭就好笑,自己这是有多贱啊,大半夜开这么好几个小时车就图给人当个车夫,不是她凭什么还使唤自己啊?自己又凭什么还能被她使唤。真是...给了自己一巴掌,停好车往自个家楼栋走去。
  开门换鞋放钥匙,客厅的灯随即亮起来,两人都吓得叫出声。楚雁回裹着浴巾刚从房里出来,见着是苏昭,拍着胸脯迎上去:“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进来贼了。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这时候回来了?”楚雁回在外企做高级秘书,身材一直保养得非常好,有多好呢,好到...苏昭这会真的忍不住,一把扛起人往房间走:“回来了怎么不开灯?”
  ——“这不想睡又觉得渴,想起来喝水。不是你干嘛呀苏昭...放我下来...”
  在客厅喊着不要,进房间比苏昭还急,刚从外面回来的人衣服都是冷的,她只能用劲剥掉外面的冷衣服,往她怀里钻,抱得紧:“每次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的,我真是恨死Adam,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想着想着内裤就湿了...”苏昭用唇堵住她的嘴让她不能再说这些骚话,怕再听下去会激动得没法做下去,她从来都知道,楚雁回在她面前就是个妖精,十足的...
  大年初一对于她们两人来说和平日里的假期没什么不一样,睡到十点多起来,一起做饭,吃饭的时候商量下午和晚上的行程。吃完饭苏昭接到苏远的电话,说妈妈很不高兴她昨天离开,听得出来苏远的电话是让她再回去的意思,她实在懒得跑,一家人过年吃个团圆饭就行了,非要腻在一起那么多天她比较累。楚雁回一直在背后抱着她,等她打完电话咬上她的耳朵:“你妈是不是说你找了媳妇儿忘了娘?苏昭你跟我说实话,你有没有埋怨过我?”
  为什么要埋怨,就这时候楚雁回要是让她去面对她家里的人她也还没准备好啊,两个人过日子就行了,为什么要牵扯双方家庭?
  好不容易盼个假,两人吃饭时讨论的有关下午的行程全部无效,这么冷的天还是床上比较温暖。老实说,楚雁回算是正儿八经留过学的,而且一直在外企工作,爱好啊品味啊都比较欧美向,相较而言,苏昭在这些方面可以统称为内敛,两人是怎么走到一块的,这让很多知道她们关系的朋友都颇感兴趣,但她们不爱秀恩爱,一般遇到这种问题都是楚雁回出来挡,摆出御姐范,一副姐姐独钟情这一位的架势,谁也攻不破。
  知道楚雁回来,那帮朋友从早上就开始打电话约,这些朋友包括楚雁回从小到大的闺蜜,她大学室友兼死党,还有网上同城活动认识的好友,她的生活向来热闹,追她的人从来不少,这点苏昭从认识她的时候就清楚,但是她从来不和同事走得太近,这很聪明,因为她所处的职场,是个残酷的小社会。
  这些人有人约不到就放弃了,有人很执着,一直约,见约到下午也约不出来,放狠话,再不出来就跑她们家掀被窝,电话那头的人一点也不介意苏昭听见,甚至喊着让苏昭悠着点别新年第一天就肾透支。这个人叫唐道和,是个男人,他既是楚雁回国外的同学,也是她现在的同事,楚雁回的上司Adam是中华区副总裁,他上司也是副总裁,只是分管研发。于楚雁回来说,他是个特殊的例外。
  这个男人对楚雁回有意思苏昭第一见他时就看明白了,但他一直扮演着gay蜜的角色,甚至在旁人面前,他也是时不时含蓄着小风骚出镜,亦真亦假的让人看不清,让人去猜。苏昭不想出去,楚雁回怎么逼迫都没用,最后只好回绝唐道和,这让苏昭有点意外,舔了一下溅上牛奶的手指:“干嘛不出去,我没关系啊。”楚雁回又爱又恨的看她一眼,扑过去趴她背上让她背着:“我有空的时间都是我老公的,别人才是没关系的人,你不想出去,我出去干嘛。”
  最怕这样,对方给予深情,你拿什么回报?只有妥协。
  唐道和远远的就指着苏昭促狭的笑,近了更是一把扯住她的外套:“有媳妇儿就是好啊,有人买新衣服穿,手表也是新的吧...”
  ——“羡慕就赶紧找个媳妇儿去,别对我家老苏动手动脚,我不许啊。”
  楚雁回打开他的手,暗地里狠瞪了他一眼,又不是不知道苏昭不喜欢别人打趣她们之间的关系,在比利时的时候问了很多次要什么,就是一句话,什么也不要,只要她早点回来,现在唐道和还专挑这事说,真是没眼色。苏昭最开始就要把工资卡上交但她没要,一年到头节假日礼物从来没忘过,现在的房子是苏昭单位住房津贴买的,这些用得着跟别人说吗?怎么老是有人以为苏昭占她便宜,以为她养了个小白脸呢,假如这是事实,她也心甘情愿啊。
  唐道和这会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是踩边界了,一边给她赔笑一边去找苏昭说话。苏昭习惯了,也不介意,这也是她不愿意出来见楚雁回那些朋友的原因,她因为工作关系时不时要出差去很苦的地方进行科研考察,所以对吃穿都不是很在意,从小生长的环境也没让她长出能把女人哄得服帖的心思,说实话,感情里事,别人不懂正常,你要去计较那些“不懂”的言论,那就很没意思。
 
  ☆、第二章
 
  唐道和找她出来一是打发单身青年的年假时光,二是聊聊公司开年后的人事变动,已经有风吹过来了,说Adam要调走,新来的可能是个华裔。
  他们说着他们公司的事,苏昭坐一旁吃一会看一会外面渐渐黑下来的天,再次抬头时,她看到了沈嘉瑜。对方牵着小孩对她笑,过了会竟向她招手,她赶紧对楚雁回看去,对方正和唐道和聊得兴起,没注意她这边。迟疑片刻,还是把手放到楚雁回腿上,对方立即看向她:“怎么了?”苏昭有些心虚,舔舔嘴唇觉得喉咙干涩:“我去下洗手间。”
  在商场一家卖童装的店,沈嘉瑜拿着一件童装对她笑:“你觉得小家伙穿这件好看吗?”苏昭对她身边的小女孩看去,两岁多的小女孩看着她也不怯生,嘿嘿的笑着口齿不清的叫阿姨,长得很像沈嘉瑜,能看出来是个美人胚子。顿时觉得自己又傻X了一回,乖乖这么过来是为什么?刚要转身走,沈嘉瑜拉住她:“刚才坐你旁边的是你女朋友对吧,长得真好看。”要说谢谢吗?夸了自己女朋友?嘁了一声:“你要是没事,我过去了。”
  ——“有,有事。明天中午来我家吃饭吧,那天我还没谢谢你呢,大半夜让你来回跑。”
  电话里能说的事非得叫过来说,明知道自己会拒绝的提议也要说,也是无聊。沈嘉瑜在她又要走的时候低低的说:“觉得好难过啊,原来我真的失去你了。”
  世间最无耻,莫过如此。
  楚雁回见苏昭眼睛有点红,凑过去撑开她眼皮看了一阵:“怎么去趟洗手间眼睛红了,是不是没洗手蹭眼睛了?”苏昭被她说笑,拿开她的手咳了一声:“有点痒,可能这天气的原因。你们聊得怎么样,人事调动的事对你有影响吗?”楚雁回成功被她岔开话题,有点无奈:“谁知道呢,来了再说吧。Adam这几年对我确实不错,而且他这个人在公事上有大将风范,私底下他什么样我不清楚,反正在公司风评还行,总的来说比较有人格魅力,他要调走也算是我的损失吧,但这也不能说将我的职业前途全然和他挂勾,全球经济这么波谲云诡,哪一家公司都不可能将老阵仗排到底,变动是预料之中的事。怕啥,我要万一失业了,老公你养我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