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李医生和范警官gl 作者:乐忆

字体:[ ]

 
文案
未怕挨紧颈边穿过横飞的子 弹跟你去走难
但怕结婚生子的平庸麻木地活着亦一样难
也许生于世上无重要作为
仍有这种真爱会留低
我已不顾安危+誓死都一齐+
看不起这个繁华盛世
——《飞女正传》
—————
“阿时,人家感冒了……”
李时沐对着趴在自己肩头的范拾忆看了眼,脸凑过去贴了贴她额头,瞥见她偷笑,扔出句:“多喝水。”
范拾忆掀桌(╯‵□′)╯︵┻━┻
“你作为一个医生就只会对病人说这个!”
“从医学上来说,这是对病人最好的医嘱了。”
“我脑袋被门挤了当初才会看上你……”
“当时你脑袋没被门挤,但是背被刀砍了。效果差不多。”
 
内容标签:年下 甜文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范拾忆 
 
 
 
  第1章 (1)值班医生
  
  今日是立秋,但香港是个没有秋冬的地方,连圣诞节都是着短衫就好,何况这8月的香港。外面阳光亮得刺眼,空气中微风浮动,北区医院外科值班室的白色窗帘微微摇摆,不过,这是被空调风吹的。
  值班室里,李时沐端坐在办公桌前,准备一个月后与副院长去英国进行医学交流的材料。
  “医生!医生!5号房病人醒了!”一个叫阿行的年轻男人毛毛躁躁地冲到走廊大喊。
  李时沐写得认真,听见走廊突然传来的喊声皱起了眉头,扔下笔就冲了出去。待听清这个男人的喊话,放下心来,转对他说:“先生,其他病人也需要休息。”
  嗓音低柔,表情却表露了一丝不满。
  李时沐没有停顿,带着专科实习医生薛子怡往病房走去。在医院,时间真的就是生命。
  她快步走着,柔顺的短发跟着步伐而动,额前的刘海顺势垂下,微微挡住眼睛。她走进病房,看见病床前围着一圈人,展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为警方提供的特殊病房每次探访最多容许两人进入。她转头看了随床的护士一眼,小护士赶紧站的笔直,不敢说话。
  看到医生到来,围在病床前的人自动站成两排,腾出空地。
  “你好,我是今天的值班医生李时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李时沐一边听着病人的感受,一边抽出床尾的病况记录查看。患者背部被利器砍伤、失血过多、伤口因淋雨发炎导致引发发热和肺炎。最后扫过病人姓名:范拾忆。好拗口的名字,她心里想着。
  范拾忆是CIB的警员,跟踪一个犯罪集团小头目时被发现,反遭伏击。CIB唯一的一个女警员,何况还是个外表芙蓉如面的警花,简直吉祥物地位。
  对病情了解后,李时沐看着范拾忆因失血过多而显苍白的脸,准备再做一个身体检查:“子怡,给范小姐再量遍体温。”
  她戴上听诊器准备检查肺部,本以为这一系列的指令和动作已经是对围观人群下了明确地逐客令,但周围一圈人一个个眼巴巴望着她,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她差点要扶额。
  “我现在给范小姐做一个身体检查,麻烦各位去外面走廊稍候。”末了还加上一句“也请各位在走廊不要大声喧哗”。先前那个大叫医生的男人讪讪地低下了头。
  护士将范拾忆扶坐起来,没有了被子的遮挡,范拾忆姣好的上围身材在宽大的病服里都能显露出来,敞开的三颗扣子让人正好可窥见内里一点颜色。护士抬头红着脸看了看李时沐,害怕被李时沐骂说连给病人扣个扣子都做不好。
  小护士紧张的表情却被李时沐理解成了羞怯怯,她瞄到范拾忆胸口时也莫名尴尬起来。
  李时沐生得白皙,脸红起来从耳朵尖开始,完全藏不住。若说之前还得益于从进病房就摆着的扑克脸,而看着有点医生的威严,现在低头红着耳尖的李时沐完全就是一个学生气的少年。
  范拾忆看面前一个护士红着脸,一个医生红着耳,有点不解,直到看见李时沐站到她旁边,还悄悄瞪了她身边这个护士一眼,然后,伸出手为她扣上散开的扣子……
  这真是,太丢人了。
  范拾忆感受着李时沐把自己的扣子一路扣到最顶,如李时沐自己的浅蓝衬衫一样,只露出修长的脖颈,半点春光都看不到。她想,这个李医生,一定是个闷骚的人。
  病房很安静,李时沐不知道范拾忆在想什么,倒是怕她觉得第一次见陌生的医生就衣衫不整而尴尬,于是冲她挑了挑眉,问道:“晚上伤口会很疼吗?”病人因为伤口疼而被折磨得衣衫不整,这很正常。
  范拾忆很诚实的摇了摇头,转又带着点怀疑的眼神看着李时沐,“李医生,你不会连我用了止痛药都不知道吧……”
  “噗嗤”,护士和薛子怡听到这句话,加看到李时沐呆滞到原地的表情,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两人再次成功获得李时沐白眼一个。
  此时此刻的李时沐想要挠人:给她什么台阶,胸前那颗扣子就是被崩开的!弯下身毫不客气地将听诊器按在范拾忆的胸口上方,神情却已然认真起来。
  范拾忆微微扬起脸,发现这么近距离地看这位医生,她皮肤还真好,用的什么护肤品,真像加了柔光镜拍出来的罩了层白娟的樱桃。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的移开目光,转到李时沐别在左侧胸前口袋的铭牌:香港北区医院高级专科实习医生。啧啧,看着年纪轻轻,原来已经是个总值班了。一会儿,见李时沐收了听诊器,随口问道:“李医生,你多大了?”
  “嗯?”李时沐侧过头疑惑的看了一眼。
  范拾忆见她没回答,嬉笑地看着她:“怎么,你还讲究女人的年龄是秘密这套。”
  “范小姐看来恢复得很好,才两个晚上,就这么‘朝气蓬勃’了。”李时沐头也不抬的在病况记录上做着笔记,一句话说得九曲十八弯,范拾忆瞧着她这模样,不加掩饰的撇了撇嘴。
  “我24。”李时沐又扫了眼范拾忆资料上的年龄栏,冷不丁开口。
  范拾忆半张着嘴,眨巴眨巴了眼睛,吃惊的问:“你不是Higher trainee吗?!”
  “对啊,只是我读书比较早,考MRCP又比较顺利。”
  薛子怡内心白了李时沐一眼,这岂止是“比较顺利”能形容的,香港公立医院的专科医生考核颇严,专科医生从学校毕业,往往需要5-7年的实习期,要经过实习生、专科实习医生,才能晋升为高级专科实习医生。许多公立医院的医生,30多岁了还处于这个职位都不奇怪。
  “学霸……”本来以为李时沐只是看着年纪小,原来是真的比自己更小,还小了3岁,范拾忆心里默默泪两行。
  看着范拾忆诧异的表情,李时沐嘚瑟地弯了弯嘴角,北区医院最年轻高级专科实习医生这个头衔,她还是很受用的。
  她心情愉快地走过去,对范拾忆开始下一步检查:“我们现在需要检查背部伤口。”
  得到范拾忆弱弱的点头许可后,薛子怡帮她解了衣。范拾忆内心在嫌弃,明明都是要“坦诚相见”的,刚刚还弄得那么羞涩作何。
  褪下病服,一条从右肩斜劈至腰部上方的伤口横亘在范拾忆白皙光滑的背部,即便只伤及皮肉,未动筋骨,李时沐也兀的有点心疼,她见过太多面目狰狞的伤口,刚学医时,还会无法承受,直到之后渐渐木然,许是因为范拾忆表现得太过坚强,恰好击中她心底的柔软。正是因为有这么多的警/察在出生入死,才有市民的太平日子。
  “CIB不是情报科吗,怎么也需要madam上前线。”李时沐没让旁人接手,而是自己为范拾忆小心地上起了药,称呼从范小姐变成了madam。
  范拾忆听到突然转变的称呼愣了愣,浅笑着开口:“你们这些读书好的果然都不爱看八点档,我们比使徒行者里面演的还要凶险。”
  “哦,确实不爱看。”
  不知道是因为上药实在太疼,还是因为这句话,让范拾忆龇牙咧嘴。
  “很疼?”
  “哼。”
  一个字堵了李时沐继续聊天的想法,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话题终结者,倒是动作放得更轻柔了些。上完了药,对着范拾忆嘱咐道:“madam要注意休息、注意饮食。生冷、辛辣、咸食都不可以吃。”
  范拾忆撇撇嘴:“医院餐会有辛辣咸食?”多余的医嘱。
  “医院当然不会有,但是madam外面的同事们我就不知道了。”她可不觉得伤得这么重还能跟医护人员斗嘴的人,会为病情忌口。走到门口,忽然又想起什么,转过身指了指在床头旁的按铃,“有什么事需要叫医护人员的话,按那个铃就好,不用跑走廊。”
  范拾忆觉得自己的智商被嘲笑了。都怪阿行,跑到走廊吼叫什么。
  李时沐走出门,门外的人又想进去,被她一个眼神拦住,“抱歉,特殊病房每次最多进去两个人探望。”
  先前在走廊大喊医生、名字叫做阿行的男人理直气壮说道:“之前的林医生都同意了。”
  林医生?李时沐想了想能这么没原则心软还敢自作主张的,只有专科实习医生林子健了。破这样的例,以后这帮人得多麻烦,嫌弃的在内心盘算要在林子健评估表上打几分。
  另一个看着年岁最大、模样正气凛然的男人拍了拍阿行的肩膀,示意不要再争辩。“不好意思啊医生,我是CIB督察郭家强,之前是大家都太紧张同事的安危了。”
  “郭sir。”李时沐点点头,礼貌回应。“madam需要多加休息,过一段时间才能出院,这段期间要注意饮食,生冷、辛辣、咸食都不能吃。”
  “好,多谢医生。”
  李时沐想着,大sir发话,这帮人应该能听话了,微笑着点头后带着薛子怡离开。
  “阿时,使徒行者真的好好看,比潜行狙击还好看的卧底戏。”薛子怡与李时沐一般大的年纪,李时沐严格归严格,但不摆架子,相熟的医生护士私底下都唤她阿时。
  李时沐斜睨了她一眼,幽幽问道:“你考试准备得怎么样了。我会随时抽查的。”电视剧这种浪费时间浪费生命的东西,怎么可以沉溺。
  薛子怡吐吐舌头,在嘴边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就此闭口不言,心里默默记上一笔,千万别同学霸聊TVB。
  
  第2章 (2)鱼生粥
  
  清晨,李时沐开始每日的例行巡房,经过服务台看到昨天才见过的那个毛毛躁躁的男人阿行,急匆匆地跑进来,发现她之后,便冲她跑来。“李医生,麻烦、麻烦你帮我把、这碗粥送给5号房的范拾忆。”阿行喘着粗气,话说得断断续续,但手里的粥却稳稳托着,待李时沐接过粥去,还特意加了句嘱咐:“等她醒来再给啊,谢谢。”说完便又急匆匆地跑走了。
  “呃……”李时沐转头看了眼后面忍着笑的人,表情无奈得可爱。就这样,旁人就见领头的年轻医生提着一碗粥,身后跟着一帮实习医生,浩浩荡荡往5号房走去。
  李时沐透过窗口往里看了看,见范拾忆躺在病床上睁着眼睛看窗外风景,似觉察到有人在门口,转头往门口看去,正好对上李时沐的眼睛,范拾忆表情有点意外,嘴角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待打开门,范拾忆的笑容僵在脸上,一群医生站在门口,这是……什么情况。
  “madam早,你同事阿行送来的。”李时沐走进来把粥放在置物柜上。
  范拾忆弄清状况后毫不掩饰地白了李时沐一眼:“李医生,送个粥你弄这么大架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