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如故 作者:凊(上)

字体:[ ]

 
文案一
 
凰萋萋,鸣切切
欲重生,先涅槃
得此情,必苦难
煎彼心,熬吾情
系一人,殇两生
此奈何,天地间,唯我独罹!
 
 
凊心愿无尘,叙以万字文,寻一知己人
 
 
文案二
 
一个因爱而亡的女人魂穿灵界,寄居一具没有丝毫灵力的残弱躯体,却幸遇昔日失踪的爱人。爱人相见不相识就够让她苦闷的了,还要纠结于两人身份、地位、能力的巨大悬殊,斗那美艳强大的情敌,而她所爱之人的心还是否依旧?又怎会成了这灵界公主?面对这一系列变故她到底该如何应对……
 
关于GL
 
水落炎:同是血肉之躯,为何不可......
 
霓 刹:...还真是不温柔呢,但是...我看上你了......
 
花 宴:水落炎,如果你知道了我是谁,还会如此冰冷的说出要处决我的话吗......
 
作 者:你们吵死了!%>_<%....要‘虐心’还是‘甜点’......
 
此文有点乱有点纠结还有点装、作者还不是一般的懒……慎入!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魂转换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水落炎,花宴,霓刹 ┃ 配角:玉央,云隐,长依,炘儿,惑天,凤极 ┃ 其它:金灵儿,川树,印凛...及一切过客......
==================
 
☆、第 一 章
 
  
  灵界 
  冰族寒云城圣殿
  圣皇凤极正与众大臣商讨如何防御蠢蠢欲动的焰族。这灵界的两大种族自上次开战已将近两千年之久。这些年虽互不往来,相互仇视却也相安无事,彼此熟悉又相对陌生。
  凤极得报焰族开始调动大量焰兵,虽然调往何处还无从得知。但凤极是绝对不容许任何势力威胁到冰族生灵,所以一大早便召集所有侍臣商讨此事。
  “报。”圣殿外响起冰士洪亮的声音。凤极半眯着眼示意身边的贴身侍卫准报。随后便见侍
  卫单臂轻挥,圣殿之门即开。
  “禀报圣皇,浴和公主已回城。而且…”冰士语顿。
  “怎样?”凤极难得开口,他还从未和下面的士级对话。以往大小事宜都是贴身侍卫传达,只出口的阴冷着实吓得那小冰士身体一震。
  “浴和公主下令在寒云城内挑选所有年轻貌美的女子进宫。”冰士微抬起头,等待圣皇的指示。此言一出大臣们非常默契的面面相觑,有的已经开始小声讨论著什么了。
  “圣皇,公主有如此之心真是可喜可贺啊。”一侍臣起身说道,“圣皇早到了婚配之龄,却因族事迟迟未婚,想必公主正是因此才费心挑选合适女子供与圣皇啊。”
  “对啊,对啊。”
  “定是如此啊…”其他侍臣也随声附和着,即使他们从没看见这位公主的面目。
  “公主现在何处?”凤极沉声问道,他可不认为那妹妹会替他CAO这心。
  “公主此时已到浴和宫。”冰士如实禀报。
  “潇王你前去浴和宫探望。”凤极眼神阴冷,嘴角却勾起一丝笑意。这个妹妹从来就没让他省过心,妹妹的喜好也只有他和弟弟潇王惑天知道,这次回城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选美,看来是准备玩大的了。
  “是,皇兄。”潇王惑天随即起身前去,冰士也跟着退下。
  “继续。”凤极示意继续商讨焰族之事,仿佛刚才根本没事发生一样,余光却扫到了某人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险之态。
  =================================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
  浴和宫内
  一群冰奴们进进出出的伺候着已有整整五百年没有回宫的冰族浴和公主水落炎沐浴。
  五百年前公主第一次回宫时她们就知道了公主的禀性同身体一样异于常人,时而冷如冰时而热如火,苦了她们好几年却仍然没摸索出伺候门道。直到公主离开,这群冰奴们才有了喘息的机会,安逸了五百年。这次公主回宫可看不出有丝毫想离开的征兆,个个在心里滴汗的同时都小心的伺候着,就怕一个不留意被冰封了都还不知道为什么。
  “玉央。”水落炎躺在浴池里双眼紧闭,朱唇微启唤着帘外的贴身侍女。
  “在。”玉央在帘外应到。
  “进来。”温柔的语气却渗着寒意。
  玉央赶紧掀帘入室,道:“公主有何吩咐。” 已朝夕相处了五百年,她们虽为主仆,浴和公主待她之情却似姐妹。倒是她从来都只是小心翼翼,不敢逾越丝毫。
  水落炎微微睁开双眼,侧过头看着微微颔首怯生生的玉央。一头乌发衬着如云的皮肤,细长的眉毛透着些许妩媚,双目有神却透着羞怯,鼻子小巧高挺,薄薄的嘴唇紧闭着。真是越看越像……
  五百年前,她不正是因为这女孩长得像倾以才求哥哥给了她做贴身侍女吗,只是她不明白为何五百年过去了这小女孩还是像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生分,她可从没对她摆过公主架子。
  “看着我!”闻言玉央缓缓抬头,见水落炎正盯着她看又猛的低下头。她家公主穿戴整齐时她都少敢直视,何况现在。
  水落炎忽地翻身一手撑在池沿上,一手拉过玉央。或许是力道过大,或许是突如其来,玉央脚下一个不稳往前跌了下去,水落炎绝美的脸庞在她眼前放大,不由的猛一怔。
  “我美吗?”水落炎却随即食指抬起玉央的下巴,幽幽的说。 
  “告诉我,在你心里我可美?”水落炎重复了自己的问题,犀利的眼神看着已经满脸通红的玉央。看着玉央一阵白一阵红的脸上变来变去的复杂表情,心里不禁溢出些许喜悦,这比羞怯讨人喜欢。
  玉央下意识的想低下头,但水落炎的手指却不允许她这么做,五百年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直视让她心跳紊乱,愣愣的注视着水落炎。
  公主银白的长发像瀑布一样泄至腰间,在灵界头发的长短显示着身份的高低,而银发则是冰族皇室的象征。公主的额头异于常人,光洁饱满的额头中央有小指大小的一团火焰在银发下若隐若现显得格外妖娆,新月弯眉娇羞的贴在额上又透着不可亵玩的霸气,长长的睫毛微翘露出正看着自己的魅惑琥珀色眼眸,高高的鼻梁连着微翘的鼻尖,薄唇如炎、红润饱满不失娇滴的微启着……
  此颜比画中娇,胜出尘仙……早在五百年前第一次见到公主时玉央心里就找了无数形容词想描述出这眼前绝颜,只一个美字又怎能道尽公主的容颜□□。
  “美。”玉央还是小声的顺应道。
  “那你可喜欢?”水落炎立马追问,却吓得玉央赶紧退后伏地而跪。
  “玉央不敢。”虽然她已经喜欢了五百年,但她清楚自己的身份,有何资格可以喜欢自己的主子。而且她们同为女子,公主定会觉得她无耻。
  “不喜欢?”水落炎眉头微皱步出浴池,随手拿过一件白袍套在身上。
  “玉央不敢。”这些问题叫她一个小小的宫婢该如何回答,她已经惶恐得脑袋一片空白……
  “是不敢喜欢,还是不敢不喜欢?” 水落炎的语气温柔又漫不经心。
  “玉央只是小小宫婢,只想尽心伺候好公主,不敢多想其他。” 玉央浑身开始颤抖了。
  “现在我准你多想。”水落炎不依不饶,走至玉央跟前。
  “站起来,告诉我,喜欢还是不喜欢?” 
  玉央缓缓抬起头,正对上水落炎的眼神,又慌忙低下。
  “我叫你站起来!”水落炎喝道,语气一改先前的温柔,变得冷冷的。她不喜欢看着女人怯懦的样子,更不允许拥有如此容貌的女人露出这种表情。
  闻言,玉央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惶恐的看着水落炎愠怒的脸庞,公主可还从没跟她发过火,遂条件反射的急道:“公主恕罪!”
  这却更使得水落炎心中恼火,以往倾以在她面前可从未如此生分畏惧过。玉央像她,所以也不该如此!水落炎猛的拉过玉央,一手控着她的后脑压向自己,两张脸越靠越近,近得都能感觉到彼此的气息了,气氛却没有因此暧昧起来,因为玉央已经紧张得出了汗,身体都快僵硬了。
  “你跟了我五百年,怎么还不清楚我的习性。”水落炎淡淡的言道,说着一手摸到玉央的腰间,开始动手解玉央的腰带。
  这下玉央的身体彻底僵硬了,她自然已经熟知公主的习性,公主不喜欢灵界这些规矩礼数,但是公主是公主,她只是侍女,始终身份有别的,在七玄峰时只有她们两人,她还勉强可以无礼放肆些,但现在已经回到了浴和宫中,她便不敢再没规没矩了,否则让圣皇知晓了,她定也会性命不保的。
  就在此时,一个冰奴突然在帘外颔首禀道:“启禀公主,潇王殿下驾到,正在前殿等候。”
  水落炎听到帘外的禀报声却不应答,松了玉央的腰带后,又将玉央的衣衫领子拉开了些,沉声道:“就这么出去。”说罢放开玉央,自己走到另一边去更衣了。
  “……是。”玉央怔愣了一时才回过神来弱弱的应了声。让她如此衣衫不整的出去,这是惹恼公主后的惩罚吗?虽然心里亦有些委屈,但她还是会恭敬的照做。
作者有话要说:  
圣诞快乐O(∩_∩)O
 
☆、(第一章)
 
  
  “惑天哥哥久等。”水落炎脚未跨进前殿大门,声音却先传入了殿内。
  闻言,惑天放下手中茶水起身。只见水落炎手持云扇半遮面,神色间欲语还羞,披散的银发被风掀起轻舞着,身着一淡蓝色长袍半敞着露出里面一件乳色睡袍,紫色腰带随意的挂在腰上,轻盈的迈着红履靴进来。仙姿玉色中含着风流,风娇水媚内显出浪荡。身后只跟着一个宫婢,竟也那般衣衫不整……见此情形,惑天似有所悟,心中不禁一怔,五百年不见,也不带变化这么大的吧。
  “潇王殿下贵安。”玉央亦立马行礼道。
  惑天微抬手臂示意玉央起身,禁不住又多看了玉央几眼。
  “浴和。”惑天神色自若的上前,虽满腹疑虑,却仍然面带微笑。
  “惑天哥哥久等。”水落炎微微欠身看着眼前男子,银发披肩,剑眉星目,唇如桃瓣。容貌俊雅,却无女气。身材不壮,却无娇态,美丽而不妖娆。心中直叹可惜了是个男儿身啊。
  “本想稍后去给哥哥问安,却未想哥哥来了浴和宫,有失远迎,,还望哥哥不要怪罪才是。”
  “浴和这是哪里话,得知妹妹回宫,皇兄特差我先来探望,别怪罪哥哥打扰了妹妹才是。”惑天说着不忘饶有意味的看了一眼水落炎身后的玉央。
  “退下。”水落炎自然知道这惑天心里所想,随即屏退玉央后,招呼惑天上前坐下。
  “炎妹这次是演的哪出啊?”一坐下惑天便疑问道。
  果然按耐不住问了,水落炎暗想着。但听惑天叫她炎妹,知道这变成了普通亲人间的询问,人前哥哥都唤她浴和这个公主称号,大概这里除了两位哥哥没有人知道她的闺名了吧。想到这不禁忆起有人唤她名字的时候,一丝伤感在眼中快速流过。却又马上笑言道:“哥哥这是问的哪出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