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一顾倾城+番外 作者:清狂居士

字体:[ ]

 
文案 
林景天的命运在八岁时彻底改变,“他”看似温文尔雅,实际却是淡漠冷酷。“他”曾以为自己早已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去爱与被爱,直到遇到她,冰封的心开始回暖。那个女子是自己想要不顾一切去守护的,即使万人唾骂、即使众叛亲离,我所求的只是你一世长安。
顾倾城曾以为心中再也无法装下别人,却还是被林景天的执著一点一点感动,只是当最初的恋人揭开伪装时才发现原来的一切都是笑话。林景天,我是否能相信你?
慕文轩是最不受重视的皇子,父皇视他为耻辱,兄弟视他为笑话,只有一人真诚待他。天下与他何关,世人与他何关,他只想将她护在身旁。
天下、名誉、权利,这些都不及你倾城一笑。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景天,顾倾城 ┃ 配角:慕文轩,赵鸿才,慕千菱,梦青丝,颜子晋 ┃ 其它:百合古风
 
 
  ☆、中元节
 
  建元二十六年,七月,丰国国都——宣城。
  自开国皇帝成帝建国,历经文帝、景帝、轩帝,到如今的睿帝,丰国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虽然已远不如文帝、景帝时帝国的强盛,但仗着国土广阔、物产丰富,倒也是国库充盈、百姓安居,尤其是国都宣城,更是一派繁荣兴盛的样子。
  今天恰逢中元节,也就是民间所说的鬼节,整个宣城热闹非凡。尽管已经夜幕降临,商贩们还在摆着果蔬茶叶,香火冥币四处招揽生意,一群群孩童挑着或是买来或是自制的荷灯,嬉戏打闹。相较于车水马龙的街市,横贯了宣城的澄河此刻显得格外静默,河边三三两两的人群静静的放着河灯,直到河灯顺着河水转过了一个弯,再也看不见,才恋恋不舍的起身离开。
  就在最河水的最静谧处,一位白衣公子临河而站,静静的看着远处放河灯的人群,浓密的树荫遮住了他的脸,微风偶尔吹动叶子,才使得月光在他脸上投下星星点点的光斑,但他大部分脸仍然隐藏在暗处,难以看清。在那位白衣公子的不远处,站着一个小厮打扮的男子,低着头默默站在一旁。
  突然脚下的水面有了丝丝波动,白衣公子终于收回视线,转头看向河对面。红,就像血液一样鲜红,白衣公子入目的便是一席红裙,红的刺人双眼。白衣公子有些惊讶,中元节历来是人们追忆逝者的日子,别说是红色,就是颜色稍微鲜艳一点的衣服,人们都不会在这一天穿,可河对岸的人似乎并不忌讳这些,一袭红裙在这样的夜晚显得十分诡异。
  白衣公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岸的人,突然发现对岸的女子似乎是赤着双足,右脚上有一条细长的银白色的脚链。只见那赤足的红衣女子,将一只精致的河灯小心的放入水中,稍稍搅动了一下水面,那只河灯便悄然离去,红衣女子看着河灯离去的方向微微叹了口气,突然似是感觉到对岸的注视,红衣女子猛地抬头,直直看向对岸。似乎没有想到红衣女子会突然抬头,白衣公子有些发窘,看不清那女子的样子,但她的目光就像具有某种魔力,直入人心,似乎要窥探人们心底最深处的秘密,白衣公子赶紧将头偏向一侧,却不禁有些震惊。仅仅是短短的一撇,可他还是从那女子的眼神中看出了无尽的漠然,似是看尽了世间沧桑的冷漠,满蕴悲悯。
  等到白衣公子再次将目光投向对岸时,便只捕捉到了那翩然而逝的一抹红色以及留在原地的一盏琉璃灯。白衣公子足尖轻点,掠过水面,轻轻落到了那红衣女子站过的地方,俯身拿起了地上的琉璃灯,看了看手中的灯,又看了看河面,似是对自己突然地举动有些恼怒,白子公子皱了皱眉,想要将手中的灯放下,但想了想终究还是握紧了手中的灯盏。
  白衣公子刚刚落到原来的位置,一旁小厮打扮的年轻男子就赶紧凑上来,有些焦急的说道:“少爷,我们已经出来好久了,也该回去了,要是晚了,夫人会生气的。”
  看着身边的随从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白子公子温和的笑了笑,开口安慰道:“福生,你不必如此紧张,我不会让夫人责罚你的。”
  被唤作福生的男子听了白衣公子的话有些着急,急切的解释道:“少爷,我不怕责罚,我是怕······”
  白衣公子笑着摇了摇手,打断了福生的话,“我知道的,福生,我们回去吧。”
  白衣公子穿过喧闹的街市,一直走到一座气派的府宅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头顶牌匾上的“定国候府”四个烫金大字,白衣公子似是有些犹豫,直到身后的福生小声叫了一声“少爷”,才掩去眼角的落寞,抬脚进去。
  “少爷,夫人在正厅等您。”刚一进门,便有一个侍女匆匆上前提醒道。
  白衣公子点了点头,自顾自的向正厅走去,身后的福生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家少爷离去的背影。
  “娘。”看着正厅上端坐的妇人,白衣公子低头恭顺的请安。
  堂上的妇人并未应声,只是抬头看着面前的人,良久才缓缓道:“你去祠堂吧。”
  白衣公子闻言,眼神一暗,但并没有拒绝,而是恭敬的说道:“是,孩儿这就去,母亲也早点休息吧。”
  堂上的妇人虽然不复年轻,但是由于保养得当却仍显得明艳动人,只是盯着白衣公子离开的背影的眼神却显得分外的狠毒。直到那一抹白色消失,妇人突然身子一软,斜靠在椅子上,拿出袖中的一枚通体墨绿的玉佩,温柔的摩擦着玉佩,泪水涟涟,低声喃喃道:“我的儿呀。”
  白衣公子离开正厅后并没有停留,而是一路走到府中最偏僻的地方,在一间小屋前站定,顿了顿似是下定了决心,才缓缓推开了门。
  屋内两旁的烛台上摆满了蜡烛,屋子正中间摆满了灵位,最下方的一个牌位被白布罩着,也不知写了些什么,白衣公子拿起案台上香,点燃后插到了最下方灵位的香炉中,看了看四周,白衣公子按灭了两侧所有的蜡烛,只剩下灵位前的一根蜡烛发出暗淡的光芒。
  白衣公子席地而坐,看着灵位前的一点红星忽明忽暗,不知在想些什么。
  “吱”房门被小心的推开一条缝,一个身影偷偷探了进来。
  听到身后的响声,白衣公子无奈的一笑。
  “少爷,我给你拿了些吃的,你快吃点吧。”
  没有接过那人递来的筷子,白衣公子只是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人。
  发现少爷只是看着自己笑,那人不禁催促道:“少爷,快吃呀,福生说您还没吃晚饭呢。”
  看着眼前的人因为紧张和着急,脸颊两侧布满了绯红,可能是一路跑来呼吸还有些急促,白衣公子笑道:“秀禾,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我没关系的。”
  “那怎么行!”眼前的人一双秀眉一皱,认真道:“这是我娘做的,说你一定要吃。”
  白衣公子只得接过筷子,看着眼前的人说道:“好吧,我会吃的,你告诉奶娘不用担心我,你们早点休息吧。”
  得到少爷的答应,秀禾才放下心来,临走前仍不忘叮嘱道“一定要吃”。
  看到秀禾蹦蹦跳跳的走了,白衣公子才低头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饭菜,嘴角微微上扬。
 
  ☆、故友
 
  “哎,哎,你不能进去。”秀禾伸开双手,拦住眼前的人。
  赵鸿才低头看着气的腮帮鼓鼓的秀禾,拿着扇子挑起秀禾的下巴,魅笑道:“小丫头,你好大的胆子,知道本公子是谁吗?”
  秀禾一把推开赵鸿才得扇子,怒道:“我才不管你是谁,总之我们少爷现在不见客!”
  赵鸿才“唰”的一下,打开扇子瞥了秀禾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不见客?你当你们家少爷是玲珑阁的?”
  “玲珑阁,是什么?”秀禾摸着脑袋好奇的问道。
  “嘿嘿”赵鸿才笑的一脸猥琐,认真的说:“小妹妹,这种地方女人还是少知道。”
  说完,也不等秀禾反应,赶紧越过秀禾,快步冲进内院叫到:“景天,景天,林景天。”
  一扇门应声打开,出来的正是昨天的白衣公子,只是今天是一身深蓝,看到门中的人,赵鸿才摇了摇扇子,问道:“林景天,还记得我吗?”
  “少爷”还没等林景天回答,秀禾就急匆匆的跑过来,还不忘狠狠地瞪了一眼赵鸿才,“是他,非要闯进来的。”
  林景天拍了拍秀禾示意秀禾不要无理,然后走上前冲着赵鸿才道:“鸿才兄,别来无恙?”
  似是对林景天的反应很满意,赵鸿才拍了拍手笑道:“认得就好,我还怕你忘了我这位故友。”
  “怎么会,这些年我也很惦记鸿才兄。”
  “哼”赵鸿才突然一声冷哼,欺身向前,问道:“既然惦记我,为什么来了宣城也不告诉我?”
  林景天抱歉的一笑,解释道:“我也是半月前接到圣旨,刚刚调回宣城的,就打算一切安顿下来再去拜见赵丞相和你的。”
  “我开玩笑的。”赵鸿才突然一笑,一把勾住林景天说道:“景天,今天我带你去宣城好玩的地方转一转。”
  林景天顺手拉下赵鸿才的手,说道:“好呀,那就有劳鸿才兄了。”
  ”放心吧,你绝对会流连忘返的。”
  赵鸿才刚想往外走,秀禾赶紧挡在前面,说道:“我也要去。”
  赵鸿才把秀禾拉到一旁,诡笑道:“小姑娘,那地方女人可不能去。”说完拉着林景天一溜烟的跑了,只留下秀禾在身后气的直跺脚。
  “来来来,景天先喝一杯,人马上就来。”赵鸿才殷勤的替林景天斟满酒,催促道。
  林景天刚举起酒杯,房门便被推开,还未见到真容,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芳香,林景天向着芳香的源头看去,只见一位身形窈窕的女子款款而入,每走一步,发间的珊瑚簪便微微摇动,女子身后的一名侍女抱着琵琶,小心的放下之后便躬身离去。
  “赵公子。”那女子微微欠身行礼。
  赵鸿才匆忙上前扶那女子,笑道:“青丝,你我之间就不必如此多礼。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定国侯府的小侯爷,也是我的好兄弟林景天。”
  赵鸿才说完又转向林景天说道:“景天,这位姑娘就是梦青丝,她的琵琶弹得可是天下一绝。”
  梦青丝莞尔一笑,说道:“赵公子谬赞了。”然后转向林景天缓缓行了一个万福:“小女子梦青丝拜见小侯爷。”
  梦青丝的每一个举止都恰到好处,雅而不繁,林景天不禁叹道烟花之地竟有如此仪态万千的女子,不禁笑道:“青丝姑娘,宫廷之外不必如此多礼。”
  上方传来的声音清亮却又满含温情,梦青丝不禁好奇这声音的主人,微微抬首侧目。
  只见那人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一双漆黑的眼眸如同静谧的夜空,细致如美瓷的肌肤让人恍惚觉得眼前之人似乎太过阴柔,但是棱角分明的脸庞却又透着一股英气。身着深蓝色衣袍,腰间的玉带似是随意而系,偏偏又显出一派潇洒的意蕴,腰侧的一块通体墨绿的美玉又显示出身份的尊贵。
  林景天对上梦青丝打量的眼光并不恼怒,而是顺势看着眼前之人。身着淡粉色裙子,长裙曳地,腰间系着云带,更显出盈盈一握的娇柔,面容艳丽无比,尤其是一双凤眼,顾盼生辉,媚意天成。
  感觉到林景天的打量,梦青丝内心一声冷笑:白费了一张好皮囊,却仍是个登徒浪子。但脸上得笑容却更加明显,娇声道:“两位公子,不知想听青丝弹些什么曲子?”
  “只要是青丝你弹的,本公子都喜欢。”林景天还没来得及回答,赵鸿才就殷勤的拍马屁。
  梦青丝冲着赵鸿才抛了一个媚眼,端坐在卧榻之上,抱起琵琶,指尖微动,一串串清脆明亮的音符倾泻而出,梦青丝敛容正坐,芊芊手指轻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