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巾帼战鹰 作者:慕之文

字体:[ ]

 
文案:
宋湛向上级立下生死状发誓要带出一支无懈可击的女兵,这个计划被宋湛命名为‘战鹰计划’。
一次飞机上的不期而遇,促使米烨和靳晟冉相识相知相恋,却引发两个家族不为人知的秘密,一念执爱成魔成狂。
两人彼此都拥有一正一邪的身份背景,米烨因爱承担所有的伤痛,包括靳晟冉的那一份,米烨放下自己心里仇恨,像个笨蛋一样爱着靳晟冉,就算靳晟冉要她的命,米烨也甘愿奉上。
靳晟冉因爱而恨,为了米烨,她曾许诺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米烨,可伤米烨最深的竟是她自己。
一切都尘埃落定,米烨失踪了…
米烨:靳晟冉,若遇见你是命中注定或是重蹈覆辙延续上辈未完成的路,我依然执念心里那份对你的爱,不曾后悔!
靳晟冉:我算计一切,却把你这个笨蛋算丢了,米烨,我找不到你了,你在哪……我好想你!
 
内容标签:强强 恐怖 虐恋情深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米烨,靳晟冉 ┃ 配角:席阳,穆娴雅,栾帆,欧婉然,颜枫,聂娜,霍曦,宋湛,原静,暗墨,暗星 ┃ 其它:
 
 
 
  ☆、米烨的恨
 
  “米昊天,你当年要是有现在的勇气,我妈就不会是你们的牺牲品,别以为你现在就有说话的权利,你就可以来左右我的人生,我不是当年的你。还有严萱,你这辈子都别想我会再叫你一声‘妈’,我诅咒你们这一生都别妄想得到幸福,我恨你们。”米烨仇恨着眼前的父亲,而她的言语果不其然换来了响应整个客厅的一巴掌,她也脆弱的因这一巴掌倒在地上。
  米昊天有些悔恨的看着已经打在她脸上的手,为什么就不能忍忍。“昊天,小烨还是个孩子,你怎么……”严萱看见米烨脸颊五个鲜红的手印,嘴角留下的血迹,严萱忍不住的责怪着米昊天,上前想要扶起倒在的地上的米烨,手还没有碰到米烨就被她用力推倒在地。
  “滚,别拿你肮脏的手碰我,你不配。”米烨眼里对严萱不再有过往的柔情,有的只有恨意,她曾发誓要像爱妈妈一样好好的爱护这个女人,可她却利用自己,欺骗自己的感情,接近自己只是为了站在自己父亲的身边。
  “米烨,你……”米昊天心疼的扶起严萱。
  “怎么,心疼了,还要继续打吗?来呀,打呀!”米烨站起来,擦拭着嘴角,挑衅的站在他们的面前。
  “昊天。”严萱扯着米昊天,她不希望他们父女俩成为仇人,米烨还小,很多事情他们都不能让米烨知道,他们不能再失去她了。
  米昊天快被气得脑充血了,打不得骂不得,他怎么就生得她这么个逆女。“你这个逆女,柳妈,把她给我送走。”
  柳妈心疼的把米烨拉走,免得他们父女俩打起来,提着已经为米烨准备好的行李把她送上车。
  这一年这一天,米烨刚满十二岁,今天也是她的生日,也是她的母亲葬礼刚结束,她的父亲却带着一个女人回来站在她面前,告诉她,‘米烨,这是你的新妈妈。’她永远都会记得这一天,她要把母亲所受的伤害加倍的还给他们,他们别想心安理得的过得幸福。
  十二岁米烨被米昊天送出国读书,六年来除了每个不断的往她账户上打钱之外,不管不顾,十八岁的米烨在国外聚众斗殴被遣返回国,在此之前她早已是当地警察局的常客。
  在米烨被遣返回国米昊天才意识到自己对女儿的疏于,这样的保护反而让这个唯一的女儿离自己越来越远。他看着手上米烨在国外这六年生活的资料,她纯粹是在堕落,暴跳如雷的一掌拍在桌子上。
  严萱从楼上下来就看到米昊天脸色铁青的坐在客厅沙发上,“昊天,怎么了。”
  “你自己看看,这个逆女在国外打架斗殴,被遣返回国,还有这些照片,要是被媒体知道我米昊天的女儿,米氏集团的继承人是这幅德行我怎么还有脸见人。”米烨是他唯一的继承人,即使现在和严萱在一起,他这辈子只能有米烨这个孩子,这是严萱和他的约定,他们只有米烨这个孩子。
  严萱拿起茶几上的那一叠资料,端详着米烨的近照,照片上的米烨,已经剪去了她最爱的长发,中短碎发染着亚麻色,耳朵戴着她母亲为她设计的一对耳钉,那是她十二岁的生日礼物,也是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每张照片她的眼神都是充满恨意,放肆的笑容,她一定知道偷拍者从哪个角度拍她。她越来越像她的母亲,只是米烨你真的回不到从前那个天真无邪的米烨了吗?
  米昊天派人直接去到国外接回米烨,说‘接回’是好听点,不好听是‘押回’。
  一行四人黑一色的保镖从当地警方接手米烨,直接上了飞机,坐在头等舱的米烨一直在想着下一步的逃离,她才不会乖乖的回去任由米昊天的摆布。
  米烨看了下时间,不用多久就要降落了,蹭的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她四周座位上的人也同时站起来,拦住她的去路,米烨不耐烦的说道,“干什么?我只是尿急想上个厕所,还是你们想看我就地解决呢!”
  四个大男人被米烨说得面红耳赤,只好尴尬的让开,为首的是米昊天一直以来的贴身保镖郭凯,其他三人也是郭凯挑选出来,米烨看到郭凯出现就知道米昊天这次是动真格了。郭凯了安排了两个人跟随在米烨身后,即使在飞机上也要防止米烨逃跑,米烨的所作所为他也有耳闻,况且之前那些警察也对她恨之入骨,巴不得早点把她送走,看来他们的大小姐已成瘟疫了。
  说急着要上洗手间的米烨突然看到不远处坐在的一个女孩僵持着身子,她明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却还是脱口而出,“妈妈。”
  同样坐在头等舱的靳晟冉被她的爷爷靳道儒十二道圣旨紧召回国,就是为了继承他的位子。这场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她就是黑帮首领靳道儒的孙女。靳晟冉单手拖着下巴望着窗外自由自在的云儿深思着,还是她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好,不仅从小就把她丢下去游玩世界,现在连本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该承担的家业也丢弃给她。已经二十一岁的靳晟冉在和靳道儒约定的时间回来,靳晟冉在出生就跟在靳道儒身边学习,到十八岁,她向靳道儒要了三年自由的时间,靳道儒给了,三年过后,靳晟冉也回来了。
  靳晟冉冷漠的抬起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处,真不知道这人哪只眼睛看到她是已为人母了,何况还是这么大一只的‘小孩’。面前这个叫她‘妈妈’的‘孩子’顶着一头蓬松的亚麻色短发,简单T恤外加皮衣外套,一条破洞的牛仔裤,脚穿着一双白色的板鞋。胸前虽然没有自己的有料,还是看得出她是一个女孩。她眼睛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仿佛在透过自己看着另外的一个人,而她的身后也跟着两个黑色西装的男子。心性冷淡的靳晟冉选择漠然置之,也断定眼前的人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靳晟冉也忘了自己本身就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的鼻祖。
  米烨愣在原地,在她看向米烨,米烨凝神注视着靳晟冉,她有着和母亲一样的长发,和母亲一样的眼睛……米烨想着想着,眼里就有着泪水在打转,心里也有无数个声音告诉她,她的母亲已经不在了,不在了。
  前一刻冷若冰霜靳晟冉再看到米烨眼里的泪水,心里莫名的有种心痛,心里的有个声音居然促使自己去给予她拥抱。等她回过神来,米烨已经离开了她的旁边,靳晟冉站起来有些茫然的看着米烨离去的背影。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很久就已经开始写的人生,结果到现在才开始静下心来重新写完这个人生,划上一个句号。
  因为爷爷,心里从小就一直有个军旅梦想,因为各种原因这一生是已经实现不了,便已这种方式来慰问自己的梦。
 
  ☆、任性逃跑
 
  米烨逃似躲进洗手间,崩溃的蹲在地上失声痛哭,张嘴咬着自己的手腕,看着血液一点一滴的流下,她嗜血的站起来。从背包的内袋拿出一包烟对着洗手间烟雾探测器抽起来。
  很快厕所门便敲响起来,米烨若无其事的打开厕所门,米烨一打开门就是一股烟味传来,尤其是她身上的,“这位小姐,你不知道在飞机上是不能抽烟的吗?”
  “知道啊!那又能怎样?”米烨双手一摊,耸耸肩。
  空警被米烨漠视生命的行为气得直接要扣留米烨,却被跟随着米烨的两人给挡住,见其中一人直接按着耳朵上挂着的耳机,轻声的说着,“头,大小姐出事了。”他一说完,郭凯就从头等舱里快速的来到他们身边,向空警了解情况,空警也不管米烨到底是何方人物,强韧的要扣留米烨,米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站在他们的面前,随便他们怎么处置,不知道是天助她还是她天上的母亲也在帮她,飞机已在国境的上空,都快降落了还遇上气流,一个颠簸让米烨摆脱了四个跟屁虫和空警。看着四个被空警挡住的跟屁虫对他们招招手,就迅速的来到飞机的底部,不知道她是怎么的从飞机起落架钻了出去,爬到飞机的左翼。
  正好有人在看外面,看到趴在左翼的米烨,都尖叫起来,如果这人是别人郭凯肯定不会去理会,他看到那一头亚麻色耀眼的头发不是米烨又会是谁,看到米烨那一刻他的心都卡在喉间,一直沉着冷静的他会在米烨这里破公了。
  头等舱的靳晟冉也听到外面的喧哗声,看向他们视线处,她不可置信的注视着那个人,见她单手艰难的做出一个再见的手势之后,松开抓着机翼的另一只手,消失在他们的视线。
  米烨松手之前也看到了飞机内的靳晟冉,也挑衅的对着郭凯微微一笑,离开了机身,开动着自己早有准备的降落伞。
  郭凯看到米烨松手的那一刻,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恐惧到头皮发麻,米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就算赔上命也解决不了。
  “头,大小姐身上有降落伞。”其中一人兴奋的大喊道。
  郭凯凑上前去,看到那朵红色的彩云,郭凯跌坐下来,这样玩真的会被米烨给玩死。上机之前他就怀疑米烨双肩包背的东西,想过无数个她会逃跑的方案,就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在飞机上就逃跑,回去免不了一顿削,也没脸回去。
  米烨在国外也不是光顾着惹是生非,该做的她还是样样不漏,她只不过是用惹是生非来盖住了她的光芒。
  郭凯一下飞机就接到米昊天的电话,米烨的事迹当然透过电视直播传到他的眼里,还好在他一看到就动用关系,禁止流出。当然郭凯那一顿削也没有跑掉,米昊天让郭凯调动S市的人手在整个城市进行大规模的地毯式搜索,他就不信米烨还能马不停蹄逃出S市,他不会再放任她为所欲为。
  靳晟冉下了飞机走在郭凯他们四人的身后,听着他打电话的语气,飞机上那个‘孩子’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走出机场大厅,就看到停在门口等候的车辆,她的爷爷双手撑着圆头拐杖站在车外等候着,靳道儒身旁的保镖见到靳晟冉出来立马上前接过她的行李箱。三年未见爷爷,靳晟冉还是不紧不慢的走着,到了面前靳道儒的面前才说道,“爷爷,我回来了。”
  “哼,还知道回来,要不是我催得急,你肯定也学你那对不孝的父母玩失踪了。”靳道儒嘴上是这么说着,心里看到靳晟冉还是非常开心。
  “爷爷,就是嘴厉害,心最软。”靳晟冉扶着靳道儒上了车,刚回来也不忘损落自家爷爷。
  “据消息说你这趟班机出事了,你没有怎么样吧。”当得到靳晟冉这趟班机出事了,本来安排人过来接的,靳道儒放心不下便亲自过来。
  “没事,爷爷,你刚在看什么呢?”靳晟冉两个简短的缩写了米烨的所作所为,不过她还是好奇爷爷刚刚为何盯着她眼前的四个男人。
  “刚刚那个为首走在你面前的男人是米昊天的贴身保镖,怎么是和你一起回来的。”靳家和米家从来就是互不干涉的两家,只是怎么这么凑巧米昊天的贴身保镖和小冉一起回来呢?这一点靳道儒有些想不通,况且小冉的身份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米昊天,米氏国际的吗?”靳晟冉之前在飞机听到有人叫那个孩子大小姐,难道她是米昊天的女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