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女二大作战+番外 作者:古言九卿(下)

字体:[ ]

 
  第61章 不高兴与没头脑
  
  北陵城出手又狠又毒,不过眨眼间,擂台上便扯出了漫天剑雨。
  龙皎月靠着雷霆,一只手抬着,朝那剑气上祭出引雷决,击溃了那狠戾的黑色剑气。
  虽然她对付此时的北陵城还算游刃有余,可龙皎月看着面前那个红了眼的少年心里就是一顿卧槽。
  什么,什么玩意这都?这北陵城被本菊苣托付于西北齐云府上,这才从贫困落魄孤儿摇身一变成了今日这仙剑大会的新秀,还娶了西北齐云府的高门小姐不是,按道理来说,本菊苣不该是他的恩人吗?
  尼玛,这恩人相见还分外眼红?这北陵城报恩的方式有点特别啊?!
  龙皎月心里一阵卧槽着,手上却还是没放松,只应对着北陵城的进攻。北陵城站在她对面,刚被她击退,手上还挂了一道雷霆击中的伤口,却还是不管不顾,只发疯似得提了剑又冲了上来。
  龙皎月忙着和他对打,其中还能分出一分心思来,想自己到底是哪里不对。
  刚刚龙皎月便厚着脸皮想过,如今,站在这个比武擂台上,龙皎月有两个方法,来阻止白露和北陵城的对试。
  (毕竟总不能上来就大喊一句混蛋我就不让你个小畜生和白露比试吧?凡事总的是有个理由的啊!)
  一,丢人的方法,龙皎月故意战败,淡淡的一拱手说一句,尔等后起之秀果然是明日之英杰,本尊不敌,那本尊的徒儿便更不敌这北陵城,不用比了,北陵城赢了,去下一场吧。
  这样说虽然有些丢人,但是为了白露这小团子着想,丢就丢吧。
  二,不要脸的方法,龙皎月故意找茬,淡淡的使出九天引雷诀,用切磋功法一时太过专注的理由,将北陵城打的爬都爬不起来。然后龙皎月在大喊一声,啊,不好意思啊,你看这陵城小徒竟然已经伤的如此之重了,怎能继续比赛?赶紧拖回家养养伤吧!
  这种结局更符合龙皎月作为一代仙姝峰师尊的身份,既要有龙庭嫡女的傲娇和不要脸,还会有身为尊者展现实力,警告北陵城不要找上她门下弟子白露的机会。
  龙皎月这两种想法都想好了,只看自己能不能下死手,朝这张璀璨如花英俊潇洒的脸打下去。
  刚看到北陵城的时候,龙皎月作为原著,还是不由自主的赞叹了片刻。唉,不愧是她笔下最帅最酷最吊的男主,只是站在她脸前,龙皎月就觉得一阵从他头顶上散发的圣光将她笼罩其中,差点把她给惊退好几步。
  不能!千万不能受这个男主的蛊惑!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有毒!你看玫瑰上那满身满枝的刺!你看那小团子把本菊苣整日里折腾的找不到北,一个女主就够啦!
  北陵城出手迅疾,龙皎月在丢人和不要脸的方法之间尚还未来得及选择,便见到他已经红着眼睛出手了。龙皎月一边思索着这北陵城是不是也忒猴急了点,一边就召出了九天引雷诀。
  眼见风云变色,天空上正对着擂台的云层开始聚集,一道雷霆在其中翻滚,如千军万马碾压而过,轰隆作响。
  龙皎月暗骂了一句卧槽,便不由自主的选择了后面这个不要脸的法子。
  管它呢,反正北陵城出手如此之狠毒,她也不顾及什么同情心圣母情了,先把他轰的生活不能自理再说!
  龙皎月下了狠心,咬咬牙,那道雷霆如同一头咆哮着的白龙,轰隆而下。
  那一道白光里,龙皎月逆风而浮在空中,狂风将她的头发吹得烈烈而舞,如同最无情的杀神。
  台下面已经伤痕累累的北陵城只半跪着,剑刃深深的刺进白玉石的地面上,铺在擂台上的白玉条石上,已经有了龟壳状呈现放射状的裂纹。
  他抬起一双红了的眼,只望着那个浮在空中引着雷霆的女子,他的仇人,这仙姝派的掌门,龙庭高高在上遥不可攀的嫡小姐。
  往昔里,初到西北齐云府的时候,北陵城听到这个美丽而威严的名字,在那段想都不敢想的被人嘘寒问暖温饱幸福的生活里,他以为她将他送上云霄,拥有了往昔所期望的一切。
  后来才知道,这个美丽而高贵的名字,这个看上去超脱世外美艳无双的女子,其实是将他抛进了万丈深渊。
  故人,他北陵城从小出生农村渔家,做惯了农活,挨饿受冻,哪里会有这样一个高贵冷傲的绝色女子来做故人?
  龙皎月哪里知道北陵城在想什么,她只咬牙召下那道雷霆。白光涌动,电光噼啪轰隆作响,龙皎月只咬着唇。
  算了,男主哥,今日一伤,就当是你还我的恩情吧。本菊苣当初给西北齐云府卖了个人情,让孤苦无依的你有了容身之处,今日这一战,就当本菊苣向你要回的人情债。
  在那雷霆中,白玉石阶砰然碎裂,龙皎月手里拿捏了分寸,只使出了三分功力,想着不夺他姓命,只要让他躺个三四天便罢了。可那雷霆白光过后,粉碎的石渣滓和扬起的灰尘四散开去,北陵城竟然还在那里,只是跪着的姿势变成了全跪,手里的剑也碎了一截,碎片四散落在乱石堆里,映着日头上灼热的阳光,反射出龙皎月愕然的脸。
  北陵城身上已经渗出血来,黑红色的衣裳是最好掩盖伤痕的伪装,可如今已经掩藏不了了。那从他身体上的无数伤口喷涌出的鲜血,全顺着衣襟滴滴答答的落在那白玉的碎石阶上。
  白玉的石台,猩红的鲜血,一滴,两滴,三滴,然后是汇聚成血流,猩红的一滩在地上蔓延,映的龙皎月有些眩晕。
  尼玛,男主哥,你怎么能这么抗打?你赢不了我的,你赶紧躺下装死啊!你是要逼得我再拿雷霆来劈你一次吗?
  尼玛!魔气!
  龙皎月刚还在火急火燎的吐槽这个男主的抗打能力,一股漆黑的魔气就在男主身体上环绕起来,魔族的味道从他的身体上渐渐散发出来。
  卧槽!
  龙皎月浮在空中,斗大的心顿时就凉了一半。她吃惊的朝左右看了看,擂台四周全是白雾似得结界,外面到底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这魔气是她一个人看到了还是全部人都看到了,她也不知道。
  不对,如果外面的人也看到了这股若隐若现的魔气,那沈望山和秋明渊岂不是早飞过来收了这身怀魔气的男主?
  唉,本菊苣怎么记得,原著里,女二龙皎月就是使了这招九天引雷诀逼得男主爆发了魔气,然后,然后……
  然后女二就去告恶状啊!然后男主就被扔下了千刃峰啊!然后男主就坠入了魔域啊!然后男主就黑化了吸收了魔气再融合了修仙道法然后平步青云果断一统人魔千秋万代快活啊!
  然后男主功成名就万古流芳之后,就把女二这个倒霉炮灰给万箭穿心了啊!尼玛!这原著情节怎么老是阴魂不散啊!本菊苣都把北陵城给送进西北齐云府奔小康了,小公举也是本菊苣的贴心小棉袄了啊!这男主TM还得不远万里送上来屁颠颠的被我虐,还得在这里爆发魔气?你妹啊!
  不过现在该怎么办啊!是包庇男主还是果断卖他,让他重走一回千刃峰和魔域的剧情啊?不对,男主在千刃峰下面的时候能活下来,完全是靠女主不是?本菊苣看好小白露,不让她去救你,你岂不是就会死的透透的?
  不对,本菊苣在想啥?没仇没怨的,本菊苣为啥要老想害他姓命?还是送他回西北齐云府当他的小上门女婿吧!只要不惹事,本菊苣何必那么绝?
  龙皎月心里动摇了片刻,北陵城抬着眼,只咬牙切齿的朝她苦笑说道:“看来还是想杀我灭口吧?”
  啥?你说个啥?
  灭口,灭什么口?
  本菊苣好像对你没做什么亏心事吧?干嘛要灭你的口?
  龙皎月浮在空中,眼看着北陵城身上的煞气如同昙花一现般又没入了他的身体。现在他身体里的天魔魔气没有觉醒,也没有机会觉醒,只有这种被逼至绝路短暂失去意识之后才会不受控制的出现一下,但如果是以后他能掌控这种魔气了,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北陵城撑着剑,嘴角不止的流着血,只强撑着摇摇欲坠的抬着头,朝她凄厉道:“龙皎月,我杀不了你,来日,你必会因往日所做下的丧尽天良之事,受到千万倍的责罚!”
  说完又是一顿狂咳,地上一滩血。
  尼玛!话说明白好不好,什么叫往日丧尽天良的事情?本菊苣到底做了啥事你倒是说个清楚啊!
  龙皎月刚想问一句哥们你话说清楚再吐血好嘛,突然心一拨凉,便想到了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事情。
  难道,难道这北陵城知道噬心魔蛊的事情?
  卧槽!不会吧!这事只有那么几个人知道,除去本菊苣和魔尊,便只有小公举和原重阳了。连圣尊都不知道的事情,你这北陵城还没有当上长流CEO吧,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情?
  但保险起见,龙皎月重新抬起手,九天雷霆汹涌而动,不管了,先把这货轰晕再说!等他醒了,本菊苣要亲自问个明白!
  那雷霆即将落下,轰隆而下的白龙疯狂贯入,却有一人如疾光划过,不知从何处而来,站在她的面前,只一只手便轻而易举突破了她面前环绕着的雷霆屏障,抓住了她的手,略有怒气的轻叱了一声:“皎月!”
  龙皎月惊了一惊,下意识的便收了手。
  她的手一停止动作,那雷霆便在落入擂台的刹那前消逝湮灭了,沈望山站在她的面前,只逮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挥了一挥。
  四周的白雾结界散了开来,台下的弟子们皆是惊骇的看着龙皎月,以及靠着剑跪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北陵城。
  卧槽,遭了,这满屏的长流仙剑大会虐童现场直播!
  龙皎月看着四周那些弟子吃惊的表情,下意识的便朝白露挪去了眼神。
  白露站在台下,蒙着面纱,也仰头微抬眸看着她,只是眼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虽然有点惊讶,但却看不出其他的感情来。
  还好还好,没把白露吓到就行。
  (呸,都到这种时候了还想这点事情,龙皎月你就这点出息?)
  沈望山看着她,刚刚脸上有些怒气,现在也都消散了,只是有些失望,疲倦的说道:“只是点到为止罢了,你这样未免有些太过了。”
  这哪里是过了,简直就是活生生的虐童,下手不分轻重的欺负后辈啊!
  啊啊,不妙,这满屏的长流仙剑大会化目世尊包庇虐童的龙掌门的现场直播!
  这句话一出,满场皆惊。台下的长流弟子只见怪不怪,其他门派的弟子却是叽叽喳喳的嘀咕了起来,龙皎月耳朵尖,什么虐待啊,什么仗势欺人啊,什么龙庭嫡小姐啊,什么婚约啊,全都零零碎碎的进了她的耳朵。
  长流的弟子们只一脸看习惯的表情。沈望山往台下扫了一眼,诸多弟子被他那虽是温和却又威严的目光一扫,明白了那眼神里面我就是偏袒你能把我怎样的意思,全部闭了嘴,知道这块肯定没热闹看了,立马集群的又转战到了其他擂台下。
  北陵城撑着剑,听见这句明显偏袒人的话只吐出了一口血,撑着的力气也没了,咚的一声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几个西北齐云府的同门弟子上来抬起北陵城,龙皎月朝那里看了一眼,看着那北陵城混身是血的模样,迟来的愧疚还是占了上风,终于还是于心不忍,上了前去。
  几个身着齐云府校服的弟子连忙战战兢兢的低头喊着龙掌门,龙皎月从袖子里掏出一盒玉白瓷瓶,递给了为首的一人:“这是创伤药,拿去擦吧。”
  沈望山站在她身后,没说什么。
  那个弟子唯唯诺诺的接了,刚要抬着北陵城下去,龙皎月又喊了一声:“等一下。”
  那弟子转过头来,只朝龙皎月殷殷点头道:“龙掌门还有什么可吩咐的?”
  龙皎月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没问出口来,只摇了摇头。
  她想问的是,这北陵城小兄弟,是住在来云峰的哪个厢房哪个号的?
  龙皎月走到沈望山旁边,沈望山这才疲倦的长叹了一口气,抬起手来揉着自己的眉心。
  若是往常别人,肯定是要多问一句你龙皎月是不是有病,一会儿把人打的吐血三升一会儿又献殷勤似得递瓶创伤药。可沈望山却不会,他只叹了口气,说道:“回金台吧。”
  龙皎月点头,随他跃回了金台。刚入了金座还未坐定,旁边秋明渊便伸了个脑袋来,只讥笑道:“龙大小姐,这欺负后生的罪名被望山用偏袒之责给担下来了,你可要如何回报我们沈世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