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室友太乱+番外 作者:公子暖年

字体:[ ]

 
文案
司沫最近搬新家了,情况很糟糕。
 
室友夜慕兼房东,个姓高冷,是个漫画家
 
室友陈媛,话唠,开淘宝店,卖各种用品,男女不限
特么的,全是跟她专业作对,怎么破?
 
有一天,一个帅哥敲门,对着夜慕卖弄风骚的说:麻烦你离我男朋友远点,还非得住在他隔壁,安得什么心?
 
司沫忍无可忍,勾住她的肩膀,吧唧的亲了一口,昂着头道:让你男朋友滚远点,劳资也忍了很久了
 
升级了革命感情……司沫搓着手:那个,房租能不能便宜点?
 
——不能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沫,夜慕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坐在电脑前,改了一个上午,手中的触笔怎么也画不出满意的效果来,夜慕懊恼地推开手绘板,往椅背上一靠,仰头长叹,整个人觉得十分疲惫。
 
    闭上眼也不知道休息了多久,她索姓站起身来,拿了钥匙出门了。
 
    “早饭三明治可以吗?”租在她侧卧的陈媛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饭,这也是当初合约的一部分。
 
    夜慕摇摇头,“不了,我出去。”
 
    陈媛还没来得及让她等两分钟,门已经关上了。她无奈的看了眼两份量的三明治,准备把一份放冰箱里,饿了当点心。
 
    屋外阳光有些明亮,似乎是个好天气,夜慕按下电梯,脑子混沌了一会儿,才从她正在画的世界里走出来,刚好电梯也到了。
 
    出了楼,走在小道上,同那些背着太极剑的老人擦肩而过,夜慕突然也想去打打太极,于是转身跟在那些人身后,腾空了脑袋什么也没想,顺着人流走。
 
    附近有一个公园,但是老人家们去了约莫半个小时路程的烈士园。夜慕停了两回才爬上着一百来个台阶,暗自摇头,缺乏锻炼的结果。
 
    上了台阶就是一片直径大概几百米的圆形空地,对面竖着的烈士园纪念碑外,纪念碑后是山坡,翻越过去能从另一头下去。空地边上是平房的一排房子,挂着烈士园管理部办公室等牌子。
 
    夜慕知道这个地儿,却没怎么来过,今天也算是头次来,发现来这儿晨练的人似乎不少,除去刚才那几个老头子以外,还有一支跳舞的,几个绕圈快走的小年轻人,还有坐在办公室前台阶上聊天的男女。
 
    她不会太极,也没太极剑,更不会健身CAO,所以就顺着那几个绕圈走的人一样,在空地上走。还真别说,走了两圈下来,整个人感觉神清气爽,就是时不时会腿软下,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提前进入老年状态,骨质疏松。
 
    当女p受到伤害的时候,是顺应套路来个女t救人,还是逆袭来个反派大胜利呢?要是被救了那不就是太没悬念了?但是如果让反派胜利了,那就真是神了,把女p弄死了,呵呵哒,她也差不多要死了吧?可是,真的很想弄死,怎么办?
 
    夜慕边走边想着她瓶颈期卡住的漫画。对,她就是个无业游民,专门画百合漫画,并且有个一直被读者吐槽和内容一样很黄·暴的笔名的漫画家。
 
    “酥饼,新鲜的广式酥饼。”一个挑着扁担的女人走上来,吆喝道,一手扶着吊篮的绳子,一手搭在肩头的扁担处。
 
    “老大你的情报可靠吗?”坐在办公室外台阶上的女人紧紧地盯着空地上的每个人,小声地同她身边的男人说话。
 
    男人干咳了两声,假意喝水,“线人说大鱼今日从这里过,最喜欢早上买两个榴莲味酥饼。”刚说到这儿,“有情况,各单位注意了。”
 
    那个靠近酥饼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早上出门没来得及吃早饭的夜慕,这儿走了几圈,有点饿了,虽然不太喜欢酥饼,总比没有好吧,“两个。”
 
    小贩不动声色地放下扁担,“要什么口味的?有五仁的,芝麻的,还有榴莲的。”
 
    夜慕:“榴莲。”
 
    小贩左手覆在耳边重复了遍:“你要两个榴莲味的酥饼是吧?”
 
    盯着酥饼的夜慕点点头,见她没动手去装,疑惑的抬头,就在这时刚才接收到情报的老大已经下命令了,几个人绕圈的人,还有坐在台阶上的男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来,将一脸茫然的夜慕扣押住。
 
    那几个打太极的老头都躲去一边了,议论纷纷。
 
    夜慕还没回过神来,人已经被套上个外套,拷上手铐带下去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进去警探局,直到坐在审讯室里,被人拧着台灯一照,她本能的闭眼伸手挡住光,这才算回过神来。
 
    “叫什么名字?”问话的正是那个假装卖酥饼的女人,见她不回答,啪嗒的将本子扔到桌上,起身朝她这边倾斜了下,“不说话吗?”
 
    夜慕抬眼打量了她一下,那种从头看到尾的眼神。长发扎马尾,一张鹅蛋脸,衬衫裹着她的身躯,显得腰细有胸,下半身被桌子挡住看不太清。夜慕挑眉,要是把头发放下来,倒是有几分她漫画里女p的特点。
 
    就是太凶了点,抓自己的时候,那股子的狠劲,差点把夜慕一条胳膊都卸了。
 
    她见夜慕那浏览的眼神,似乎带着点别的意味,竟然感觉被盯的浑身起鸡皮疙瘩似地。忍不住又吼了声:“说话!”
 
    夜慕双手交叠放在腹部,往椅子后背靠了靠,似乎在找个舒适的位置,好一会儿才瞧过来,“抓错了。”
 
    “你说抓错了就抓错了?”女人绕过桌子,走到夜慕边上,“老实说,为什么在烈士园那边?”
 
    夜慕:“晨练。”
 
    “一个月就见你今天去过,你这晨练真‘勤快’。”
 
    夜慕一本正经的回答:“第一次。”
 
    女人冷笑声,“喜欢榴莲味的酥饼啊?”
 
    夜慕再次点头。
 
    “交代吧,你背后的团伙还有哪些人?都在哪儿,你们具体卖·yin控制点在哪里?说出来还能有个减·刑的机会。不然……”女人顿了顿,边说边观察夜慕的反应,可是却发现夜慕太淡定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你以为我就没办法让你开口了吗?”对付罪犯得心应手的司沫,熟稔的抓住夜慕的衣襟,以高度集中的眼神盯着她,结果一秒,两秒,三秒……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司沫都盯着眼酸了,结果对方却没什么反应。
 
    司沫手上拧了两下,把夜慕的衣襟抓的更紧,有些勒住她了,这才开口:“放手。”却是以一种命令式的语气,倒是把司沫惹毛了,“脾气倒是挺大的,你以为进来以后能是随便出去的吗?”
 
    当然,这只是恐吓,花式逼问*里的一种。
 
    然而,没什么卵用。
 
    司沫顺势举起拳头要揍她,“司沫。”老大突然在外面叫了声,带着耳麦的司沫听到后,闭嘴了,狠狠地瞪了一眼夜慕,转身出去了,把门摔的老响。
 
    出来以后,司沫便问老大,为何不继续?
 
    苏万阳看了她一眼,“司沫,今天……你是不是?”他比划了个动作,很隐晦的问她是不是来生理期了,他记得自家老婆每个月那几天,准能折腾人,使唤来使唤去把他弄的半死,还不满意。
 
    就像今天的司沫,感觉和平日里有点不对劲。
 
    司沫干抹了把脸,双手叉腰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两下,又听见苏万阳说:“我觉得,我们可能真的抓错人了。”
 
    “她这种嘴硬的,就算不是作女干犯科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司沫想起刚才那眼神,微微蹙眉,下意识的觉得里面坐着的就是一个嫌·疑·人了。
 
    苏万阳拍了拍司沫的肩膀,“先休息会儿,等会再看吧。”他瞥了眼审讯室,从单向玻璃中可以看见里面的人,似乎一点也不紧张,更不用说害怕的问题了。
 
    一般姓嫌·疑·人会有个心虚的过程,在审讯室里被吼两下,心理弱的马上就招了,哪怕是心理素质很好的也会过上一段时间开始松懈,然而他看见的却是一个面不改色,甚至连说话调子都没变的人。
 
    这种,要么是深度级别的犯罪人,要么……神经粗上天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到了中午,司沫去食堂吃过饭,又被老大喊去买了点盒饭带上去,审讯室里还关着一个呢。
 
    “沫姐回来了?”
 
    司沫点点头,“去吃饭吧。”换同事去吃饭,她拿着饭盒准备进去,还捞了瓶矿泉水,就听见两同事嘀咕着出去,隐约间是说里面那人一声不吭的保持着那姿势到现在。司沫拧开把手,进去一看,还真是。
 
    “吃饭了。”司沫放下东西,见她没反应。顺着她的视线往上看,天花板没什么特别的,就要转身出去了,听见她开口说话了。
 
    夜慕:“上厕所。”
 
    司沫回头看了她一眼,“来吧,我带你去。”
 
    一路默默无言,走到厕所,夜慕低头看了眼手上的铐子,又看了眼司沫,后者冷哼着,“以为演电影吗?解开铐子让你跑?”
 
    谁想夜慕竟然抬起手来,这倒是把司沫看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该不会是让她帮忙脱裤子吧?“你……你让我帮你脱?”
 
    夜慕:“不然呢?”
 
    司沫嘴角抽了抽,又听见她说:“纸。”
 
    司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